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咸魚?你配嗎?
  看著面前的大孝子,君臨仙直接噎住了!

  可現在不同往日了!

  要是剛穿越過來時,你想拜師絕對開心的鼻子冒泡!

  現在么……你這資質不太夠!

  “肖家!上界遠古蕭家分支,乃是遺子所創家族!”

  “你的血脈之力太過于稀薄,終生的極限也只是能觸摸到天元大陸的屏障而已!”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

  字里字外都透露著不想收徒的意思!

  聞言,肖天賜無奈嘆了口氣捶腿起身!

  可剛起一半,突然想到了什么!

  剛才君前輩說什么來著?

  我肖家也是上界傳承下來的?

  這時,南宮日天的聲音傳來,“君老弟,肖家是上界蕭家的傳承,真的假的呀?”

  這可是個大事件,蕭家在上界可是一等一的大勢力呀!

  面對疑問,君臨仙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機械般的扭頭看了看南宮日天,再看了看肖志遠!

  忍不住的抿嘴干咽了一口口水,“別,別說,你,你們,都,都不知道!”

  聽著君臨仙恐慌結巴的聲音,眾人很有默契的倒退數十米齊齊點頭!

  “沒有!”??N

  霹靂啪!

  深藍色天雷落下,君臨仙當場跳了一段霹靂舞,倒地如蛆一般扭曲著,雙腿還不停的顫顫巍巍的抖著!

  抬眼望去,南宮日天一眾人不停的竊竊私語著。

  “這畜生扭姿真銷魂呀!”

  “也是,被天雷光顧了這么多次,就這次看著最得勁!”

  “這就是博學的壞處呀!這不,天妒畜生呀!”

  “……”

  聽著大佬們的交談,肖天賜一臉好奇的抬頭看著肖志遠!

  “小叔,咱家真是傳承于上界?”

  這話問的,我他娘的哪知道呀!

  也沒聽說過呀!

  可也不能說不知道呀,好歹是個當長輩的!

  當即擺著長輩的譜,抱胸不停的摸著胡碴說道,“應該沒跑了,畢竟那流氓僅僅一句話就享受了雷霆洗浴,應該差不離了!”

  還雷霆洗浴,君臨仙很想問候你家十八代,老子有那么臟嗎?

  你家洗浴是死去活來的嗎?

  差點噶了!

  聽著小叔的回答,肖天賜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真不愧是小叔呀!

  聽君一席話,浪費三秒鐘!

  眾人就靜靜地看著君臨仙在天雷中洗澡著!

  畢竟思想太骯臟齷齪,必須以天雷給你消消毒!

  ——————

  十二天后!

  “嘶~哈~”

  “老趙,你這酒勁頭不小呀,擱哪淘的呀,我也想去搞點!”

  面對這個問題,趙國華忍不住的翻了個白眼!

  諷刺誰呢,跟你的〈臥龍醉〉比起來根本不是一個檔次好不!

  見其不鳥自己,君臨仙拿出煙槍猛嘬一口,瞇眼陷在煙霧中說道。

  “話說,你們擱這干啥捏,一天天的拉我哈酒,一天沒事干嗎?害的我滋妞都滋不痛快!”

  “……”

  一天除了擠還是擠,這他娘的十幾天了,還能擠的出來嗎?

  你沒發現你臉色蒼白瘦了十幾斤了嗎?

  牲口也不能這么用呀,真不怕死肚皮上呀!

  好言難勸肚皮鬼,還是憋著吧!

  “我兒手臂你能不能給想想辦法?”

  看著成了獨臂人的趙乾坤瞬間愣住了!

  “續骨丹不就行了嗎?還找我干嘛?”

  “那條手臂沒找到,所以想讓你看看能不能幫忙讓給長出來!”

  “……”

  君臨仙瞬間感到壓力山大,我就是個流氓,你把我當成神了啊,“你看我像是有那種本事的人嗎?”

  “你命根子廢了好幾次不都長出來了嗎?”

  “你還說沒這本事,你覺得我信嗎?”

  “……”

  會不會說話!

  不會說話就別聊天!

  哪有聊天往傷口上撒鹽的呀!

  “那是生命之源,我接觸禁忌以生命力修復好的!”

  “讓我以生命力使你兒長出一條手臂,咱沒那么熟!”

  “……”

  都特么認識三個多月了,你給我說不熟?

  這可把趙國華氣壞了,剛想滿嘴噴糞,趙乾坤急忙上前攔住!

  “爹!別為難君前輩了!”

  “不能與兄弟們共同成長就算了吧,我現在也挺知足的!”

  “我已經想好了,家里有錦城承擔,我以后學君前輩一樣做個咸魚也不錯!”

  聽到這話,趙國華氣的臉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學這王八蛋,你沒有學的了是嗎?

  就不能學點好嗎?

  剛想對自家傻兒子勸說一下,耳邊卻傳來君臨仙這牲口的笑聲!

  “哈哈哈!”

  “趙乾坤,你說啥?”

  “你說學我一樣做個咸魚?”

  “你覺得你有資格嗎?”

  見君臨仙笑的都開始抹淚了,趙乾坤有些摸不著頭腦!

  我這是……不配嗎?

  “君前輩,您這是什么意思!”

  被君臨仙打斷,趙國華也不勸說了,就這么靜靜得看著,想看看君臨仙能說出什么花來!

  要是說不出所以然,必須讓他知道豬血為啥這么紅!

  深深的盯了一眼趙乾坤,君臨仙語重心長的說道。

  “乾坤,你要知道,能做到,有能力做到一切,卻懶得去做,這可以稱呼為咸魚!”

  “可做不到一切,只想著借用這個名頭躺平,這玩意只能稱呼為廢物!”

  “懂了嗎?”

  如此平淡的聲音落在趙乾坤耳中仿佛雷聲般震耳欲聾!

  我……真的沒資格嗎?

  看著眼前一幕,趙國華欣慰的點了點頭,看樣子乾坤聽進去了!

  可別學這牲口當咸魚,人家能接觸到禁忌,你有啥?

  除了家族花不完的財富和沒人敢輕易招惹的地位以外,你還有個啥!

  聽著君臨仙一番話,趙乾坤面露苦澀的搖頭笑笑,真是把一切想的太簡單了呀!

  想當個咸魚卻沒資格,自己心高氣傲得,怎么能忍!

  “君前輩,這咸魚我當定了,我說的!”

  “您這么瞧不起我,那就瞧好吧!”

  “都說你是個奇人,我很想打你這位奇人的臉試試!”

  呦呵?

  還想打我臉?

  你覺得有那么容易嗎?

  右手用了那么多年,突然換左手,你真以為跟手工作業似的翻個身一樣容易嗎?

  這里面還有身體平衡,心理,物理,科學道理等等等等因素呢!

  是不是把自己想的太過于牛逼了呀!

  “坐等打臉!”

  “敢來打賭賭一把嗎?”

  “等你打我臉之日,就是皇階武技奉上之時!”

  這話一出,全場頓時陷入了深深的震驚中!

  這可是皇階武技,皇階武技呀!

  怎么在你嘴里跟個屁一樣輕松的就放了出來呀!

  還沒等趙乾坤張嘴,南宮亭就坐不住了!

  “君前輩,我現在把右臂砍了和您打個賭還來得及嗎?”

  “……”

  什么玩意呀!

  我這是打臉呢,怎么成了打賭了?

  我就不信他能做到!

  還有,跟你南宮亭打這個賭,我不是腦子有病嗎?

  “你一個左撇子在這扯什么犢子呢,給我滾犢子吧你!”

  見君臨仙拒絕南宮亭,趙乾坤急忙上前一臉認真的盯著君臨仙!

  “君前輩,可說話算話?”

  “你見我啥時候的話當屁放過?”

  “擊掌為誓?”

  啪啪啪!

  賭約成立之時,無畏回來之際!

  “師父,我太難了!嗚嗚~”

  “就是呀師父,二師兄太狠了呀!”

  “整整十幾天,我一下眼都沒合過呀!”

  “我感覺我都快猝死了!嗚嗚~”

  聲音傳來,眾人齊齊扭頭觀望,卻發現三個比君臨仙還君臨仙的三個身影!

  一眼望去,身上衣服破爛如麻,滿是魔獸撕咬與爪痕留下的痕跡!

  處處留有干枯的血跡,身上多處傷痕還未愈合,頭發猶如秋天的枯草一半,摻雜著雜草,并且處處還有血液凝結的結塊!

  梟,牧二人一個箭步沖到君臨仙面前抱著嗷嗷痛哭,這一瞬間,只看影響還真分不出來君臨仙,就牧婺那光頭尤為明顯的突出!

  都特么大男人,惡不惡心,君臨仙當即“嗙嗙”兩腳,直接將二人踢出數米外!

  見狀,辛無畏身影一動急忙接住兩位師弟輕輕放下,恭恭敬敬的走到君臨仙面前跪下!

  “師父,經過十幾天的努力,弟子沒辜負您的重望,已經入門了!”

  啪~

  話音剛落,君臨仙一酒壇直接賞到了其腦袋上!

  “什么玩意我的重望,不是你要救你女人嗎?”

  “少特么給老子身上扯,你在老子這已經廢了!”

  對于君臨仙的說話,眾人無語了!

  這可是圣階功法,十幾天就入門了你還要咋滴!

  這么好的徒弟你不要讓給我們,沒你這么糟蹋妖孽型天才的!

  見辛無畏低頭尷尬不語,君臨仙狠狠的猛嘬一口煙,“別特么跪著了,既然練成了,那讓老子見識見識!”

  見識?

  這么惡毒的刀法怎么讓您見識呀?

  可您發話了,不做也是不行呀!

  只見辛無畏雙腿發力起身,雙十猛然一握,爪刀突現手中,拇指一滑,刀刃現,反手就朝君臨仙劈去!

  “臥槽!”

  “你特么干啥?”

  “要弒師呀!”

  看著無數薄如蟬翼的刀影襲來,君臨仙一個箭步躲在南宮日天背后,以此擋刀!

  見狀,南宮日天反手一揮,刀影煙消云散!

  看著這一幕,辛無畏瞬間傻眼了!

  不是您說要見識的嗎?怎么轉變這么大?

  莫非……

  怕我閹了您?

  “師,師父,不,不是您說要見識一,一下的嗎?”

  見這傻徒弟說話都變結巴了,就知道這小子沒啥壞心思!

  當即拍了拍胸脯走出,“老子是讓你在魔獸身上試試,誰他娘的讓你對老子施展了!”

  您不說清楚還怪我了?

  辛無畏表示很無語!

  聽著二人對話,肖志遠瞬間消失在原地,不到一分鐘再次出現,只是身后禁錮這一頭一階青暈牛幼崽!

  一見這牛,君臨仙興奮了!

  “給我閹了它,先讓老子好好補補!”

  這話一出,全場滿頭黑線!

  補補補,補你大爺呀!

  正事不顧了?

  一看見這玩意就要補,你自己沒有呀,咋不把自己閹了再給你補一下!

  “那個……師父,是不是先辦正事?”

  聽到這話,君臨仙重重的嘆了口氣,“哎~看來在你心里那女人就是比老子重要呀!”

  “以前你可不會這樣的,揪心呀!”

  夸張的表演與浮夸的淚水讓人無語!

  見沒人鳥自己,當即收起了做妖!

  “牛腱子給老子整下來,并且不能見一滴血,還要牛沒有絲毫察覺!”

  這特么是什么屁話?

  你都要殺了吃肉了,還讓不見血?

  還要讓牛沒有察覺的不叫喚,你覺得這可能嗎?

  可一秒,辛無畏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步步接近牛犢子,反手就是一刀!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