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零九章 出氣!
  誰特么問你這個了呀!

  不過君臨仙的聲音落入肖志遠、苗琳耳中,仿佛讓二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齊齊起身跑到君臨仙面前一臉期待的盯著!

  “君先生,你徒弟都能解的了鬼臉蝶之毒,您應該也可以吧?”

  “求求你了,我們愿意付出一切代價,拜托你出手解毒!”

  我徒弟能解?

  一聽這話,君臨仙臉直接耷拉了下來,移步到少女身旁握著其手腕把脈!

  越把臉色越冷,扭頭掏出一壇酒直接飛到了辛無畏腦袋上!

  “竟然還有十四天活頭,本事不小呀!”

  “竟然能讓小妃那丫頭幫你,還把老子埋在鼓里!”

  “一個個的有沒有把老子當在眼里?”

  可辛無畏現在早已經出氣多進氣少,哪有力氣回答問題!

  肖志遠急忙打著圓場,“君先生,無畏好歹是你徒弟,你再這么下去無畏就真的死了!”

  麻痹的!

  死了拉倒,省的老子費心了!

  不過多少還有些欣慰,兄妹齊心協力不錯,可把自己埋在鼓里,心里忒特么不得勁了!

  想到這,心里的火氣更大了,狠狠的搖頭希望腦袋能清醒一點!

  可這一搖頭,卻看到哭的梨花帶雨般的苗琳!

  這娘們咋這么好看?

  風韻猶存呀!

  剛才他們好像說愿意付出一切代價來著!

  好吃不如餃子,好玩不如……!

  肖志遠歲數在這放著,這妥妥的嫂子呀!

  當即舔著嘴唇一臉猥瑣的笑著盯著苗琳,“剛才你們好像說愿意付出一切代價,對吧?”

  順著君臨仙目光望去,眾人心里不禁犯著惡心!

  這特么算是你親家了!

  你特么想干嘛?

  能不能當個人呀!

  肖志遠急忙一個箭步擋在苗琳面前,“君先生,你想干嘛?”

  額……

  差點一個激動把“想”字給說出來!

  感受著眾人不善而又不失倫理的目光,當即翻了個白眼!

  “沒事,就是見嫂子長得漂亮,想多看幾眼!”

  我信你個鬼!

  你說這話你信嗎?

  還有,說這話的時候能不能先擦一下你的哈喇子!

  可這時,苗琳一把推開肖志遠一臉認真的看著君臨仙,“君先生,我說到做到,只要你能救我兒女,我愿意付出一切代價!”

  “包括我!”

  哎呦喂~

  還有這好事嗎?這是趕著送上門呀?

  頓時臉上猥瑣的笑容堆的更多了!

  這種事情肖志遠哪受得了,狠狠地捏著拳頭直接錘到了君臨仙臉上!

  “畜生,敢威脅我們,我neng死你!”

  看著這一幕,眾人急忙喝了口酒壓壓驚!

  親家之間的倫理劇呀,可得好好看!

  至于君臨仙按揍,按著吧!反正也死不了!

  沒見他徒弟都開始跪著磕瓜子看了嗎!

  不一會,君臨仙鼻青臉腫的成了一個豬頭,而肖志遠一手領著君臨仙領口雙眼貼近其臉龐狠狠地盯著!

  “畜生,你特么救不救你兒媳婦!”

  得!

  兒媳婦這仨字都出來了,看來就是認準無畏這小畜生了!

  可把老子揍成了這吊樣,還讓我出手相助,憑啥?

  感受著肖志遠憤怒的鼻息沖在自己臉上,無奈伸手拽下抓著自己領口的爪子!

  “都說是我兒媳婦了,我肯定想辦法救,可你揍我這一頓該怎么說?”

  揍都揍了,你特么問我?

  “你對我媳婦圖謀不軌,揍你不應該嗎?”

  我淦!

  這理由讓你找的!

  “我圖謀不軌的別人媳婦多了,人家也沒揍我呀!”

  “再說了,我也沒做啥呀!要揍我也得等我做了點啥你再揍呀,現在我特么吃虧了,你說咋整?”

  還咋整?

  還想做點啥?

  這是揍的太輕了吧!

  肖志遠再次一把薅住君臨仙領口將其拉在自己臉前,“你說啥?”

  看著肖志遠眼睛瞪的比牛眼還大,君臨仙心不由得直突突!

  “我特么說救!”

  早這么說不就完了嗎!

  肖志遠沒好氣的將君臨仙一把推開,扭頭將苗琳摟在懷里,以宣布主權的目光盯著君臨仙!

  這一幕可把君臨仙氣壞了!

  麻痹的!秀恩愛,死得快!

  剛才把脈發現你閨女還是完璧之身,你給我等著!

  改明兒就讓我徒弟把你閨女禍禍了,讓你丫的揍我!

  以后讓你女兒叫我師父,讓你孫兒叫我爺,氣死你丫的!

  反手一壇酒砸到了梟痕腦袋上,“給那廢物喂顆丹藥,別特么死這了,要不然還得花錢讓別人收拾!”

  聽到這話,梟痕急忙起身扶著辛無畏就往其嘴里塞丹藥!

  看著氣息逐漸穩定的辛無畏,君臨仙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搖人!

  [祖宗呀!我……]

  話還沒說完直接就被系統打斷!

  [爬你媽一邊子去,別說你不會解鬼臉蝶之毒!]

  我尼瑪!

  我啥時候說不會解了!

  老子是來要東西的好不好?

  [老子會解,但是老子不能解呀!]

  [你想咋滴?]

  [肖志遠那王八蛋竟然敢揍我,必須讓他付出代價!]

  [所以呢?]

  [讓無畏去給解毒,看光他女兒,要是有機會,再讓無畏給禍禍了,敢特么揍我,她女兒不哭我跟他姓!]

  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徒弟了?

  你有事沒事還吃靜心丹呢,萬一你徒弟跟你一樣呢?萬一是個秒呢?

  還想讓人家哭!

  一般人在馬車上玩叫做“震”,萬一你徒弟上去叫做“晃”呢?

  可說了半天,歸根結底,還是感覺這傻逼宿主沒安好心呀!

  [所以呢?你來找本系統干嘛?]

  [要點工具!]

  統槽了!

  什么玩意你不能解,說了半天還是要來坑本系統呀!

  老天呀!為什么讓本系統攤上這么個傻逼宿主呀!

  下一道雷劈死他吧!

  轟隆!

  雷聲響起,系統瞬間無語了!

  這該死的天道,老子過過嘴癮而已,你咋還當真了!

  當即聯系天道解釋!

  [要特么啥?]

  [刀法〈凌遲〉,兵器我上一世的科倫比爪刀,還有萬藏圖,百分之一的!]

  [要的多是你上一世的東西,本系統上哪給你弄去!]

  [我管你,反正賭約在這,這是給我徒弟的,老子只管張嘴!]

  看著君臨仙無賴得瑟的樣子恨不得弄死他!

  可賭約在這放著,而且還給了好多少道天道之力了!

  媽的,爺忍!

  找個小本本記下,現在有人給你個面子,等沒人的時候本系統讓你爽翻天!

  [已發放!滾!]付出了些代價找天道協商收回天雷,回來對君臨仙瞬間沒好脾氣了!

  外界!

  眾人看著烏云密布電閃雷鳴的天空頓時無語了!

  這畜生又接觸禁忌了?

  一天不按劈皮癢癢呀!

  可這雷咋還不下來呢?倒是劈這畜生呀!抬頭看著挺累的!

  可下一秒,君臨仙一睜眼,天空頓時萬里無云晴朗萬分,這讓所有人都唏噓不已!

  看這畜生按劈習慣了,還想再次欣賞呢,這次是啥情況?

  還帶往回收的呀!

  天道呀,你這是被這畜生包養了嗎?

  見眾人以遺憾的目光盯著自己,頓時無語了!

  老子幫了你們不少,咋就這么想看我按劈呢?

  得!先不扯這個了,解毒重要!

  眾目睽睽之下,君臨仙抬著雙手細細打量,翻手呈爪,爪刀突現手中!

  拇指一劃,黑紅色的短刃出現,刀刃閃著寒光讓人不忍直視!

  “圣兵!?不!”

  “皇兵!?不!”

  “被封印的圣兵,只能發揮皇兵威力!”

  見南宮日天跟沒見過世面一般的大呼小叫,君臨仙轉頭就是一個大白眼!

  雙手不停的舞著爪刀,寒光猶如精靈般在其手上不停的跳躍著!

  忽然雙手一頓,反手一揮!

  噗呲~

  兩柄爪刀深深的陷入辛無畏雙肩!

  噗~

  皇兵自帶的龐大氣息在辛無畏體內游走,讓其忍不住的一口鮮血噴出!

  這讓所有人都很無語!

  剛讓人家療傷,現在又給人家兩刀,這牲口是不是腦子有病!

  見辛無畏強忍疼痛咬牙不語,君臨仙冷眼細細的盯著開口!

  “辛廢物,這段時間你光談情說愛了,不知道你的刀法落下了沒有!”

  面對君臨仙的質問,辛無畏急忙咬著嘴唇讓自己清醒,以虛弱的聲音回應著!

  “師父所言,無畏銘記于心,從不敢懈怠!”

  尼瑪,這屁話說的!

  “那老子說不讓你們找媳婦,你特么不還是找了嗎?”

  “還說什么老子的話都銘記于心,你就是這么銘記于心的呀!”

  “……”

  辛無畏瞬間不會接了!

  不是談刀法的事情嗎?怎么又扯到媳婦身上了呀!

  師父轉變的也忒快了吧?

  莫非……大姨夫來了?

  這一下可把君臨仙氣壞了,掏出記載“凌遲”的玉鑒就砸了過去!

  “你功課落沒落下我不去檢查,這隨你!”

  “要是你功課沒落下,這門武技十四天內你能輕松入門,你女人你自己去救回來!”

  “要是沒能入門,那就拿你全部積蓄給你女人選一個風水寶地吧!”

  一聽這話,辛無畏瞳孔中滿是震驚!

  剛想張嘴說話,卻被南宮日天打斷!

  “圣階武技?”

  “君臨仙,沒特么這么玩的吧?”

  “圣階武技有那么容易修煉成功的嗎?還十四天!”

  “我覺得你徒弟修煉不到入門,要不……賣我吧?!”

  我尼瑪!

  最后一句才是重點吧?

  扭頭看著辛無畏心里沒底的樣子,一酒壇就賞了上去!

  “老子又被人看不起了,你會讓老子失望嗎?”

  可這時候了,辛無畏心里亂如麻,哪聽的進去這么多!

  看著成為怪物的女友,拳頭狠狠的捏著砸地起身,“師父,我一定會修煉至入門的!”

  “小潔救不回來,我陪她去赴死!”

  說完扭頭就走!

  見狀,梟痕幾人急忙起身相跟隨,想看看能不能幫到辛無畏!

  “小紫留下!”

  話音傳來,紫嫣然迷茫的回頭看了看君臨仙,頓時懵逼了!

  兩個師兄去幫二師兄你咋不叫,叫我留下陪著這么多老一輩的,哪有話題!

  你們聊的我也插不上嘴呀!

  看著辛無畏三人一步步消失在視線中,君臨仙雙眼瞬間通紅!

  “日天呀!我難呀!”

  “特么自己守護不了自己的女人也就算了,還特么過來求助老子!”

  “問他會不會讓我丟臉,他直接給我來句救不回來就一同去赴死!”

  “你說!我在他心里是不是沒他媳婦重要呀!嗚嗚~”

  看著哭的稀里嘩啦的君臨仙,南宮日天頓時無語了!

  這他娘的該怎么安穩?

  很急在線等!

  一邊是媳婦,一邊是師父,說哪邊也不合適呀!

  這時,陳峰過來幫南宮日天解圍!

  “君先生,你這么神通廣大,那你為何不出手幫忙解毒呀?”

  “……”

  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我憑啥做呀?

  再說了,這個解毒有些太過于特殊了!

  “這毒不能以常理來解!”

  “哦?”

  看著陳峰不解的目光,無奈張嘴解釋著。

  “解此毒需要那女孩全身赤裸一絲不掛!”

  “這女孩是一般人也就算了,可特么的是我徒弟未來的媳婦!”

  “我出手的話,那特么不是把我兒媳婦看光了嗎?”

  “這事傳出去,我不要面子的嗎?”

  “以后一提到我,人家該怎么評論我?”

  “呀!那君臨仙呀!借著解毒的名號把自己兒媳婦看光了!”

  “這名聲好聽呀?傳出去了以后我還怎么混?”

  “……”

  眾人皆無語!

  你君臨仙還在乎面子、在乎名聲?

  你要是真在乎,那你抓緊修煉成為強者,那誰不給你面子,誰敢質疑你的名聲呀!

  比特么閑魚還閑魚,還想要面子,你咋不上天呢?

  也就是知道你有特殊本事,要不然在場的誰搭理你呀!

  君臨仙見沒人鳥自己,頓時又郁悶了!

  仰頭紅著雙眼抹淚!

  “這廢物,真特么會找事,真特么會讓我難做呀!”

  聽到這話,紫嫣然頓時眼珠子一轉!

  “師父!二師兄這么讓您難做,徒兒幫您出出氣好不好?”

  你還有這本事?

  “說說!怎么幫我出手?”

  “您別抗拒我了,讓我直接拿下您!”

  “這樣以后我叫他哥,他叫我娘,也算為您出了口惡氣,您覺得呢?”

  一聽這辦法,眾人心中不禁豎著大拇指!

  666呀!

  為了出口氣,還得把自己給豁出去!

  眾人齊齊盯著君臨仙,想看看他怎么解決!

  “哥屋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