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零八章 鬼臉蝶
  “師父!”

  聲音傳來,君臨仙仿佛沒聽到一般,徑直朝前走去,路過辛無畏時一腳直踹其心口將其踹飛好幾米!

  “哪特么來的流浪狗!”

  “好狗不擋道,你媽沒教過你呀!”

  見君臨仙發怒,辛無畏急忙起身挪了個位置,再次恭恭敬敬的跪著!

  君臨仙直徑走到梟痕面前冷眼瞪著,“飯呢?”

  感受著師父的冷漠與怒氣,心瞬間咯噔了一下!

  “還……還沒好呢!”

  啪!

  君臨仙反手就是一巴掌!

  “沒好你特么叫老子干嘛?不知道老子累了一晚上了嗎?”

  這無力的巴掌讓梟痕感受到了君臨仙的怒火,急忙以靈氣引燃一堆火烤著鞭!

  被這么多人盯著,君臨仙袒胸露乳的搖著腦袋邪笑,“日天,帶這么多人在這干嘛?”

  “想扒我墻角呀?”

  我日!

  會不會說話!

  不過見君臨仙在氣頭,南宮日天也不顧他的說話方式!

  “有事相求!”

  “感覺昨晚沒擠完,我再擠點去,有事一會再說!”

  說完扭頭就走!

  紫嫣然見師父就要這么走了,頓時急了!

  剛才一聽二師兄回來開心成那樣,怎么一下變的這么快呀!

  當即上前阻攔,“師父,二師兄剛回來,您怎么好好的生這么大氣呀!”

  啪~

  話音剛落,紫嫣然直接被一巴掌抽的在空中旋轉360度躺地不起!

  “你二師兄是個遇神殺神遇魔殺魔的修羅刀客,不是懦弱的廢物,你認錯人了!”

  “還有……再夾著嗓子說話,老子以后讓你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說完扭頭就走,路過辛無畏時再次一腳戳向其心口!

  “好狗不擋道,你特么沒完了是吧?”

  噗~

  辛無畏一口鮮血噴出,再次恭敬的挪了個位置低頭跪在地上!

  看著這低三下四的樣子,君臨仙火氣仿佛更大了!

  雙手插在頭發內用力撓了撓,咬牙瞪眼的走進了青樓!

  君臨仙消失,一行人開始了竊竊私語!

  “梟痕,這是咋回事呀?你師父怎么好好的生這么大氣呀?”

  “就是,這可是親徒弟呀!直接往死的踹,哪有這樣的呀!”

  面對發問,梟痕抬頭瞥了一眼青樓,瑟瑟發抖的搖著腦袋不敢說話。

  現在這情況,可真不敢多說話,沒想到師父火氣這么大!

  二師兄,我對不起你呀!

  牧婺扶起紫嫣然,扭頭跑到辛無畏面前,掏出丹藥就往其嘴里送去!

  可辛無畏哪敢吃!

  抬頭看著牧婺掉淚搖了搖頭,示意其先離開!

  見師兄不吃,牧婺扭頭就跪地呼喊!

  “師父,二師兄他……”

  話還沒說完,一壇酒順著窗戶直挺挺的落到了腦袋上將其后面的話砸到了肚子里!

  “老子餓了!肉呢?”

  “都特么化神境了,烤個肉還需要一分鐘嗎?”

  一聽這話,梟痕急忙加大火力邊烤邊朝青樓內跑去!

  可還不到三秒,直接被君臨仙在窗戶扔了出來!

  “酒呢!”

  “不知道給老子來點好酒嗎?”

  “老子累了一晚上了,不知道拿點好的犒勞一下老子嗎?”

  這可把梟痕委屈壞了!

  一直喝的都是從酒店打來的散酒,以前也沒見您喝不慣呀!

  辛無畏急忙一揮手將儲物戒指內的幾壇酒拋到了梟痕面前,眼神示意趕緊送上去!

  可上去還沒三秒,再次被扔了下來!

  “看你大爺看,還想和老子一起滋呀!”

  梟痕摸著發紅的臉蛋,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只能重重的嘆口氣,扭頭走到牧婺身旁一起跪著!

  還沒到十分鐘,君臨仙再次袒胸露乳的走了出來,看著一旁跪著的四人,面無表情的走到南宮日天一行人面前!

  拿起桌子上的一壇酒就往嘴里灌,酒水順著胸膛留下,一抹嘴,懊惱的扭頭盯著肖志遠!

  “肖志遠,你女兒現在生不如死,你怎么不一掌拍死這個廢物呀!”

  這話說的,我也想拍死呢,可拍死了你和他爺爺還不弄死我呀!

  再說了,就算在中島,辛無畏這等樣貌實力天賦可是個搶手貨,我可舍不得拍死!

  “君先生,無畏很好,很優秀!”

  “優秀”二字在肖志遠口中蹦出,仿佛一個響亮的巴掌拍在君臨仙臉上!

  “優秀?”

  “真特么優秀呀!”

  違抗師令也就算了,犯了門規還護不了人家女孩子,這讓老子的臉往哪放!

  聽著君臨仙滿是怒火的語氣,辛無畏重重的嗑了一個頭!

  “師父!我錯了!”

  沒見正在火頭上嗎?還敢亂插話!

  看著辛無畏低三下四的語氣,君臨仙也沒含糊,找系統要了六把短刀就飛了出去!

  噗呲~

  直接給辛無畏傳了個透心涼!

  “有你說話的份嗎?感覺自己很光榮是嗎?”

  一句話嚇的辛無畏咬牙忍痛不敢出聲,雙手狠狠的抓著地面企圖轉移注意力!

  這一幕落在眾人眼中頓時覺得心涼?

  這可是親徒弟呀!

  你這是準備做燒烤嗎?

  “君臨仙,你過了!”

  面對南宮日天的質問,君臨仙邪邪一笑!

  “日天,是你過了!”

  “這是我師門的事,你管的也太寬了!”

  “再說了,你們今天都帶著兒子過來,不就是打著拜我為師的主意嗎?”

  “現在呢?有什么想法嗎?”

  這話直接讓南宮日天噎住了!

  以前揍徒弟是為了徒弟好我承認,可今天這是什么情況?

  人家只是回來找你,你就直接往死的整!

  “徒弟來尋求師父幫助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上次陳黎來了那樣對你,你都沒生這么大氣,這次怎么了,人家回來什么都沒說就把人家往死里整!”

  這情況能一樣嗎?

  也對!

  畢竟自己訂的這個規矩確實太過于奇葩了!

  扭頭走到辛無畏面前一記飛腿踢出,轉挑了個刀口踢了上去!

  辛無畏再次飛出數米遠,身體的變動使刀活動,刀口變的更深了!

  可就算如此,辛無畏還是忍痛咬牙起身再次跪下!

  “師父!我錯了!”

  “我可以去死,請您救救小潔!”

  你特么違反了我的規定,現在還讓我救人,你哪來的臉說這話!

  可終歸是自己徒弟呀!

  疼在他身,痛在我心!

  當即伸手揉了揉通紅的雙眼,以掌蓋住雙眼仰頭發問!

  “疼嗎?”

  “不疼!”

  我尼瑪!

  服個軟能死呀!

  嘴硬個毛呀!

  當即一個箭步上前再次將其踹倒,趁著辛無畏還沒起來,提腿不停踢在其胸膛!

  各個刀口的移動使辛無畏疼的直接蜷縮成了一團!

  刀口逐漸變大,鮮血染紅了地面,而君臨仙還是不顧一切的邊踢邊咆哮!

  “疼不疼!”

  “疼不疼!”

  “老子問你疼不疼!”

  噗~

  “師父!我不疼!”

  渾身傷勢讓辛無畏一口鮮血噴出,可還是嘴硬的說這不疼!

  這可把君臨仙氣壞了!

  不疼是吧?

  當即在儲物空間內拿出一壇鹽就撒了上去!

  “疼不疼!”

  渾身傷口被鹽侵蝕的痛苦難忍,抬頭看著憤怒引起雙眼通紅的師父,心中不由的一顫,頓時裂開嘴唇噴出一口鮮血凄慘一笑!

  “師父!疼!”

  終于不嘴硬了!

  君臨仙一腳狠狠的踏在其胸口刀上,讓刀刃再次深入其體內!

  “疼是嗎?那跟你心中疼相處如何?”

  這問題一出,辛無畏瞬間愣住了!

  沉默了片刻,顫顫巍巍的咬牙抬頭看著君臨仙,“不值一提!”

  話音剛落,君臨仙一記鞭腿抽在辛無畏腦袋上將其再次抽飛!

  “你特么也知道呀!”

  “老子給你們訂的規矩你以為是為了什么?”

  “感情那種東西是隨便一個人就能碰的嗎?你有實力守護你的女人嗎?”

  “老子縱橫大陸這么久,你見老子敢碰感情嗎?”

  “感情是這個世界上最殘忍最可怕的東西,你特么卻不信邪的想試試!”

  “你這個廢物有什么資格碰,現在守護不了自己女人,把人家姑娘毀了還有臉來找我?”

  “你的臉呢!”

  咆哮了半天仿佛不解氣,沖上前對著辛無畏臉蛋又是一踹!

  噗~

  身心雙重傷害使辛無畏再次一口血噴出,頓時痛哭不斷磕頭!

  “師父!我錯了!我不該觸碰!”

  “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該死,求求您救救小潔!”

  媽蛋的,除了這句話不會說其他的了嗎?

  “錯你媽了der呀!”

  揍了半天,仿佛心中的郁氣少了不少,撓著頭發回到了南宮日天一眾人身旁,端起酒杯就往嘴里灌!

  見君臨仙干喝沒有下一步,而肖志遠幾人又是欲言欲止的樣子,南宮日天直接無語了!

  “好啦!氣也消了!”

  “你徒弟帶著媳婦回來,那不就是你兒媳婦嗎?”

  “不看你徒弟的面子,看在你兒媳婦的面子上你也該出手救治呀!”

  “退一萬步來說,你徒弟沒守護好人家,想拆散你也得把姑娘完好無缺的還給人家父母呀!”

  聽著南宮日天叭叭一頓說,君臨仙瞬間無語了!

  耷拉個腦袋斜了其一眼,“日天!都說皇朝有著上界數十萬年的傳承!”

  “可現在我怎么感覺你就是打著這名號的騙子呀!”

  “鬼蝶粉認不出來嗎?這玩意你解一個我看看!”

  鬼蝶粉?

  這三個字一出,南宮日天瞬間愣住了!

  “鬼蝶粉?鬼臉蝶之毒?”

  驚愕的盯著陳峰發問,見其點了點頭,一個箭步上前握著少女手腕摸脈!

  確定了是這種毒,南宮日天重重的嘆了口氣,“回去準備后事吧!”

  一聽這話,肖志遠直接急了,帶有哭腔的聲音蹦出。

  “南宮前輩,皇朝傳承了數十萬年,沒有留下解毒的法子嗎?”

  傳承久就一定有辦法嗎?

  哪個爹這么教你的呀!

  可看著老淚縱橫的辛志遠,還是忍不住的重重嘆了口氣!

  畢竟老爹和他家老不死的關系還不錯,給解釋一下呀!

  “不是說我皇朝沒有解毒的方法,而是連上界對這個都束手無措呀!”

  撲通~

  肖志遠苗琳當場雙腿無力的倒在地上,雙眼中盡是絕望!

  看著二人的絕望,南宮日天于心不忍的解釋了一下!

  “鬼臉蝶乃是上界一處禁地的獨生蝶類魔獸!”

  “奇丑無比,惡臭難聞,可卻是一種無毒無害的魔獸!”

  “可有一位喪心病狂的煉丹師突發奇想,抽取了鬼臉蝶的特性入藥,從而生出鬼蝶粉這種毒藥!”

  “自那以后,上界美女人人避而遠之,而無數男人對他都有殺之而后快的想法!”

  “但其煉丹本領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存在,所有想法都成為了泡沫!”

  “為了防患于未然,眾人傾巢而動,將所有鬼臉蝶滅族!”

  “自那以后,鬼蝶粉就成了所有女人的噩夢,沒有了鬼臉蝶,自然也沒法研究如何解這味毒了!”

  解釋了半天還不如不解釋呢!

  越說肖志遠苗琳哭的越厲害!

  見自己叭叭說了半天除了哭聲沒人鳥自己,扭頭小心翼翼的問著君臨仙!

  “君先生,我說的可是事實?”

  嗯?

  君臨仙喝酒喝的正痛快呢,突然傳來的聲音直接讓其懵了!

  低頭思索了片刻,舔了舔嘴唇補充道。

  “少說了一點!”

  “性寒,味甜!”

  “適合油炸辣炒!”

  “老特么好吃了,就是不適合女人吃!”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