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零七章 反派死于話多
  “終于到永昌皇朝的地界了,可以松一口氣了!”陳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深深的吐了口氣說道。

  “辛小子,你師父在皇朝哪塊知道嗎?”

  這話問的,那是我師父,能不知道嗎?

  雖說出師后沒聯系過,但是上次師妹讓偷窺過了!

  “前段時間和皇室在一起呢,現在應該也差不離兒!”

  一聽說和皇室在一起,陳峰有些糾結了,畢竟聽過南宮日天的大名!

  這一去……自己還能出的來嗎?

  真的能經得起誘惑,抵擋住南宮日天的糖衣炮彈嗎?

  可都到了這了,在陳夢哲口中聽君臨仙的事情都聽出耳繭了,這不去見見心里著實癢癢呀!

  管他呢,就不信南宮日天敢把我強行留在皇朝,好歹也是八品丹王呢,誰沒有點脾氣!

  “無畏,你師父好相處嗎?”

  “就是呀!光聽你說你師父多么多么嚴厲了,其他的啥也不了解,去了我們該說啥呀?”

  這……

  面對肖志遠與苗琳的問話,辛無畏直接沉默了!

  就沒得聊了嗎?

  非得聊我師父好不好相處這個問題,這讓我怎么說?

  好相處?

  一般談事都是在青樓床上和別人一起談?

  這話怎么說得出口呀!

  這可是自己未來的老丈人和丈母娘呀!

  不管怎么說,師父也是個要臉的人,這么直接說出事實,按照師父的性格,那不得閹了我呀!

  雖說師父不要臉人盡皆知,但是當徒弟的也不能說師父的不是呀!

  看著辛無畏糾結的表情,二人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這是咋了?

  不就是問問你師父是什么樣的人嗎?至于這樣嗎?

  “無畏,怎么了?你師父很讓人難以琢磨嗎?”

  額……

  “肖伯伯,不是這樣的,而是提起我師父,頓時有些……”

  “有些什么?”

  “難以啟齒!”

  “……”

  這熊孩子,怎么評論自己師父呢?

  就不知道說些好話嗎?

  直接來句難以啟齒!

  “開你媽個了頭呀開!”

  突如其來的罵聲打斷了幾人的交談,這啥地界了,怎么還有這么沒素質的人呀?

  “快來看呀!十幾個超凡境的帶著幾十個化神、神游的搶劫幾個小螞蟻!”

  “我也是無語了,搶劫這么麻煩嗎?一巴掌拍死不就行了嗎?”

  “實力相差這么大,還在這磨磨唧唧的,不知道反派死于話多嗎?”

  聽到肖天賜的聲音傳來,幾人也隨著其目光看去!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辛無畏頓時變得滿眼怒火殺氣騰騰!

  “麻痹的!找死!”

  “千人斬!”

  數千血色刀影如同暴雨般傾盆而下,隨著辛無畏控制皆避開了梟痕三人朝數人劈去!

  看著兄弟們被突如其來的刀影劈成了肉渣,超凡高手頓時愣住了!

  而這愣住一瞬間,也葬送了他活命的機會!

  辛無畏見其傻逼呵呵的呆住,轉手又是一刀劈下!

  “修羅刀法·鬼斬!”

  刀影在空中極速閃爍不停的換著方位,在刁鉆的角度詭異的莫入超凡高手體內!

  做完一切,辛無畏抬腳奔向懸崖下!

  看著辛無畏的動作,幾人對視一眼也緊隨其后的跟著。

  轟!

  辛無畏重重的砸在地上,還沒來得及張嘴,牧婺氣的渾身發抖,直接張嘴破罵!

  “馬勒戈壁的,這附近眼紅的畜生怎么這么多!”

  “一群土匪還不夠,怎么還來一個殺人越貨的!”

  “八門遁甲·死門·開!”

  再次以拇指頂在心臟運轉靈氣,辛無畏一看,這還得了?

  一個箭步上前,一巴掌呼在了牧婺臉上打斷了他的所作所為!

  “開你媽個頭呀開!”

  同樣的巴掌同樣的話,這可把牧婺委屈壞了!

  “麻痹的!知不知道士可殺不可辱,要殺就殺,你們這群王八蛋老呼我臉問候我媽的干啥?”

  面對牧婺的問話,辛無畏直接瞪大了雙眼,這傻逼師弟不認我嗎?

  而梟痕看到這一幕也無語了,眼神示意紫嫣然給自己喂了一顆丹藥,靜靜的運轉靈氣恢復,也不多說什么!

  這可把紫嫣然急壞了,人家都殺上門來了你還有心思恢復,什么勾八毛病呀!

  看到梟痕恢復,牧婺也無語了!

  師弟在這受欺負,你不管也就算了,你在那閉眼調息恢復傷勢是個什么鬼?

  “師兄,你特么干啥呢?”

  “再不出手,師妹就要被這群畜生糟蹋了!”

  還算牧婺聰明,知道女弟子在君臨仙心中的地位,直接把紫嫣然也給拉上了!

  哪成想,梟痕瞇著眼睛以怪異的笑容盯著牧婺輕輕搖頭!

  “要不說咱倆是兄弟呢!我在紫荊帝國沒認出大師兄被揍了半天!”

  “現在倒好,二師兄在你面前你沒認出來也就算了,還張嘴閉嘴就是王八蛋畜生的!”

  “我就想問問你,你現在的狀態……扛揍不?”

  話音剛落,牧婺瞬間靜止石化,機械般的扭頭看著辛無畏,奮力抬手揉了揉眼睛再次仔細一打量!

  不像呀?

  師父的幻境中不是個殺氣騰騰的血色殺神嗎?

  怎么突然成了這么一個文質彬彬的英俊少年了呀?

  不過六師兄說了,那肯定錯不了!

  當即一臉尬笑的盯著辛無畏,“二師兄,我說我剛才被揍的腦子傻逼了你信嗎?”

  一聽這話,辛無畏咧著嘴活動了一下,緩了緩忍不住的笑意,雙手掰的磅嗙作響!

  奮力搖了搖腦袋活動了一下脖子,“我信,不過我感覺我手突然要抽筋了,我自己都有點控制不住了,你信嗎?”

  這話一出,牧婺差點委屈的哭出來!

  都怪傻逼六師兄,這是二師兄你咋不早說,我該罵的都罵了你才解釋,不覺得有點晚嗎?

  梟痕表示不背這個鍋,我倒想解釋呢,二師兄下來你就開始罵,給我這個機會了嗎?

  這就是二師兄?好帥呀!紫嫣然眼睛瞬間瞇成了兩朵花!

  “別打臉,打腚,打腚!”

  “菊花!我的花~”

  “嗚嗚~”

  眾人看著師兄弟之間的問候,不禁豎著大拇指!

  這師門……

  真特么有意思!

  過了十幾分鐘,辛無畏打過癮了,往牧婺嘴里塞了顆丹藥,扭頭看著花癡一般的紫嫣然!

  “師妹,你不抓緊恢復干毛呀?”

  呃……

  光犯花癡了,都忘了恢復了!

  這時,梟痕已經恢復了過來,“師兄,你帶這么多人來是……?”

  聽到師弟發問,辛無畏臉色瞬間悲痛崩潰了起來!

  剛才處于兄弟見面的時光忘了心中的悲痛,可這一提,辛無畏眼紅的嘴唇直哆嗦!

  “師父呢?”

  “青樓呢!”

  “……”

  聽到這個答案,辛無畏瞬間不會接了!

  而陳峰幾人也有些無語了!

  在哪不行,為啥會在青樓呀?

  就不能給你這徒弟們做個好榜樣嗎?

  “我……作為師兄,犯了門規,這次回來,是以死謝罪的,我去找師父,你們等會再回!”

  門規?

  一聽這個,牧、紫二人也不恢復療傷了,抬頭看著辛無畏,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師父這個人平時怎么都好,你把他揍的死去活來都沒事,可從來沒想過會去觸碰師父訂下的規矩呀!

  可是……除了后面那個風韻猶存的阿姨,也沒女的了呀?

  莫非……

  是那個滿臉黑綠色裂紋散發著惡臭的怪物?

  師兄的口味這么重的嗎?

  梟痕不經意間一掃,卻看到了辛無畏身后的肖志遠!

  “肖伯伯,您也在呀!”

  “你肖姐出了這事,我怎么可能不在呢!”

  一聽這話,梟痕迷茫了!

  “肖姐出事了?人呢?”

  “這不,你苗阿姨懷里呢!”

  我欻!

  這是那個甜美無雙美艷動人的肖姐嗎?

  啥時候成了綠紋怪了呀?

  不對!門規!

  “二師兄,你把我肖姐拱了呀?”

  我尼瑪!

  這特么什么比喻呀!

  “敘舊的話等我能活下來再說吧,以防師父火氣撒在你們身上,你們等等再回,我先去見師父!”

  好好的怎么扯到能不能活下來的問題了呀!

  “師兄,我們是兄弟,幫你分擔一些怒火也是應該的呀!”

  “再說了,就師父那實力,想揍我們能累死他,揍半天也只會震的他手疼!”

  “就是,二師兄,你也太看得起師父了!”

  “二師兄,沒事的,師父生氣了我去撒嬌,保證把師父哄的開開心心的,再不行我揍他!”

  聽著這調侃的話,看著梟痕、牧婺一臉認真的樣子,再看著紫嫣然奶兇可愛的表情,辛無畏忍不住的咧嘴笑著掉淚!

  ——————

  “君前輩怎么還不出來,這都啥事了!”

  “就是,一晚上不停不怕抽筋嗎?”

  “別在這逼逼叨了,安穩等著!”

  南宮日天一發話,小一輩都安靜閉嘴不說話了!

  去過軍隊的人都在這,而錢蒼與南宮日天滿臉沉默與悲痛!

  由于不是什么好事,昨晚回來就直接悄悄的將自己兒子入土了,也沒大張旗鼓的宣辦!

  今天來的目的,主要是想看看能不能讓自家孩子拜君臨仙這畜生為師!

  雖說是個流氓、畜生、螻蟻,但是調教徒弟的本事還真是冠絕天下!

  “哎!你們怎么都在這呀?”

  梟痕聲音傳來,眾人扭頭觀望,卻發現多了六個人!

  “陳丹王呀!好久不見,今晚喝點?”

  面對南宮日天邀請,陳峰瞬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

  這是去呀……還是不去呀!

  畢竟打不過人家!

  “那個……這事一會在說,我是來找君先生的,先辦正事!”

  一聽是找君臨仙,南宮日天也不多說什么了,都是來求這畜生的,先安靜會吧!

  “南宮前輩,沒經過您的同意就冒然前來,還請恕罪!”待兩位大佬打完招呼,肖志遠第一時間向南宮日天問候。

  畢竟是在人家的地盤,引起誤會就麻煩了!

  聲音傳來,南宮日天才注意到肖志遠,“肖小子,你來我皇朝竟然敢不提前打招呼,是不是想按揍呀!”

  “……”

  家族之間都很熟,南宮日天說話也隨意了起來!

  可還沒等肖志遠說話,梟痕就吊兒郎當的插嘴道。

  “南宮前輩,這可是我二師兄未來的老丈人,你對他不客氣,小心我二師兄揍你兒子著!”

  嘿!這屁話說的!

  真以為皇朝都是軟柿子呀!

  南宮亭當場坐不住了,“區區橋天初期巔峰而已,想揍我,有這本事嗎?”

  相識多久了,還拿普通人的眼光來看我師門,不知道越級對敵是我師門強項嗎?

  “二師兄,這家伙皮癢了,要不你揍他一頓?”

  辛無畏頓時無語了!

  啥時候了,能不能說點正事,不知道我來干嘛的嗎?

  扭頭撇了梟痕一眼,緩緩走到青樓門前“撲騰”就跪下了!

  見師兄就這么低頭跪著不說話,梟痕無語了!

  拿出一壇酒就順著青樓窗戶砸去!

  咣啷!

  撲騰!

  莫個東西被踹下床的聲音傳來,不到一秒,君臨仙罵罵咧咧的聲音響起!

  “哪個不要命的敢來打擾老子,不知道皇朝皇帝和我稱兄道弟的嗎?”

  這話一出,南宮日天急忙把自己臉捂住,生怕有人看到自己,畢竟是個要臉的人!

  光聽到了聲音卻沒看到人,而床的嘎吱聲又傳了出來,這讓所有人很無奈!

  南宮日天給梟痕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繼續!

  這瞬間把梟痕嚇的就是一激靈!

  一次就行了,再來一次我就該廢了!

  不過看著南宮日天那帶有威脅的眼神,梟痕還是選擇了照做!

  “師父,我二師兄來了!”

  這話一出,嘎吱聲嘎然而止!

  噠噠噠!

  極速下樓的聲音傳來!

  人還沒出現,君臨仙的聲音就已經傳出!

  “無畏,你這小王八蛋,自從出師就沒聯系過老子,老子還以為你早已經掛了呢!”

  “終于舍得回來看老子了呀!”

  “讓老子看看你有沒有缺胳膊少腿,小雞兒有沒有長大!”

  聽到熟悉的聲音,辛無畏雙眼通紅的掉著眼淚,滿臉愧疚的低著頭!

  咣當!

  青樓大門被踹開,君臨仙滿臉笑容的出現!

  可一出現,看到辛無畏跪在門前低頭不敢看自己,抬頭向其身后掃去,卻發現了五位陌生人!

  那老臉……一秒掛霜冷了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