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百零一章 刺溜~
  見孫薇薇被誤傷,孫子釗急忙揮手消除了雷霆,渾身氣息一震,擊散不斷為自己淬體的雷霆!

  低頭咬牙盯著周梓鋒,雙拳不由得握緊,恨不得上前一口吞了他!

  “周梓峰!你該死!”

  聲音還在空中飄蕩,孫子釗身影已經消失!

  轟!

  一道身影筆直的砸進了山壁內!

  咳咳!

  孫子釗奮力掙脫出,拍著臉上的灰塵!

  就在此時,偽皇后期高手身影一動出現在其面前一掌拍出!

  “鐵骨掌!”

  轟!

  孫子釗瞬間被打成重傷擊飛!

  看到這一幕,眾人剛騰升起希望的眼神再次暗了下去!

  仿佛想到了什么,南宮樓急忙張嘴咆哮!

  “快把君前輩給你的酒喝掉!”

  聲音傳來,孫子釗強忍著疼痛掏出酒就往嘴里灌,而這一幕落在周梓峰眼里,就如催命符一般!

  種種事實表明君臨仙說的是真的,不能再繼續這么下去了!

  “小強,合力出手,快一同殺了他!”

  還沒等二人出手,狂傲的笑聲傳來!

  “嘿嘿!哈哈哈!”

  “現在才出手,不覺得有些晚了嗎?”

  隨著酒穿喉入肚,龐大的靈氣迸發,酒效也展現出了它霸道的功效!

  渾身傷勢迅速恢復,不平穩的氣息也安穩了下來,而孫子釗的眼神卻逐漸的渾濁朦朧!

  “絕望無力的感覺,現在該你們嘗嘗了!”

  可還是有人不信邪!

  偽皇后期高手不斷冷笑著,“突然迸發的境界你根本不適應,毫無戰斗經驗可言!”

  “空有一身境界而已,哪來的底氣說這話?”

  見這傻逼不動手反而逼逼叨的說個不停,周梓鋒一腳就踹了上去!

  “快動手殺了他,這家伙不能用常理去判斷!”

  話音剛落,偽皇高手已經消失在原地!

  此時的孫子釗已經進入了醉酒狀態,左搖右晃來的站不穩!

  眼看偽皇高手沖了上來,一個啷蹌躲過攻擊,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順手一拳將其轟飛!

  左右腿交叉不停的在原地打轉,臉上透露著紅暈擺著醉拳姿勢看著偽皇!

  “就…就憑你…還想…還想拿下我?”

  聽到這話,這哪還忍不住?

  我堂堂偽皇后期高手,會怕你一個掛逼?

  直接運轉武技再次沖了上去!

  “鐵骨掌!”

  可孫子釗左搖右晃的輕易躲過,像泥鰍一般的在其身邊不斷劃過!

  低頭躲過一掌嘔吐了一口,猛然起身,以背將其手掌撞到了其臉上!

  可憐的偽皇,以臉硬生生的接了一記自己的武技!

  見其被自己武技打懵,孫子釗伸手拽住其手臂貼身近打,以拳、肘,腕、掌、膝、指,猛烈鋼擊在其身上!

  回想著君臨仙的那句話,邊打邊一字一招的回應著!

  “醉-酒-提-壺-力-千-鈞!”

  “旋-膝-拳-肘-醉-還-真!”

  隨著話音落下,偽皇后期高手已經出氣多進氣少了!

  搖晃的竄到其身前一拳猛然砸在其心口,將其砸成肉泥!

  偽皇后期高手光榮退場!

  拿下一位,孫子釗扭頭打了個酒嗝,雙眼模糊的看著周梓鋒!

  “叛徒,現在輪到你了!”

  見孫子釗輕易拿下偽皇后期高手,周梓鋒頓時嚇得腿直哆嗦!

  沒想到這廢物成長起來會這么強,并且武技運用的這么熟練!

  可惡的君臨仙,要不是你,也不會出現這么多事!

  你都在老子手中搶走一顆紅丸了,你就不能把這武技給我嗎?

  想歸這么想,可這時候再罵娘也沒用,孫子釗已經沖上來了!

  感受著龐大的靈氣與醉人的酒氣和死亡的召喚,千言萬語化成了一句話!

  “馬叔,救我!”

  求救聲咆哮而出,孫子釗瞬間被一股沖擊力撞在山壁上不停的吐著血!

  一道人影突然出現,打量了一番周圍,最后將目光落在孫子釗身上!

  “這小子不是連煉體都沒踏入的廢物嗎?怎么會突然成了偽皇!”

  有真皇高手在這,周梓鋒頓時有了點底氣,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情才張嘴解釋道。

  啊巴,啊巴,啊巴巴!

  聽完一切,真皇高手眼神瞬間變的犀利無比!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體質,殺了吧,要是讓他出去,又是一個不弱于宇文拓的存在!”

  反手一道靈氣射向孫子釗,這樣古怪的家伙,還是早點滅殺畢竟省心!

  可在靈氣接近孫子釗之際,一聲霸道無邊的聲音傳來,靈氣瞬間震的化為虛無!

  “老子的子侄也是你一個螻蟻可以傷害的?”

  轟!

  南宮日天猛然砸在地面,目怒金剛般的看著一切,突然看到自己小兒子已經命赴黃泉,心底的怒火瞬間壓制不住了!

  “馬可!給老子死!”

  事實證明,不要輕易招惹能成為皇帝的男人,哪怕是被強迫坐上皇位的皇帝!

  更何況,南宮日天還不是一般的男人!

  狂暴的靈氣充滿整個空間,壓抑的氣息使人抬不起頭,南宮日天暴怒兇殘的面孔讓人打心底的發顫!

  見南宮日天這樣,馬可都要嚇瘋了!

  你兒子又不是我殺的,能不能別這么盯著我看呀?

  可周梓鋒也不能扔下不管,要是敢扔下,還不如死了呢,畢竟周震的手段不是人能扛的住的!

  “燃血術!”

  深知不是南宮日天這瘋子的對手,馬可急忙燃燒氣血提升實力拉著周梓鋒就飛!

  看著眾魔徒擋著出路,一掌將所有人拍成肉泥,渾身靈力運轉直冒煙的飛!

  剛一出地牢,兩道身影從天而降死死的鎖著兩邊,這讓馬可迫不得已的停下了腳步!

  “風行者?錢蒼!”

  “兩極明王?李富貴!”

  看著跟隨南宮日天來的兩位,馬可頓時恍然大悟!

  周護法暴露了!

  看來不能以正常心態逃走了,要不然兩個人都得死在這里,現在還是自己活命重要!

  畢竟周震已經暴露,能不能活著回來還兩說呢!

  但是……萬一回不來呢!

  值得一賭!

  想到這,伸手將周梓鋒拉到身前,鐵指死死的扣在其喉嚨上!

  “看來周震已經暴露了,這小子的命牌周震從來不離身,要是不想周震在你們部隊大殺四方的話快給我讓開!”

  面對威脅,二人還沒來得及張嘴,地牢內南宮日天聲音傳來!

  “是嗎?”

  “區區周震,他在雷迅殺王趙國華與暗隱刺客孫海二人聯手下能翻的起什么大浪?”

  此時南宮日天就是在賭!

  賭馬可不知道天道誓言的事情!

  可接下來的一幕,誰也沒想到!

  “咳咳!”

  周梓鋒掙扎了下脖子惡狠狠的笑著,“我爹加入皇朝時,你好像發過天道誓言,半圣以上的不能對我周家出手吧?”

  說完拍了拍馬可手臂,示意讓其放開!

  “我就站在這,你們敢動我嗎?”

  還有這回事?

  馬可再次將周梓鋒擒在手中邪笑著盯著眾人!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周梓鋒發懵,這是要干啥?

  “馬叔,你沒聽到我的話?”

  對于這二傻子,馬可有著說不出的心累!

  “小鋒,別忘了,除了他們三人,地牢內還有兩位偽皇呢!”

  一聽這話,周梓鋒死死的握著馬可擒自己的手臂,“馬叔,你可得握緊點呀!”

  這時,南宮亭眾人紛紛在地牢內走出,皆紅著雙眼惡狠狠的盯著周梓鋒!

  而錢蒼看到大兒子毫無生機的趴在小兒子背上,頓時老淚縱橫!

  “佳,佳豪,你…你…你大哥他……”

  見自己父親傷心的話都說不利索,卻還不愿意相信這個事實,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爹!大哥為了讓我們不要管他的逃走,自行了斷了!”

  我的傻兒子呀!

  爹就在路上了,你再堅持一下不就好了嗎?

  魔門,不覆滅你,我錢蒼誓不為人!

  扭頭冷眼盯著馬可,恨不得一掌解決了他,可周梓鋒這王八蛋在其身前擋著,無法出手呀!

  〈二哥!你的速度最快,等下我會使用帝王令,你趁機滅殺馬可!〉(傳音)

  看出了錢蒼心思,南宮日天急忙傳音助他滅殺馬可!

  聞言,錢蒼不語的暗暗點頭,靈氣極速運轉,渾身崩緊勢待及發!

  “放開!”

  南宮日天運轉“帝王令”咆哮而出,馬克愣神不由自住的松開了手!

  就這一秒的松懈,錢蒼已經殺到了二人眼前,拉起周梓明扔向南宮日天,反手一掌砸在馬可心口!

  “狂風五殺·暴風掌!”

  轟!

  區區真皇圓滿,哪能經得起半圣圓滿的怒火!

  馬可瞬間化為一陣血雨灑落在地上!

  滅殺一人,心情好受了許多,扭頭看著周梓鋒,心中的悲痛無法形容!

  仇人就在面前卻不能出手報仇,這感覺,真是比死還難受!

  “二哥,人救回來了,咱先往回趕!”

  聽南宮日天這么說,錢蒼只能無奈的接受了事實!

  看著被幾人死死擒住的周梓鋒,面無表情的走到其面前!

  “半圣不能對你周家出手,其他的可以!”

  “靈兒,封印他的實力,只要他不死,隨你們怎么折騰,也要小心他自盡!”

  話音剛落,幾人眼神瞬間明亮了!

  孫薇薇搖身一動出現在周梓鋒面前,直接一記斷子絕孫腳踢出!

  吧唧!

  雞飛蛋打聲傳來,周梓鋒被這非人承受的痛苦折磨的不由自主彎腰痛嚎!

  可被幾人死死的拽著,彎,彎不下,嚎,嚎不出!

  頓時崩潰的渾身如蛆的孤涌著!

  見其這樣,南宮日天發話了!

  “我記得陳黎對他師父好像不是這樣,你們就沒學到精髓嗎?”

  確實!

  真是太仁慈了!

  孫薇薇手腕一翻,一把匕首出現在手中,對著其胯下一剮,成為肉泥的二兩肉脫離周梓鋒本體!

  看到這一幕,眾人這才感覺出了口氣!

  突然,南宮樓好像想到了什么,身影一動消失在原地!

  不到十秒就再次出現在眾人身旁,手里握著一條一階拇指蛇!

  “拇指蛇比較泛濫,這可是天然的刑具呀!”

  說著就伸手在衣服上一縷,縷下一根線以靈氣控制著將拇指蛇的嘴巴縫了起來!

  縫合完畢!又在儲物戒指內拿出一罐蜂蜜,把拇指蛇在里面涮了涮!

  “給我把他褲子扒了!”

  看出南宮樓的心思,眾人也來了興趣!

  這時候也不管什么男女有別,幾人三下五除二將周梓鋒扒了個精光!

  看著這幾個畜生的所作所為,周梓鋒拼命的搖頭扭著身子!

  可胳膊能擰過大腿嗎?

  這么多人你以為是擺設呀?

  幾人用力將其按在地上,趙錦城用力掰著周梓鋒將那名花對準南宮樓!

  噗~

  還沒怎樣呢,周梓鋒瞬間嚇得大小便失禁!

  可蛇在弦上怎能不進!

  “按好咯,我來了!”

  刺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