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狗能改的了吃屎嗎?
  這句話震撼了在場所有人的心神!

  這就是你們的師徒關系嗎?

  師棄尊嚴為徒,徒入魔護師譽!

  “別鬧了!你們就是我的全部,如果未來沒有你們,我活著沒有任何意義!”

  “我可以看著你去死,但我不能看著你猶如廢物般的活不下去!”

  說著說著就要跪下去了!

  而梟痕身上的氣息也欲來欲發清晰!

  周震個傻逼光處在君臨仙下跪的快樂當中了,根本沒看梟痕有什么變化!

  而周旋卻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

  “夠了!不用跪!”

  出聲將所有的目光引在自己身上,起身上臺把兒子手中的兵器奪了下來!

  “周震,這是我兒子,你憑什么指揮我兒子!”

  看到周旋的所作所為,周震肺都快氣炸了!

  “我是周家家主,你想違抗我的命令?”

  切~

  家主咋啦?

  家主就能掌控別人一切嗎?

  “家主應該為了家族挺身而出,可你卻沒有這么做,反而讓我這個當弟弟的來軍隊出力,而你在后方享福,這就是所謂的家主嗎?”

  呦~又有好戲看了!

  眾人看著兄弟二人互懟,恨不得回去搬酒邊喝邊看!

  可惜惹不起!

  看來不用跪了,君臨仙起身繼續嘬煙喝著酒!

  而這時,周旋看到梟痕身上泯滅般的氣息消失,一臉玩味的笑著將手中劍還給兒子!

  “君先生,我聽聞你是位奇人,能接觸各種禁忌!”

  “所以我也不想與你為敵,可這終歸是擂臺,你高徒好像還沒認輸!”

  “你也說了,可以看著他去死,卻不想看到他成了廢物,不知道現在我能不能威脅到你?”

  說完給兒子使了個眼色!

  周桐配合的將靈劍頂在梟痕的丹田!

  見狀,梟痕再想激發第二重血脈,已經有心無力了!

  只能懊惱的以頭捶著地面痛哭!

  都怪自己,要不是自己大意,師父也不會如此難做!

  哪成想!

  君臨仙嘬了口煙,一嘬牙!

  [狗子!兩次機會,兌換天階火系武技!]

  [〈焚炎一擊〉!已發放!]

  拿出武技玉符,直接飛向擂臺!

  “天階武技〈焚炎一擊〉,換取我徒弟狗命一條!”

  這么容易的嗎?

  周旋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君臨仙,這可是天階武技呀!

  整個周家一共才有兩門,一般人還不能隨意修煉,自己這么容易就得到了?

  仔細檢查了一番,對兒子使了個眼色!

  周桐急忙將固定梟痕的靈劍抽出,還給其喂了顆丹藥,扭頭雙手半合給君臨仙彎腰行禮!

  還挺有禮貌!

  君臨仙欣慰的咂著嘴點頭!

  “五大家族的聽好咯,誰能把我徒弟揍成這個死狗樣,天階武技或者天階靈兵奉上!”

  話音剛落,全場沸騰了!

  還有這好事?

  揍人不用給醫藥費,還有好處拿?

  刷~

  刷刷~

  幾道人影突然出現在擂臺上,皆雙眼通紅的看著梟痕!

  “南宮家·龍陽,請指教!”

  “趙家·白宇,請指教!”

  “錢家·裂成言,請指教!”

  “孫家·暗蚴,請指教!”

  “李家·聶倩,請指教!”

  好家伙,皆是五大家族圣皇級別的徒孫!

  這場面,一般情況還真是不容易看到呀!

  一看這么多人,南宮日天直接急了!

  “咳咳!他們打了兩場了,也該累了,要不……明天在打?”

  在場的誰不是個人精,哪還不知道南宮日天怎么想的!

  無數療傷恢復丹藥飛向梟痕,瞬間把梟痕埋到了丹藥中!

  “君先生,我們只想挑戰一下試試,可不是為了那些可有可無的東西!”

  “對呀!萬一我們輸了呢,只是想挑戰一下自我而已!”

  “……”

  “……”

  無數人張嘴勸說,生怕君臨仙后悔了!

  君臨仙后沒后悔不知道,反正南宮日天是坐不住了!

  “來來來,我南宮家最強,想挑戰這兩個小子的,先打敗我南宮家的人!”

  能不能要點臉,翻來覆去的意思就是你南宮家的人才能去挑戰唄?

  四大家族的族長終于看不下去了,齊齊瞬移到南宮日天身旁將其圍了起來!

  “都說南宮家最強,我們四個老東西共同挑戰皇上,你們聯手挑戰龍陽!”

  啊~

  噢~

  嗚嗚~

  話音剛落,擂臺上龍陽的慘叫聲慘無人道的響起!

  “啊~別打臉!”

  “朕槽!別扣腚呀!”

  南宮日天也開啟了慘叫之旅,兩個南宮家的慘叫相互交織著,眾人聽著不知道怎么回事!

  咋就感覺這么舒服呢!

  見現場成了這樣,君臨仙直接帶著幾個徒弟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有這功夫多喝會酒,多摟著美女睡會不舒服嗎?

  在這跟你們浪費時間!

  打完收工!

  回頭一看,人呢?

  光顧著揍南宮家的王八蛋了,這土財主哪去了?

  得!

  不白日做夢了,洗洗睡吧,夢里啥都有!

  “算了,就到這吧!”

  “下次有機會再擺擂臺吧!”

  這么好……這么好的機會就這么沒了!!!

  這可把四大家族的人氣壞了,再次爬上擂臺,對著龍陽就是一頓狂踩!

  讓你們南宮家多嘴,讓你們南宮家貪心,要不然誰都能得到一份天階寶物呢!

  呼呼~

  痛快了,還是散了回去睡覺吧!

  ——————

  第二天!

  鑄兵臺!

  “美女,我吊!”

  “美女,我吊呀!”

  君臨仙不斷拉著這個裝逼,不斷拉著那個裝逼!

  可惜就是沒人鳥他!

  這特么銖兵臺!

  昨天前天你再牛逼,再威風,再吊!

  這里的人對你也是一無所知呀!

  哎~

  沒人鳥自己呀!

  這可把君臨仙愁壞了!

  “呦~這不是君先生嗎?”

  終于有人認識自己了?!

  君臨仙興奮的抬頭一看,一位三百多斤的胖姐姐一臉放光的盯著自己!

  一看這身型,頓時就覺得腰疼!

  “那個……你認錯人了!”

  說完扭頭就跑!

  生怕這個可愛的胖姐姐纏上自己!

  ——————

  剛跑出鑄兵臺,君臨仙急忙坐地上擦著頭上的冷汗!

  時不時的回頭看看,生怕胖姐姐追上來!

  畢竟自己這細胳膊細腿的,承受不起可愛到膨脹的重量!

  呼~

  終于能休息一下了!

  剛把煙槍拿出來準備嘬一口,一抬頭,頓時就一個哆嗦,煙槍直接嚇得掉褲襠上了!

  “嗷~菲菲菲!燙燙燙!”

  “哪燙?哪燙?”

  “雞兒!雞兒!”

  吧唧~(雞飛蛋打聲)

  “嗷!!!碎了!”

  見君臨仙昏了過去,雷軒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自己好心幫忙,好像幫成了倒忙了!

  不應該踩,應該潑水來著!

  這一不留神把人家后給絕了,這可咋辦?

  要不……滅口?

  一想到這,額頭上瞬間冒出了汗珠!

  這是個奇人,以防以后給自己穿小鞋,還是滅了吧!

  左瞧右顧一番,沒人!

  可以動手了!

  屏住呼吸,手一點一點的靠近君臨仙脖子,輕輕的放上,緩緩用力……

  “干嘛呢?”

  突然出現的聲音驚的雷軒不由自主的發力。

  噶嘣~

  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

  宇文拓看著眼前一幕,瞬間愣住了!

  機械般的歪頭看著雷軒,“我…我剛才好…好像聽到了……什……什么聲音!”

  雷軒也暗暗的點頭!

  “我…我好像也聽…聽到了!”

  “我去……你干了什么?”宇文拓瞬間懵逼了!

  不是讓你來叫人嗎?

  你這是咋回事?怎么成了殺人了?

  見宇文拓發瘋,雷軒也急了!

  “你聽我說,你聽我說!”

  啊巴,啊巴,啊巴巴!

  把事情的經過一說,宇文拓更怒了!

  “這邊上不是有水嗎?你上水不行嗎?為什么非要上腳!”

  這不是著急嗎?

  哪還顧得上那么多!

  見雷軒不說話,宇文拓都快崩潰了!

  君前輩乃是奇人,命根子被廢了好幾次都恢復了,這次掛了,應該也能恢復吧?

  想到這,就想上前看看!

  嫌棄的把雷軒拉到一邊,惡狠狠的瞪了其一眼!

  扭頭緩緩的將手指放到君臨仙鼻下!

  “臥槽!”

  驚呼聲瞬間嚇得雷軒就是一哆嗦!

  “咋了?”

  “有氣!”

  意外之喜呀?

  竟然沒掛!

  噶嘣~

  聲音再次響起,君臨仙揉著脖子緩緩醒來!

  一抬頭,看著二人傻傻的盯著自己,瞬間愣住了!

  緩緩摟著手臂蜷縮在一起,“我不好男風的!”

  誰好男風,誰好男風呀!

  會不會說話呀!

  “君前輩,你沒事吧?”

  沒事?

  把你命根子廢了試試,你看有沒有事!

  “雷軒,你還我雞兒!”

  說完張牙舞爪的就朝雷軒沖了過去!

  砰!

  見君臨仙朝自己沖來,直挺挺的就是一記直拳將其打昏!

  “咋辦?”

  “看來剛才只是骨裂,問題應該不大,走!帶著君前輩回去!”

  這叫問題不大?

  命根子都沒了,我該怎么賠給人家?

  見雷軒急的滿頭大汗,宇文拓急忙拍了拍其肩膀安慰道。

  “君前輩命根子被廢過好幾次了,一會就長出來了,別放在心上,沒事!”

  我雖然傻,但是你不能騙我呀!

  命根子廢了還能長出來?

  把你的切了讓它長一個我看看!

  看著雷軒不可思議的眼神,宇文拓不由得輕笑,伸手拍了一下其肩膀!

  “走吧!真沒事!”

  ——————

  “這是咋啦?”一見宇文拓提著君臨仙進來,南宮日天頓時愣住了!

  “那個……雷大哥……一不小心……把君前輩的……那個……命根子給……廢了!”

  噗~

  一個沒忍住,旁邊吃飯的幾人直接把飯噴了出來!

  “啥情況?讓你叫君先生吃飯,怎么還能把人家命根子給廢了?”

  這讓人怎么說?

  廢都廢了!

  “這個……那個……”雷軒頓時驚慌失措,一瞬間都不會說話了!

  “不知道怎么說就別說了,反正君先生也被廢習慣了!”

  啥?

  這還有被廢習慣的?

  雷軒這次是真懵了!

  “抓緊吃飯吧!那個……紫姑娘,要不……叫一下你師父,看他吃不吃飯,不吃一邊睡著去,等我們吃完再談正事!”

  一聽南宮日天說有正事,紫嫣然直接急了!

  拽起君臨仙啪啪啪就是幾巴掌!

  “師父!吃飯啦!”

  唔~

  開飯了?

  君臨仙迷迷糊糊醒來,看著滿桌子的美食拿起就大吃特吃!

  酒足飯飽后!

  一摔桌子開始罵!

  “雷軒,你個王八蛋,你賠老子命根子,把你的給老子割下來!”

  邊罵邊朝雷軒走去,剛走一半被南宮日天伸手攔住!

  見南宮日天這時候了還攔自己,瞬間怒了!

  “你特么……”

  啪!

  剛罵一半,直接被南宮日天拍桌聲嚇得咽了回去!

  “你他媽……”

  咚咚!

  罵一半又被敲桌聲吸引,低頭一看,瞬間愣住了!

  兩道天道之力?

  “君先生,能坐回去好好談談嗎?”

  拿這個威脅我?

  又不是老子要用,我管你這個?

  “我……”

  [宿主爺爺,孫兒讓您成為天元大陸首富,讓你再也不缺錢!]

  又一次被打斷,君臨仙差點氣炸了!

  “君先生,你要干嘛?”

  面對這問話,君臨仙直接郁悶了!

  當即翻了個白眼,走到雷軒面前提起酒壺給其倒了一杯!

  “早就想斷子絕孫了,我給雷軒倒杯酒謝謝他!”

  得!

  也就這德行了!

  見了好東西,命根子都不要了!

  轉身拿著儲天石哈了口氣興奮的擦著!

  “那個……日天,還有事沒?沒事我走了!”

  聽到這稱呼,南宮日天氣的直咬牙!

  不過為了那些天階寶物,還是咬牙忍著了!

  “關于你徒弟打擂臺那事,你看……”

  話還沒說完就被君臨仙打斷!

  “沒的聊!”

  “……”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呀!

  “那我就回去了!”

  “走好!不送!”

  說完直接扭頭就走,也不再搭理幾人!

  有這功夫還是抓緊時間找小姐姐吧!

  畢竟都兩天沒澎湃了!

  ——————

  [狗子,拿錢!]

  [先把天道之力給本系統先!]

  [我不信你!]

  [咱們之間的信任呢?爸爸!]

  得!

  這稱呼都出來了,還是相信吧!

  當即將一道天道之力收到了儲物空間!

  [為什么一道呀?]

  [以防萬一,先給錢!]

  [……]

  媽的,這傻逼宿主學聰明了,不好坑了!

  不過也可以了,坑一道是一道!

  [已發放!]

  一聽這話,君臨仙雙眼放光的探向儲物空間,這一看,瞬間愣住了!

  [狗子,你特么給我說,這是啥?]

  君臨仙拿著一張一塊錢的紙幣瞬間懵逼了!

  [錢呀!不是本系統吹,你要是能花出去,本系統佩服你!]

  [本系統向來說到做到,讓你成為首富就讓你成為首富,沒忽悠你吧?]

  還沒忽悠?

  還首富?

  我首富你姥爺!

  老子要的首富是這個首富嗎?

  你特么花一個我看看!

  [系統爺爺,別鬧,給我!]

  聽著這么委屈的話,系統心都碎了!

  [孫賊,爺真沒鬧!]

  嘿!

  還來勁了!

  [天道之力以后還想不想要了!]

  [命根子還想不想恢復了?]

  這話沒毛病!

  命根子還沒恢復,該認慫還得認慫!

  [我認栽!恢復吧!]

  [那一道呢?]

  [兩道天道之力你就想給一個恢復?你覺得我彪嗎?]

  額……

  怎么還這么聰明?

  看來忽悠不到了,先給恢復吧!

  巨痛傳來,伸手一摸,哎~回來了!

  這可把君臨仙開心壞了!

  隨即又開始了談買賣!

  [我覺得剩下十幾次兌換的機會不夠用!狗子,你覺得呢?]

  這王八蛋宿主是不是太貪心了?

  哎!有了!

  [本系統給你一個皇兵的機會,但是這兩道天道之力不往賭約中算!]

  [成交!]

  說完把儲天石收到了儲物空間,扭頭就朝帳篷內走去!

  這么痛快的嗎?系統瞬間傻眼了!

  你不是挺在乎賭約的嗎?

  ——————

  “日天,老子有一個好買賣,你要不要!”

  見君臨仙風風火火的闖進來,南宮日天瞬間無語了!

  你丫的就不能換個稱呼嗎?

  “你就不能換個稱呼嗎?啥事?”

  “給我二十顆國色天香傾國傾城的紅丸,還是各種系列的!”

  “憑啥?”

  “我出一柄皇兵!”

  撲騰!

  條件一出,南宮日天直接激動的坐到了地上!

  皇兵呀!

  這么容易就給的嗎?

  要知道,整個皇朝也只有五柄而已!

  “君先生的要求,日天一定照辦!”

  “還要一道天道之力!”

  就這?還以為又有啥要求呢!

  “當然沒問題!”

  “得!回去吧,我找小姐姐去了!”

  說完再一次風風火火的沖出帳篷!

  而此時,帳篷內開始針鋒相對了!

  “這次的機會,歸我李家了!”

  “憑啥?我錢家也需要!”

  “你們談,我先回去找咯!”

  “……”

  ——————

  “美女!聊聊?”

  一聽這話,少女看著吊兒郎當的君臨仙翻了個白眼,繼續低頭擦著自己兵器!

  這傻逼誰呀?

  見不理自己,君臨仙也不急,勤快的幫忙打著水,遞著毛巾!

  “妹妹呀!今天天氣這么好,晚上一起數月亮可好?”

  這人是不是傻?

  “月亮需要數嗎?”

  “月亮就一個,數完咱們干點其他開心的事唄!”

  嗡~

  話音剛落,刀鋒已經架在了君臨仙脖子上!

  “滾!”

  切!不數就不數,牛氣什么呀!

  剛打算走,背后傳來一聲驚呼!

  “君先生,你怎么在這?”

  聞聲扭頭,卻發現是一位風韻猶存的大美人!

  可不認識呀?

  “您是?”

  一見君臨仙,這位美阿姨可高興壞了!

  “我是誰不用知道,我知道你是誰就行!”

  這話咋這么繞口呢?

  到底要干啥?

  一看君臨仙皺眉,女人急了!

  “我只要君先生想要什么,所以想來與君先生做個交易!”

  交易?

  這到底是要干嘛?

  翻著白眼看著這女人,點頭示意繼續往下說!

  “我全家人都被魔門殺了,我現在只想復仇,我不止一次上過戰場,或許明天就死了!”

  “我不知道我還能活幾天,但是我想多殺幾個魔崽子!”

  “可我的實力太弱,也沒有足夠的軍工兌換好的武技和兵器!”

  “要是君先生愿意拿出一件玄階高等靈兵,并且不嫌棄我的話,今晚我陪你數月亮!”

  還有這好事?

  雖然年紀大了點,但是風韻猶存呀!

  年紀大了好呀,溫柔,知道疼人,水潤!

  “走?”

  “走!”

  二人剛打算走,那少女回過神了!

  原來這傻逼就是君臨仙呀!

  “君先生,我……”

  “今晚有人了,沒空搭理你,有什么事過幾天再說!”說完拉著風韻猶存的阿姨就跑,這種的沒試過,可得好好試試!

  見其離開,不少少女與阿姨氣的直跺腳!

  在場的都是心死之人,要是能得到高等武技與兵器,改明兒能多殺幾個魔門之人,皆愿意付出一切代價!

  可惜已經晚了,只能等幾天后了!

  ——————

  三個月后!

  雪花飄飄,大地被染成了白色!

  三個月以來,軍隊與魔門廝殺了五十多次,雙雙皆損失慘重!

  可也不是沒結果!

  梟痕經過三個月的廝殺,已經修煉至化神初期了,由于殺戮過多,渾身的魔性更重了!

  雙眸血紅,讓人看著就不顫而立!

  至于牧婺,弒殺成性,這三個月可是殺了個翻天地覆,兇名早已名震魔門!

  一提人形牲口,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渾身的修為已經到了胎息圓滿,雖然沒能突破化神,卻已經開啟了第二門靈境!

  紫嫣然也不錯,經過“九龍囚天陣”中的洗禮,心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踏入了十二極境,并且修煉至了蛻凡圓滿,成為了合格的二星高等陣法師!

  三個月內,被她困殺的有近萬人,噬靈魔女的名號也已經名震整個魔門了!

  至于某個人,洗洗睡吧!

  軍隊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修煉著,只有一個傻逼在雪地里吹風散步!

  看著漫天飛雪,君臨仙仰頭讓飛雪落在自己的臉上,眼角不由得濕潤!

  這場雪,和當年等她那晚的雪一樣大呀!

  不禁低聲苦笑喃喃道。

  “忽有故人心頭過;

  回首山河已是冬!

  他朝若是同淋雪;

  此生也算共白頭!

  此時若有美在側;

  何須淋雪做白頭!

  白頭并非雪可替;

  相識已是上上簽!

  白頭若是雪可替;

  世間何來苦舔狗!”

  “哈哈!哈哈哈!”

  “故人心畔他人臥;

  山河冬雪獨自做!”

  “潔!你還好嗎?”

  聽到君臨仙的喃喃細語,系統直接忍不住了!

  [宿主!你又想她了?]

  [對呀!曾經的執念,哪是說忘就能忘的呀!]

  [可你不是將對她的愛都隨著那劍斬出了嗎?]

  聽到這話,君臨仙眉頭一皺,不由得搖頭輕笑!

  [系統,你終歸是段程序呀!]

  [一輩子懂不了人類的感情!]

  [你見過狗能改的了吃屎的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