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紫嫣然的變化
  被這突然的聲音驚嚇,眾人頓時就是一哆嗦!

  扭頭一看,竟然是南宮日天與五大家族族長!

  以防長輩阻止,宇文拓急忙上前吧嗒吧嗒的把所有經過講了一遍!

  聽完了整個經過,趙、錢、孫三大族長瞬間坐不住了!

  “讓開!我先來!”

  還沒等他們動手,南宮日天一臉憤怒的沖到幾人面前!

  “朕槽!讓朕先來!”

  “沒想到上界流傳至今的寶物被這王八蛋騙走了!”

  “我彈!”

  許久許久無話,皆在啪啪的彈聲與慘叫聲中渡過!

  最終停息了下來!

  宇文拓這才一臉認真的盯著南宮日天與五位族長,“義父,你們這是?”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沒臉提!

  最后眾人扭捏了半天,南宮日天才支支吾吾表示擔心眾人,怕沒獨自歷練過,一上戰場嚇得呆住不動了!

  可沒曾想,這緊趕慢趕還是晚來了一步!

  好久不活動真累呀!

  南宮日天扭著老腰看著四方,突然覺得不太對勁!

  咦?怎么少了人呢?

  “那個紫姑娘呢?掛了?”

  額……

  您這話說的,人家就不能是被人擄走了嗎?

  啊吧啊吧啊吧吧!

  聽完一切,南宮日天的眼珠子又瞪起來了!

  “九龍囚天陣?真的假的?”

  我們這么多人呢,都聽見了,當然是真的了呀!

  得到了肯定的答復,南宮日天又動心思了!

  “大傻子,你過來一下!”

  這話一出,所有人腦子短路的看著眼前,誰是大傻子呀?

  南宮亭在眾目睽睽之下紅著臉走了過去,“能不能別叫我小名!”

  額……

  一著急忘了這茬了!

  不過不重要!

  “那陣法可是上界龍族獨有的陣法,你想辦法把紫嫣然追到手,你要是有本事娶了她,皇位我一定留給你!”

  還有這好事?

  這可把南宮亭開心壞了!

  “皇位給老三吧,我追不到!”

  啪~

  話音剛落,南宮日天直接就是一巴掌!

  你追都沒追呢,怎么就知道追不到呀!

  你好歹追追試試再說呀!

  “有沒有信心!”

  “沒有!”

  你說沒有,那就怪不得爹了!

  “我看剛才大家玩的不盡興,這可是太子,百年難得一遇的機會,給我綁上,咱們再開心開心!”

  還有這好事?

  那可就不客氣了呀!

  ——————

  第二天!

  一幫人圍在一起烤著魔獸,時不時的挫著手!

  還沒發覺冷呢就已經深秋了,這天兒變的也太快了吧!

  可憐的君臨仙,這時候了還光溜溜的在石頭上綁著,身邊一直有個人,眼看君臨仙要醒來,反手就是一巴掌!

  轟~碰!

  震耳欲聾聲傳來,還沒扭頭就發現一股惡臭摻雜著血腥味傳來!

  嘔~

  吐完扭頭一看,發現是紫嫣然破陣而出!

  只看紫嫣然眼神冷漠的一步步走來,抬起眼皮看著面前幾人,最后目光落到了君臨仙身上!

  “師妹,你十二極境了?”

  梟痕話音剛落,紫嫣然反手就是一巴掌!

  “師父怎么回事,你是怎么看師父的!”

  這話說的能把梟痕給氣死!

  你不看看眼前這幫畜生是什么實力呀?

  就憑我倆弱雞,能攔的住這么一大群牲口嗎?

  也太看得起我倆了吧?

  不過看著紫嫣然眼神不對勁,隨即改口,“昨天沒幫到你,為兄很是難過,昨天狂揍師父一頓為你出氣,現在捆綁起來等候你發落!”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輕笑著盯著梟痕,這讓其十分不解!

  我在狡辯呢,你們笑個毛呀?

  剛一扭頭,卻發現君臨仙已經醒來,雙眼冒著怒火的盯著他!

  這啥時候醒的?

  好像又完犢子了!

  想到這,頓時雙腿發軟的坐在了地上!

  昨天師妹惹出了師父的黑暗心態,今天我不會又惹出來了吧?

  冷汗頓時如雨的滲透了衣服!

  紫嫣然上前輕輕幫君臨仙解開,掏出一身衣服遞了過去。

  “師父,您沒事吧?”

  這冷漠的有點嚇人呀!

  昨天殺了幾百人,今天怎么就成了這樣了?

  “沒,沒事!除了雞兒有點腫,其他嘛事沒有!”

  噢~沒事就好!

  那就給你找點事!

  想到這,捏著拳頭就對君臨仙咂了過去!

  “我讓你兇我,讓你踹我,讓你瞪我,看我不揍死你!”

  不一會,君臨仙滿身滿臉皆是腳印,頭發如同雞窩一般的站了起來!

  “揍痛快了沒?”

  “還行!舒坦了!”

  只要舒坦了就行,別再動手揍就好了!

  緩緩松了口氣,扭頭看到一臉幸災樂禍的眾人,臉瞬間耷拉了下來!

  你們實力牛逼,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呀!

  當即上前一腳把牧婺踹倒在地,“吃的挺爽是吧?”

  “還行?”

  這還行一出,君臨仙“嘣”的就是一記鞭腿!

  “這特么是你吃飯的地方嗎?帶著你傻逼師兄去那邊吃飯去!”

  隨著手指望去,眾人臉色瞬間煞白!

  那是人吃飯的地方嗎?

  這時,梟、牧二人老老實實的帶著烤肉鉆進了尸山血河,直到了最中央,才開始掏出酒肉大吃大喝!

  嘔~喝tui!

  這一幕落在眾人眼里,終究都是忍不住了!

  只有楚亦寒三人冷靜的吃著烤肉,推杯換盞的飲著酒!

  紫嫣然挑了一塊瘦肉塞進嘴里,可愛的撅嘴吸了吸鼻子,“師父,我不用去里面吃飯了吧?”

  一聽這話,君臨仙動了動鼻子低頭深思了起來!

  這味道……不會錯的!

  絕對是尸體的味道,看來這丫頭在陣法里渡過了難忘的一天!

  想到這,欣慰的笑容爬到了臉上,伸手摸著紫嫣然秀發安撫著其腦袋!

  “小紫已經超額完成任務了,當然不用去了!”

  紫嫣然額頭上瞬間冷汗流了下來,機械般的扭頭看著師父,卻發現師父一臉意味深長的笑容看著自己!

  看來終究是沒埋過師父呀!

  見其流著冷汗,君臨仙無奈搖頭,這丫頭,怎么這么上心呀!

  伸手將其摟在懷里,在其額頭上輕輕一吻,“丫頭,委屈你了,原諒為師的用心良苦!”

  一聽到這話,紫嫣然眼淚止不住的涌出眼眶!

  原來師父是在乎我的,也關心我的內心的!

  想到這,就不由自主的往君臨仙懷里鉆,用力鉆!

  不對!

  這是什么味道?

  深深一嗅,胭脂水粉摻雜著腥味鉆進紫嫣然鼻孔!

  嘔~

  頓時沒忍住吐了君臨仙一個滿懷!

  “我尼瑪!”

  “還讓不讓老子吃飯了!”

  一看這場景,所有人都離這師徒二人遠遠的,生怕沾染上這味道!

  紫嫣然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掏出一壇酒往嘴里灌了一口,嘟著嘴漱著口。

  漱完直接將一壇酒潑到了君臨仙身上,“師父,酒還多,你拿酒洗洗吧!”

  這可把君臨仙惡心壞了!

  同時掏出幾壇酒就忘身上倒,恨不得把皮搓掉一層!

  浪費了好幾壇酒,終于洗干凈了,頓時一個哆嗦,用酒洗澡,真特么冷,雞兒都差點凍壞了!

  扭頭一看,魔獸已經被啃的干凈,隨即心累的吐了口氣!

  “要不……咱回軍隊?”

  一聽這話,眾人異口同聲的點頭!

  “靠譜!!!”

  ——————

  軍隊·敢死隊!

  眾人剛落地,君臨仙撒丫子就跑!

  跑到女兵面前,一臉得瑟的看著眾女兵!

  “美女們,那會我威風不威風?屌不屌?”

  見狀,眾人皆沒好氣的翻著白眼,這德行!

  見了女人就跟斷了魂似的!

  眾女撇了他一眼皆不說話,安安心心的擦著自己兵器!

  這可把君臨仙給氣壞了!

  按照自己的受歡迎程度,絕對不會是這種結果,絕逼是雷軒那幾個王八蛋說自己壞話了!

  “雷軒,你特么……”

  話還沒吐完,雷軒伸手運轉靈氣一吸,直接將君臨仙吸到手中翻手一拍其肩膀!

  “皇上有事相邀,咱先進去談談!”

  看著眼前這一幕,眾女開始低聲發笑!

  “這男人真有意思,那會被徒弟揍,這會被雷統帥把在手里玩弄,還老覺得自己牛逼!”

  “就是,以為運氣好贏了一場戰爭就可以以鼻孔看人了!”

  “不過這小男人還小,咱不能以平常心看待呀!”

  這些話落在君臨仙耳中,猶如一根刺般的刺入內心深處!

  原來是這樣才不搭理我的呀!

  小六子,牧狗蛋,雷大傻子,你們完蛋了!

  不對!

  誰小?

  說誰小呢?

  你們試過還是見過呀?

  口說無憑的憑什么說人小,真是頭發長喉嚨短呀!

  碰!

  還沒想完,沒注意到雷軒停住了腳步,悶悶的直接撞了上去!

  “要死呀,不會在往前走點呀?”沒看在哪,張嘴就直接開始罵!

  抬頭一看,卻發現所有人都在位置上坐著,就自己一人傻呵呵的跟在雷軒身后一直走!

  頓時老臉一紅,走到宇文拓身旁,搶過其腰間別著的煙槍坐地上就嘬了起來!

  “說說說!啥事!老子忙著呢!”

  就不能有點正事嗎?

  你瞅瞅你,忙的都是些什么事,真是難以啟齒呀!

  感慨歸感慨,說到底,男人還就是為了這個而奮斗的!

  “咳咳!”

  南宮日天干咳了一聲,沖著君臨仙挑了挑眉毛!

  “君先生,我想請你們師徒提升一下敢死隊的實力,畢竟你的兩位高徒合力殺了近萬名魔徒!”

  切!就這事呀?

  還以為多重要的事呢,竟然打擾老子勾搭女戰士!

  “想知道怎么提升?拿錢拿錢!天下哪有免費吃的午餐!”

  這人咋這樣?

  提啥都是錢,沒錢能死了呀?

  幸好君臨仙沒聽到其心聲,要是聽到了,絕對會狠狠點頭!

  要是沒錢了去青樓,那幫龜公揍我,你幫忙扛著呀!

  想歸這么想,南宮日天還是逃出一枚儲蓄戒指朝君臨仙扔了過去!

  接過一看,竟然有十萬枚極品晶石,激動的哈喇子都流出來了!

  不到一秒,十萬炸裂的就剩下一萬枚了,君臨仙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孫賊!爺幫你保管著!]

  聽到這狗系統的話,君臨仙直磨牙!

  你這狗子,給爺等著,等天道之力到手了,看老子怎么整你!

  看到君臨仙突然臉黑,南宮日天直接愣住了,這王八蛋不會反悔了吧?

  “君先生?你……”

  話還沒說完,就被君臨仙打斷!

  “讓他們找個好師姐,回氣丹當做糖豆的吃,他們也絕逼能!”

  朕槽!

  說了半天就給老子來了句這個呀?

  要是只嗑藥,那誰也可以呀!

  可你徒弟那一身本事、狠辣和心性呢?

  “君先生,正經一下,你應該知道我說的是什么!”

  “君前輩,別藏著掖著呀!”

  “就是呀!你都答應了加入皇朝一年了,那就別唯唯諾諾的呀!”

  無數聲音傳來,君臨仙腦袋都大了!

  可這玩意真是沒法教呀,這不是難為人嗎?

  算了,好歹說兩句吧,畢竟晶石都被狗系統吸收了,現在想還也還不回去了!

  “我徒弟每天都是在生死邊緣徘徊,已經養成了遇到危險自我條件反射,丹藥只是輔助,靠的是反射與生死置之度外的心態!”

  早這么說不就完了嗎?

  雖然難,但是可以培養的嘛!

  不過也挺難呀,竟然日復一日的在生死邊緣徘徊,上哪找這種地方去?

  “君先生,沒有其他辦法嗎?”

  南宮日天的話讓君臨仙陷入了沉思,要說有辦法,還真有,上一世看過那么多電影,不過太過于慘無人道了!

  說出口容易被紫嫣然這王八蛋揍,還是不說的好!

  想到這,不由得搖頭苦笑!

  哎!有門?

  “君先生,你就說說嘛!”

  說你大爺呀!

  是不是想看老子按揍?

  “真沒辦法,要是有辦法,還不告訴你嗎?”

  得!

  聽到這話就知道了,辦法肯定有,就是因為某些原因不敢說出口而已!

  難不成怕被雷劈?你都被劈慣了,再多被劈一次能咋?

  看來得刺激刺激了!

  說干就干!

  南宮日天起身走到君臨仙身旁,端起一杯茶畢恭畢敬的遞了過去。

  “君先生,三天之內給送來一道天道之力,你再給多說幾句,如何?”

  誘惑我?

  可那是真的太滅絕人性了呀!

  只能無奈搖頭!

  見君臨仙搖頭,南宮日天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這時,周震眼神中閃過一絲狠辣,“我覺得你徒弟也不過如此,要不與敢死隊的人比比看?”

  “輸了就把你心中的辦法說出來?”

  嘿!說我丑,說我小,說我實力垃圾也就算了,你竟然敢質疑我徒弟?

  今天老子就教教你們怎么做人!

  就是不服輸,君臨仙緩緩起身仰頭灌了口酒!

  “想挑戰我徒弟,可以!”

  “上臺了就別想完整的下來,缺胳膊少腿的別找我,敢嗎?”

  這話一出,幾位將軍頓時沉默了!

  敢死隊的隊員可都是經歷過無數廝殺的,一個個的都是寶貝,用一個少一個,這缺胳膊短腿的了,那該上哪偷去?

  可君臨仙這王八蛋這時候狠下心了,這特么該咋搞?

  “友情交流,點到為止!”見君臨仙動心,南宮日天直接來拍板,打算直接定下來!

  可這話一出,君臨仙直接坐地上不起來了!

  “按照你這說法,我徒弟切磋不了了!”

  “我徒弟對戰只會拼盡全力的下死手,點到為止不適合我徒弟!”

  怪不得你徒弟一個比一個狠,連揍你都是毫不留情!

  原來是早就養成的習慣呀!

  “那就這樣練練吧!”

  見皇上都來敲板了,就知道肯定沒法改變了!幾位將軍無奈搖頭!

  只能祈禱別抽中真正的敢死隊,抽那些來這混日子的!

  這樣別說缺胳膊少腿了,掛了也不心疼!

  “既然如此,那就搖人吧!”

  話音剛落,雷軒為首三人消失在座椅上,可得把心頭肉護好呀!

  ——————

  庭院內!

  近千人不斷手忙腳亂的搭建著,一座近三百米擂臺逐漸成型!

  轟!

  南宮日天為首一幫人從天而降殺到,看著接近尾聲的擂臺不由得點頭,像點樣子!

  這時,一群人在后方慢慢的朝擂臺聚攏!

  “南宮家·南宮哮,見過皇上!”

  “趙家·雷軒見過皇上!”

  “錢家·風寒天見過皇上!”

  “孫家·暗藏見過皇上!”

  “李家·光溟見過皇上!”

  “周家·周旋見過皇上!”

  六道勢力齊聚,對應著皇朝六大家族!

  可除了周旋是周家家主周震的親弟弟以外,其他皆是每位家主的師弟或者義弟!

  看著突然出現這么多家族中人,五大家族小一輩瞬間瞪大了雙眼!

  家里什么時候增出來這么多人呀?

  都是誰生的呀?

  怎么都沒聽說過?

  雷軒實力為尊,輕輕一踏躍上戰臺!

  “怎么回事已經給大家講清楚了,化神圓滿皆可出手!”

  話音剛落,有人笑聲響起,剛想嘲笑就被君臨仙打斷!

  “只要不飛,神游初期吧!”

  我勒個去,這人是生怕自己徒弟死不了嗎?

  敢死隊的人也都可以越級對敵,可都是一兩個小境界,你這直接一個大境界了,真是太看得起自己徒弟了吧?

  生出來這想法,卻不知道那兩個人都不能以正常人對待,真是一個比一個畜生呀!

  聽到君臨仙這么說,雷軒也沒想那么多,想斷腿不攔著!

  “敢死隊六大家族,誰先來?”

  “我周家先來!”周旋還沒張嘴,周震就冷著臉說道。

  見周震自作主張,周旋也沒說什么,只是陰霾的瞟了其一眼,嘴角上揚冷冷一笑!

  “上人!”

  咻~

  一道人影漂移滑到站臺上,活動了一下手腕,縮了縮脖子開了開肩,咬牙盯著南宮日天方向!

  “誰來!”

  “我牧婺前來請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