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沒資格
  聽著這么沒出息的話,所有人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方前輩,這小子這么著迷,就隨了他的心愿吧!”

  “皇宮內這么多人,不至于這么較真!”

  勸阻聲不斷傳入耳中,鐵血圣皇冷哼一聲,算是同意了南宮日天的話!

  而君臨仙看到這一切,感到無盡的心累!

  這什么玩意徒弟呀!

  能不能有點出息!

  “小六子,你他娘的把心頭血想的太過于廉價了吧?”

  “就不能底氣足點,要求多點?”

  一見君臨仙不生氣,梟痕又開始得瑟了!

  “我要胎息境的紅丸,不同意我不給!”

  得!

  你也就這點出息了!

  “血拿來!老子身為圣皇,還不至于騙你!”

  同意了?梟痕興奮的逼出一滴心頭血,以靈氣包裹著彈向君臨仙!

  感受著魔血散發的氣息,眾人眼睛都紅了!

  這也太純粹了!

  真是拿屎換了坨黃金呀!

  見這傻了吧唧的徒弟要求就這么低,君臨仙表示很心累!

  帶不動呀!

  當即接過魔血,一臉認真的盯著楚亦寒,“爆發你的小宇宙吧!”

  “……”

  能不能不要這么中二呀!

  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將渾身靈氣運轉爆發!

  瞅準時機,在爆發前的一瞬間,君臨仙凝氣成針直接射向其心臟!

  射入的還有梟痕的心頭血!

  轟!

  楚亦寒渾身氣勢爆發,身邊纏繞著絲絲魔氣,雙眼時不時的變的迷離、恍惚、嗜血!

  “將我徒弟的心頭血擴散全身!”

  吼!!!

  話還沒說完,楚亦寒已經迷失了心智!

  “我真特么槽了!”

  “就不能再多忍一秒嗎?說出就出,自制力這么差呀!”

  “鐵血老頭,你出手!”

  轟!

  鐵血圣皇以全身氣勢壓在楚亦寒身上,使其動彈不得!

  見狀,君臨仙急忙開始搖人!

  [狗子!我要〈不動明王印〉源種!兩次寶物機會兌換!]

  [不夠!還得加錢!!!]

  我尼瑪!

  能不能要點臉呀?

  關鍵時刻了給我來這個!

  [多少?]

  [九十九萬!]

  特么的!

  能不能當個人?

  [給你!!!]這關鍵時刻了,還是選擇比較理智些好!

  東西到手,君臨仙看著不斷爆發著殺意的楚亦寒一指點入其眉心!

  嗡!

  一陣佛音響起,源種莫入其眉心!

  趁著楚亦寒眼神清醒急忙吼到,“將我徒兒心頭血擴散全身!”

  聞言,楚亦寒急忙運轉靈氣將自身血液與心頭血融合擴散全身!

  君臨仙上下拍了拍手,大拇指一抹鼻,“搞定!”

  “就這么簡單嗎?”這么簡單搞定,鐵血圣皇覺得自己代價給高了!

  一聽這話,君臨仙坐不住了!

  “簡單你來,你做出來讓我看看!”

  額……

  我要是能做出來還用得著你出手嗎?

  這時,戒狂有些坐不住了!

  “君先生,小僧很是好奇,這〈不動明王印〉失傳數十萬年了,你從何得來的?”

  失傳多少年關老子屁事,不知道老子能開掛嗎?

  可看著戒狂的眼神,君臨仙不由得嘴角上揚輕笑!

  “戒狂高僧呀!都說佛門之人六根清凈,可你一見到我為何就懂了貪念!!”

  這能一樣嗎?

  你拿出來的可是佛門失傳數十萬年的至寶!

  別說我只是僧了,佛見了也會動心呀!

  見戒狂這樣,鐵血圣皇待不住了!

  “戒狂小子,你這是想把源種拿走,致我徒兒于不顧嗎?”

  我沒有,你別瞎說!

  對于圣皇,戒狂還是沒底氣對他說硬話!

  “這是有關我徒正常的神物,你敢對君小友有任何意見試試,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廢了你!”

  不就是問了一句,起了一秒貪念嘛!

  你這至于張嘴閉嘴致人于死地嗎?

  我也沒多說什么!

  這時,君臨仙怎么看戒狂怎么別扭,老覺得哪不太對勁!

  〈不動明王印〉是上界流傳的,下界應該很少有人知道才對,看來這家伙也有奇遇!

  當即射出夢魄千絲,順著其毛孔鉆入其體內迅速運轉“他心通”!

  戒狂的一生快速在君臨仙腦海中掠過!

  看著戒狂的一生,君臨仙面露古怪的盯著正在對峙的二人!

  “鐵血老頭,別說那么多了,他這樣的廢物我還沒放在眼里!”

  話音剛落,全場瞬間安靜的能聽到心跳聲!

  你說你牛逼也就認了,可你說戒狂是廢物?

  不知道佛門境界很難修煉的嗎?人家可已經半圣圓滿了,并且能與圣人中期高手打成平手!

  你說人家是廢物?

  他是廢物,那我們是什么呀?

  “君先生,你這么說的話,小僧不服!”

  聽到這話,君臨仙點了點頭,呸呸的拍了拍自己嘴巴!

  “對對對,我說錯了,你不是廢物,你是傻逼!”

  我……

  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我不就動了一下貪念嗎?

  你至于這么拐彎磨角的罵我嗎?

  見其不服,君臨仙嘿嘿一笑解釋道,“你說撿芝麻丟西瓜算不算傻逼?”

  “阿彌陀佛!眾生平等,這都是看每個人的需要!”

  話音剛落,君臨仙急忙拍手叫好!

  啪啪啪!

  戒狂瞬間懵逼了,“君先生,你這么開心的干嘛?”

  “我說的不對嗎?”

  “對對對!你說的都對,畢竟你喜歡芝麻!”

  聽到這話,戒狂更懵逼了,我什么時候說喜歡芝麻了?

  “君先生,什么芝麻不芝麻的,你有什么話直說,別這么陰陽怪氣的!”

  這家伙現在了都還不知道嗎?

  白這么高境界了!

  “咳咳!”

  君臨仙干咳一聲開始悠悠的搖頭轉著!

  “從前有個天資平庸的少年,名為張偉!”

  “從小張揚跋扈,欺軟怕硬,張狂無比!”

  “可到了修煉時刻,才發現自己天資平庸,而被自己欺負過的各位隨便一位都能碾壓自己!”

  “到后來,他才明白,自己引以為傲的東西在他人眼中不值一提!”

  “萬幸的是所有小伙伴都知道他的性格脾氣就這樣,但是對人極好!”

  “今天張揚跋扈的揍完人,第二天就請人家吃好吃的,送丹藥,所以也沒人記恨他!”

  “有一次秘境開啟,小伙伴們邀請他一同進入,天資平庸的他覺得自己沒資格去,終究是經不起小伙伴的嘴磨還是進入了!”

  “沒想到這次卻迎來了他人生軌跡的改變!”

  “張偉天資平平,沒有絲毫的天賦,卻有常人沒有的佛緣!”

  “誰都沒想到秘境是圣皇巔峰佛陀所留,極強佛緣的他直接接受到了傳承!”

  “自此以后,他實力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改變了自己張狂的性格,取了法號為戒狂!”

  “還成了眾人的好大哥,遇事都把兄弟們攔在身后,什么事情都自己扛!”

  “我說的對嗎?張偉先生!”

  誰都沒想到戒狂還有這樣的過往,皆細細品味著其的經歷!

  品了半天覺得有些懷疑,怎么感覺少點啥?

  “君先生,我接受的是佛門高僧傳承,不是佛陀!”

  “戒狂,你要知道,并不是修煉了佛門功法,就是有資格為僧的!”

  “你的傳承來自于普光寺,他們在我眼里,只不過是修煉了佛門功法的佛陀而已!”

  聽到這話,戒狂恨的光頭上青筋暴起,不過為了搞清楚心中所想,還是壓制著怒氣繼續問到,“就算你說的都對,可這跟撿芝麻丟西瓜什么關系?”

  額……

  光想著裝逼了,把正事給忘了!

  君臨仙仰頭灌了口酒繼續講到。

  “由于修煉了佛法,成為了佛陀,家族中沒人能夠教導他,所以家族長輩介紹他來有著上界傳承的永昌皇朝!”

  “在來的路上,由于經常出手救人,能做到心中無畏的公平,被一位僧人看到!”

  “僧人看著一切不由得動了心思,仔細一感悟,卻發現這孩子有著極重的佛緣,并且還接受了自己徒弟的傳承!”

  “身為師爺,徒弟沒做到的,當爺的必須做好!”

  “當即上前表達了要指導他的心思!”

  “可這僧人早已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在他人眼中就是個普通人而已!”

  “戒狂出于眾人平等的心思沒小看僧人,卻也拒絕了僧人的好意,并聲稱自己已有了傳承,要將傳承發揚光大!”

  “僧人表示想發揚光大就應該隨著他修煉才對,可戒狂看著身著破爛素衣的僧人,當即表示其沒資格!”

  “并且聲稱他沒本事為佛祖塑造金身,勸他不要侮辱佛門!”

  “可這話卻惹來了老和尚的怒氣,當即悠悠的道了一句“空有佛緣,毫無慧根,終生難成氣候!”說完就扭頭就走!”

  “而戒狂見其不再煩自己,也不再計較那么多,當即趕路至皇朝!”

  “殊不知,他所接受的傳承,乃是那老和尚的一位記名弟子所留,普光寺也是那位記名弟子所創!”

  “更不知道的是,以那位老和尚的本事,就算是皇朝所有老不死的加在一起,也得在其面前低頭做人!”

  “戒狂,你說你可悲不可悲!”

  “一心想著將傳承發揚光大,可傳承你的那位,到掛都想著成為那老和尚真傳弟子!”

  “可你呢?師爺上門收徒,卻被你活生生的氣走,真不知道你師父知道了會不會從墳里蹦出來掐死你!”

  “君前輩,佛門之人圓寂之后會火化,沒有埋進墳里一說!”

  突然的聲音傳來,所有人目光皆投在南宮亭身上,這讓其渾身不自在!

  我這是……說錯了?

  南宮日天急忙上前給了自己這傻兒子一巴掌,這時候有你說話的份嗎?

  做完一切,扭頭看到目光呆滯的戒狂,不由得為其嘆息!

  “君先生,你說的那位高僧是?”

  一聽提這個,戒狂眼中有了一氣光彩,眼巴巴的盯著君臨仙!

  這可是自己師爺,就算失去了機會,也得知道其名號呀!

  聽到南宮日天的話,看著戒狂的反應,君臨仙哈哈大笑!

  “日天呀!難不成你還想攀著關系讓你兒子去拜師不成?”

  “嘿嘿!”南宮日天悶悶的笑了笑,“這是戒狂的師爺,怎么也得讓他知道師爺的名號呀!”

  “你說我皇朝所有老不死的加起來在那高僧面前也得低頭,這等的存在,我們皇朝從來沒發現過!”

  “要是真的,我兒也算是他的徒子徒孫,攀關系讓他指點一兩句也是榮幸呀!”

  叭叭說了半天,落在君臨仙耳中就幾個字!

  不信!

  要是真的,那就死皮賴臉讓其指導!

  對于南宮日天的臉皮,君臨仙也是有著佩服了!

  “你去問問你皇朝的那幫老不死的,看看他們記不記的寂滅和尚!”

  話音剛落,皇陵深處幾人頓時瞪大了雙眼,眼中皆是不可思議!

  “沒想到那位老前輩還活著,日天!你兒子沒資格見那位前輩,別丟人了!”

  震耳欲聾的聲音在皇陵深處傳來,這讓南宮日天瞬間無語!

  這可是你們的后輩,親的!

  至于這么貶低嗎?

  拜師不行也就算了,竟然見見都沒資格,雖然是實話,能不能別當著這么多人面說出來,我不要面子的嗎?

  畢竟我兒子是我造出來的!

  聽到這聲音,戒狂滿頭大汗無力的倒地不起,嘴唇干裂的不停的抹著眼淚!

  干咽了幾口口水,沙啞的聲音發出,“君先生,不知道我……”

  話剛說一半就被君臨仙打斷!

  “佛門眾生平等,這才是真正的佛!”

  “而你眼里只有傳承與給佛祖塑造金身!”

  “在寂滅和尚的眼里,你不再有資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