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試煉塔(四)
  “你想多了,看來這個幻陣是想看看我怎樣對待徒弟的吧?”

  “那我就讓你們看個夠!”

  話音剛落,君臨仙身影一動直接撞在了辛無畏的刀尖,讓整個刀身穿透自己心臟!

  噗~

  一口鮮血噴出,君臨仙顫顫巍巍的抬起手摸著辛無畏的臉蛋!

  “冒牌貨,你和我徒弟真是一模一樣,可你有一點模仿錯了!”

  “咳咳!”君臨仙仿佛看到了自己死亡的結局,渾身疼痛的咳著鮮血!

  “真正的辛無畏是很孝順的,哪怕放棄修煉,乃至放棄生命都不會傷害家人!”

  “真正強的是人,而不是刀法,無論再強的刀法,終究只是輔助而已!”

  聽到這話,辛無畏瞳孔震動的看著君臨仙!

  “你知道我是冒牌的,那你為什么還這樣?”

  聞言,君臨仙凄慘一笑,忍著疼痛繼續往前走,讓刀刃劃過心臟企圖以疼痛讓自己清醒!

  “我一直以你們這群徒弟為榮呀!”

  “徒弟想要變強,我這個當師父的自然要給予最大的幫助!”

  “人遲早是要死的,碌碌無為的死掉,終歸有些不甘心,可你們都是名震大陸的存在了!”

  “我可是一直以死在徒弟手中為榮的呀!沒想到現實中沒實現,在幻境中實現也是好的呀!”

  這讓辛無畏很是不解,哪有人會有這種想法!

  “為什么,為什么!”

  咳咳!噗~

  君臨仙再次吐了口血!

  “冒牌貨,你該動手了,你們想看的我都讓你們看到了,你還在等什么呢?”

  可這時的辛無畏手臂不斷的在顫抖,死死的下不了手!

  “嘿!孫賊!老子心都攪碎了,很疼的,你特么就不能給老子一個痛快的嗎?”

  話音落!光幕滅!

  “我手中的刀是守護親人與師門為生的,怎么可能對師父動刀,這也太假了吧!”(辛)

  “那你剛才渾身顫抖的干嘛?”(無名人氏)

  “我特么那是氣的!”(辛)

  光幕亮!

  在一個金碧輝煌的宮殿中,陳黎一身青衣忙碌的收拾著碗筷!

  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其身后,“小姐,所有人都抓來了!”

  聞言,陳黎眼神瞬間變得冰冷而殘忍!

  “終于等到這一天了,把他們實力封印帶到大殿,我馬上過去!”

  大殿內!

  七道身影渾身重傷的躺在地上,鮮血染紅了地板,皆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息著。

  其周圍有數十位圣人境界高手看護,還有兩位圣皇在門口觀望,仿佛在期待著什么人到來!

  噠噠噠噠!

  “小姐,您來了!”

  陳黎冷哼一聲,看著眼前七位師兄弟不斷的冷笑!

  “去把我師父請來!”

  話音剛落,一道人影帶著君臨仙突現!

  “小黎,你這的美食美酒確實不錯,下次可以多做點呀!”

  聞言,陳黎殘忍的一笑,伸手指了指君臨仙身后!

  “師父,您要不先看看身后!”

  君臨仙一扭頭瞬間愣住了,瞳孔忍不住的顫抖!

  深深呼吸了一口氣,緊緊握住拳頭扭頭質問。

  “小黎,你這是什么意思!”

  看著憤怒的君臨仙,陳黎嫵媚的笑了笑!

  “師父,我的心思您是知道的,一直以得到您為目標!”

  “可您一直不同意,就算自宮都不讓我得到,無奈之下,徒兒只能出此下策了!”

  “這些可都是你親如手足的兄弟姐妹!”

  聞言,陳黎聲音逐漸變的冰冷!

  “兄弟姐妹那就應該為我著想,為了我的幸福未來,付出生命對他們來說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

  瘋了,陳黎瘋了!

  這就是君臨仙此時的想法!

  見君臨仙猶豫不決,陳黎冷冷的笑了笑!

  “殺了蒼凌天!”

  噗嗤!

  一道鮮血呲的老高,蒼凌天人頭滾在君臨仙面前,雙眼瞪的如銅鈴般盯著。

  仿佛在說,師父,您為什么不救我!

  看到這一幕,君臨仙憤怒的渾身發抖,扭頭就朝陳黎沖去!

  可終究是個筑基境螻蟻,在圣人境界的陳黎面前更如螞蟻一般的弱小!

  只見陳黎輕笑一手鎖喉,氣勢壓的君臨仙動彈不得,發力將其按在自己山峰上!

  “師父,舒服嗎?”

  “您還要考慮下去嗎?”

  這時,君臨仙頹廢的搖著頭,“你不是陳黎,你絕對不是陳黎!”

  “我不是陳黎我是誰?”

  “看來我師父還不醒悟,來人,把周雅妃殺了!”

  “師父向來關愛女弟子,我倒想看看師父的心是不是鐵打的,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徒弟一個個死在自己面前!”

  噗嗤!

  又一道鮮血噴出,周雅妃那精美的頭顱滾到君臨仙跟前!

  陳黎掐著君臨仙脖子硬生生的扭了過去!

  “師父,您看看,就是您的猶豫不決,師妹也死了,您心疼嗎?”

  哪成想,君臨仙不斷哈哈大笑!

  “我不心疼,我終于發現了!”

  “我這是在幻境中!”

  一聽這話,陳黎眼皮忍俊不禁的抖了抖!

  “看來還不夠,繼續殺,殺到我師父同意為止!”

  還沒等人動手,君臨仙笑著開口道。

  “你殺光天下人,那有與我何干?”

  “這些可都是你徒弟!”

  這時,君臨仙仿佛醒悟了一般!

  “剛才我一直沉迷在悲憤中沒能反應過來,現在我可是反應過來了!”

  聞言,陳黎一臉輕笑的看著君臨仙!

  “師父,我倒想聽聽您反應出來什么了,我的這些兄弟姐妹您都不顧了嗎?”

  顧?

  我顧個der呀!

  “冒牌貨,裝我愛徒有意思嗎?”

  “師父,您在說什么,您連我都認不出來了嗎?”邊說邊掐著君臨仙脖子挪到自己面前,讓其認真的盯著自己!

  哪成想,君臨仙張嘴就啐了陳黎一口!

  “我承認陳黎脾氣很爆,也確實對我著迷!”

  “就算打斷我的腿也要把我拉到床上辦了!”

  “對待師兄弟也是如此,一動手就毫不留情的往死揍,因為她知道,受再重的傷,她都可以治好!”

  “真正的陳黎很注重感情的,雖然對師兄弟脾氣很爆燥,但是關鍵時刻,她就算自己死也不會讓師兄弟們去死的!”

  “而你卻為了得到我,以殺師兄弟為籌碼!”

  “這個做的太假了!”

  光幕滅!

  “我不服,為什么我死了師父沒看出來是幻境,師妹掛了師父就看出來了呀!太重女輕男了!”(蒼)

  “就是,師父也忒過分了!”(辛)

  “老二,你閉嘴,好歹你還活著呢,可我已經死了!”(蒼)

  “大師兄,別以為你是大師兄我就不敢揍你呀!能不能好好叫,叫誰老二呢!”(辛)

  “呦!脾氣硬了呀!忘了我的可怕了嗎?老二!”(蒼)

  “……”(辛)

  陳黎一臉愛惜的撫摸著梟痕的腦袋,“師弟,你說師姐對你咋樣?”

  一聽這話,梟痕就是一個激靈,咋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這話還用問?

  每次見面你怎么對我的還用我說嗎?

  可看著其眼神,梟痕深知,只要自己敢說不好,絕對會死的很慘!

  “師姐對我那沒得說呀!”

  仿佛知道了陳黎的想法,梟痕緊接著一指!

  “不過師姐,光幕又開始了,咱先看光幕!”

  光幕亮!

  林蹤白雙腿被人齊齊切斷成了無腿人,急忙拿出通靈紫玉呼喊!

  “師父,救我!”

  話音剛落,林蹤白周圍出現陣符融入虛空,林蹤白消失在原地!

  此時的君臨仙正在青樓耕耘中!

  虛空陣符突現,林蹤白現身!

  看著周圍的景象,林蹤白瞬間無語了!

  “師父,您能不能停停先救救我呀!”

  話出,嘎吱聲噶然而止!

  君臨仙拉開床簾走出,一臉無奈的看著林蹤白!

  “小子,告訴你一個秘密!”

  一聽這話,林蹤白懵逼了!

  “師父,您說什么?”

  “我已經知道我在幻境中了,這的女人雖然長得很美,可沒有絲毫溫度!”

  “我在這等著,只是想看看幻境背后的主人想干嘛?沒想到等來了你!”

  林蹤白傻眼了!

  一個女人你就感覺到了這么多?

  “看來幻境身后的主人想看看我會怎么對待你,那我就讓他看看!”

  說完抽出青帝就對自己雙腿砍了上去!

  “你我同以“萬紋葉”煅體,所以腿是通用的,拿去!”

  這讓林蹤白很是不解!

  “你都發現了,為何還要這樣!”

  聽到這話,君臨仙哭了!

  “你和我徒弟好像,真的好像!”

  “雖然我知道這是幻境,不知道幻境解開我雙腿還在不在!”

  “但是你和我徒弟一摸一樣呀,我身為師父,怎么可能看著徒弟缺失了雙腿!”

  說完伸手擦了擦眼淚!

  “小白,你的理想是步行天下,要這世間沒有能困住你的地方,也沒人能夠抓的住你,一定要以這個目標努力拼搏呀!”

  “為師以你為榮!”

  光幕滅!

  “我不服,為什么我的光幕這么短?”(林)

  “你可知足吧!師父能在床上停下來去救你,這已經是很牛逼了好么!”(蒼)

  “就是,并且師父還割下自己雙腿給你,這待遇誰都沒有的呀!”(辛)

  “身在福中不知福,師父什么德行你不知道?還要求這么高!”(陳)

  “就是,就是!接下來應該到我了吧?”(周)

  光幕亮!

  遠遠望去,只見天空被熏染成了青黑色,讓人做嘔的氣息布滿整個世界!

  君臨仙一邊行走一邊皺眉以手在鼻前不斷扇著!

  “小妃這死妮子在哪呢?說位置也不說準確點,話說一半還掛斷,這讓老子一頓的好找!”

  一直往前走,卻發現蛇、蝎、蜈蚣越來越多!

  “這么多毒蟲,小妃應該就在附近了!”

  吼絲~

  一條巨大的紫金云蚺瞪著大眼沖到君臨仙面前!

  “呦!小紫呀!”

  “都進化為十一階獸皇了,下一次就該化為獸神紫金龍蟒了吧?”

  話音剛過,小紫低頭一伸將君臨仙托在腦袋上急忙飛速行駛!

  不一會,來到了一個漆黑腥臭的山洞!

  落地,君臨仙不斷摸著紫金云蚺的腦袋安撫到,“放心吧,我來了,你主人會沒事的!”

  一聽這話,巨大的蚺瞳掉著眼淚,不斷以頭拱著君臨仙,催促著趕緊進去!

  剛進山洞,讓人發嘔的腥臭味越來越重!

  這讓君臨仙面色萬分沉重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絲~

  聽到聲音君臨仙穩住了腳步,只見眼前一個披頭散發的少女無助的摟著雙腿!

  小青纏在其脖子上,獠牙咬進其皮膚為其壓制,而小白匍匐在其頭頂,尾勾刺入眉心不斷的放著毒!

  看著眼前一幕,君臨仙心疼壞了!

  咬破自己手腕血管伸到周雅妃嘴前,“來,懟一口!”

  聞言,周雅妃不斷搖頭哭泣,“師父,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沒能控制好自己,師兄師姐為了幫我都死了,嗚嗚~”

  這話讓君臨仙雙眸通紅,伸手撫摸著周雅妃秀發!

  “這不怪你,來,懟一口,為師幫你壓制!”

  說完又把手腕朝其嘴邊湊了湊!

  周雅妃含淚允著鮮血,不停的懊惱自責!

  “咳咳!師父,我錯了,真的錯了!”

  “天元大陸因為我即將毀滅了!”

  “傻妮子,有為師在呢,怎么會毀滅!”

  “放心吧,天塌了為師也能抗起來,現在先為你治療吧!”

  說完豎起周雅妃手臂雙指一劃,割開了其雙臂的動脈!

  然后雙手交叉將自己雙臂動脈切開,將傷口按在周雅妃手臂上運轉靈氣!

  “師父,您這是?”

  “師父體質特殊,將我的血液輸送到你體內就可以壓制你的體質了!”

  “不行,不能這樣,要是這樣了,師父你不就……”

  話說到這,周雅妃開始不斷哽咽!

  哪成想,君臨仙滿不在乎的笑了笑!

  “你們比我的性命還要重要,你師兄師姐掛了,我可不想你也死了!”

  “再說了,這是在幻境中,我怎樣都不可能會死!”

  “對嗎?冒牌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