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無題
  “等到了軍隊,可以在我身邊待幾天,我教他一招半式的!”

  這可把孫海高興壞了!

  畢竟君臨仙可是真正的奇人!

  已經被無數人實錘了!

  得到他的教導,那肯定不虧!

  “子釗,快來拜師!”

  我操嘞!

  你這是咋想的?

  “孫家主,你想多了!”

  “???”

  “我只是教導他一招半式而已,你別想那么多!”

  “想拜我為師,他還不夠資格!”

  就這還不夠資格?

  這可是你說的,他能一朝為皇嗎?

  皇者都不能當你徒弟,那得要怎樣的?

  就這樣時不時的揍你的?

  “君先生,我兒…為什么沒資格呢?”

  這話問得好!

  我也不知道!

  要么多徒弟干嘛?

  就是為了按揍的時候多按一份?

  這群王八蛋,時不時的拿老子撒氣,現在真是沒有收徒的心思!

  “你兒體質太過于特殊!”

  “???”

  看著不解的眼神,君臨仙隨即又開口解釋道。

  “我教不了他什么!”

  “平時讓他多喝點酒就夠了!”

  “一個〈醉拳〉就可以讓他這輩子孤身一人獨闖天下!”

  “至于修煉,沒必要!”

  “待他一朝覺醒,按步就班的繼續往下發展就行,他這輩子也不需要師父!”

  “總有一天他會自行成長為這個世界的巔峰!”

  聞言,可把孫海激動壞了!

  殊不知,還有一句話君臨仙沒說!

  待他成長為這個世界的巔峰,恐怕他身邊的親朋好友都死絕了!

  這就是“缺情魔體”以“憤怒”成長的代價!

  除了生死之別,很難有其他情況能左右他的情緒!

  不過也不是自己徒弟,管那么多干嘛?

  死也不是自己死,也不是自己徒弟,所以愛誰死誰死去吧!

  看著眼前人這么齊全,君臨仙頓時有些小懵逼了!

  今天這是咋啦?

  集體趴我墻角聽動靜嗎?

  就不怕傷到你們的自尊心嗎?

  “話說,今天人這么齊全,你們這是要干嘛?”

  我勒個去,你不提都忘了!

  光看你按揍了,差點把正事耽誤了!

  “今天我打算帶他們去我皇陵試煉塔闖一下試試!”

  “畢竟要上戰場了,提前讓他們適應一下,提升他們的生還幾率!”

  聽到南宮日天的話,君臨仙沉默了!

  大勢力的就這么惜命嗎?

  我是不是對徒弟們的要求太高了?

  見君臨仙沉思,還以為君臨仙不太了解呢!

  當即開口解釋道,“我皇朝試煉塔……”

  話還沒說完就被君臨仙打斷!

  “皇朝試煉塔乃是你上界皇朝留下的寶藏!”

  “說是試煉塔,其實是秘境與陣法的結合體,還生成了自我意識!”

  “可以把人內心最恐懼的放射在眼前!”

  “也可以把人內心最期待、最向往的黑化,讓闖塔者獨自面對!”

  “但是這些都需要通過最基本的考驗,要是連考驗都通過不了,那幾乎沒資格進入后面的真實試煉!”

  “并且進入后都會忘卻曾經的某些記憶,讓人身臨其境陷入其中!”

  聽到君臨仙逼逼叨叨一大段話,南宮日天迷茫了!

  這到底是我皇朝的試煉塔還是你君臨仙的?

  不過……

  試煉塔有自我意識的嗎?

  這個怎么沒聽過呀?

  “君先生,試煉塔不過是個秘境而已,怎么會有意識,你確定你沒說錯?”

  聽到這話,看著天空瞬間變黑電閃雷鳴的,君臨仙氣的直呼自己大嘴巴!

  “有意識這事你不知道怎么不早說?”

  感受到了天譴毀滅的氣息,南宮日天急忙帶著自己五個兒子后退數步!

  一臉訕笑的撓著頭,“我也不知道君先生你知道這么多呀!”

  “不過你被劈了那么多次,應該早就習慣了!”

  “祝你好運,挺挺就過去了!”

  聽到這話,眾人皆遠離君臨仙!

  自己可不像這禽獸那么畜生,天譴之力磨滅了好多次都沒掛!

  還是離這危險源遠點比較好!

  看著眾人的動作,君臨仙有著說不出的心累!

  人類之間的團結呢?

  就不能齊心協力滅了他丫的嗎?

  不就是一個天譴嗎?

  看把你們嚇的!

  霹靂啪!

  深藍色天雷重重的擊在君臨仙身上,人形骷髏影明晃晃的出現在眾人面前!

  撲通!

  君臨仙倒地不起!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要不…咱先去試煉塔?”

  “靠譜!”

  “對!咱先走,不在這墨跡了!”

  幾人一張嘴三言兩語就把這事敲定了!

  可不!

  都墨跡一上午了,君臨仙都回籠好幾次了,看著就燥熱!

  終于能離開這個悲催的地方了!

  ——————

  君臨仙再一次醒來,第一反應就是又被人開始榨了?

  怎么這么晃悠呀?

  還惡心的想吐!

  “嘔~”

  想到這一個沒忍住就吐了出來!

  眼睛還沒睜開,就發現耳朵旁傳來一句話!

  “我勒個去!師父,你昨天用嘴干啥了?咋這么腥?”

  “……”

  一睜眼卻發現趴在梟痕背上正在前行!

  怪不得這么晃……顛!

  嘴干啥我哪知道,老子睡了特么一晚上!

  “嘔!”

  “這是去哪呀?”

  聞言,梟痕強忍著嘔吐的欲望扭頭深呼吸了一口氣!

  “南宮前輩說先去試煉塔,生怕您在那又說出來點啥再被劈了!”

  “……”

  這特么什么話?

  老子像那么遭劈的人嗎?

  不就是一著急嘴沒把住門嘛,至于這樣嗎?

  這連續被兩道天雷光顧,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現在腦袋還暈了吧唧的!

  “老子再睡會呀!到了再叫醒我!”

  說完,嫌棄這邊肩膀腥,換了個肩膀繼續趴著呼呼大睡!

  這哈喇子流了梟痕一身,腥的讓其不斷的眨眼掉淚!

  就這么一晃一晃的走著,不知過了多久,終于停止了!

  “到了?”君臨仙迷迷糊糊的以朦朧聲問到。

  “到……嘔~喝tui!到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復,君臨仙緩緩睜眼,卻發現疲憊的睜不開!

  一抬手,感覺手粘粘糊糊的,反手在梟痕臉上蹭了蹭,揉了揉惺忪的雙眼,這才睜開!

  褐墻黃門琉璃窗,八角八鈴近五十米高布滿滄桑感覺的精美石塔落入君臨仙眼簾!

  看到此塔,君臨仙心臟不由得震撼狂撲通!

  果然是上界的手筆!

  下界誰能將整個秘境融入在這么一個屁大點的塔里!

  伸手拍了拍梟痕肩膀,示意將自己放下!

  聽到動靜,眾人發現君臨仙醒來,宇文拓首當其沖竄了過來!

  “君前輩,您先幫亦寒大哥恢復吧!這樣也能讓他實力更強些!”

  本來覺得這孩子挺聰明的,可一聽這話怎么感覺傻乎乎的!

  “你覺得楚亦寒心里現在最向往、最期待、最恐懼的是什么?”

  “他心理、身體受得了這個反差嗎?”

  “你們誰都能進,唯獨楚亦寒和孫子釗不能進!”

  額……

  好深奧呀!

  最恐懼的放出來,直接滅掉不就好了嗎?

  “小拓,君先生說的對,亦寒現在不能進!”

  聽到南宮日天的話,宇文拓老實的不再追問了!

  可孫海迷茫了!

  楚亦寒曾經入魔不能進去理解,可我兒為啥不能進?

  “君先生……”

  話還沒說完就被君臨仙打斷,“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但是你兒體質乃是魔體,還是最為特殊的一種,一進去體質必毀,你要是想讓進去,我不阻攔!”

  一聽這話,孫海也老實了!

  “君先生,怎么樣?”

  看南宮日天顯擺得瑟的樣子,君臨仙不禁翻了個白眼!

  至于嗎?

  “整塊極品玄黃石鏤空雕刻而成,真是大手筆呀!”

  “看來上界皇朝對你們的期望很大!”

  那是!

  我們可是正經的傳承,可不是隨意收的小弟!

  “君先生,你來打個樣?”

  讓我打樣?

  有沒有搞錯?

  我就特么一個筑基境的螻蟻而已,進去的干嘛?

  “你們進就去就行了,小孩子過家家的手段而已!”

  說完扭頭看著幾位徒弟,“你們看看過過眼癮,充實一下你們的履歷就好,別想著進去!”

  幾人聞言點頭!

  而其他人一聽到是過家家的手段,皆摩拳擦掌的想試試!

  想看看上界流傳下來的至寶到底有何不同!

  “你們誰先打個樣?”

  聽到皇上問話,五大家族默不作聲!

  你南宮家都沒進呢,我們敢進嗎?

  再說了,誰知道里面啥樣,可不能輕易觸這個霉頭呀!

  看出了眾人的心思,南宮亭輕輕笑了笑,身為太子,給眾人當個馬前卒是應該的!

  當即趾高氣昂的走了出來!

  “我先……哎呦!”

  話說一半就被宇文拓一腳踹倒在地!

  “我這個當大哥還沒說話呢,你就想進?還有沒有把我這個大哥放在眼里!”

  聽到這話,南宮亭眼睛頓時酸了!

  這就是大哥呀,從始至終從未改變!

  試煉塔不是誰都能進的,皇朝進去的人屈指可數,從來沒人透露過里面什么樣,所以第一個進去的失去機緣的可能性最大!

  可為了自己這個當弟弟的,宇文大哥還是第一個站了出來!

  大哥,您走好!

  幸好宇文拓沒聽到這話,要是聽到了,不知道會不會直接薅起南宮亭扔進去!

  看著眼紅淚即將涌出的南宮亭,宇文拓一把摟著其脖子將頭貼在了其額頭上!

  “好好看著,別浪費大哥給你闖出來的機會!”

  說完不等南宮亭回應,直接鉆進了試煉塔中!

  這時,南宮日天拿出玉璽向空中一拋,塔頂瞬間出現一個碩大的光幕!

  “我們能親眼看到小拓經歷的一切,你們別辜負了小拓給你們闖出來的機遇!”

  話音剛落,一道聲音在光幕中傳來

  “啊~嗚嗚~”

  聽到這聲音,眾人頓時渾身燥熱的就是一激靈!

  皆皆扭頭望去!

  “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