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特殊體質
  見君臨仙拒絕,南宮日天也不想放過,這是最好的辦法了,可不能這么容易就放棄呀!

  “君先生,你考慮考慮唄,我女兒挺多的!”

  我勒個去!

  第一次聽用多這個字來形容女兒的,真把自己當種豬呀!

  不過這也勾起了君臨仙的興趣,閑的沒事生這么多干嘛?

  “你有很多孩子?”

  一提孩子,南宮日天就有著說不盡的自豪,得瑟的挺了挺胸膛開口道。

  “亭臺樓閣,風花雪月!”

  “我很喜歡這句話,所以我要了四兒四女,湊成了這句詞!”

  666!

  真特么人才呀!

  為了湊夠一句話而生孩子,不得不佩服呀!

  果然,回頭看看四大家族族長,皆捂著臉沒眼看!(周家不算)

  可這時,跪在地上的青年起來了,一臉憤怒的盯著君臨仙!

  感受到目光的侵略,君臨仙呵呵一笑,“怎么還想跪會?”

  還讓跪,沒完了呀!

  不過想到自己身份,瞬間不怕了!

  “君臨仙,我可是皇朝太子,你確定要讓我這么沒面子?”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君臨仙就想笑了!

  皇朝不是誰廢物誰當皇上的嗎?

  “你是太子怎么了?不是證明了你是廢物嗎?”

  話音剛落,青年不斷的給君臨仙使著眼色,可君臨仙哪鳥他!

  無奈之下,只能再給君臨仙嗑一個了!

  撲通!

  “君先生,我錯了,不該冒犯你!”

  趁著這機會,還不斷隱晦的給君臨仙使著眼色,生怕君臨仙繼續往下說!

  讀懂了其意思,君臨仙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原來這小子知道這個秘密,看來是想坑他幾個弟弟吧!

  怪不得永昌皇朝的皇帝在四大家族族長面前都是弟弟,看來問題就是出在這!

  見兒子與君臨仙解決,南宮日天終歸忍不住的開始得瑟了!

  “君先生,來,你嘍嘍,對我皇朝中層砥柱有沒有什么想說的?”

  聞言,君臨仙看都沒看,呵呵直笑!

  “狂雷·趙家!”

  “暴風·錢家!”

  “隱暗·孫家!”

  “光明·李家!”

  “暴發戶·周家!”

  “還有皇族·南宮家!”

  “所有的年輕一輩被你稱為皇族的中層砥柱嗎?”

  “就他們這樣的,有資格嗎?”

  “在我眼里,他們只是廢物而已!”

  一聽這話,四大家族還沒說什么呢,周震當場就忍不住了!

  “你特么說誰是外來戶呢,我周家也是護國世家你知不知道?!”

  君臨仙實在忍不住想笑了!

  護國世家?

  你護過沒?

  不是今年剛升為世家嗎?還真以為自己可以和其他四大家族平起平坐呀?

  哪來的自信?

  “趙、錢、孫、李四大家族同氣連枝,與皇族南宮家一同度過了數十萬了,你今年才升為護國世家,你覺得你算不算個外來戶?”

  這話瞬間讓周震啞口無言!

  這王八蛋說的挺有道理的,怪不得他們有些時候不太待見我!

  原來是過萬年的交情了,看來得多加點錢好好忽悠忽悠那個人了!

  “君先生,我們沒你說的那么差吧?”

  聽到聲音,君臨仙頭都沒抬,“家教就這樣嗎?問話前不知道做個自我介紹嗎?”

  “趙家!趙乾坤,趙錦城!”

  “錢家!錢漁,錢佳豪!”

  “孫家!孫薇薇!!”

  “李家!李璐!”

  “周家!……”

  “周家就不用介紹了,老相識了!”話還沒說完,就被君臨仙插嘴打斷!

  “……”周家人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要不要這么針對!

  開玩笑,真以為君臨仙是什么善人呀!

  “我承認你們實力不錯,也僅僅是不錯而已!”

  “上過戰場,闖過絕境,也和魔門廝殺過!”

  “但是在我眼里,只有宇文拓才算是中流砥柱!”

  我淦!

  看不起誰呢?

  “君先生,我承認宇文拓很強!但是我很有自信的說一句話,他能殺了我,但是擊敗不了我!”

  “并且我們都出生入死的闖絕境、修煉,為什么在你眼里還不如宇文拓?”

  聽到趙乾坤這番話,君臨仙瞬間沒忍住笑了!

  “你好像很引以為豪呀?”

  “宇文拓他一個人就敢去魔門中殺個三進三出!”

  “可你們呢?”

  “是闖過絕境不假,也確實與魔門廝殺過,可那是你們知道,身后有你們長輩跟隨,就算你們受傷再重,也只是受傷而已!”

  “實力是夠了,可心境終究是廢物!”

  君臨仙逼逼叨叨一段話,讓所有頓驚失色!

  說的還真他娘的是實話!

  “受傷和生死邊緣,終究是兩回事!”

  這一頓說,讓四大家族的小輩門都無地自容了!

  看到這一幕,宇文拓坐不住了!

  自己這次回來就是希望拉著四大,不,五大家族的人上戰場的,可不能被君前輩打擊的信心都沒了!

  當即笑呵呵的走出,一臉玩味的看著幾大家族的人!

  “受打擊了?”

  “沒必要如此!我這次回來就是想帶各位上戰場的,沒人保護的那種!”

  “看看你們敢去嗎?還是想繼續留下當慫蛋!”

  “看我這么拽,想揍我是嗎?你們一直在皇朝這樣待著,這輩子是沒什么希望了!”

  我尼瑪!

  誅心呀這是!

  趙錢孫李幾家人咬牙切齒的盯著宇文拓!

  “想按揍直說!”

  “就是,去就去,怕你呀!等我們蛻變完成,看怎么收拾你!”

  “我想揍你很久了,這次能有追上你的機會,我可不想放過!”

  誰也沒想到,就宇文拓的一個激將法,讓在場的幾人幾乎折了一半!

  而剩下的幾位,卻蛻變成了頂天立的男人!

  見周家沒動靜,宇文拓輕蔑的掃了其一眼!

  “周家舍不得出份力嗎?”

  我操嘞!

  我周家剛晉升為世家,這是要讓我們滅族嗎?

  周家的底蘊和其他幾家可不能比呀!

  “皇朝是大本營,總得有人留守維護秩序呀!這責任我周家義不容辭!”

  這話一出,宇文拓嘿嘿直冷笑!

  “皇朝乃是大本營,我借他魔門幾個膽,看他們敢來嗎?”

  “懦夫就是懦夫,只知道窩里斗!”

  一聽這話,周震忍不住了!

  “宇文拓,別仗著你的身份就可以在這胡言亂語,小心我參你一本!”

  參你妹呀!

  這特么皇朝,你真以為是那些什么小國家呀!

  剛想張嘴回應,就被南宮日天打斷!

  “小拓,你想帶人去戰場,那把你這四個弟弟也帶上吧!”

  “我可不希望我兒子是廢物!”

  說這話時,目光不斷撇向周震,想看看這家伙有什么反應!

  果然!周震面露苦笑的看向自己兩個兒子!

  皇上都把自己兒子送上戰場了,自己再不做點什么,那就沒資格當世家了!

  看到了父親的想法,周梓鋒上前看著南宮日天!

  “皇上,小子申請成為太子與諸位皇子的馬前卒,我這廢物弟弟能不能不去!”

  這話一出,南宮日天淡淡的笑著,“梓鋒呀!你不想去可以不用去,朕可不一樣你們三長兩短的!”

  “小子也想成為頂天立地的強者,不想成為某些人口中的廢物!”

  得!還是對君臨仙有氣呀!

  可這正合君臨仙心意,到了軍隊有你好受的!

  見其也同意了,宇文拓也沒看皇上正打算張龍口,拉著君臨仙就開始得瑟!

  “君前輩,來,你看看這幫人,我都揍過,包括我這幾位皇弟!”

  這逼讓你裝的,持強凌弱還好意思說了?

  不過再怎么說,這些人也是永昌皇朝的中流砥柱了!

  說人家心境不夠,但是人家實力是真強!

  隨便拉出來一個都能揍死自己!

  一直沒看四大家族的方陣,現在終于正眼瞅了一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我去!孫家和李家都是讓女子扛大旗的嗎?”

  說完一腳踹向宇文拓!

  “你特么要不要臉,還都揍過,這么如畫似玉的姑娘你怎么下的去手!”

  剛才自我介紹時,聽名字還以為個個是母暴龍呢!

  沒想到看著一個比一個嬌弱,一個比一個美!

  而按了一腳的宇文拓不斷苦笑,你已經這么牛逼了,自己不會看嗎?

  她倆多強我不信你看不出來!

  “君前輩,五大家族中,趙乾坤實力最強,孫薇薇排行第二,錢漁李璐并列第三,周梓鋒行四!”

  “雖說女子不如男,但是在她倆面前敢說這話,絕對是嫌死的太慢了!”

  就算這樣,那你也不能那樣對人家姑娘呀!

  “就算如此,這等如花似玉,你怎么下得去手!”

  得!

  這是魔怔了!

  怪不得紫嫣然這么受寵!

  君臨仙目光劃過諸位皇子,不斷暗暗點頭!

  再在七位世家子弟身上掠過,目光剛到孫家位置,瞳孔瞬間震撼的收縮!

  怎么可能!

  這個體質竟然出現在了下屆!

  “孫家來了兩位嫡子,剛才怎么就自我介紹了一位?”

  “宇文拓,你說這群人你都揍過,孫家沒介紹的這位你揍過嗎?”

  不提他還好,一提宇文拓就覺得受到了鄙視!

  “我只對強者有興趣,我這個老弟雖說是孫家人,但是沒資格讓我對他出手!”

  話里話外就一個意思!

  這家伙是個廢物,沒資格享用我的拳頭!

  一說這話,孫薇薇忍不住了!

  “宇文大哥,注意你的言行,別逼小妹對你動手!”

  要動手?

  給你臉了!

  剛要說話,卻被君臨仙打斷!

  “他不是強者嗎?”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瞬間安靜了!

  這位的體質整個皇朝人人皆知!

  是個不能修煉的廢物!

  怎么到你嘴里就不一樣了?

  “君前輩,我怎么看他都是普通人呀!”

  面對宇文拓的問話,君臨仙牛頭不對馬嘴的問了一句!

  “宇文拓,你現在什么實力來著?”

  “天階尊者圓滿,昨天在您的展示下對刀意的領悟更進了一步!”

  “待我再鞏固一番,刀意圓滿時刻,我就可以踏入偽皇了!”

  一聽說宇文拓要踏入偽皇,全場瞬間沸騰了!

  這應該是大陸最年輕的皇者了吧!

  可君臨仙接下來的話卻讓所有人傻眼了!

  “就你看不起的孫家那位,待未來某一天,他可以一朝為皇!”

  “實力應該在你之上,揍你跟玩一樣!”

  話音剛落,全場瞬間安靜的就剩下了呼吸聲!

  宇文拓仗著和君臨仙熟悉直接開口發問,“君前輩,您沒看錯吧?”

  這特么看不起誰呢!

  真以為我這對眼珠子是用來出氣的呀!

  “他的體質特殊,要么一輩子是普通人,要么一朝為皇,說不準不是偽皇,而是直接踏入真皇境界呢!”

  這不符合哲理呀!

  哪有一步登天這一說呀!

  剛想繼續問什么,就被身后的急促聲打斷!

  “君,君先生,我兒真的是有特殊體質?真的能修煉?真的能一朝為皇?”

  見孫家族長前來,宇文拓也壓住了心中的好奇!

  這么激動的嗎?

  看你這激動的嘴唇抖成啥樣了!

  你來皇宮都把他帶在身邊,說明你很重視他,那他能不能修煉重要嗎?

  不過問了,還是大發慈悲的告訴他吧!

  “對,待他體質覺醒,最弱都是偽皇!”

  “就看他什么時候覺醒了!”

  竟然是真的,這可把孫家家主開心了壞了!

  “請問君先生,我兒該怎樣覺醒呢?”

  這人是不是傻?

  就這么問人的?

  君臨仙冷笑著盯著臉,“孫家家主·孫海呀!”

  “我就想問你一句,我們很熟嗎?”

  “我憑什么告訴你,你是我什么人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