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建筑師
  看到君臨仙突然去打招呼,宇文拓瞬間忍不住了,可別打擾這大神的休息呀。

  當即迅速上前,剛想張嘴,就被眼前這位大神兇狠的眼神盯的出不了聲!

  無奈只能安穩看著!

  邋遢青年透過耷拉在眼前成坨的長發看著君臨仙,卻發現君臨仙的眼神清澈無比,沒有一絲輕蔑與開玩笑的樣子!

  當即撕下一半肉遞了過去,“來,嘗嘗,看對你胃口不!”

  見狀,君臨仙嘿嘿一笑接過,深深的嗅了一口,瞬間陷入陶醉狀態!

  “哥們,厲害呀!八階魔獸暴怒火雀的大腿呀!這你都能乞討來,看來你生意不錯呀!”

  說完,掏出一葫蘆酒扔了過去,“我這酒不太好,別介意!”

  一聽這話,青年挑了挑眉毛,一臉好奇的盯著君臨仙,不知道這奇葩哪來的。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

  “酒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跟誰呀!”

  這話一出,君臨仙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興奮的直拍大腿。

  要么說兩個人都這么邋遢呢,這么有默契!

  “說得好,哥們,來,懟一個!”

  碰!

  葫蘆撞在一起,二人咕嘟嘟的喝了起來,也不看看周圍幾人的眼光!

  看著這么和諧,趙錦城忍不住了!

  “大神!好久不見呀!你是不知道我姐……”

  “滾!!!”

  剛說一半,就被這青年怒聲打斷,看著青年充滿戾氣的雙眼,趙錦城打心底里發怵!

  恐慌之下,只能把剩下的后半句再咽回肚子里了!

  見狀,宇文拓剛想出來打個哈哈,但是看到青年眼神又咽了回去!

  這算是自己的半個領路者,是亦師亦友的存在,為了救自己成了現在這吊樣,無論如何也是張不開這嘴呀!

  無奈只能求助的看向君臨仙。

  看到這一幕,君臨仙無奈輕笑搖頭,“哥們,咱喝咱的,別理這沙雕!”

  “來!喝吧!看到這些小屁孩就煩!”

  二人靜靜地吃著喝著,幾人默默的觀望著,卻沒發現皇宮幾道神識一直在關注著幾人!

  而這么多人也沒發現,紫嫣然眼神模糊的不斷回顧著周圍,仿佛發現了什么一般!

  終于吃完了!

  君臨仙起身一抹嘴邊油,仰頭灌了口酒,不斷嘬著牙縫內的肉!

  “哥們,我吃的很開心,欠你一個人情,有啥事需要幫忙盡管來找我呀!”

  一聽這話,青年不由得輕笑,你實力這么低,能幫我個粑粑呀!

  不過都這么說了,肯定也得有回應呀!

  “哥們,以后在外面混不下去了,來這皇宮,我罩著你,最起碼餓不著你!”

  聞言,君臨仙拿出煙槍深深的嘬了一口,“能讓大名鼎鼎的“鐵血戰神”楚亦寒罩著,那可真是太榮幸了!”

  話音剛落,楚亦寒眼神瞬間變冷了!

  帶有無盡戾氣沙啞聲音緩緩發出,“你知道我是誰?”

  見其神態轉變,君臨仙仿佛沒看見一般,只顧著低頭嘬煙!

  “這天下沒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就看我想不想知道了!”

  聽著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話,楚亦寒剛想說什么,卻被君臨仙起身打斷!

  “好啦!皇帝老頭還等著我呢,咱倆回聊呀!”

  說完笑著居高臨下的看著楚亦寒,雙指合并掃過太陽穴做了個進發的手勢。

  剛準備走,卻發現自己那傻徒弟不停的在旁邊轉圈觀望,眼神時不時迷離!

  “小紫,你他丫的干嘛呢?轉圈轉的不累嗎?”

  聽到師父的話,紫嫣然緩緩回神,一臉認真的看著君臨仙!

  “師父,這地方不對勁!”

  “哪不對勁?”

  “這地方有陣法!”

  “你特么說的不是廢話嗎?堂堂永昌皇朝大本營,沒陣法才有鬼了呢!”

  這幾句屁話一出,氣的紫嫣然直咬牙跺腳!

  這傻逼師父,到底知不知道我在說啥呀!

  “師父,這陣法有問題!”

  聽到這話,君臨仙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看來這段時間小紫很用心呀!

  雖說是一星陣法師,理論知識卻已經融會貫通了呀!

  “來說說,這是什么陣法,哪有問題,哪不對勁?”

  看到師父笑容,紫嫣然才發現師父早就發現了!

  為了自己心中的不解,當即開口發問!

  “這是九星高等陣法〈紫霄神雷滅殺陣〉,理論上能夠滅殺圣皇級別的高手!”

  “可經過我的觀察發現,這陣法不對勁,一旦運轉起來,同時面對兩位圣皇級別的高手不在話下!”

  “這個陣法不應該這么強才對,我對我的觀察有信心,可就是發現不了哪不對勁!”

  此話一出,皇宮內外的幾人瞬間都愣住了!

  只有皇宮內龍椅之上人露著貪婪的笑容!

  這小丫頭才區區筑基境就能發現這些,一定要把這幾位奇人留在皇朝呀!

  聽到這些話,君臨仙不由自主的拍手叫好!

  啪啪啪!

  “你能看出這些,為師很欣慰,說明你真的很努力,功課一點沒落下!”

  “所以呢?師父!”

  “這種情況到底是因為啥?別說您也不知道!”

  我尼瑪,看不起誰呢?誰不知道呀!

  老子夸你白夸了?

  就不能態度好點嗎?

  關鍵時刻這是一點面子都不給呀!

  不過這是自己徒弟,親的,親的,親的,雖然沒親過,但是徒弟是親的!

  不氣不氣,有疑問讓自己這個當師傅解答是應該的!

  脾氣不好自己慣的,忍著,憋著!!

  “小牧,送你師妹上天看看,看看她能不能看出來什么!”

  這話一出,紫嫣然瞬間愣住了,牧婺可開心了!

  師父平時那么寵著師妹,一直蹬鼻子上臉,現在可是有機會報復回去了!

  眼看著師兄一步步朝自己走來,看著那滿臉陰險的笑容,真的忍不住了!

  “師,師父,就不能讓六師兄送嗎?那樣安全一點,我看著七師兄的樣子我心里沒底!”

  沒底?

  那關我屁事呀!

  沒底的又不是我!

  見師父不搭理自己,頓時開始心慌了,只能求助的看著師兄!

  “七師兄,你聽我說,我以前錯了,真錯了,你別這樣,你的笑容我害怕!”

  叭叭說了半天,一點鳥用沒有,牧婺不答話的陰笑著走來,一把將其薅起!

  “師妹,別說了,躲不掉的,遲早都得來!”

  我這求饒半天白求了?

  我只是個弱女子,能不能別這么認真!

  “六師兄,我真知道錯了,我真的好怕,你管管七師兄呀!嗚嗚~”

  “要不你送我上去吧?我覺得你送我上去,我還能活著回來!”

  沒想到在師妹眼里我這么靠譜呀!

  這可把梟痕激動壞了!

  “師妹放心,等會你下落的時候為兄再送你一程!”

  一聽這話,紫嫣然差點哭了!

  送我一程?

  確定是送我上天,而不是送我上西天嗎?

  你那掌風太凌厲,小妹可受不了呀!

  “師兄,師兄聽我說~”

  話還沒說完,牧婺已經開始提溜著轉圈圈了!

  一!

  二!

  三!

  走你!!!

  “師妹走好!!”

  “牧婺!你個王八蛋別讓我抓住機會~”

  隨著聲音越來越遠,梟、牧二人開心的來了個擊掌!

  一扭頭,卻發現君臨仙冷著臉死死的盯著二人!

  “師,師父,我們做錯了嗎?”

  這話問的,然后老子怎么回答?

  想讓你們送她上去看看,可你倆一個比一個粗爆!

  那丫頭那么害怕,可卻是我讓你們送她上去的,錯了也不能認呀!

  得!還是轉移話題吧!

  “你們說在這心慌恐懼時刻,小紫這丫頭有機會觀察嗎?”

  呦!

  您老人家還考慮這個呀!

  宇文拓聽著這話實在忍不住了!

  “君前輩,您這真是有些過分了,紫姑娘好歹是女孩子呀!”

  女孩子?

  女孩子怎么了?

  君臨仙扭頭冷艷盯著宇文拓,“你有件事搞錯了!”

  “???”

  “她先是我徒弟,才是女孩子!”

  “要是受不了,可以隨時走,我收徒向來沒有強迫一說!”

  “在我眼里沒有男女之分,只有徒弟一說!”

  “師父,那為啥我們平時老按揍,而師妹和兩位師姐有事沒事就揍您呢?

  揍完了您一肚子火氣,還揍我們幾個出氣!”

  聽到君臨仙的話,梟痕忍不住的發問,而牧婺也認同的直點頭!

  這可把君臨仙氣壞了!

  不拆臺能死呀?

  “啊~~”

  聲音傳來,幾人抬頭看著極速下降的紫嫣然,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動!

  這可把君臨仙興奮壞了!

  剛被拆臺,這轉移話題的目標來了!

  “我覺得小紫這一次沒觀察到關鍵地方,難道就只有我一人這么覺得嗎?”

  一聽這話,幾人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您這轉移話題的目標是不是有些太生硬了!

  可梟痕可不管你這么多!

  剛才師弟發泄了,現在總該輪到我了!

  當即一個箭步上前,渾身靈氣猛然爆發!

  “游龍八卦掌·蒼龍弒天!”

  紫嫣然看著一道殺氣凌然的龍形掌風朝自己襲來,瞬間感覺褲子里面有點濕漉漉的!

  “師兄,你公報私仇,這是謀殺!謀殺呀~”

  隨著龍形掌風奔天而去,聲音再次越來越遠!

  君臨仙看著興奮梟痕緩緩吐了一口氣,還好,糊弄過去了!

  雖然糊弄過去了!

  可宇文拓幾人一臉懷疑的目光看著君臨仙,這是親徒弟嗎?

  這么玩?

  不怕玩死嗎?

  感受著目光,君臨仙哪管你這么多,只要沒人記著剛才的事情就行!

  再說了,這是他倆親師妹,難不成還會往死的整不成?

  “啊~師父救我!”

  一聽聲音,梟痕來勁了!

  “又下來了?我來了!”

  眼來著梟痕又在再來一掌,紫嫣然都快急哭了!

  “師兄,我發現問題所在了!”

  “啥?我-聽-不-清!”

  看著師兄裝傻,這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涌!

  “嗚嗚~師兄我錯了!接住我!我不想死!嗚嗚~”

  聽到認錯,這可把梟痕牛逼壞了!

  畢竟師父這幾個女弟子就是天,哪有認錯一說!

  當即一掌劈出!

  龍形掌風接住紫嫣然緩緩落地、消散!

  落地的紫嫣然在驚嚇中久久不能回神,眼神一直在呆滯中!

  “看來沒發現問題所在,為兄再送你上天玩玩!”

  臥槽!沒完了呀!

  “發現了,發現了,我真的發現了!嗚嗚~”

  紫嫣然生怕再把自己送上天,急的哭腔都出來了!

  “那說說看!”

  聽到師父發問,急忙伸手擦了擦被嚇出的眼淚,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口道。

  “跟這里的建筑物有關,不知道這里的建筑物是怎么造的,竟然與陣法環環相扣,能讓陣法發揮這么強的威力,這陣法師的思維真的好強!”

  說完這一切,靜靜地看著師父,想讓師父表揚,可結果往往不如想的那么如意!

  “你說的挺對,但是思路錯了!”

  “這不是陣法師的思路,而是建筑師的功勞!”

  “建筑師?”紫嫣然聽到這個奇特的職業不解的看著君臨仙!

  而其他幾人也一個個支棱耳朵細細聽著,生怕錯過什么!

  看到所有人這么好奇,君臨仙灌了口酒嘿嘿一笑!

  “剛才吃的太撐了,沒心思說那么多話,要是有人捶捶肩就好了!”

  所有人瞬間怒了!

  你吃撐了關給你捶肩有關系嗎?

  都等著聽你解答呢,不帶這么吊人胃口的!

  個個瞪著大眼,滿眼憤怒的盯著君臨仙!

  要不說女弟子受寵呢!

  紫嫣然聽到這話,哪慣著你這些!

  當即上前啪啪啪就是幾個巴掌!

  “你說不說,你說不說!”

  “老娘耳朵都支棱成兔子了,還在這逼逼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