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透露秘密
  第二天!

  四男一女一太監坐在樓梯上目光呆滯的發呆,不知道腦子里在想什么!

  嘎吱!嘎吱!嘎吱!

  床的晃悠聲不斷傳來,幾人的心跳也不斷跟著提升!

  隨著嘎吱聲變的急促,一陣低沉的怒吼聲傳出,幾人才緩緩松了口氣!

  “一晚上,整整一晚上,知道我這一晚上怎么過來的嗎?”

  “就是,君前輩真特么畜生呀!一次接一次,一晚上不帶停的,那姑娘確定還活著嗎?”

  “也是,我也擔心,畢竟半夜就突然沒聲了!”

  “宇文拓,你答應我的今天會幫我說話,幫我向君前輩要錢的呀!”

  “我記著呢!忘性沒那么大!”

  再看看其他三人一監!

  堂堂偽皇圓滿的高手,目光呆滯的像傻子一般,仿佛經歷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不過也對,一個太監在這聽了一晚上,沒瘋也是個奇跡!

  畢竟人家只是沒工具,又不是沒那個心!

  至于梟痕三人,梟、牧二人頂著熊貓眼肩靠著肩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紫嫣然布置了一個小型陣法裹住腦袋,讓自己聽不到聲音,雙腿交叉搭在梟、牧二人肩上,以防二人逃脫!

  再回到樓上!

  君臨仙看著早已昏睡過去的少女,臉蛋嬌紅渾身濕漉漉的,不禁咧嘴輕笑!

  捂腰緩緩床,取出酒葫蘆狠狠灌了一口!

  “終于活過來了,酒真是個好東西呀!”

  說完又拿出煙槍美美的嘬了起來,整個人瞬間被煙霧籠罩!

  有句話怎么說的來著?

  完事一根煙,離萎早一天!

  想到這,急忙磕了磕煙槍,灌了口酒搖搖晃晃的往門外走去!

  “我勒個槽!”

  “嗷菲!菲菲菲~疼!”

  由于渾身無力,一出門光榮的絆了一下,直接沖壞護欄從二樓直挺挺的栽了下來!

  “君前輩下來了呀!”

  “臥槽,師父下來了,我們可以不用待在這了!”

  “就是,王八蛋,快醒醒,師父來了!”

  “我姓紫,不姓王!”

  “……”

  這幾句話傳到君臨仙耳朵里,使其有著說不出的心累!

  “你們幾個王八蛋能不能先來扶下老子,在那逼叨啥!”

  幾人上去,急忙扶起君臨仙,拍打著其身上的土!

  “嗷!我尼瑪!”

  “誰的爪子,往哪拍呢!”

  “這特么要讓我斷子絕孫嗎?”

  終于弄干凈了,幾人傻傻的看著君臨仙,不知道該說什么!

  “看我干啥?走呀?”

  一聽這話,趙錦城眼珠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

  “君前輩,我想跟您說點事!”

  “老子餓了,邊走邊說!”

  “……”

  我忍!

  為了能把晶石要回來,先忍著!

  ——————

  輝煌寬廣的街道,處處是商戶,地面被打掃的一塵不染,喧嘩聲傳來,生活的氣息瞬間體現了出來!

  “君前輩,這是五階魔獸金羚羊,您嘗嘗!”

  一聽這話,君臨仙來勁了!

  伸手薅下鞭就往嘴里送!

  幾人也將全羊分尸,將最大的羊腿留給了君臨仙!

  “君前輩,有點事想跟您說,現在可以說了嗎?”

  餓慌的君臨仙不耐煩的點著頭!

  “我被宇文拓坑了,把您認成其他人,所以花巨資把青樓給您包了下來!”

  “我后來才知道,現在反悔了,您能多少給我補點晶石嗎?”

  “我一共花了三千極品晶石,我要求不高,您給我三百就好,可以嗎?”

  聽著這憋屈維諾的話,君臨仙瞬間愣住了,緩緩扭頭看著宇文拓!

  見狀,宇文拓無奈尷尬的點頭,這讓君臨仙很無語!

  沒特么這么坑人的,坑人也就算了,還特么讓人家發現了!

  看著憋屈的眼紅,話音都轉變的趙錦城低聲嘆了口氣!

  “你的經歷我知道了,為此我替你感到痛心!”

  “也就是我,你幸好遇到了我!”

  一聽這話,趙錦城瞬間開心的鼻子冒泡了!

  “謝謝,謝謝君前輩!”

  “謝我干啥?”

  “沒什么,幸好遇到了您,就想謝謝您!”

  “是呀!你幸好遇到了我,要是其他人,說不準就心軟給你了!”

  噗~

  這話一出,趙錦城一個沒忍住,被氣的一口老血噴出!

  搞了半天你不給,那你說那么多煽情的話干雞毛呀!

  “君前輩,是什么讓您這么理直氣壯的說出這話的呢?”

  “因為我不要臉呀!”

  “……”

  這話說的沒毛病!

  把不要臉說的這么理直氣壯的也是服了!

  邊往皇宮走邊啃著羊腿,好不快哉!

  看著悶悶不樂的趙錦城,君臨仙實在是影響食欲,無奈之下只能開口!

  “別沮喪著臉了,不就是些錢嗎?至于嗎?”

  一聽這話,趙錦城沒好氣的白了其一眼!

  那是一些錢嗎?

  那可是我一年的零花錢!

  “你要是心里過意不去,那就揍宇文拓一頓出出氣唄!”

  不說還好,一說這話更氣了!

  “君前輩,他是天階尊者,還滅殺過偽皇中期高手!”

  “我,區區橋天圓滿,揍他?鬧著玩呢?”

  “那你不會多找幾個人嗎?找你家族兄弟姐妹,還有你哥們之類的,揍他一頓出出氣不就好了嘛!別老沮喪著臉了!”

  我暈!

  這君前輩把所有事想的好簡單呀!

  “君前輩,宇文拓乃是皇帝義子,對他的重視強過幾位親生皇子,揍他?這不是等著皇族發飆嗎?”

  “堂堂狂雷趙家還怕皇族嗎?

  風、雷、光、暗四大家族作為皇族南宮家的護國世家,一直都是平起平坐相互幫襯的存在!

  只是傳承數十萬年,這個習慣養成了,每任帝王對待各個家主都如兄長一般!

  自己家孩子小打小鬧老一輩跟本不會管,所以你該揍就揍,怕他干鳥呀,只要不出人命就行!”

  說著說著感覺身邊不太對勁,怎么沒人說話呀!

  扭頭一看,只見三人目瞪口呆的盯著自己不說話!

  見狀,君臨仙暗暗咽了口口水,心不由得直突突!

  “別,別說你們都不知道這個事情!”

  兩位大少與無公公齊齊點頭,這讓君臨仙倒吸一口冷氣!

  “完犢子了,又特么說多了!”

  眼看著天空瞬間變暗,君臨仙瞬間無語了!

  至于嗎?

  “小牧,送老子上天,一不留神把禁忌吐露出來了!”

  話音剛落,牧婺沖到君臨仙面前,雙手抓著其衣物開始轉圈發力!

  “八門遁甲·開門·開!”

  “走你!”

  打開“開門”,君臨仙被脫手而出,眼看著君臨仙直沖蒼穹!

  突然一道天雷落下,直挺挺的劈在君臨仙身上,街道上的所有人齊齊抬頭,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是哪個傻逼在大街上渡劫?

  三人看著眼前一切當場就是一個哆嗦!

  看著以手遮光,目光不斷游走在天空上尋找著君臨仙身影的梟痕不禁發問。

  “梟痕,這是怎么回事呀?”

  “找到了!”

  “問我師弟師妹,我先去接我師父!”

  說完奔天就是一掌,龍形掌風現,一個箭步上前踏龍上天迎接倒霉催的君臨仙!

  三人齊齊扭頭看著紫、牧二人!

  被這眼光盯著,瞬間感覺渾身發毛,當即開口解釋道。

  “師父可以接觸很多禁忌之事,但是不能說出,一出口,必然會遭天譴!”

  這么說君前輩說的都是真的?

  想到這,趙錦城看著宇文拓的目光逐漸火熱了起來!

  感受著異樣的目光,宇文拓沒好氣的白了其一眼!

  “你動腦子想想,以我的實力,你找多少人來才能把我揍了,需要付出多少代價!”

  “你確定值得?”

  原本想著讓趙錦城知難而退,哪成想,這話讓其眼光更加的火熱了!

  “宇文拓,你也有今天呀!”

  “你也不想想,四大家族嫡子你揍過多少,要是有這么好的一個機會,你覺得他們會放棄嗎?”

  “還花代價,我覺得我把這事告訴他們,我還能大撈一筆呢!”

  “……”

  這么一說,宇文拓當場滿頭冷汗!

  這家伙說的好像是實話呀!

  看來這頓揍跑不了!

  既然跑不了,那……

  “趙錦城,你去聯系人!”

  “你確定?我承認你很強,可這么多人,你一定不是對手!”

  “我知道,你不是說要好處嗎?”

  “那就多要點,我讓你們揍一頓,好處三七分,你七!”

  我勒個去!

  突然被宇文拓的腦洞給嚇住了!

  這還是宇文拓嗎?

  身為皇族義子你還缺錢嗎?

  要錢不要命呀這是!

  不過以后還要相處呢,不能做的太難看呀!

  眼看著梟痕回來,扭頭對著宇文拓嘟囔了一句,“我過過嘴癮,你別當真!”

  我尼瑪!

  你沒當真我當真了,做好按揍的準備了,你突然給我來句這個?

  看出來宇文拓的想法,無言急忙咳嗽了幾聲!

  “少主,注意身份!”

  這一聲少主,這一聲身份,直接讓宇文拓重重的嘆了口氣!

  多么好的發財機會呀!

  梟痕剛落地,找紫嫣然要了一壇酒就潑向君臨仙!

  “師父?師父!醒醒!”

  “咳咳!”

  君臨仙緩緩睜眼,伸手抹了把臉上的酒水,無奈嘆了口氣!

  “我什么也沒說,你們什么也沒聽到,對吧?”

  看著君臨仙的囧樣,三人笑著齊齊點頭!

  ——————

  皇宮入口!

  看著數丈高的深紅色城墻,透過大門就能欣賞到金碧輝煌皇宮,處處飄著肉眼可見的靈氣,宛如仙境一般!

  “真特么狗大戶呀!”

  聽到這評價,宇文拓無奈搖頭!

  “君前輩,都已經到了,就別吐槽了,還有人等著我們呢!咱們先進去吧!”

  聞言,無奈嘆了口氣,抬腿朝皇宮內走去!

  幾人走了幾步卻發現不太對勁,怎么少點啥呢?

  一扭頭,卻發現趙錦城站在原地不動!

  “你咋滴啦?杵在那不動,犯病了?”

  聽到這話,趙錦城尷尬撓頭一笑!

  “君前輩,這是皇宮,您受邀請能進去,我去不大好吧?”

  還沒等君臨仙張嘴,無言就插嘴解釋;

  “無妨,你爹也在呢,不礙事!”

  這使趙錦城眉開眼笑,跟著這幾位一同進去,那以后可有牛逼吹了,真長臉呀!

  這錢花的挺值!

  幾人邊走邊欣賞著周圍的風景,各處布滿百花異草,各種蟲類魔獸在內不斷爭艷!

  無數走廊穿插在花園內部,看著就讓人向往,舒適無比!

  再往前走,五階玉魔石雕刻而成的玉橋鋪在一條小河上,鍛造出了小橋流水人家之意!

  看得君臨仙直點頭!

  剛過橋,就發現一位渾身破爛邋遢的青年正躺在橋頭啃著不知名大腿!

  看著人家吃的香的,君臨仙頓時感覺自己又餓了!

  當即小跑跑到其面前,坐在地上盯著跟自己一樣邋遢的青年張嘴就開始逼叨!

  “哥們,你本事挺大呀!”

  “乞討都乞討到皇宮里來了,還有吃的沒?”

  “我現在餓的不行了,你勻我點唄!”

  “我這有酒,咱哥倆喝點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