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事情敗露
  只見君臨仙一腳狠狠踏在地上,酒壺瞬間被震起!

  持刀橫刀一立,酒壺穩穩的落在刀身上!

  “看仔細了,就表演這一次!”

  話音未落,君臨仙周圍布滿一股說不清的氣息!

  右臂輕輕發力一震,酒壺被震起,待酒壺下落之時,提刀上劃!

  酒壺被毫無阻攔的切開,詭異的是壺內的酒也被同時切開,并沒有像想象中一樣飛濺!

  宇文拓仿佛看出了什么,眼神頓時朦朧無神,陷入了頓悟之境!

  “刀域?!”

  “刀域?!”

  兩聲驚嘆在無公公與張狂口中蹦出!

  聲音傳來,宇文拓眼神逐漸清醒,剛醒一半,又朦朧無神了下去!

  見狀,無公公扭頭盯了一眼張狂,龐大的神識布滿整個青樓!

  “所有人安靜不得出聲,出聲者殺無赦!”(傳音)

  聽到這話,張狂心里不禁嘟囔著,“剛才你也出聲了,你咋不說,現在跑這來雙標了!”

  看著宇文拓陷入頓悟,趙錦城激動的要死,想興奮的大嚎一聲,可看著無公公殺氣騰騰的樣子,只能憋回去!

  不一會…臉憋的通紅!

  而周梓鋒看到這一幕,震撼的心差點吐了出來!

  伸手按住胸口眼珠子直轉,仿佛在想著怎么破壞一下!

  扭頭看了看自己剛剛得罪的君臨仙,暗暗咬了咬牙!

  是個寶藏呀!

  就算得罪你了又如何?

  在我周家的威壓之下,你遲早是我周家的,你身上的秘密終究是我的!

  看著眾人當慢呼吸不敢大聲喘氣,君臨仙無語了!

  老子特么壓不住了,你們沒完了呀!

  當即一個響指,空中出現幾支陣符籠罩在宇文拓身上!

  “哪這么多屁事,該干嘛干嘛,老子可等不及了!”

  說完直接將少女公主抱抱在懷里,奮力一躍上了二樓!

  哐啷!

  急的直接撞門而入,都懶得開門了!

  “虛空衍符?!”

  聽到無公公帶有疑問而又肯定的話,張狂愣住了!

  “無公公,你確定?”

  “你這是懷疑咱家的眼光嗎?”

  特么的,什么語氣呀!

  這太監打不過,打不過,惹不起,惹不起,低調,低調,憋回去!

  看到這稀有的手段,趙錦城興奮的直接跳了起來!

  “牛批,不愧是大神呀!”

  撕拉~

  嗚嗚~

  樓上傳來一聲伴隨著嬌哭聲的衣服撕裂聲!

  眾人把目光皆皆聚在周梓鋒身上!

  而周梓鋒狠狠的瞪了一眼眾人,扭頭看著張狂。

  “狂爺?確定是虛空衍符嗎?”

  “是!”

  張狂還沒來得及張嘴,就被突然傳來的一聲打斷!

  目光轉移,只見宇文拓輕笑著渾身靈氣一震,破壞陣法走出!

  “怎么?看到君前輩的手段想拉攏嗎?你覺得你們周家有機會嗎?”

  聞言,周梓鋒惡狠狠的瞪了其一眼,“走著瞧!”

  “啊~!疼!嗚嗚~進不去!嗚嗚~”

  樓上聲音再次傳來,這使所有人雙雙抬頭,渾身燥熱!

  (就雙雙抬頭,別問什么頭,要問就是一對一對一起抬的!)

  聽到這嬌喊聲,周梓鋒牙都快咬碎了!

  本來做這件事的應該是我,是我!!!

  “我們走!”

  該做不該做的都做了,結果沒一件做成的,只能這么灰溜溜的掉頭就走了!

  見周家人一走,趙錦城直接興奮了!

  “來,我們一起開始,我就不信我在這方面比大神弱!”

  “啊~疼~慢點!求求你了,太大了!嗚嗚~”

  我勒個槽!

  忍不住了!

  所有人摟著懷里的女人迅速沖到房內,這種情況先壓制著自己燥熱為好!

  聽著聲音傳來,無公公尷尬的紅著臉!

  “少爺,要不您也找一個?老奴先回去了!”

  聞言,宇文拓沒好氣的白了其一眼!

  “我的心意你不知道嗎?我要是做了,你說我心上人會直接廢了我嗎?”

  咳咳!

  得!看來少爺還是挺守身如玉的!

  “少主,那老奴先回去了,老奴待在這不太方便,回去等著你呀!”

  讓你回去我一個人在這受罪?

  怎么可能,你走了我該怎么辦呀!

  君前輩這幾個徒弟管不了我,你走了我該控制不住自己!

  “不行!你走了我就該亂來了!”

  “你必須在這陪著我,改明兒有人知道了,你也可以為我作證我啥都沒做!”

  這話讓無公公氣的直咬牙!

  宇文拓,你特么能不能當個人呀?

  讓一個太監陪你在青樓帶著,四面八方還都是這種聲音,能不能考慮一下太監的感受!

  你難受了可以偷偷找下五姑娘,可我呢?

  早知道不來了,讓他們揍死你丫的!

  聽著二人對話,梟、牧二人嘿嘿直笑,這宇文拓可真有才!

  “師兄,要不咱倆也去痛快痛快?”

  “好呀!走著!”

  “你倆敢走我就告訴三師姐你們帶師父逛青樓!”

  “……”

  梟、牧二人瞬間無語!

  能不能把我倆當個正常的男人!

  “師妹,你看……”

  話還沒說完,就被紫嫣然打斷!

  “宇文大哥,幫忙看看我兩位師兄,要是他倆去了,我可是會給師父說你壞話的!”

  “……”

  得!

  又有兩個人陪著自己,這樣也好,不孤單了!

  “啊~你慢點,疼~嗚嗚~太快了!”

  聽到二樓聲音傳來,牧婺實在是忍不住了!

  “師兄,咱倆沖出去吧!我真是堅持不住了!”

  一聽這話,梟痕當場滿頭黑線,看著虎視耽耽的宇文拓與師妹瞬間感到心累!

  “師弟,別犯傻了,你覺得咱倆沖的出去嗎?”

  哎!

  看著這陣容牧婺只能憋屈的直嘆氣,心里不禁念叨,師妹咋管這么寬!

  “速度太慢了,我不喜歡,我要加速了!”

  “不要,嗚嗚~我受不了,求求你!”

  “啊~”

  尷尬的五人聽著樓上傳來最亮最明顯的聲音都紅起了臉!

  還是趕緊找個話題轉移注意力刺激好!

  “宇文大哥,這位是無公公,為什么所有皇帝身邊的公公都叫無公公呀?”

  終有有人找話題了,宇文拓一臉感激的看著梟痕。

  “帝王身邊的公公可以說是最信任、也是實力最強的人!”

  “在帝王身邊,能接觸很多人接觸不到的秘密,所以一般帝王身邊的公公都叫無舌!”

  “取不會瞎說,不會透露之意!”

  “那這位就是無舌公公?”梟痕眨著大眼繼續發問。

  師父說永昌皇朝可以說是北島之主,身邊的人實力不應該這么弱才對呀!

  “我乃無言,無舌是我師父!現在的我還沒資格稱得上無舌呢!”

  聽到解答,梟痕一臉羨慕的看著無言,“無言前輩,您實力真的好強,真不知道我什么時候才能有了您這等實力!”

  這馬屁拍的不錯!

  “啊~要死了!!嗚嗚~”

  樓上撕心裂肺的豬嚎聲伴隨著上氣不接下氣哭聲傳來!

  這讓幾人走了走神!

  “咳咳!回神,回神!”

  “梟公子不必擔心,你拜君先生這等奇人為師,到我這境界估計是遲早的事!”

  嘖!

  這餅畫的,真香!

  “我期待著吧!我希望像您一樣,修煉至偽皇,成為最強的偽皇!”

  這話怎么聽著怪怪的?

  “你對偽皇有什么誤解嗎?偽皇已經算是強者了?”

  “就算同為偽皇,相差應該不會太多的!”

  聽到這話,梟痕瞬間懵逼了,這個自己想的怎么不一樣呀?

  “前輩,不對吧?”

  “怎么?”

  “我父親也是偽皇圓滿境界,可我覺得你能一招秒殺他!”

  “什么?師兄,咱爹竟然是偽皇級別高手?”

  聽到師弟的聲音,梟痕忍不住的翻了個白眼,這爹叫的比我還順口呀!

  無言輕輕的笑了笑,“梟公子,我說的可是一般的偽皇圓滿,永昌皇朝作為北島的霸主,傳承了超過十萬年,你覺得我會是一般人嗎?”

  我勒個去!

  這為了夸自己,這彎拐的可真不少呀!

  磅磅磅!

  “嗚嗚~啊!嗚嗚~啊!”

  床撞墻聲與哭聲不斷傳來,眾人瞬間又被打斷了思路!

  大眼瞪小眼的盯著對方!

  砰!

  一扇門被重重的踹開!

  趙錦城沮喪的在屋內走出,不斷拍打著腦袋!

  “趙錦城,你也太快了吧?”

  “什么我太快了?我是早完了,再進去只是為了和亦寒大神比比誰弄出的動靜更大而已!”

  “哦~~!”

  宇文拓一臉意味深長的笑容看著趙錦城,這笑容讓其直發毛!

  “亦寒大神?這是誰?”

  “對呀!你不是稱呼我師父為大神嗎?這亦寒又是誰呀?”

  這話一出,宇文拓急忙想捂二人嘴,可已經來不及了!

  無奈之下,只能仰頭吹著口哨當作什么都沒發生!

  而這讓趙錦城突然醒悟!

  “你,你剛才說什么?你師父不是叫亦寒嗎?”

  “不是呀!我們師父名為君臨仙!”

  吧唧!(心碎聲)

  趙錦城瞬間雙眼通紅,看著裝作毫不知情吹口哨的宇文拓直咬牙!

  可恨呀,未來的姐夫也是的,一直把自己打扮的邋里邋遢的,害的我認錯人了,還一直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氏,自己的錢全都白花了!

  想到這,再看著宇文拓那裝作不知情的樣子,實在忍不住了!

  “宇文拓,我跟你拼了!”

  說完直接張牙舞爪的沖了上去!

  “哎哎哎!停!”

  看著氣的雙眼通紅的趙錦城,心里止不住的發怵!

  “你想說什么?”

  “咱好好說道說道,我從來沒說過這是亦寒大哥吧?是你自己認為的!”

  “可是你應該知道的,要不是因為我姐喜歡他,我也不會為他包青樓呀!”

  “為你未來姐夫包青樓?你確定這事傳到你姐耳朵里你還能好受?”

  “不好受也比沒錢強,我花了一年的零花錢包青樓,可不是我想請的人,我不管,你賠我!”

  “沒錢!”

  “要錢沒有,要命你自己來拿,看你本事!”

  第一次見識這么不要臉的人,這讓趙錦城有著說不出的委屈!

  看著宇文拓那得意洋洋地樣子,瞬間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嗚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