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父慈徒孝
  “哈哈哈!”

  周梓鋒大笑著朝少女走去,邊走邊以挑釁的目光看著宇文拓!

  仿佛在說,我贏了,你就是個笑話!

  這目光讓宇文拓猶如在針氈上打滾一般難受!

  無奈之下只能搖頭嘆氣的看著君臨仙!

  “君前輩,您的底氣呢?我還以為你們很有把握呢!”

  聞言,君臨仙哈哈大笑!

  “哈哈!宇文拓,說你傻,你還真是不謙虛呀!”

  “小六子,你們三個也給老子看好了,今天給你們好好上一課!”

  而這幾句讓讓周梓鋒止住了腳步,冷眼盯著君臨仙!

  “什么意思,你竟然反悔?”

  “反悔?你能反悔為什么我不能反悔?”

  “再說了,我也沒答應你什么,我怎么反悔了?”

  此話一出,可把周梓鋒氣壞了!

  “剛才宇文拓問你的時候你可同意了,現在人家姑娘選我了,你就反悔嗎?”

  呵呵!

  君臨仙什么時候按照套路出過牌?

  “我只是胳膊癢了,伸了伸胳膊,怎么就成了同意了!”

  說到這,扭頭看了看一臉嫌棄的少女!

  “至于這姑娘選你,這就好辦了!”

  說罷,走到姑娘面前,一臉淫蕩的笑容盯著,張嘴就要一口啃在那滿滿膠原蛋白的臉蛋上!

  哪曾想,少女眨著被熏的掉出眼淚的雙眼,屏住呼吸后退了好幾步!

  “客官,請您放尊重點!”

  看到這一幕,周梓鋒直接來勁了!

  “螻蟻,注重點影響,人家這么嫌棄你,你還舔著臉往上走,能不能別惡心人了!”

  這話一出,眾人原本以為君臨仙會尷尬的退下!

  哪成想,君臨仙哈哈大笑的一爪將少女鎖在墻壁上!

  伸舌在其臉上狠狠舔了一口!

  看著君臨仙的所作所為,眾人傻眼了!

  要不說牧婺是個直性子,有話直接說!

  “師父,您讓我們學習就是學這個?”

  “滾一邊去!”

  “好嘞!”

  君臨仙扭頭看著周梓鋒不斷邪笑,“她在我手里,你能奈我何?”

  “螻蟻,你這是想和我周家做對嗎?”

  “做不做對的又如何?我也不知道宇文拓怎么想的,就他這樣的還是將軍呢?”

  “……”

  宇文拓表示很無語,不知道自己哪做錯了,一臉不知所措的盯著君臨仙,希望能給個解釋!

  哪成想君臨仙根本沒鳥他,一對召子直溜溜的盯著少女!

  “我很臟很臭很邋遢,并且實力猶如螻蟻一般,對吧!”

  “周梓鋒長得確實不錯,并且周家勢力那么大,你選他這是你最好的選擇!”

  “可你忽略了一件事,你和他不是談情說愛,只是一夜夫妻而已!”

  “而這個世界是實力為尊的,誰的拳頭大,誰說了才算的!”

  “我知道,周家強者很多,圣人也有好幾位,但是,那有如何?”

  “宇文拓和無太監在這,他們只敢嘴上說說,你讓他們動個手試試?”

  “就算周家勢力再大,你覺得他們能瞬間過來嗎?他們會為了你這樣的風塵女子和皇族翻臉嗎?”

  這么一大段話叭叭的說出,聽的人腦袋都大了!

  周梓鋒瞬間忍不住!

  “你特么裝逼裝完了沒?裝完了趕快滾,本少爺急著洞房呢!”

  哪成想,君臨仙沒搭理他,扭頭看著宇文拓!

  “畏首畏尾就不要修煉,修煉就是逆天而行的,你身為將軍卻畏首畏尾考慮這么多,你確定是個合格的將軍?”

  話音剛落,宇文拓淡淡一笑!

  原來如此,君前輩這么點我呢!

  將軍應該殺伐果斷,不應該畏首畏尾,跟我談條件,他配嗎?

  “周梓鋒,滾吧!”

  “今天這顆紅丸你摘不成了!”

  什么?

  宇文拓竟然真的聽了這個螻蟻的話?

  嘰里咕嚕的半天說的是個粑粑呀!

  “宇文拓,這螻蟻說的對,這世界誰的拳頭硬,誰說的才有道理!”

  “他現在這么狐假虎威,你能護得住他一時,你能護得住他一輩子嗎?”

  聞言,宇文拓嘿嘿一笑!

  “要是君前輩需要,我不介意護他一輩子!”說完還朝君臨仙拋了個媚眼!

  “就是,就是!我趙家也不介意護君前輩一輩子,區區周家,想要和我趙家做對嗎?”

  “給你周家臉了,有本事來呀!”

  看到二人為自己說話,還花錢安排自己痛快,這讓君臨仙心里暖暖的!

  “周家的二傻子,記住一句話!”

  “這個世界以實力為尊,但是底牌也尤為重要,老子的底牌可不是你能想象的!”

  說完,一臉淫蕩的盯著面前少女!

  “你心心念念的人幫不到你,你能奈我何呢?”

  “堂堂化身圓滿高手,卻被人封了實力在我這樣螻蟻手中抵抗不得有什么感想嗎?”

  聞言,少女剛想張嘴說話,可這張嘴瞬間,君臨仙一口吻了上去!

  少女雙手不斷拍打著君臨仙肩膀,企圖推開這個流氓!

  似乎是吻夠了,也似乎是被少女咬痛了,君臨仙松開嘴唇!

  伸舌舔了舔嘴唇上的鮮血!

  “如果是談情說愛,我不會強迫你,可你別忘了,你在什么地方,你是什么身份!”

  “據我了解,錢家不會強迫人來這地方,你應該是心甘情愿來的,就算你討厭我,那又如何!”

  “來吧,反抗吧,咬我吧,越反抗我越興奮,越反抗越刺激!”

  說完一把將其摟在懷里就要往屋內走去,聞著其身上的味道,嘗了嘗其嘴唇的味道,真是一秒都等不下去!

  “宇文拓,這外面就交給你了,老子先痛快去了!”

  哪成想,宇文拓伸手直接攔住了君臨仙。

  “君前輩,等等,我想跟你談談!”

  談毛呀?

  不知道老子已經壓制不住了嗎?

  回頭惡狠狠的盯著宇文拓,恨不得一口吃了他!

  “談你大爺談,就不能等老子忙完再談嗎?”

  “我大爺正在閉關了,要不我請來讓你倆談談?”

  “……”

  這么耿直的話讓君臨仙瞬間無語!

  “有屁就放!”

  宇文拓嘎嘣嘎嘣的搖了搖脖子,一臉認真的盯著君臨仙!

  “我宇文拓,三十一歲,天階尊者,殺人無數,刀意領悟到了巔峰,并且以天階尊者實力斬殺偽皇中期高手不止一位!”

  “你說我不是天才,我不服,我就想問問什么樣的人才是天才,你說那話我感覺是在侮辱我!”

  就這?

  老子急的火急火燎的,你攔住我就是為了為這?

  能不能分個輕重緩急,老子壓制的很難的好不!

  看著懷中嬌媚動人不斷抵抗的少女,再看看一臉認真的宇文拓,就知道這事不善了是不能痛痛快快的痛快了!

  無奈之下只能取出通靈紫玉開始搖人了!

  “小槍,在不在,小槍,小槍?小槍!”

  “師父!”

  “小槍,你……”

  “我去你媽的,要死呀你!”

  “……”一聽這話,君臨仙火氣更大了!

  “小槍,你特么說啥?再給老子說一遍!”

  “不是,師父!臥槽!你特么沒完了是吧?給你臉了!”

  我淦!

  看著所有人以怪異的目光盯著自己,實在是忍不住了!

  “蒼凌天,你特么是想死還是不想活了!”

  “不是,師父,臥槽,你特么沒完沒了了是吧?”

  我勒個大槽!

  小槍這是飄了呀!

  剛想發火,通靈紫玉再次傳來急促的聲音。

  “無命,小亢,分散開,等下你們頂住,師父找我呢!”

  “極光戰神·開!”

  “禁龍皇/龍皇禁!”

  叮咚哐嗆啪!

  各種聲音傳來,最后安靜!

  “師父,我剛才在忙,您找我啥事來著?”

  “你確定你是有事?不是借著這個機會發泄?”

  “哎呦喂!師父,您怎么會這么想我,我這是生死關頭接您的消息呀!

  身邊敵人太多,不得已而為之的呀!”

  好吧!算你說的有理,放你一馬!

  “小槍,你現在的槍意到了什么境界了?”

  “槍意圓滿了,怎么啦?”

  聽到肯定的答復,這讓君臨仙得意擺了擺肩膀,一臉臭屁的看著宇文拓!

  “看到沒?聽到沒?什么才是天才,就你,不行!”

  雖然不知道通靈紫玉那邊是何等人物,卻知道他是君前輩徒弟,并且意境竟然到了圓滿境界!

  這不服輸是不行呀!

  “君前輩,跟他相比,我確實不是天才!”

  聲音通過通靈紫玉傳到蒼凌天耳中,瞬間有些小懵逼了!

  “師父,您找我就是為了問這個嗎?”

  “對呀!咋滴?不行?”

  “行行行!師父,其實我現在非常想對您說句話!”

  “啥話?”

  “師父!去你姥姥個羅圈腿!無命,小亢,我來幫你們啦!”

  “戰蒼穹·橫掃天地!”

  啪!

  通訊瞬間掛斷!

  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君臨仙也不計較那么多了!

  臭屁得意的盯著宇文拓,這讓宇文拓無地自容!

  “師父,二師兄不是刀客嗎?您怎么不聯系二師兄,反而聯系大師兄呢?”

  面對梟痕的問話,君臨仙不禁翻了個白眼,而宇文拓也一臉好奇的盯著君臨仙!

  “你大師兄是你們這群人里最廢物的一個,沒有天賦,沒有悟性!”

  “就這么一個廢物宇文拓都比不過,還找你二師兄,萬一打擊的宇文拓以后沒心思修煉了,你負責呀!”

  “……”

  宇文拓表示很無語,你說了還不如不說呢,我特么已經知道!

  看著無語的宇文拓,君臨仙嘿嘿一笑,摟著少女就往屋內走去!

  “等等!”

  我淦!

  就不能好好的讓我痛快了是嗎?

  再次回頭惡狠狠的盯著宇文拓!

  “你特么沒完了是吧?有屁能不能直接放完!”

  額……

  至于這么急嗎?

  這少女又跑不了,看你這猴急猴急的!

  “君前輩,我卡在意境巔峰好久了,請您賜教!”

  “我賜教你大爺!”

  “沒見老子急成啥樣了嗎?就不能等會再請教嗎?”

  “不能,我怕再等下去我心魔就該出來了!”

  得!

  心魔這詞都出來了,還是讓這孩子見識一下吧!

  畢竟人家請咱痛快呢,咱也不能不夠意思!

  趙錦城表示很委屈,明明錢是我出的!

  [狗子?系統?在不在?]

  [不在!]

  [快點,江湖救急,實力不夠,來配合裝個逼!]

  [憑啥?我欠你的呀!]

  “……”見系統這樣,君臨仙瞬間無語的想哭!

  能不能別在關鍵時刻掉鏈子呀!

  [天道之力不要了?要是你不要,那就不需要配合了!]

  [叮!經過本系統觀察,宿主實力到了瓶頸,有些力不從心了!現在將宿主領悟的意境提升為“域”,請宿主接受!]

  感受著微微發漲的腦袋,君臨仙邪魅一笑!

  看著這狗子不能怪著呀,不逼著趕著不干活呀!

  適應了腦海中的一切,摟著少女走到宇文拓面前,抽出其刀揮動了幾下適應了一下手感!

  看了看被趙錦城遺棄在地上的酒壺!

  “看好了,老子只演示一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