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殺你老婆,喝你喜酒
  “咳咳!”

  聽到宇文拓的呼喊,君臨仙咳了咳抽的發干的嗓子,仰頭灌了口酒慢悠悠的朝院內走去!

  剛一進院,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滿地碎肉,眼珠子、腸子、內臟到處都是,腥臭味彌漫讓人睜不開眼!

  看到這一幕,君臨仙坐到椅子上給自己倒了杯酒慢慢品嘗著。

  “還有大腸和鞭呀!我的最愛,看來這邪修做好的一切都給我做嫁衣了!”

  扭頭看了看死的不能再死的新娘,心不由得提了起來!

  “這么美的大姑娘,看著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就這么沒了,宇文拓,你丫的就不能注意點嗎?”

  “……”

  宇文拓瞬間無語,我離著那么遠,我哪能看到院內的人呀!

  “師父,這人剛死,還熱乎著,要不您忍忍試試?”

  一聽這話,君臨仙感覺有道理,剛想起身,就被紫嫣然死死壓住動彈不得!

  “師父,死者為大,你想干嘛?”

  “我想!”

  “……”

  紫嫣然一臉憤怒的盯著梟痕,“師兄,你是想死還是活夠了?”

  見師妹生氣,梟痕訕訕的撓了撓頭,“氣氛太緊張,我活躍一下氣氛嘛!”

  活躍你大爺,有這么活躍的嗎?師父直接當真了!

  見兩個弟子沒完沒了的叨叨,君臨仙實在忍不住了!

  “你們特么不餓,是吧?還吃不吃飯了!”

  不說這話還好,這話一出,三個小家伙不停的眨眼摳著嗓子干嘔!

  這半天摳的,膽汁差點給摳出來,深呼吸一口氣,直接又俯身開始狂吐!

  “師父,您在這地方怎么吃的下去呀!”

  咋滴?很嚴重嗎?

  君臨仙扭頭看著周圍的尸山,滿地碎肉、眼珠子、內臟,急忙深呼吸一口氣吃了口大腸壓壓驚!

  “連這都受不了,那你們以后碰到更嚴重的絕境該怎么辦?”

  這話一出,三人皆閉口不語!

  見狀,宇文拓急忙給君臨仙倒了杯酒,“君前輩,您放心,他們加入我的敢死隊,我帶著他們沖幾次就會好很多的!”

  “我很不明白,以前他們殺了那么多魔獸,殺完該吃吃,該喝喝!

  并且他們殺人也不在少數,怎么在死人面前就吃不下飯了!”

  這叫死人嗎?你家死人是滿地碎肉,眼珠子內臟一地這樣呀?

  “小六子,踩幾個眼珠子讓我聽聽響,喝酒太沒勁了!”

  “小牧,把那邪修拉過來,讓老子好好看看!”

  話音剛落,梟痕顫顫巍巍的看著滿地眼珠,伸腳輕輕一踩,當場有點站不穩了!

  殺人就殺人,能不能別這么殘忍!

  可別說,踩著還挺舒服!

  啪!

  聲音傳來,讓梟痕有著說不出的恐慌感,可踩著踩著……

  突然的上癮了!

  “你特么能不能別踩那么快,老子喝酒的心境都被你搞壞了!”

  我勒個去,在這尸山面前喝酒,您還有心境?

  這時,牧婺拖著邪修右腿走來!

  君臨仙看著半死不活上氣不接下氣的邪修就賞了牧婺一酒壇。

  “老子要他還有用呢,來這就是為了他,你特么別給我搞掛了!”

  這讓所有人甚是不解,一個人人喊打的邪修,有啥用?

  您還特意來走一遭,莫非就是為了殺人家媳婦,聽點眼炮響的聲音?

  看著眼前邪修,君臨仙屈指一彈,將一顆丹藥射入其嘴,正事還沒辦,可別現在掛了!

  “咳咳!”

  藥效發揮,邪修緩緩醒來,抬頭看著君臨仙,眼中透露著一絲不解!

  “你到底是什么人,一個螻蟻,竟然能讓大名鼎鼎的宇文拓鞍前馬后!”

  一聽這話,宇文拓剛想說什么,就被君臨仙攔住!

  只見君臨仙悠悠的往嘴里塞了塊鞭,抬起酒杯抿了口酒!

  “螻蟻又如何?你不就是栽到了螻蟻手中嗎?”

  “記住一句話!螻蟻之身、亦可滅天!”

  這話一出,邪修不由自主的品著這句話!

  見邪修迷茫的樣子,君臨仙嘿嘿一笑!

  “行了!別想了,就你這樣的廢物玩意,估計永遠想不通這句話的含義!

  安心上路吧!”

  邪修瞬間急了,你這殺了我老婆,吃我準備的鞭,喝我的喜酒,就不能讓我做個明白鬼嗎?

  可君臨仙哪管你這么多!

  〈系統!“如徹貫通”學習“奪靈”!〉

  聯系了一下系統,腦海里一股舒適的涼意劃過!

  這讓君臨仙有些開心!

  不愧是我的好狗子,知道在外人面前呢,給我來個舒適性的學習!

  邪修還沒來得及張嘴,君臨仙一個箭步上前,雙掌左右夾擊的放在其太陽穴!

  “秘術·奪靈!”

  隨著君臨仙運轉秘術,邪修不由自主的翻著白眼!

  只見邪修渾身氣息往君臨仙雙手游走,一股淡灰色,一股透明中帶著銀!

  “啊……”

  猶如螞蟻爬行在血肉中拔絲抽繭般的奇癢、難受、痛苦襲來,這讓邪修忍不住的狂哮!

  要殺利索殺不行嗎?這么折磨人干嘛?

  哪有這么玩的!

  突然來找我麻煩,殺了我老婆,把我打個半死,在我面前吃我準備的鞭,喝我的喜酒,有問題不解答,不讓我當個明白鬼,現在還折磨我!

  有你這么當人的嗎?

  這可把邪修給委屈壞了!

  宇文拓看著邪修一臉委屈,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君前輩也是的,要殺痛快殺不行嗎?還折磨人家!

  看到了邪修的委屈,君臨仙嘆了口氣安慰著。

  “乖,你是最棒的!再忍忍!馬上就可以去死了,再難受會,很快就可以升天了!相信自己,堅持!堅持一會,你就會習慣的!”

  尼瑪!這是人說的話嗎?

  到底你是邪修還是我是邪修!

  怎么看著你比我還邪,還可惡不要臉呀!

  “啊!!!嗚~”

  君臨仙猛然發力,這措不及防的速度讓邪修忍不住的哀嚎!

  “我加快速度了,你可以開心會了,馬上就讓你爽到無知覺了!”

  尼瑪,馬上我就要死了,我該開心嗎?

  不過這話咋怪怪的,怎么像我平時糟蹋女孩子關鍵時刻說的話一樣!

  幸好君臨仙沒用“他心通”,要不然知道了其心思,不知道會不會將速度再次提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邪修也逐漸接受了現實,猶如死魚般的耷拉著眼皮!

  而君臨仙雙掌吸引邪修的氣息在其雙掌處逐漸形成一灰一銀兩塊特殊的晶石!

  “成了!”

  君臨仙興奮的吼著,可下一秒直接愣住了!

  狗系統說奪靈刻刀不能對人使用,會遭天譴的,那這奪靈秘術會不會遭天譴?

  轟隆!

  一道血藍色天雷從天而降,用事實告訴君臨仙絕對會遭天譴!

  “我尼瑪,疼疼疼!”

  “嗷菲!嗚嗚~”

  見君臨仙翻著白眼不停的跳著霹靂舞,身上血痕光速增加,這讓邪修露著欣慰的笑容!

  讓你丫的殺我老婆,還當著我面喝我的喜酒,遭天譴了吧!

  活該!!!

  看著邪修玩味的眼神,梟痕忍不住了!

  我師父只能我們笑話,你丫的一個要掛的人了,還敢笑話我師父!

  當即上前摟著其脖子奮力一扭!

  咔嚓!

  見邪修抽搐了一下不再動彈,梟痕昂頭擦了擦鼻尖神氣的自豪著。

  我可是殺過橋天境高手的男人!

  “師兄,師父說來這就是為了這邪修,你這么殺了,確定師父不會揍你?”

  一聽這話,梟痕臉色瞬間精彩萬分!

  完犢子了,怎么把這茬給忘了!

  突然想到了什么,扭頭賤兮兮的笑著盯著紫嫣然!

  “師妹,你說師兄對你咋樣?”

  “滾!”

  “我毀容了,師父不會喜歡我了,別逼逼,小心我殺了你!”

  尼瑪!你狠!

  老子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師弟,你說……”

  “師兄,我肚子疼,我去拉個粑粑先!”

  見師兄來找自己,牧婺急忙施展屎遁逃離!

  這可是要命的問題,還是抓緊逃離比較好!

  看著這相親相愛的師門,宇文拓不由自主的咧嘴直笑!

  扭頭看了看還在雷海中跳著霹靂舞的君臨仙,身邊布滿了血霧,猶如雷霆中一只洗禮的血繭般,當場就憋不住了!

  “話說,君前輩這么被劈著,你們不擔心嗎?還在這扯屁!”

  梟痕左看右看,師弟屎遁逃離,師妹這丫頭惹不起,還是得自己解答!

  “那有啥擔心的,師父經常被劈,早就習慣了!

  我估計師父幾天不挨劈,還想念的皮癢癢呢!”

  “我就那么賤嗎?”

  聲音傳來,梟痕頓時就一個哆嗦!

  這天雷停的也太是時候了吧!

  都劈了老半天了,就不能再多劈一秒嗎?

  這讓師父聽到了,我又完犢子了!

  就這一秒鐘的時間,梟痕想了上萬種生不如死的后果!

  哪成想,君臨仙往嘴里塞了顆丹藥,斜眼掃了一眼毫無生機的邪修!

  “把邪修戒指摘下來!”

  見師父不揍自己,急忙摘下戒指,一臉獻殷勤的雙手遞上!

  一看儲物戒指,君臨仙直接開口罵娘了!

  “媽蛋的,怎么才兩千多顆極品晶石,好歹也是邪修呀!真特么丟邪修的臉!”

  這話一出,宇文拓尷尬了!

  “君前輩,他再怎么說也是個橋天境的邪修呀!

  幾千不少了,我的積蓄也才幾千!”

  一聽這話,君臨仙斜眼耷拉著眼皮盯著宇文拓,真是個好官呀!

  竟然一點都沒貪污!

  不過貪污不貪污的有啥用,人家義父就是皇帝,能差錢還是咋滴!

  想到這就不由得羨慕!

  不差錢,能每天包一座青樓,自己什么時候能混成這樣呀!

  仰頭灌了口酒,看著儲物空間內的兩塊特殊晶石露著淡笑!

  還好自己反應快,直接將晶石收到了儲物空間,要不然就被天雷毀了!

  扭頭看了看毀容的紫嫣然,當即掏出通靈紫玉聯系著陳黎!

  “小魔女,在不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