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公蛇?母蛇?
  這話一出,眾人齊齊盯著君臨仙,這信息量…有點大呀!

  不是尿褲子,難不成是……

  聽到這話,君臨仙瞬間覺得自己沒臉見人了!

  這狗東西,你看到就看到,說出來干啥?

  還特么聲音這么大!

  老子不要面子的嗎?

  不過這時候了,必須得擺脫這些怪異的眼光!

  “沙蛇纏繞那么緊,老子身體受壓,肯定會忍不住的排放液體呀!”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眾人眼神更加怪異了!

  要不說牧婺樸素耿直呢,遇到問題直接問!

  “師父,您是艸蛇了嗎?”

  “……”

  空氣瞬間寧靜!

  君臨仙想死了,會不會說話,不會說話別特么說!

  “你腦子里一天特么想啥呢?這幾條蛇是特么公的!”

  “您怎么知道是公的?您還觀察的那么認真了?”

  噗~

  君臨仙一個沒忍住,老血噴出,倒地昏迷了過去!

  見師父昏迷,周雅妃尷尬的漲紅臉頰,走到君臨仙身旁給其毒解了!

  “師父說的對,那蛇真是公的!”

  聞言,牧婺笑呵呵撓頭,“師父不愧是師父,公蛇都能下得去手,不對,是下得去……”

  空氣再一次安靜,這孩子,怎么喜歡把天聊死呀!

  ——————

  傍晚!

  二男二女圍在火堆旁加熱的烤肉聊著天,好不愜意!

  而早已醒來的君臨仙只能干巴巴的趴在地上裝睡!

  這么尷尬的場景,怎么起來才不顯得尷尬呢?

  “師弟,肉加熱好了,去叫師父吧!”

  一聽這話,君臨仙急了!

  老子還沒想好說辭呢,飯怎么就做好了?

  牧婺走到君臨仙身旁,輕輕的推了推,“師父,師父~飯好了!”

  裝不下去了,還是起來吧!

  “哈~”

  “呦,飯好了?”

  看著師父惺忪的雙眼,感覺虛弱無比,心疼的將師父扶起;

  “師父,看您累的,伺候了蛇,還壞了自己的身子,可得多吃點好好補補!”

  “……”(烏鴉飛過!)

  空氣瞬間再次安靜!

  君臨仙心累的扭頭,滿臉苦澀,你特么不會說話,能不能閉嘴!

  化悲憤為食欲,拿上猿腿就狂啃,一邊狂啃,一邊兇狠的看著牧婺;

  “小牧,你師兄還有自己的功課,不能一直幫你修煉,還是讓為師幫你吧!”

  一聽這話牧婺冷汗直流,師父出手,那不是又該半死不活了嗎?

  突然想著四師兄的速度,并且四師兄說過,師父的速度和他相差無幾!

  “師父,您看,這荒漠環境惡劣,就不勞您出手了,明天我去找匹沙馬,我讓沙馬拖著我修煉!”

  聞言,君臨仙一抹嘴邊油,冷眼看了牧婺一眼,起身走到一旁,右手用力,猛然單膝跪地;

  “漩渦流沙困陣·開!”

  直徑近十米長的黃沙瞬間塌陷,不斷加速旋轉,皆皆往中心流去!

  見狀,直接將自己手中啃剩的骨頭扔入其中,不到五秒中,只剩下干枯枯的骨架,上面不帶一絲碎肉!

  而干枯的骨架也在眾人眼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最后化為白沙融入到其中!

  “為師覺得你的修煉不容有誤,今晚你睡這比較好,畢竟你也想提升自己實力,休息修煉兩不誤嘛!”

  眼看著白骨化為骨沙,哪敢輕易下去,還在這睡覺?

  師父這是沒打算讓我活著上來吧?

  不就說了兩句實話嘛,您至于這樣嗎?

  “師,師父,俺覺得…俺這實力已經進展夠快了!”

  一聽這話,君臨仙不樂意了!

  走到牧婺身旁,拍著其肩膀,“小牧,你要知道,一把刀,越磨才會越鋒利,你的修煉不容停滯呀!”

  “可是師父,這……”

  話還沒說完,君臨仙提腿一腳踹出,“下去吧你!”

  “啊……師父,疼呀!”

  切,關我屁事,讓你丫的亂說!

  見君臨仙不理自己,瞬間急了!

  “師父,俺錯了!”

  “您繞了俺吧,俺真不該說實話!”

  我尼瑪!

  那叫實話嗎?

  你特么了解啥?

  老子靠的是蛇纏繞時的縫隙,不是蛇!

  “小牧,為師沒怪你,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你堅持吧!”

  “師父,嗚嗚~啊~俺還沒吃飯,真知道錯了!”

  “少吃一頓餓不死人的!”

  說完,扭頭悠悠的喝著酒,不再搭理這完犢子的徒弟!

  三人看到眼前一切,不禁打了個冷顫!

  梟痕想著那會自己的所作所為,頓時低頭狂啃,刷低存在感,企圖師父沒能記起自己!

  可君臨仙這么小心眼,怎么可能饒得了你!

  “小六子!”

  聲音傳來,梟痕頓時一個哆嗦!

  今天可是受累了,連戰三女,今晚可不想受罪!

  過度勞累,哪怕明天再受罪也好呀!

  突然想到了什么,抬頭一臉訕笑的看著君臨仙!

  “師父,怎么啦?”

  君臨仙玩味的看著梟痕,“爽不爽?”

  那還用你說?

  成為了真正的男人,能不爽嗎?

  “師父,看您說的,當然……”

  話說一半,起身猛然死死盯著君臨仙身后!

  “師父,你快看,又一個絕世美女呀!”

  又有美女?

  君臨仙恍然回頭,想看看哪又蹦出來一個美女!

  就這一瞬間,梟痕一個箭步上前,掌刀劈在君臨仙后頸部,托著其肩膀緩緩放在地上!

  按捺著狂跳不止的心臟,不斷深呼吸,對師父動手,真他娘的刺激!

  周雅妃靜靜的看著眼前一幕,不由得皺眉!

  “小六子,敢對師父動手了?長本事了呀!”

  聞言,一臉苦澀的表情撅著嘴,“師姐,又幫師弟修煉,又去折磨那幾個女人,真是太累了!”

  “老弟今天實在不想接受師父的摧殘了,就想好好睡一覺,明天天大的痛苦,我也愿意!”

  折磨女人?

  師父巴不得去折磨呢,你這得了便宜還賣乖?

  明天有你受的!

  “祝你好運,師父的性格你是知道的,希望明天你還能坐著吃晚飯!”

  “……”

  ——————

  第二天!

  君臨仙揉著疼痛的脖子緩緩起身,四處張望尋找那完蛋徒弟!

  敢特么對老子出手,這段時間怎么了?

  徒弟一個個的都要反天了?

  真以為老子提不動青帝了嗎?

  見梟痕不在,而周雅妃與少女在沙陣旁觀望著牧婺!

  “小妃,小六子那王八蛋呢?”

  聞言,一臉心疼的回頭,“小六子去做功課了呀!”

  “他做哪門子功課?”

  “他說這里沒樹,去捶沙試試!”

  君臨仙頓時無語,捶沙?

  不怕捶到流沙回不來了嗎?

  低頭一瞅,牧婺渾身通紅,不停的在沙陣內撲通!

  “師父,快讓俺讓去呀!俺真的沒勁了!”

  “安心吧!為師弄的有沙陣支撐,一共就兩米深,你可以安心休息會!”

  一聽這話,牧婺差點哭了!

  這是人說的話嗎?

  俺才一米八,一休息還是活埋呀!

  “小妃,跟著這丫頭過來,咱談談!”

  見師父還是不想管師弟,實在是于心不忍!

  “師父,小師弟都成這樣了,您就叫他上來吧!”

  一聽這話,就知道這丫頭被騙了!

  “小妃,你師弟體質可以快速恢復傷勢與靈氣,你忘了?他這都是裝的!”

  這話一出,周雅妃直接炸了!

  老娘好心好意幫你說話,沒想到你竟然騙我!

  扭頭又走到沙坑旁,直接不停的撥著小青;

  “小青,醒醒,幫我師弟加點料,他太痛苦了,得讓他輕松一下!”

  牧婺突然想哭了,不就裝了一下慘嗎?至于這樣嗎?

  小青現身,張嘴毒液噴出,黃沙不斷流轉,逐漸化為青色!

  “師姐,疼呀!俺錯了!”

  還沒等周雅妃張嘴,君臨仙聲音傳來!

  “小牧,別嚎了,趁機練習一下〈幽冥狂哮〉!”

  一聽這話,牧婺開始不斷痛嚎,可就是抓不住其中的精髓!

  “嗚嗚~啊~疼~”

  聽著怪異的聲音,君臨仙瞬間滿頭黑線,突然不想要這徒弟了!

  這都跟誰學的?

  難不成是跟那幾個女馬匪?

  可惜自己沒能試試呀!

  哎~

  ——————

  “說說吧,所謂的公主,來說下你的來歷吧?”

  聽到君臨仙發問,少女緩緩開口!

  原來少女是紫荊帝國的公主,名為紫嫣然!

  雖然紫荊帝國是一流帝國,可卻是被人隨意欺負的對象,因為這段時間靠山失聯!

  所以被沙河帝國國主強取豪奪,就是看中了其修煉的功法,天生的爐鼎,就打算借著破身之時,一舉突破!

  可沒想到半路靠山來人相助,直接被打散,找不到同伙人的蹤跡!

  要不是碰到君臨仙眾人,估計早已尸骨無存了!

  “你父親就沒阻攔嗎?好歹一國之主,實力肯定不會差呀!”

  聽到周雅妃的話,紫嫣然擦了擦眼淚,嘆了口氣;

  “我父親這段時間正在閉關,由太子監國,就是太子送我出城門的,他想稱帝,所以借著這個機會把我當作禮物送給沙河帝國國王,就是尋求聯盟的!

  幸好我二哥拼命去我們靠山那求助,要不然我現在恐怕早已被人采摘了!”

  聽到這段經歷,周雅妃不斷感慨,這是什么大哥!

  要是在師門,師兄弟拼了命也會將下面的弟弟妹妹守護好的!

  可這親兄妹,怎么會如此呢?

  “那你功法怎么回事?還特意練這個功法?”

  一提功法,紫嫣然更想哭了!

  “這是我大兄給我的,說是地階巔峰功法,每次給我一部分,待我全學成之后,才知道是這功法,注定數年努力為別人做嫁衣!”

  聞言,周雅妃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流,這都什么人呀?

  權力就這么重要嗎?

  真可以讓人不顧親情嗎?

  看著相互摟著痛哭的二女,君臨仙不禁嘆氣!

  “俗話說的好,救人一命,應當以身相許,反正你要便宜別人的,不如便宜了我唄!”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