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零四章 2+2=4
  君臨仙掛掉通訊,不由得搖頭暗笑,這倆人才碰到了一起,會干出怎樣的奇葩事呀?

  不斷數著晶石的周雅妃不禁皺眉,“師父,師兄傻了嗎?竟然給了我一千中品晶石!”

  伸手拍了拍周雅妃腦袋,“那是你大師兄給的,你四師兄口中的朋友,就是你大師兄!”

  聽到這話,梟痕不明白了!

  “那怎么不表明身份呀?”

  “對呀!要是知道是大師兄受傷,我就不會收晶石了!”

  聞言,狠狠的灌了口酒!

  “你大師兄自尊心極強,要是被強者傷了,他還會張嘴,可卻被魔獸打傷,他丟不起那人!”

  這讓三人很不解,魔獸很強的好不好!

  比一般人都強!

  看出了三人的不解,又繼續解釋著。

  “你們大師兄乃是戰者,信念就是永不后退,一往直前!

  所以在他眼中,魔獸只是他的口糧,沒資格成為他的對手!”

  “可師兄卻被魔獸傷了!”

  “……”

  這孩子,瞎說什么大實話呢!

  周雅妃一臉興奮的指著梟痕,“你笑話大師兄,你看不起大師兄,我記住你了!”

  我勒個去,我只是說了句實話而已呀!

  “師姐,咱不帶這樣的!”

  “不管,我到時候要告訴大師兄!”

  無奈之下,只能找師父求助了!

  “師父,你看看師姐!”

  君臨仙翻了個白眼!

  “別找我呀!我管不了!

  并且你師兄就是個直性子,你師姐一提,他絕對信!”

  這讓梟痕欲哭無淚,這師門是怎么了?

  怎么女孩子這么吃香呀?

  “師姐,你怎樣才能忘掉這件事呀?”

  周雅妃嘟嘴想了想,“要是讓我喝一杯〈百花釀〉,我估計什么都忘了!”

  一提起酒,牧婺也來勁了!

  “師兄,我也聽到了,給我也來一杯!要不然我也告訴師兄!”

  你們這是讓我去死呀!

  師父那小心眼,舍得將酒讓出來嗎?

  當即一臉苦澀的看著君臨仙,“師父~”

  “滾!”

  “好嘞!”

  扭頭看著二人,“你們看,不是我不幫忙,是師父不給!”

  “廢話,要是師父這么容易給,老娘用得著威脅你嗎?”

  什么人嘛!

  威脅人說的這么理直氣壯!

  梟痕表示好想當個女孩!

  體修好酒,這段時間光聽說師父有好酒了,可從來沒見過!

  “師父,聽說〈臥龍醉〉酒勁很強,徒兒怎樣才有資格嘗嘗呢?”

  這話聽著很舒服,世間沒有不勞而獲的事!

  “小牧,想喝酒呀?”

  “想!”

  “為師看你修煉的差不多了,想看看你體質到底到了哪種程度!

  你去殺只三階魔獸給為師看看!”

  我勒個去!

  三階?

  師父,您老人家把俺當人了沒?

  雖然俺體質很強,但跟三階魔獸比拼還有點勉強呀!

  不過記得聽師父提起過,這片區域沒有三階魔獸呀!

  “師父,您不是說這片區域是屬于一只比較強大的魔獸的嗎?這邊應該沒有三階魔獸呀!”

  君臨仙暗暗點頭,“不錯,這是一只四階魔獸的領域,超越二階的魔獸幾乎沒有!”

  看,這可不是我不去殺,是沒有!

  “師父,不是徒兒不去,是沒有呀!”

  “想在師父面前表現一番,都沒機會,真讓人傷心!”

  既然你這么說了,那別說我不給你機會!

  “小六子,你滅個蛻凡九層的高手,不是問題吧?”

  梟痕不屑的搖搖頭,“百招之內,必定取他性命!”

  君臨仙欣慰的點了點頭,“小牧,那你呢!”

  “師父,俺跟師兄實力相差不多,滅殺蛻凡境高手,不是問題!”

  那就好辦了!

  當即一拍手,“問你們個問題,2?2等于幾!”

  聽到這話,周雅妃感覺師父這是在侮辱兩位師弟!

  “師父,小孩子都會算,你別侮辱兩位師弟了!”

  “為師問話呢,你別插嘴!”

  而梟、牧二人還不知道君臨仙的心思,傻呼呼的回答著;

  “等于4!”

  這答案,相當滿意!

  “蛻凡高手相當于二階魔獸,你倆都可以輕松對抗蛻凡高手!

  那你倆聯手,滅個四階魔獸不就跟玩似的!”

  一聽這話,二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師父,您算數是喂豬的教的嗎?

  加法也不是這么個算法呀!

  誰說兩只二階魔獸就等于是四階魔獸了?

  喂豬的也不敢這么教呀!

  喂豬的表示你們冒犯到我了,我可沒那么笨!

  周雅妃滿頭黑線的盯著君臨仙,“師父,您這算數,哪個爹教的?”

  “怎么?為師算的不對嗎?”

  “哪有這么算的,誰說兩只……”

  話還沒說完,就被君臨仙打斷!

  “他倆滅殺四階魔獸,你們三人一人一杯酒!”

  一聽這話,周雅妃表示師弟還是挺強的,區區四階魔獸而已!

  “您老算的對,四階魔獸就跟兩只二階的沒區別,他倆揮手可滅的存在,讓他倆去,沒毛病!”

  梟、牧二人差點哭了!

  師姐,我倆在你眼中還沒一杯酒重要嗎?

  “小六子,快去絞殺,你那杯酒師姐要了!

  你要是不給,我現在就告訴大師兄,你看不起他!”

  我滴個娘勒!

  我啥時候看不起大師兄了,你可真會編!

  牧婺聽到這話,當即眼珠子一轉,“師兄,你一人去絞殺,要不然我也告訴大師兄,說你覺得大師兄就是個膽小鬼!”

  噗~

  梟痕一口老血沒忍住噴出!

  不帶這么玩的,你們想讓我死直說!

  見狀,牧婺拍了拍梟痕肩膀,“師兄,四階魔獸而已,真的不強,就猶如兩只二階,師弟都能擊殺,更別提師兄你了!”

  梟痕擦了擦嘴角的血,翻了個白眼,不禁感嘆!

  又不是你去,你當然這么輕松!

  話說,大師兄這人好說話嗎?

  聽到牧婺的話,君臨仙嘴角揚起一絲壞笑;

  “小牧,既然你也覺得這么容易,那就你和你師兄一人滅殺一只吧!”

  還在興奮中的牧婺聽到這話,瞬間石化!

  怎么不按照劇本演呀?

  梟痕不禁開懷大笑,“師弟,你也說了,兩只二階魔獸而已,不強!”

  牧婺瞬間也很想哭!

  怎么會發展成這樣?

  師父張嘴了,肯定沒法拒絕,這他娘的該咋整!

  “師父,俺覺得俺和師兄的實力還差點!”

  見師弟這么說,梟痕不禁翻著白眼!

  現在這么說,早干嘛去了?

  師父說出的話有那么容易改變嗎?

  君臨仙細細一琢磨,實力確實不夠!

  “小牧,那為師就把你出師禮給你吧!”

  話音剛落,牧婺瞬間跪地!

  “師父,四階魔獸而已,看徒兒殺來給您下酒!”

  說完,扭頭就走!

  這讓君臨仙也很無語!

  這傻小子誤會了!

  “滾回來,你特么腦子抽筋了呀?”

  聽到師父叫自己,委屈的走到身邊,又跪在地上!

  “師父,俺才拜師幾天,您就讓俺出師!”

  得!真特么誤會了!

  “給你出師禮,不代表你能夠出師了!”

  “而是你們出師禮比較特殊,必須伴隨你們一同成長!”

  聽到這話,三人不解的盯著君臨仙!

  君臨仙指著周雅妃開始說道,“你師姐,小青、小白就是她的出師禮,拜師當天就給她了!

  因為需要他們心神相通,所以從始至終都在一起!”

  一聽這話,二人滿眼放光,提前給出師禮,這是要超越各位師兄師姐的節奏呀!

  “師父,那我呢?”

  看著梟痕一臉心急的樣子,不禁搖頭,都這么心急干嘛?

  “小六子,你的出師禮為師已經給你了!”

  梟痕一臉不解的看著君臨仙,啥時候給了?

  起身走到梟痕身旁,雙指捅了捅其胸膛!

  這讓梟痕恍然大悟,這出師禮,牛逼!

  “師父,俺…俺的是?”

  一個個的,這都是什么出息!

  “等著!”

  ——————

  “系統大爺,俺又來了!”

  “你這段時間咋這么勤快,本系統想睡會都睡不安穩!”

  “這不是特殊情況嘛!”

  “有屁直接放”

  “我看了你給我的體質錄,發現這個世界上真有我上一世的武技!”

  體質錄內有武技嗎?

  本系統咋不記得,有功法倒是真的!

  “指的啥?”

  “〈八門遁甲〉!”

  “發放了,趕緊滾,別打擾老子睡覺!”

  聽到這話,君臨仙不禁感嘆自己的強大!

  經過這段時間相處,竟然把系統轉化為咸魚系統,自己真牛逼!

  ——————

  拿出玉符扔給牧婺!

  “小牧,收起你的笑臉,這武技很危險,為師只說一遍,你記住咯!”

  一聽說危險,牧婺擺正心態看著君臨仙,武技怎么還有危險了?

  “為師給你的乃是〈八門遁甲〉,這可以說是一門武技,也可以說是一門秘術!”

  “八門分為:開門、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驚門、死門!”

  “想開始〈八門遁甲〉,那就需要你再度磨練你的體魄!”

  “因為你每開一門,就會提升你一倍的實力,而八門全開,則是需要使用你心臟之力開啟!”

  “換句話來說,如果你八門齊開,雖然你實力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那你也到了無力回天之際!”

  看著牧婺驚嚇的滿頭冷汗,不由得輕笑,“小牧,后果為師給你說了,你可還愿意修煉?”

  “哦!忘了告訴你了,當你使用完八門遁甲之后,總會有后遺癥,而這后遺癥根據你的體質而決定,體魄越強,后遺癥越弱!”

  聽著師父逼逼叨叨說半天,心跳加速久久不能平靜!

  這武技好強,可也好嚇人!

  回想到自己本來就是為了報仇,沒有實力,怎么能輕易報仇!

  萬一敵人實力更強了呢!

  當即咬緊不斷顫抖的門牙!

  “師父,我練!”

  “怕個球!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憑我的體質,我就不信后遺癥能弄死我!”

  聽到這話,君臨仙一酒葫蘆就砸了過去!

  “你特么能不能文明點,沒見你師姐在這嗎?鳥啥鳥!”

  這就讓牧婺委屈了!

  “可是…師父,這句話俺是跟您學的呀!”

  “……”

  這話該咋反駁?

  還是轉移話題吧!

  “你既然要修煉,你還杵在這干嘛?老子等著吃四階呢!”

  我暈,這話題轉的。

  師父,您是不是玩不起?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呀!

  “師父,那俺就去修煉了,等俺修煉成功,就去滅掉四階魔獸給您下酒!”

  “滾!”

  “好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