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一百零一章 師父,我疼~
  我尼瑪!

  你這關注點在哪放著呢!

  能不能正經點?

  跟你說啥呢?你跟老子扯這個!

  見師父氣的吐血,急忙上前緊張的查看!

  “停停停,離我遠點,你一絲不掛的為師害怕!畢竟龍本性淫!”

  聞言,梟痕訕訕的撓撓頭,師父說的不假,自從修煉了功法,心中的邪火時不時的有些難以壓制,平時看著師兄都有怪異的想法了!

  現在師兄走了,看著師弟雄壯的身體又有了莫名的激動感!

  并且,修煉了功法,本錢都比曾經雄偉了很多!

  “為師問你會怎樣選擇,你特么能不能靠譜回答,關注點在哪呢?”

  這也怪不得梟痕,這么難的問題,那該咋選呀?

  好不容易碰到了喜歡的女孩,卻發生了這樣的事!

  “師父,這是不是跟您要給我注射的血脈有關?會影響我心性?”

  “對!”

  原來是這樣!

  “師父,如果那女孩對修煉界做了天無絕倫的事情,我會為了這個世界…殺了她!

  要是女孩沒做任何事,世人卻容不下她,那我會為了她毀滅這個世界!

  天使如何,惡魔又如何?

  我可是您的徒弟,不管天使還是惡魔,我都要!”

  我尼瑪!還能這樣?

  不過這馬屁拍的也挺好,就算他成為了惡魔又如何,有自己在,也能約束了他!

  生出這想法的君臨仙,卻沒想到,梟痕雖然沒為了什么女孩背叛世界;

  可卻出現了種種意外,讓其與整個修煉界為敵,師徒二人也站在了對立的位置!

  當然,這是后話!

  “不愧是我徒弟,那你躺好,為師已經等不及了!”

  聞言,梟痕一臉苦澀,你老人家平時說話能不能別這么怪異,萬一我沒忍住把您老人家怎么樣了,以后你還出去見不見人了!

  幸好君臨仙不知道其此時的想法,要是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動手閹了這玩意!

  掏出魔血,空間瞬間顫抖,仿佛天地都懼怕這種魔性!

  拿出一根針,開始給梟痕紋身!

  本想直接注入體內,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紋身比較靠譜,就算入魔,想方設法剝掉這層皮,還能恢復心性!

  生出這想法,君臨仙卻不知此時他是多么的天真!

  “嗷~嘿嘿!”

  “師父~癢~”

  一聽說癢,君臨仙差點沒把持住!

  你特么一個男人,說什么玩意癢呢!

  當即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哦~疼呀師父~”

  我尼瑪!

  沒完了?

  一會疼,一會癢的,能不能讓老子專心點!

  知不知道這種話容易讓人亂想!

  隨后堵住了耳朵,專心致志的給其紋身,再聽幾句,老子把持不住的話,名聲全毀了!

  ——————

  隨著時間流逝,終于完成了!

  梟痕**著穿著衣服,君臨仙擦了擦臉上的熱汗!

  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由得感嘆真特么累呀!

  看著身上霸氣無邊,仿佛要黯然滅世的巨龍,不由得咧嘴笑著!

  感受了一番,當即皺眉看著君臨仙,“師父,我能感受到毀天滅地的力量,可我怎么感覺掌握不了呢?”

  勞累過度,君臨仙還在不停的灌酒補充著水分!

  聽到這話,撇了撇嘴,“為師怕你控制不了這種力量,所以設置了一道禁忌,只有你生死之際,或者被外界某些力量牽引,你才能接觸到這種力量!”

  “不過別擔心,有龍血入體,你的功法和武技都有了改天換地的變化!”

  梟痕閉眼運轉功法,體內響起了一道龍吟聲,靈氣沸騰瞬間壓不住,眼看就要突破至筑基!

  見狀,君臨仙上前一指捅入其丹田,壓制住梟痕體內沸騰的靈氣!

  睜眼不解的看著師父,這龍血也注射體內了,怎么還不讓突破!

  “你不是說想嘗試一下煉兵決嗎?等你體質再一步提升,再突破筑基,那會更強的!”

  回想著師弟說過的種種痛苦,又看著自己體內的血脈;

  “師父,我突然覺得我不用煅體了,畢竟我現在已經很強了!”

  啥玩意?

  你說想試試就試試,不想試就不試了?

  哪有這么好的事!

  一腳將其踹飛,不斷掐著手印,“你玩老子?說不試就不試,哪有這么好的事!”

  “師父,我沒玩你呀!”

  聽到這話,咋感覺怪怪的?

  不管了,反正聽到這話心情不好,先發泄一番吧!

  當即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啊!師父,好熱呀!”

  “給老子忍著!”

  “師父,不光熱,開始疼了!”

  “忍著,師父加快速度了!”

  手印在君臨仙手中不斷變化,只能看到一道殘影,這可苦了梟痕!

  炙熱的氣息猛然生長,梟痕渾身毛發瞬間化為灰燼,一股烤肉的焦香味傳來!

  “師父~我疼,您慢點!”

  慢點?慢點老子怎么發泄!

  當即又加快了手中速度!

  梟痕皮膚開始萎縮,血汗隨著毛孔流出,然而這一刻!

  一聲龍吼響起!

  “嗷吼~”

  梟痕雙瞳黑紅,渾身飄蕩著黑暗邪惡的氣息,臉上出現邪性笑容,狂傲不羈的聲音響起!

  “師父,真的很痛的,您能不能輕點!”

  見魔龍血脈出現,當即加大力度,巖漿熱量加速融入!

  “哦~師父,嗚嗚~我錯了,您慢點,我疼呀!”

  嘿!還以為魔龍血脈多么牛逼呢!就這?

  殊不知,龍族幼年時期就會煅體,區區煉兵決,頂多能與龍族幼年殘酷的煅體呈平!

  融合了魔龍血脈,仿佛記憶深處已經過了這樣的磨難,此刻的痛苦,在梟痕腦海深處,如同家常便飯!

  雖然痛苦不堪,但也不能不能忍受!

  隨著時間流逝,煉兵決接近尾聲!

  低頭看著松軟還沒來得及凝固的巖漿灰,雙手猛然下揮,梟痕直接鉆入其中,隨后控制靈氣加快巖漿灰的凝固!

  看著堅硬無比的巖漿,不由得拍了拍手,終于搞定了!

  剛想開始陣法離開,突然想到了什么!

  好像沒給小六子喂辟谷丹!

  都已經要突破筑基了,餓幾天應該死不了吧?

  反正已經這樣了,不管了!

  “小六子,為師在外面放了一顆石珠,待石珠爆裂,就是你出土之時!”

  話音剛落,一陣委屈聲響起!

  “師父,我餓,這該怎么辦呀?”

  我丟,怎么這么快就想起來了,還說偷偷溜走呢!

  這現在也不能出土呀!

  一出來,全白費了!

  “你-說-啥?為-師-聽-不-清!”

  說完,響指一打,消失在了原地!

  “師父,我真餓呀!”

  “師父!師父?”

  “嗚嗚~”

  “師父,你還在嗎?”

  “……”

  ——————

  半年后!

  砰!

  砰鏜!

  轟!

  兩道身影不斷撞擊在一起,震耳欲聾聲不斷傳來!

  “師兄,接我一招!”

  “象之力!”

  看著師弟如同蠻象般的野蠻沖來,嘴角涌出狂傲的笑容;

  “師弟,你…不行!”

  話音剛落,隨著梟痕手臂抬手,一道黑金色氣息在其拳上形成一只魔性而又冷漠的龍頭!

  “龍帝裁決!”

  龍影落下,與牧婺撞在一起!

  轟隆隆!

  牧婺倒退數步,一擦嘴角流出的血跡,雙眸一凝,雙腿發力消失在原地!

  身影突現,一腳將梟痕踹飛,隨后一躍而起,直接出現在梟痕上空!

  “師兄,讓你嘗試一下我新領悟的龍之力!”

  說完,左臂發力,肌肉瞬間繃緊,粗壯的手臂仿佛又粗了一圈!

  猛然砸下,龍吟聲響起,龍影朝梟痕沖去!

  哪成想,在半空中的梟痕奮力扭身,看著師弟輕笑,“師弟,你要是用象之力,我還奈何不了你,可你卻偏偏用了龍之力,這不是師兄最擅長的嗎?”

  說完,雙臂交叉運轉靈氣,十指暗黑,散發著寒光,猛然劃過半空,爪痕朝龍影襲去!

  “魔龍爪!”

  轟!

  龍影瞬間被分解,爆炸聲傳來,氣浪兩而起拍打在地上!

  “咳咳!不打了,不打了!師兄不愧是師兄!”

  聽到這話,梟痕暗暗松了口氣,再打下去,自己也沒力氣了!

  師弟恢復力有點太嚇人,自己敗局已定!

  還好師弟也累了,要不然…這臉絕對丟盡了!

  經過半年的磨煉,二人皆踏入十二極境,而周雅妃已踏入蛻凡,已到六層境界!

  看著徒弟們越來越強,君臨仙不禁有著些許滿足感,這都是自己教出來的!

  “師父,俺們怎么樣?”

  “對呀師父,我是不是又強了?”

  聽到這話,君臨仙不禁斜眼,“就你,還又強了?跟你師弟同一境界,你也好意思!”

  “……”

  這能怪我嗎?

  師弟體質那么牛逼,誰知道修煉也這么快!

  梟痕在火山內出來,直接筑基十層了!

  第一件事,就是找牧婺打一場,打算重振師兄的名號!

  可不曾想,牧婺也筑基十層了!

  二人幾乎平手收場,這半年內,二人對戰無數次,誰也奈何不了誰,除非生死決斗,要不然分不出誰強誰弱!

  “要是你大師兄那性格,那肯定……”

  話說一半,臉色黯然無光的安靜了下來!

  見狀,周雅妃上前給捏著肩,“師父,你又想大師兄了?”

  君臨仙搖頭笑了笑,“想他干嘛?出去了這么久,從來沒聯系過我,也不知道現在是死是活,實力到了哪種境界!”

  話音剛落,身上感覺有著輕微震動!

  嗡嗡!嗡嗡!

  拿出通靈紫玉看著眾人輕笑,“你們瞧,還經不起念叨,剛念叨完,就來找為師了!”

  低頭一看,瞬間愣住了!

  “怎么是你們四師兄這王八蛋!”

  “其他人出師那么久,都沒來求助為師,這家伙才出師半年多,就來求助了,看為師怎么罵他!”

  接通罵聲脫口而出;

  “小白,你個完犢子的玩意怎么搞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