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九十九章 〈龍象般若功〉
  拽?

  自己曾經活的還不如狗呢,好不容易體質恢復了,還能修煉了!

  更重要的,是遇到這么好的一個師父,人生得以改變,怎么不能拽點了!

  再說了,不拽點,還算是年輕人嗎?

  可再一看師弟的氣息,瞬間心塞,怎么體質開啟境界就這么高呀!

  頓時一臉苦澀的看著君臨仙,“師父,師弟這算是以下犯上吧?”

  君臨仙奴嘴想了想,“不算,這算你們師兄弟切磋!”

  說完,拍了拍梟痕肩膀,“這可是你師弟,你要是輸給他,哎…那你就太傷師父心了!”

  聽到這話,梟痕臉皮狠狠的抽了抽!

  您老人家不讓我突破筑基,師弟現在這境界這么高,雖說氣息不穩,可也是很強的呀!

  只見君臨仙悄悄的湊近牧婺,“你師兄那會笑話我了,往死的揍!”

  “……”

  牧婺看著目瞪口呆的師兄,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您老人家以為師兄聽不見嗎?

  扭頭看著梟痕瞪著眼睛看自己,當即眼珠子一轉,吹著口哨離開!

  “師父,俺想學習了功法再挑戰師兄,現在挑戰,我不能保證穩贏,師兄給我一種特殊的恐慌感!”

  恐慌感?

  這話說的倒也沒錯!

  誰知道梟痕在幻境中經歷了什么,出來眼神都不一樣了!

  “等等呀!”

  說完,當即聯系系統!

  ——————

  “系統,功法勒!”

  “啥功法?”

  “憋裝了!霸體特有的功法呀!”

  “呦!宿主很了解嘛!要是你能說出功法名稱,本系統就給你!”

  切!

  這能難住我?

  雖然霸體的功法有好幾部,但自己始終看上了那一部!

  不為別的,就因為那功法名字上一世聽過!

  “我要〈龍象般若功〉!”

  “宿主,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悄悄告訴本系統,你是不是就記住了這部功法,其他功法名字你根本沒記住?”

  尼瑪!

  自己知道得了!

  說這么明白干嘛?

  我不要面子的嗎?

  “別扯那些沒用的,快拿來吧!”

  “已發放!”

  ——————

  掏出功法扔給牧婺!

  “小牧,這可不是一般的功法,你可要好好領悟呀!”

  聽到這話,牧婺愣住了!

  見師弟不說話,周雅妃開口解釋著,“師弟,你我都是特殊體質,師父給的肯定是初代體質創造的功法!”

  還沒等牧婺開心,君臨仙就搖了搖頭,“這功法不是!”

  “這是一部特殊的功法,〈龍象般若功〉可以說是功法,也可以說是武技,這是二者的結合!

  待你領悟之后,可以根據你的領悟用出龍象之力!待你修煉至大成,那你就可以使用出九龍九象之力,到那時,世間萬物你皆可不放在眼里!”

  聽到解釋,周、梟二人酸了!

  梟痕剛拿到武技,不好意思再向師父張嘴,可周雅妃就不一樣了!

  “師父~給師弟這么好的東西,那我呢?”

  見小妃撒嬌,骨頭都酥了!

  “為師給你那么多好東西了,你還想要什么?”

  等的就是這句話!

  “師父,我還想喝那個酒!”

  不提這還好,一提一肚子氣!

  “小妃,女孩子家家的喝酒不好!”

  “可那有助于我的修煉呀!喝酒后,我思路清晰,模擬毒方更容易成功了!”

  也對!

  〈百花釀〉可以增長精神力、元神,而模擬毒方,也需要強大的精神力!

  可現在那完犢子的系統不給呀!

  “小妃,你不能太依賴那東西,為師可以一個月給你一杯,但你不能對那有了依賴性!要是長時間依賴靈酒,你這一生就廢了!”

  哪成想,周雅妃一聽一個月有一杯,雀躍的起飛!

  見狀,君臨仙不禁懊惱,給多了,應該兩個月一杯!

  扭頭看著無聊畫圈圈的二人!

  “你倆這不修煉,也不打的是怎么個意思?”

  二人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師父,我也想喝酒!”

  “……”

  這一刻,君臨仙覺得徒弟沒必要這么多,都什么玩意呀!來搶自己的酒喝!

  “這次的酒不一樣,只對精神力、元神有效,就不給你們了!”

  一聽這話,二人耷拉個臉蛋!

  梟痕掏出兩壇酒,扔給師弟一壇,“師弟,來!為了我們是男人,干杯!”

  牧婺聽到,不禁點頭,“對,為了我們是男人,干杯!要是有機會,希望咱兄弟二人下輩子都成為女孩!”

  “這話沒毛病,來!懟一個!”

  咕嘟,咕嘟!

  聽著二人的話,君臨仙也有些許尷尬,自己差別對待這么明顯嗎?

  看師弟一臉滿足的樣子,當即眼珠子一轉,“師弟,酒好喝不?”

  扭頭一看師兄的樣子,哪還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師兄,酒好喝,但該挑戰的,小弟還是要挑戰的!”

  見自己心思被識破,也不藏著了!

  “師弟,你是不知道師兄經歷了什么,別說你現在筑基一層,就算你氣息穩定,筑基七層了,師兄也不放在眼里!”

  我勒個去……

  “師兄,你等著,我現在就去修煉,師父都說我有逆天體質了,你還拿我當普通人看,看我修煉成了怎么揍你!”

  說完,扭頭就走,酒也不喝了!

  而梟痕瞬間一臉苦澀,怎么沒嚇著他?

  可就算如此,自己也不能認慫呀!

  年輕人就得拽!

  并且自己各個武技都已入門,師弟絕不可能直接學會武技,自己贏的幾率還是很大的!

  到那時,不光得拽,還得蹬鼻子上臉呢!

  ——————

  牧婺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搖頭緩了緩酒勁,拿出〈龍象般若功〉開始修煉!

  隨著功法的運轉,體內的氣息開始穩定了下來!

  在這不得不說霸體的霸道,借龍象般若功為基,氣息直接穩定!

  轟!

  境界瞬間固定在筑基七層!

  而此時牧婺仿佛領悟到了什么,還在入定當中!

  “龍?象?”

  “龍之力?象之力?”

  “去他娘的,領悟不了,不學了!”

  罵罵咧咧的說了一句,起身就找梟痕,打算試試自身實力!

  ——————

  看著眼前師弟,梟痕頓時愣住了!

  “師弟,你確定你不多修煉一番?至于這么著急嗎?”

  牧婺嘿嘿一笑,“師兄,俺受盡了無數痛苦,就想著提升實力,俺覺得你是個很好的磨刀石!”

  我尼瑪!

  我是你師兄,你特么拿我當跳板呀?

  別以為你筑基七層了我就怕你,我在幻境中經歷的不比你少,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可境界在這放著,有點頭疼!

  當即扭頭就去找君臨仙!

  “師父,我這能不能突破筑基呀?這對我來說不公平呀!”

  看著一臉委屈的徒弟,想著其體質,現在突破前功盡棄了!

  只能語重心長得說道,“不能!既然不公平,那就老實挨揍吧!”

  是親師父嗎?

  怎么還搞男男差別對待呀?

  不突破就不突破,正好讓您看看我在幻境歸來的實力!

  扭頭看著牧婺,“師弟,你太年輕氣盛了,記住一句話,境界,不能代表一切!”

  聽到這話,牧婺搖頭笑了笑,瞬間消失在原地!

  再出現時,已到了梟痕面前,看著其一臉震驚的面孔,沙包大散發著淡淡金光的拳頭一拳砸出;

  “師兄,別看俺壯,其實俺覺得俺速度不比四師兄慢,只是沒師兄那么靈活而已!”

  砰!

  結實的撞擊聲傳來!

  低頭一看,發現梟痕一臉笑意看著自己,不由得皺眉大驚,剛才可是實驗過,自己一拳下去,巨石也會粉碎!

  看著圍繞著師兄旋轉拔地而起的兩條小白龍,頓時大驚失色!

  原來,梟痕在幻境中觀看了無數場景,其中一種就是龍女守護是如何創造出來的!

  為了自己生命安全,特意苦苦鉆研了這門武技,而現在,這門武技已能開啟自動防御!

  雖然防御力不如自己特意開啟時強,但也能防御大自己一個大境界的攻擊!

  “師弟,你要記住,師兄永遠是你師兄!”

  說完,右手猛然抬手,龍吟聲響起,一條拇指粗土黃色小龍出現,解開防御一掌拍到牧婺胸膛!

  嗙!

  這一聲,雖然打退了牧婺,也讓梟痕不禁皺眉!

  這手感,根本不像擊中人,更像擊中一塊鋼鐵!

  牧婺站住腳步,擦了擦自己胸膛,“師兄,俺的防御雖然不是自動防御,可是絕對比你的強呀!”

  說完,又消失在了原地!

  一股烈風出現,吹散了梟痕發箍,看著突然出現的鞭腿,伸開雙臂后仰,身邊突然出現兩條土黃色小龍;

  “乾位!游龍八卦掌!”

  雙龍一前一后朝牧婺沖去!

  砰砰!

  撞擊聲傳來,還沒等其落地,一個箭步沖上,右手三指并列,猛然點出;

  “突刺貫指!”

  砰!

  “嗷!”

  聽到慘叫,梟痕臉上出現一絲笑容!

  牧婺落地摸了摸胸膛,伸手一看,滿是鮮血!

  “師兄,你竟然能破開我的防御?”

  而聽到這話,梟痕卻搖了搖頭,“這招我現在只能使用一次,再多體質就受不了了!”

  牧婺暗暗點頭,這是兄弟,下死手歸下死手,但是該坦誠的還是坦誠!

  渾身用力運轉靈氣,腰間傷口瞬間愈合!

  “師兄,你這擊雖然能傷了我,但攻擊力還是太低,只是皮外傷而已,小弟我喘口氣的功夫就恢復了!”

  尼瑪!還打不打了?

  你一個筑基境和我一個練氣境比攻擊力,要不要臉了?

  當即一躍而起,游龍虛影圍繞著身體不斷游走,數掌劈出!

  砰,砰砰!

  牧婺迎面而上,從來沒想過躲避,“師兄,你這下該怎么躲?”

  聞言,梟痕眼神瞬間一變,變的冷漠無情,隨著右臂握拳抬手,一聲龍嘯出現,一刻淡金色龍頭虛影呈現在拳上,猛然砸向牧婺;

  “龍帝…裁決!”

  轟!

  剛接近梟痕的牧婺,瞬間被擊落!

  地面騰起一片蘑菇云!

  “好疼啊!”

  隨著聲音傳出,牧婺一臉齜牙咧嘴的走出,嘴角流著鮮血,不斷揉著胸膛!

  “師兄,雖然咱倆沒過幾招,但你實力俺已經見識到了!”

  “俺這金剛不壞的防御與瞬間恢復傷勢的特性都需要大量的靈氣!

  可俺也在功法中領悟到了半招武技,同樣需要大量的靈氣,俺想施展一次,咱最后一招如何?”

  半招?

  啥叫半招?武技有半招的嗎?

  還沒見識過,得見識見識!

  “那來吧,讓師兄見識一下你學習到的半招!”

  聞言,牧婺扎了馬步,運轉靈氣,渾身青筋暴起,緩緩抬起右拳,雙眼血紅的盯著梟痕;

  “師兄,你準備好了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