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九十六章 美食的誘惑
  聽到這話,牧婺差點哭出來!

  您老人家還沒學?

  是認真的嗎?

  確定不會一不留神送我去見王大叔吧?

  “師…師父,您有把握嗎?要不…我再多泡幾天,您多熟悉熟悉?”

  君臨仙不禁皺眉,這孩子,看不起誰呢!

  “放心,為師天資聰慧,看一眼就能學會!”

  雖然你看一眼就能學會,可這誰知道呀!

  牧婺不禁心慌,師父能不能靠譜點,怪不得師兄師姐說師父不靠譜!

  “那我能不能先吃點東西,雖然您有把握,但為了保險起見,徒弟不想到死了,還沒能吃上您帶來的飯!”

  有完沒完了,師徒之間能不能多來點信任!

  “閉嘴!老子收你為徒是讓你去送死的嗎?”

  聽到摻雜著怒火的聲音,牧婺瞬間安靜!

  ——————

  “系統,東西呢?”

  “你徒弟在呢,本系統給你個面子,不劈你了!”

  “謝謝呀!那快給我呀!”

  “二百極品晶石,謝謝!”

  我謝你大爺!

  說的不劈,合著就是想來騙錢呀!

  “那你還是劈吧!”

  “本系統的好心,你咋就不領情呢?”

  “老子就剩下不到三百了,你還張嘴就二百,你他娘的要不要臉!”

  “臉就不要了,還是晶石實在!”

  “…………”

  你一段程序,要晶石干毛呀?

  還特么這么坑!

  “宿主,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因為你不僅需要〈煉兵決〉,還需要天地為爐的控制手段,這要是選擇以天雷付賬,沒幾個小時出不來,還得是寂滅血雷!”

  我尼瑪,說的天花亂墜,還是想要錢!

  但這狗系統向來言出必行,為了少受點罪,還是老實給吧!

  “爺不差錢,賞你了!”

  “多謝大爺賞賜!”

  說完,直接將君臨仙全部晶石抽走!

  可不曾想,君臨仙就眼巴巴的看著呢,生怕系統多拿,見一顆都不剩,瞬間急了!

  “系統,你特么把我晶石都拿走是怎么個意思?”

  “您老人家不是說賞俺了嗎?二百是正常結付,說賞肯定是多余的呀!謝謝偉大的宿主!”

  我勒個去,你跟我玩文字游戲嗎?

  “系統,我不是……”

  話還沒說完,就被系統打斷!

  “宿主大氣,請宿主接收!”

  腦海突然出現的大量文字與符文讓其頭昏腦漲,當即閉嘴安穩接收!

  待用“如徹貫通”學習至精通后,睜眼第一件事就是找系統;

  “我都給錢了,還特么給小費了,為毛還頭昏腦漲的,奸商,退錢!”

  嘿!我這小暴脾氣!

  “君臨仙,你學習完了你應該知道〈煉兵決〉和手法的龐大,老子收你二百是你占便宜了好不好!

  其珍貴程度你應該也知道,別說區區幾百晶石了,就算幾億,幾百億,幾千億,能換來嗎?”

  深知其中的奧妙,當即決定饒過系統,本來就是自己占便宜了!

  “今天老子心情好,先饒了你,奸商!”

  看著君臨仙心饒嘴不饒的,也不多說什么,畢竟自己和這狗東西還有賭約呢!

  見其不打算再追求,緩緩松了口氣!

  ——————

  外界!

  君臨仙剛醒,就搖了搖發昏的腦袋,閉眼雙手摩擦臉龐;

  這他娘的沒錢了,以后還怎么去青樓呀!

  白嫖自己沒那技術,真特么頭疼!

  見君臨仙出來不說話,還以為沒學會呢!

  “師父,不急,您再多學幾遍,徒兒等的起!”

  心情不好就該發泄,在系統那受了委屈,現在就拿這寶貝徒弟出出氣!

  起身拿起酒壇就往嘴里灌!

  然而……(烏鴉飛過!)

  早被這炙熱的巖漿蒸發完畢!

  當即在儲物空間里又掏出一壇,猛的灌了幾口,一把將酒壇摔到地上,雙眼通紅的盯著牧婺;

  “等你大爺,老子要開始了!”

  說完,運轉靈氣,赤色氣息充滿雙腿,一腿掃出,將牧婺踢回巖漿中央!

  不等其說話,直接雙手伸出,不斷掐著手印,空間中的空氣開始沸騰!

  見狀,右腿猛然一踏,直接將牧婺震到半天,雙手成指,平穩放在身上,渾身暴汗不斷,隨著意念控制,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鼎爐虛影;

  “以天為蓋,以地為爐,以巖漿為引,〈煉兵決〉,給我開!”

  煉兵決,顧名思義,將人作為兵器鍛造,最終能使人體質大增,從而使得其金剛不壞!

  隨著君臨仙怒吼,空中鼎爐瞬間成型固定,而牧婺也開始了他的痛苦煎熬之旅!

  極致高溫,讓牧婺皮膚開始有些許萎縮,炙熱的氣息,仿佛在燃燒著其靈魂;

  在巖漿內身體早已一絲不掛,渾身沒有一根毛發,體內幾乎暫無水分,然而在這高溫的短暫下,牧婺毛孔開始往外滲著血水!

  “啊……師,師父,您不是說痛苦嗎?這叫痛苦嗎?”

  這話讓君臨仙不解,不叫痛苦,那叫什么呀?

  “安心啦,很快就好的!”

  安心,這怎么能安心,要是有能力自盡,我絕不猶豫!

  此刻的痛苦,讓牧婺感覺出,傳說中的十八層地獄也莫過于此吧!

  現在的感覺,已不足以用痛苦二字來形容了!

  看著徒弟渾身像煮熟的大蝦般血紅,雙眼布滿血絲,而身上沾染的巖漿被炙熱的氣息烤成了沙碩。

  暗暗咬牙,雙手變化了幾個手印,最終十指相握!

  巖漿內飄出絲絲細小紅色氣息朝鼎爐凝去,鼎爐逐漸發紅;

  而牧婺終于到了崩潰地帶了,瘋狂撞擊著鼎爐,可君臨仙凝出的鼎爐,哪有那么容易撞碎!

  “師父,我…我不行了,請您幫忙出手為鄉親們報仇!”

  見弟子沒了求生欲,哪還得了,得想想辦法了!

  雖然自己沒被煉兵決鍛造過,可頂多就是熱吧?

  至于嗎?

  不過下定決心收其為徒了,哪能這么容易就讓他去死!

  當即意念一動,在儲物空間內再次取出這段時間儲藏的食物,由于此地氣息炙熱,焦香味瞬間充滿整個空間!

  順勢取出幾壇酒,直接摔碎,酒香混雜著焦香味蔓延,這讓牧婺在痛苦中有了一絲信念!

  吃了它,喝了它們!

  “師父,俺真堅持不住了,讓俺死個明白吧!就讓俺嘗一口!”

  看著崩潰的徒弟,君臨仙心里有著說不出的難受!

  “小牧,你忍一下,很快就好,等你鍛造完就可以痛快吃一頓了!”

  “這得需要多長時間呀,徒兒已經忍不住了,我覺得下一秒就要死了!”

  看著徒弟已在崩潰邊緣,更不能讓他吃了,此時還有一絲執念,要是執念了卻,下一秒估計就灰飛煙滅了!

  什么玩意徒弟,你大叔讓你結婚生子,你信誓旦旦,可現在全都忘了,整個心思都放在了這豬腿上,豬腿有女人香嗎?

  還是太年輕呀!

  “你閉目養神,師父不叫你睜眼,你不許睜,等為師叫你睜眼之時,就是你開飯之際!”

  聽到這話,牧婺忍著難以形容的痛苦開始回憶過去;

  曾經的過往一幕幕在其腦海放映,嘴角時而顫抖,時而苦澀,時而愉悅!

  然而,突然消失!

  “師父,我十七年的過往已經回憶了一遍,過去了多久呀?”

  尼瑪,你十七年活得就這么簡單嗎?

  “這特么才過去十秒,你給老子再想一遍,仔細點,回憶完過往,再想想未來!”

  “俺不想要未來,我就是啃口豬腿,然后安心去死!”

  “……”

  這完犢子的玩意,還能再說些什么呢!

  “你不想知道你父母為什么拋棄你嗎?知道你能堅持完成,為師就告訴你真相!”

  一聽這話,鼎爐瞬間一震!

  “師父,他們為什么要拋棄我?他們不喜歡我,為什么要把我生出來!”

  “堅持,只要你堅持成功,為師就告訴你!

  難道你不想練就一身本領,走到他們面前讓他們后悔嗎?”

  聞言,牧婺心中的心思瞬間多了,就算你們不要我,我有師父,我也能成為頂天立地的強者,不管你們認不認我,我一定要讓你們后悔!

  心中信念堅定,開始忘卻痛苦的盤腿打坐,雙手放在腿上閉目養神!

  看到牧婺安穩,君臨仙緩緩松了口氣,意念控制在儲物空間內拿出一枚超強辟谷丹吞下肚,打算正式開啟這場持久戰!

  時光流逝,一分一秒的過去!

  十天后!

  沉寂已久的鼎爐又開始晃動!

  “師父,嗚嗚~我真堅持不住了,我爹媽不要我算了,你給我口吃的,我嘗完好上路,嗚嗚~”

  這話讓君臨仙不禁皺眉,什么玩意徒弟,爹媽都不要了,就想要一口吃的,而值得欣慰的,就是在這時候了,還叫自己一聲師父!

  “快好了,你再忍忍,堅持就是勝利!”

  這段時間牧婺時不時的發問,需要多久,而君臨仙也不敢輕易訴說,生怕其知道了時長,瞬間放棄!

  可現在時間已過半,應該可以說了吧!

  試試應該沒大事!

  “師父,我辛苦忍了這么久,怎么也有一個小時了吧?”

  聽到這話,君臨仙不禁感慨,這痛苦真牛逼,都能讓人忘了時間的流逝!

  瞬間不敢試了,生怕其心神崩潰!

  “徒兒真的很厲害,現在已經過去半小時了,再堅持十五分鐘就好了,你想,都已經完成三分之二了,你也不想前功盡棄吧?”

  這讓牧婺狠狠咬牙!

  “不就十五分鐘嗎?我肯定能忍住,區區灼熱,我一定能征服!”

  可話音一轉,“師父,徒兒這么痛苦,您能不能給點獎勵,讓俺吃一口呀!”

  聽著顫抖摻雜著痛苦的聲音,讓君臨仙不禁掉淚,心里嘟囔著,“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別怪為師騙你呀!”

  “別急,為師給你準備了無數山珍海味,就等著你出來享用呢,你想想看,本來一個月的煎熬,你撐了十天就出來,這不是證明了你的強大嗎?”

  “很快,很快,很快就好!”

  就這樣在君臨仙的忽悠下,時光流逝,又過去了五天!

  “小牧,你解放的時間到了!”

  一聽這話,鼎爐瞬間一震!

  “師父,我能吃了?”

  什么鬼,到這時候了,怎么還想著吃?

  “現在已經四十五分鐘了,現在為師將你灌入巖漿塑形,再待十五分鐘就能吃了,開不開心!”

  一聽剩下十五分鐘,牧婺有種即將解脫的感覺,這種煎熬終于要到頭了!

  “那您快開啟吧?”

  可這時君臨仙猶豫了!

  最后的塑形,需要加大火力,抽取巖漿內的所有熱量,不知道這徒弟扛不扛的住!

  “師父,您怎么還不開始?”

  思考片刻,君臨仙還是決定實話實說!

  “小牧,最后一哆嗦有點疼,需要加大火力,你能堅持的準備?”

  能讓吃口肉,別說一點疼了,就算讓我去死,我也愿意!

  這段時間的折磨,真是比地獄還地獄!

  “沒問題,您把酒肉準備好,等下俺要吃一頭牛!”

  聽徒弟同意,瞬間笑了,這可是你說沒問題的,那就怪不得我了!

  看著巖漿面早已化為巖石,干裂的縫隙中紅光不斷閃爍,當即運轉全身靈氣,加大手中力度!

  縫隙中炙熱的紅光拔地而起,形成一道火龍朝鼎爐飛去,而原本的巖漿已黯然無色!

  “師父,這特么就是您口中的一點疼嗎?”

  “我感覺我要融化了!”

  炙熱的火龍灼燒著牧婺的骨血經脈,靈魂猶如棉花放在火焰上炙烤,仿佛隨時都會消失殆盡,這讓其不禁崩潰怒吼!

  “小牧,最后五分鐘的痛苦,五分鐘后痛苦就會消失,你再安穩待十分鐘就能出來了!

  你可以的,你堅持住,相信自己,你不比任何人差!”

  “可真的太痛苦了,徒兒真堅持不住了!”

  “為師現在就準備給你塑形,只要你下去了就會好很多,你再堅持一下!

  你想想,你師兄現在還在練氣境,而你塑形成功,就直接筑基境了,比你師兄境界都高,這能省多少修煉時間!”

  一聽比梟痕實力都高,瞬間有了一絲怪異的想法!

  “那我能去揍師兄一頓嗎?我看他那么拽,一看就想揍他!”

  反正又不是揍我,先答應了再說,至于梟痕,祝他好運吧!

  “你們師兄弟切磋,這是好事,為師絕不插手!”

  “那您快開始吧,俺已經迫不及待了!”

  聽到這,君臨仙雙手猛然下壓,鼎爐瞬間莫入松軟地面,見松軟土層隨著徒弟莫入的洞口流下,不禁松了口氣!

  “小牧,為師在這放了一顆石珠,待石珠爆裂之時,就是你出世之時!”

  身在地面深處的牧婺聽到聲音,悶悶的回了一句;

  “師傅,我已經舒服很多了,區區十五分鐘,俺咬咬牙就過去了!”

  君臨仙抹了抹頭上的汗珠,狠狠吐了口氣;

  “這徒弟,真好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