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九十五章 你可別侮辱龍帝了
  火山外!

  “師父,師弟真能堅持下來嗎?”

  問的這屁話,你問我,我問誰去呀!

  不過也不能打擊弟子的積極性呀!“一定能!”

  梟痕當即表示牧婺不愧是真男人,用巖漿洗澡!

  “好啦,不說這些了,小妃,你自己練習,我去指導一下你師弟武技!”

  說完直接一個響指,師徒二人消失在原地!

  ——————

  數里外!

  “師父,這武技我有點看不懂,就等著您指導一下呢!”

  君臨仙點了點頭,開玩笑,跟龍掛鉤的,哪有簡單的!

  “看好了!”

  說完,君臨仙一躍上前,深呼吸一口氣,氣沉丹田閉目養神!

  突然!

  雙眼猛然一睜,雙手握拳!

  雙臂被金色氣息包裹,流淌至拳頭形成一顆金色龍頭,一躍而起,狠狠朝前方砸下!

  “龍帝裁決!”

  一道金色巨龍虛影出現,在空中游走一番,猛然撞在地面!

  轟隆!

  無數樹木被擊成碎屑,地面出現一個近十米寬大坑!

  見狀!

  一個箭步沖到地坑邊緣!

  松開拳頭,拇指彎曲,四指并攏用力!

  在抬起手臂一瞬間,地上碎屑隨風飄動,逐漸形成兩道木龍,圍繞著君臨仙不斷旋轉!

  “游龍八卦掌!”

  轟!

  隨著怒吼,雙龍騰飛而出,一條在樹林不斷游走,卷起無數樹木;

  另一條猛然擊中,樹木化為無數碎屑將地坑填滿!

  看著身邊的巨石,收回二指,一指點出,巨石上瞬間出現一個窟窿;

  “突刺貫指靠的是以點擊破,四指為次,一指為尊,指數越少,威力越強!”

  說完,提腿一掃,將身邊幾塊巨石踢到半空!

  四指彎曲,隨著運轉武技,雙手瞬間暗黑,散發著淡淡的寒光;

  抬頭看著空中的巨石,雙臂交叉,用力劃過半空,爪痕迎面射出,巨石瞬間化為數塊!

  “魔龍爪!”

  “此技靠的也是指力,指力越強,撕力越大!

  并且此技不光能撕,還能捏,下次再給你演示!”

  話音剛落,見到空中碎石還沒落地,直接上前站在當中!

  “龍女守護!”

  雙臂交叉放在頭頂,順著怒吼猛然落下,兩條白龍在君臨仙腳邊拔地而起,圍繞著君臨仙不斷旋轉,巨石落下,傷害不了其分毫!

  “龍女守護乃是無視境界的防御武技,有此武技,任何高手都不放在眼里!

  但若是超越你三個境界的高手,為師還是勸你躲躲,你頂多防御人家攻擊一秒,完了掛的還是你,不建議你去輕易招惹!”

  聽到君臨仙的話,梟痕瞬間不開心了!

  “師父,徒兒看起來就那么傻嗎?”

  扭頭一看,呲牙咧嘴虎頭虎腦的,還一臉狂傲不羈,“挺傻!”

  “……”

  看徒弟下唇部包著上嘴唇鼓著臉,瞬間無語了!

  “你自己練吧,為師去撒個尿!”

  ——————

  十天后!

  “師姐,你就幫幫我吧,我真的不行了!”

  “哎…師父剛睡著你就這樣呀?”

  “噓!”

  “小聲點,別讓師父知道了,咱倆悄悄的!”

  “可你這也太勤快了,誰能受得了呀!”

  “師姐不喜歡我了,我這么難受,師姐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嗎?”

  “可…師父知道了肯定會生氣的呀!”

  “咱倆悄悄的,誰能發現呀!”

  “也對,你忍住,別出聲呀!”

  “放心吧,師弟這體魄你還不知道嗎?短時間內絕對能忍住!”

  “那我來了!”

  “哦~絲~”

  看著手臂上小青的牙印,梟痕還是沒忍住發出了聲!

  原來看到君臨仙施展武技,被那酷炫的樣子深深吸引,這段時間不要命的練拳、練掌、練指;

  可太勤快了,小還丹的恢復速度根本跟不上!

  無奈之下只能求周雅妃幫忙下點毒,止痛不治傷,不影響修煉就好!

  可周雅妃哪樂意在這小毒上下心思,所以每次讓小青咬一口,時間長了周雅妃都煩了!

  所以才有了眼前一幕!

  “最后一次呀!師父知道了肯定說你,你也太不愛惜自己身體了!”

  梟痕訕訕一笑,“師姐,我身體沒問題的,你是不知道我那武技多么的酷炫,現在已經出現虛影了,很快就好!”

  “你這句話說了好幾天了,我也沒見著呀!”

  “真的!”

  “什么真的?”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二人瞬間一哆嗦!

  見師父醒來,周雅妃急忙將小青摟在懷里,“師弟說他練出虛影了!”

  就這?

  君臨仙撇了撇嘴,“至于嗎?這點小事就讓你這么高興?”

  很至于呀!

  您是不知道這多么不容易!

  梟痕心思頓時大發!

  “師父,您陪我喂喂招如何?”

  梟痕,你飄了呀!

  敢讓師父給你喂招,以前是怎樣揍師兄的你都忘了嗎?

  想到這,周雅妃不禁捂著腦袋,師兄弟怎么都這樣,頭疼呀!

  看著徒弟傷痕累累的雙手,覺得還是給點鼓勵比較好!

  找了塊干凈的石頭吹了吹,一屁股坐在上面;

  “來,讓我看看你的修煉成果!”

  一聽這話,梟痕開心了!

  當即氣沉丹田,雙掌一揮,拇指粗的不知名怪物在身旁游走,對著君臨仙一掌拍出。

  見狀,君臨仙無語!

  搖了搖頭反手就是一掌,掌風將梟痕重重的拍在樹上!

  “就這你還沾沾自喜?你確定你那是游龍?不是泥鰍嗎?”

  這也太打擊人了!

  梟痕暗暗咬了咬牙,“師父,我還有一招呢!”

  說完,雙臂一震,淡金色氣息涌出雙臂,游走到拳頭形成一個怪異的頭像;

  “龍帝裁決!”

  看到這,還沒等梟痕出手,君臨仙直接一巴掌將其再次拍到樹上;

  “你他娘的可別侮辱龍帝了,你再看看你形成的是龍帝嗎?

  好歹弄個龍出來,我也不多說什么!

  可你特么弄成一個兔子是什么鬼?”

  聽到這話,周雅妃瞬間忍不住捂嘴輕笑,“師弟,這就是你說的虛影?真的好酷炫呀!”

  這一刻,梟痕很想哭!

  好不容易努力的結果卻被師姐嘲笑,太扎心了!

  可這武技這么難,十天有了這樣子,已經很不錯了好吧!

  看出了徒弟的低落,當即灌了口酒!

  “十天這樣已經很不錯了,為師出手是因為你侮辱了龍帝!

  繼續努力吧!”

  聽到師父夸獎,心神才緩緩放開!

  “你師弟的體質該進一步提升了,為師這就走了,等出來估計最少得十天半個月的,希望下次你不會再讓我看兔子了!”

  怎么又提兔子,您剛才夸獎我白夸獎了嗎?

  這又回到了原點!

  “師父,您瞧好吧!”

  聽到肯定的回復,當即回了句“不許突破筑基,記住呀!”

  說完,響指一打,消失在了原地!

  ——————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過于不知時間流逝的寧靜獨處!

  而牧婺不僅僅只是這情況,還是在巖漿長期炙烤的折磨狀態下!

  幸好的是,巖漿還是水狀,能多少給點水分,這才使其沒成為人干!

  十天內無數次想放棄,可游到岸邊又反悔,自己必須為鄉親們報仇!

  每隔一段時間就仰頭沉思,“師父是不是把我忘了?”

  悲劇的是,他以為過了好久,可才過了一分鐘!

  寧靜的空間除了巖漿時不時的冒出個火星,再無其他聲音,紅色的巖石帶來無盡的壓抑感,讓人有著莫名的恐懼!

  空中突然陣旗出現,牧婺眼神大方光彩,師父沒忘了我!

  看到君臨仙出現,頓時嗷嗷大哭,“師父,俺…我以為你把我忘了呢!嗚嗚~嗚嗚哇~”

  聽著這慘絕人寰的哭聲,君臨仙不禁心疼,雖然這段時間很難熬,可比起修煉界來說,這應該也算舒適的存在……吧!

  “好啦!為師不是來了嗎?別哭了!”

  以沾著巖漿的手臂擦了擦淚水,“師父,您說十天,這過去多久了呀?”

  “就十天呀!”

  看著師父認真的眼神,頓時崩潰,“俺覺得都過去好幾年了!嗚嗚~”

  聽著聲音雖然心疼,但是該說的還得說!

  “小牧,你說要是你被人追殺,你躲在山洞內,可敵人就在門外,你說你出門還是不出?”

  牧婺止住了哭聲,雙眼含淚看著君臨仙,“山洞內也是有巖漿的嗎?”

  我尼瑪!

  你家山洞內有巖漿呀?

  “好了,不說這個了!”

  “為師看你體質現在有些發軟,可以進一步鍛造了!”

  鍛造?

  鍛造啥?

  一臉不解的看著君臨仙。

  “霸體雖強,可你才開啟,為師打算給你鍛造一番,去粗取精,讓你再次脫胎換骨!

  就是過程痛苦無比,要是你忍不住會直接去見你大叔,你…敢嗎?”

  聽到痛苦,牧婺就是一哆嗦,這段時間受的苦還不夠嗎?

  還要更痛苦?

  “師…師父,能不能讓俺吃點東西,死不死的不重要,有您在,我死了您也會去幫俺報仇呢!

  這么久了,嘴里啥味都沒,以防萬一,想先嘗點東西!”

  這要求,不過分!

  不過不能給!

  當即掏出一堆食物,豬蹄、羊腿,兔頭,牛鞭,魚肚,又拿出兩壇酒,拔開酒塞,瞬間酒香與肉味混合在一起!

  聞著味道,牧婺露著滿足的表情,“師父,快讓俺嘗嘗!”

  急歸急,可還是沒上岸,沒被香味沖昏腦子,還記得君臨仙說過必須在巖漿內一個月!

  看著急不可待的徒弟,君臨仙嘴角出現一絲壞笑;

  “不急,為師給你鍛造完再吃,這么一會,你不會堅持不住吧?”

  一聽說鍛造完就能吃,瞬間急了!

  雖然這段時間不餓,可從來沒吃過東西,這肉就在眼前,怎么可能拒絕!

  “那您快開啟呀?”

  聽到這話,君臨仙才想起,自己好像還沒學!

  “稍等,先讓為師學習一番!”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