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九十四章 后悔就是你兒子
  聞言!梟痕急忙上前打算幫忙穿衣!

  可走到牧婺面前瞬間愣住了!

  “師父,師弟命根子明明被我廢了,怎么現在又變好了?”

  “……”

  啥玩意徒弟,你師姐還在呢!

  能不能別提這些,就不能穿好衣服再偷偷問嗎?

  “體質開啟,自動恢復的!”

  “好像還比以前大了,真羨慕!”

  羨慕你妹呀!

  你有人家那體質嗎?

  能不能認清現實,抓緊時間穿衣服!

  看著師弟昏迷,周雅妃伸手輕輕捅了捅君臨仙;

  “師父,您剛才說了那些傷師弟的話,等他醒來,還會認您嗎?”

  這叫事嗎?

  真以為我這師父是白當的?

  不過體質開啟,心情大好!

  當即開著周雅妃玩笑!

  “也是!要不……你用下美人計?你也是逆天體質,說不準你倆能孕育出一個更強的體質呢!”

  此話一出,周雅妃當真了!

  “我現在就去廢了他,這家伙活著就是浪費空氣!”

  “……”

  君臨仙急忙攔住,“師父開玩笑,別當真,別當真!”

  聞言,斜眼瞥了一眼君臨仙,“好玩嗎?”

  見弟子生氣,不由的干咳!

  “為師只是想活躍一下氣氛嘛!”

  看到這一幕,梟痕不禁感慨,“師父什么時候能對我們男弟子也這樣呀!”

  ——————

  “咳咳!”

  牧婺驚醒,緩緩睜眼看著!

  藍天白云映入眼內,充滿干燥黃沙的氣息在鼻中散開!

  我還活著?

  體內的毒呢?

  天雷呢?

  命根子……

  咦?命根子還在?

  猛然起身,感覺了一番,真在呀!

  還沒來得及高興,就看到君臨仙三人在一旁靜靜的看著自己!

  冷眼盯著君臨仙,心中的怒火油然而起!

  為了拜你為師,我不顧生命的跳巖漿,就想讓你相信我是真心的!

  我打心底認你當師父,沒想到你卻怕我對你徒弟有威脅,想辦法致我于死地!

  終是真情喂了狗呀!

  想到這,瞬間心灰意冷,黯然決然的扭頭就走!

  “師弟,你去哪?”

  這時候了還叫師弟,真當俺傻嗎?

  “俺是你師弟嗎?俺拋棄生命的拜師,可結果呢?只是怕俺對你們有威脅,借機殺了俺而已!”

  可悲的牧婺,到這時候了,還沒發現自己身體的變化!

  “想走就走吧,我不強求,就當沒收過你這徒弟!”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牧婺火氣更大了!

  “你是真心收俺為徒嗎?讓俺跳巖漿,讓周雅妃給俺下毒,還讓梟痕揍俺,俺就看你是想讓俺死!”

  “你要是這樣想,那我也沒辦法!

  只要你不后悔就好!”

  后悔?

  你都要殺俺了,俺留在這才后悔呢!

  “切!俺要是后悔,俺就是你兒子!”

  說完,扭頭就走!

  見狀,君臨仙輕笑伸手捂嘴,模仿著某些人的語氣!

  “狗蛋不愧是狗蛋!體質開啟就扭頭不認人了!”

  說完,畫風一轉,轉為女聲;

  “拼盡全力為你開啟體質,就是這么報答我的?”

  這熟悉的聲音,讓牧婺停住了腳步!

  這聲音不是剛才頻死之際聽到的嗎?

  等等!

  捂嘴?

  看著君臨仙似笑非笑的表情,頓時有些恍然大悟!

  “你…你……”

  見牧婺認出了聲音來源,君臨仙傲嬌的扭頭不看他;

  “我怎么了?你不是要走嗎?快走呀!我又沒攔著你!”

  牧婺突然很委屈,沒這么玩的,您老人家剛才讓他們兩個將我往死的整,您還說了那話,我能不亂想嗎?

  “師,師父!”

  知道錯了?哪有那么容易!

  “哎哎哎!別亂叫,畢竟我一直想殺你呢,沒資格當你師父,快走吧!”

  這話一出,牧婺委屈的哭了!

  “師父,俺錯了!別趕俺走呀!”

  你這么大一坨來撒嬌?惡不惡心!

  “你不是說肯定不后悔嗎?還說后悔就是我兒子!”

  牧婺眼珠子一轉,急忙上前跪到君臨仙面前;

  “看您說的,您是俺師父,那和是俺爹有什么區別!”

  不是嘴笨嗎?

  怎么這次這么聰明,難不成開啟體質還有這效果?

  “哦?是嗎?”

  見師父皺眉看著自己,當即起身,“師兄,讓一讓!”

  推開梟痕,輕輕的給君臨仙捶著背,“師父~哪有當爹的跟兒子生氣的呀!俺還小呢,別跟俺一般見識呀~”

  見識到牧婺的不要臉,周、梟二人不禁搖頭,那個憨厚樸實的少年呢?

  這么一大坨卻說著這種話,差點沒把君臨仙惡心死,要是周雅妃這樣的姑娘還差不多!

  “得得得!閉嘴吧!別惡心我了!”

  “師父~俺~”

  話還沒說完,就被梟痕打斷!

  “好啦,師父已經原諒你了!”

  是嗎?

  牧婺一臉不信的看著,這么容易嗎?

  要是君臨仙知道其此刻的想法,絕對會狠狠點頭,你是不知道你有多惡心!

  “師父,別跟俺一般見識,俺知道錯了,真的!”

  君臨仙挑著眼神一掃,“確定不走了?”

  “不走了,打死都不走了!”

  “那怕疼,怕死嗎?”

  到這時候了,還在考驗俺嗎?

  “不怕!”

  得!

  不怕就行,有你受的!

  “行了,好好休息一下吧,體質剛開啟,你也辛苦了!”

  休息?這時候怎么可能休息呢,一肚子話想要問!

  “師父,我問您個問題,您別不高興呀!”

  “那就別問了!”

  “……”

  看著牧婺一臉憋屈的樣子就想笑!

  “你是想問我為什么要那么做?!”

  聽到這話,牧婺頻頻點頭!

  “我已經說過了,你體質太過于特殊,想要金剛不壞,只能時刻挨揍,時間長了才能練就金剛不壞!

  可開啟方法,卻是需要你在頻死之際,才能開啟!

  在你師姐的毒下,你全力抵抗,雖然你體質沒開啟,但是也有抗毒能力,所以為師以語言破壞你抵抗的心思!

  但沒想到你當真了,在頻死之際你卻一點求生意識都沒有,為師只能模仿你最親、最尊敬的人說話,奢求喚醒你的求生欲!

  要是當時告訴你事實,下次再開啟時,恐怕更加困難了!”

  原來是這樣,不早說!

  心里早就將你弄死無數遍了,沒想到是個烏龍!

  “師父,對不起,俺誤會你了!”

  誤會解開就好,君臨仙也不想師徒之間心里有疙瘩!

  “以后別俺俺的說了,說我,你這口音得改改!”

  拜師還有這要求嗎?俺這樣有啥不好的嗎?

  “怎么不能說“俺”呀?”

  “你這樣說,作者打字太麻煩了,怕出了亂子!”

  “……”

  見牧婺點頭不說話,起身拍了拍手!

  “好啦,去準備飯吧!小六子,多準備點吃的呀,按照八個人的量準備!”

  雖然不知道為啥要這么多,梟痕還是點頭表示明白!

  “師兄,俺…我跟你去!”

  聽到牧婺聲音,扭頭似笑非笑的看著,“你不是說不是我師弟嗎?”

  這是不是過去了嗎?怎么還提呀?

  牧婺都快急哭了!“師兄,師父都原諒俺…我了,你不能這樣!”

  梟痕哈哈大笑的拍著其肩膀,“開玩笑的,走吧!”

  ——————

  二人打獵回來處理著!

  “師父,今天怎么需要這么多吃的呀?”

  不懂就要問,這是梟痕的原則!

  “你師弟體質開啟了,但是還沒到最強狀態,所以為師打算給他再度增強一番!”

  “可這跟吃東西也沒關系呀?”

  “這次增強,差不多一個月時間,并且不能離開那地方,未來一個月,他沒吃東西的機會了!”

  聽到這話,牧婺愣住了!

  這事那會怎么沒說?

  不過那會傷師父心了,現在還是老實點吧,反正師父也是為了自己好!

  ——————

  飯后!

  “小牧,準備好了嗎?”

  準備?準備啥?

  “師父,什么意思?”

  君臨仙無語了,那會說的你沒聽?那你還吃那么多!

  “你體質開啟了,現在去給你增長體質呀!萬分痛苦,準備好了嗎?”

  原來是這么回事,這還用準備嗎?

  “師父,小意思!”

  咋這么牛逼呢?

  還小意思!

  不過你都這么說了,那也就不用多問了!

  當即大手一揮,陣旗現!

  ——————

  火山內部!

  看著眼前熟悉的場景,牧婺差點哭了!

  “師父,您說的增強體質就是在這呀!”

  “對呀!沒跟你說嗎?”

  “沒呀!”

  “哦,那就是我忘了!”

  忘了?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忘了!

  “師父,俺…我突然覺得還有點餓,想再吃點東西!”

  沒完了呀!

  一個人吃了四人份,哪來那么大飯量!

  見師父不理自己,瞬間想哭了!

  萬一死了呢,就想做個飽死鬼呀!

  “喏,給你丹藥,這是超強“辟谷丹”,能讓你一個月之內感覺不到餓!”

  見師父不再問自己意見,瞬間心塞了!

  “然后呢?”

  君臨仙伸手一指巖漿,“需要你在中心泡十天,不斷磨練著你的體質,十天后為師來幫你再度鍛造一番!”

  話音剛落,牧婺直接跳了進去,也不多說什么,讓師父失望一次就好,不想有第二次了!

  “啊……”

  剛潛入巖漿,瞬間冒頭,炙熱的巖漿讓其忍不住的怒吼!

  “這也是對你心境的一次磨練,在這感覺不到時間的變化,為師只有在十天后才會來,這段時間不允許你離開巖漿,你能不能做到!”

  聽著好像很困難呀!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下來;

  管他能不能堅持下來,先答應再說,拼命做好!

  “我能!”

  這回答讓君臨仙露出不可思議的笑容,嘴這么硬?

  那就待著吧!

  “好,為師相信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