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七十八章 選擇功法
  第二天!

  “嗷!!!”

  君臨仙猛然痛醒,一摸跨,頓時猥瑣的笑了,老子終于又成為男人了!

  身體恢復值得慶祝,出不去找五姑娘玩會!

  “師父,您沒事吧!”

  剛準備脫褲子,就被這聲音打斷,不由得心塞,這兩天咋這么不順!

  扭頭直接砸出瀑布,看著三個弟子滿頭大汗的盯著自己,倍感欣慰!

  “為師沒事,你們繼續!”

  說完,就躺在石頭上靜靜的看著三人拼盡全力的完成自己布置的功課!

  有你們這樣的聽話弟子真好!

  要是別時不時的折磨我就更好了!

  看著林蹤白鼻青臉腫的不斷在潭水上游走,不由得發笑!

  讓你丫的不會說話,挨揍活該!

  “小白,昨晚你帶回來的寶貝呢,為師餓了!”

  一聽這話,林蹤白直接栽入潭水,看著無數槍魚飛速朝自己竄來,瞅準時機,一腳踏碎一條槍魚借力飛到岸邊,扭頭看到數條槍魚緊隨其后的竄出水面,不由得拍著胸脯,好險!

  扭頭撓頭訕訕一笑,“師父,昨天您揍完我累的沒吃飯,我和師弟太虛了,就分著補了補身子!”

  聽到這話,君臨仙瞬間無語,魔獸的那玩意那么大,你們兩個人吃五對,不怕補死你們呀!

  都不說給老子留一對!

  “為師現在想吃了!”

  “咳咳!那您等會,我去找魔獸借一對!”

  這玩意還有借的?

  我替魔獸謝謝你全家,這倒霉徒弟什么思想呀!

  ——————

  一個半月后!

  “師父!您醒了沒?”

  聽到梟痕的聲音,君臨仙就不禁的煩躁!

  經過這段時間的引體向上,梟痕成功的練成了螃蟹!

  雙臂能趕上雙腿的維度了,時不時的來哭嚎,說自己沒人樣了,讓君臨仙解決,可這該咋解決!

  因此,已經半個月沒出瀑布了,只靠乏味的辟谷丹充饑。

  “系統,我那二貨徒弟的問題你有沒有辦法解決?”

  “宿主,你好歹是穿越過來的,這么簡單的問題你都解決不了?”

  “這讓我咋解決,總不能把我那徒兒的肌肉給割了吧?”

  “說你傻,你還真不謙虛呀!”

  “……”

  “你應該了解過,鐵礦石不斷鍛造才能成為精鐵,而體積也會縮小數倍!

  上一世你應該也了解過活肌肉與死肌肉的區別,而你徒弟現在正是死肌肉!”

  一聽這話,君臨仙頓時開悟了,一拍腦門,這么簡單的事自己咋給忘了!

  想到這,剛想出去,就被系統的聲音打斷。

  “本系統溫馨提示,練體圓滿鍛造才能更加完美!”

  君臨仙狂傲的笑了笑,“區區練體圓滿,怎么可能攔得住我的徒弟,說不準我徒弟現在已經圓滿了!”

  說完,直接撞出瀑布!

  看著一臉憋屈的梟痕,瞬間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小六子,你真是比螃蟹還螃蟹呀!”

  只見梟痕孤零零的杵在那,雙臂不規則的線條讓其雙手碰不到雙腿,仔細一瞅,感覺比雙腿還粗。

  “師父,我該怎么辦呀?”

  這樣子讓君臨仙好奇心大發,“為師能解決,不過有個問題想問問你!”

  “什么?”

  “你雙臂腫成了這樣,你上完廁所該怎么擦,不會……”

  “師父,別說了!!!”

  看著梟痕一臉崩潰的樣子,就知道肯定發生著悲劇的事情,君臨仙不禁開懷大笑,讓你丫的每天騷擾我,惡心不死你!

  “好了好了,師父不笑了,等你練體圓滿就可以解決了!”

  “我已經圓滿了呀!”

  看著徒兒粗壯的手臂,上前捏了捏,毫不懷疑,這一手臂錘斷一棵碗口粗的樹不是問題!

  “你先等等,我去琢磨一番!”

  說完,躺在石頭上伸個了懶腰,開始閉目養神!

  嘩嘩!

  嘩嘩!

  一陣動靜響起,君臨仙瞬間驚起,被小青整的留下后遺癥了。

  扭頭一看,是自己的完蛋徒弟林蹤白。

  “小白,你不做功課,在這藏著干嘛呢?”

  見師父出瀑布,不由得驚奇,這是被師弟墨跡煩了嗎?終于舍得出來了!

  “師父,山頭被我踹平了,您一直沒出來,我就不停的練習身法,這是剛回來!”

  突然想到了上一世解決死肌肉的問題,小白閑著也是閑著,給他找點事做!

  “你去找根棍子過來,你師弟一直這樣也不是個事,你沒事幫幫你師弟吧!”

  一聽說要棍子,林蹤白開心了,這是又能光明正大的折磨師弟了!

  “棍子多的是,我該怎么幫師弟呢?”

  看著師兄一臉興奮的樣子,梟痕一臉哀求苦澀的看著師父。

  君臨仙裝作沒看見,悠悠的說道:“讓你師弟雙臂伸直,你拿棍子去打……”

  “好嘞!”

  “等等!老子還沒說完呢!”

  林蹤白急不可待的四處張望著找棍子,靜等著君臨仙的下文!

  見小白這樣子,頓時覺得自己把梟痕坑了,不過到這時候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得控制著力道,敲打肌肉,別傷了你師弟骨頭呀!”

  說了半天說了句這,林蹤白不禁撇嘴,我又不傻,這是師弟,我還能往死了打不成?

  敷衍著點了點頭,撿起自己早已瞄好的棍子就朝梟痕沖了過去;

  “師弟,我來啦!”

  梟痕一臉恐慌的看著滿臉興奮的林蹤白,我又沒得罪你,你至于一聽說弄我就這么興奮嗎?

  “師兄,師父說……啊!”

  “打錯地方了!哦~”

  “師兄,你……哦呀!”

  看著兄弟倆玩的這么開心,君臨仙還是覺得不打擾他們的比較好!

  “系統,我來打個劫!”

  “……說吧!又想坑點啥?”

  “小六子該突破至練氣了,我承諾他羽化成龍,所以想要個帶龍的功法!”

  “本事不大,屁事真多!本系統找找看呀!

  有了!

  《龍神功》

  《弒龍劫》

  《傲世九龍決》

  《幻龍心法》

  《化龍決》

  你選吧!都是天上地下獨一份的功法!”

  一看系統給了這么多,不禁的頭大,“系統,您老人家給個建議唄,第一次給這么多,我都快挑花眼了!”

  “呦!奇跡呀!按照你那貪心的性子,不應該大手一揮,直接全收嗎!”

  聽到這話,不禁臉紅,“系統,我在你眼里就是這樣的人嗎?”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

  “咳咳!咱先不提曾經了,先給個建議吧!”

  “本系統的建議是《化龍決》,這是遠古龍帝與人族大能合力創作而出,二族都可修煉,修煉此功,未來必定羽化成龍!”

  “好,就聽系統的!”

  “哎!等等!”

  “咋滴?”

  “建議等會用天雷給梟痕鍛造一番,并且突破練氣時,建議喝一杯〈臥龍醉〉!”

  “這是啥說法?〈臥龍醉〉我都好久沒喝了,怕喝其他酒無味,都不敢喝!”

  “宿主忘了〈臥龍醉〉的功效了嗎?對提升梟痕體質有幫助!”

  “那系統把我攢這么久的都給我唄!”

  “你在想屁吃嗎?一個月就三杯,過時不候!”

  “……”

  君臨仙表示從來沒見過這么小心眼的系統!

  睜眼一瞅,梟痕雙臂通紅,而背上還有滿滿的棍子印,不禁皺眉!

  “小白,你他娘的干啥了?”

  還沒等林蹤白說話,梟痕就直接沖了上來;

  “師父,嗚嗚~師兄他太欺負人了,我伸著雙臂讓他打,他卻閉著眼睛亂掄,您看把我打的!嗚哇……”

  聽著這哀嚎聲,沒好氣的瞥了林蹤白一眼,你這玩意裝能不能裝像點,還讓你師弟抓住把柄!

  不過還得安慰一下委屈的梟痕。

  “小六子,別哭了,為師給你準備了禮物,等你突破了,你就可以奮力修煉了,到時候好好揍你師兄一頓!”

  話音剛落,梟痕哭的更厲害了,師兄都這么強了,我趕上他到什么時候了,師父怎么想的!

  不過這話不敢說出口,說出來容易挨揍!

  “師,師父,我可以突破了!”

  “等為師給你鍛造一番,你就可以突破了!”

  還沒等梟痕說什么,林蹤白一聽鍛造二字,直接將梟痕提起扔到兄弟二人的受難臺,三下五除二的又將梟痕綁好!

  等梟痕回過神來,瞬間懵逼,一臉苦澀的看著林蹤白,“師兄,我錯了,不該找師父告狀,你放開我好不好!”

  “不好!我還是喜歡看你被折磨,不接受你的道歉!”

  一聽這話,梟痕心瞬間提了起來,不帶這么欺負人的,有這么當師兄的嗎?

  看著這兩個活寶,君臨仙頓時樂了,有這兩個人在,生活不缺樂趣呀!

  “小白,放開你師弟!”

  嗯?林蹤白甚是不解,不是幫師弟鍛造嗎?

  “師父都發話了,你還不快放開我!”

  打開繩子,不解的看著君臨仙,“師父,不是鍛造嗎?怎么……”

  “你師弟這次鍛造不同!”

  “哦…!”林蹤白一臉不甘心的嘆著氣。

  掏出《化龍決》扔給梟痕,“這是你的功法,等下煅體后再開始修煉!”

  看著一臉興奮的師弟,林蹤白不開心了,“師父,為什么我沒功法呀!”

  看著一臉委屈的小白,頓時笑了,“你和你師弟走的路不同,功法不代表一切,你的路不止于此,好好琢磨為師這句話!”

  聽到這解釋,心里舒服了許多,不過師弟要被鍛造,這場面不容錯過,扭頭就去找還在閉目學習的周雅妃。

  模擬毒方一半,被人打斷真不爽,睜眼凝眸死死的盯著。

  一看這眼神,林蹤白就是一個哆嗦,師妹可是個惹不起的存在呀!

  “師,師妹,是師父出來,要幫師弟鍛造身體,我覺得這種場面你不容錯過呀!”

  周雅妃驚奇的瞪大雙眼,“師父出來了?”

  “你看!”

  看著那邋遢瀟灑的身影,周雅妃起身就沖了過去。

  “師父,您舍得出來了呀?”

  見寶貝徒弟趕來,君臨仙不由得開心,“小妃好厲害呀!這才一個多月就筑基十層了!”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的徒弟,再給我一個月,我必定突破至極境!”

  這話聽著真舒服!

  掏出一杯〈臥龍醉〉就遞了過去。

  聞著四溢的酒香,林蹤白哈喇子都流出來了,見師父不繼續往外掏,不由的悠悠搖頭;

  “師父,我覺得女孩子家家的喝酒不太好,您覺得呢?”

  聽著陰陽怪氣的話,哪還不知道這小子在想啥!

  “你說的對!不過這靈酒有改變體質,增強血脈,解毒,幫助修煉的功效,這是給你師妹兩條靈寵準備的!”

  林蹤白很受傷,自己想要的不是這個解釋呀!

  周雅妃淡笑著看著師兄,將酒杯拿起,在林蹤白眼前晃了晃,“這是給小青小白的,而師兄卻沒有!”

  我勒個去,殺人誅心呀!

  只見周雅妃擰開杯蓋,瞬間酒香漫天,小青小白瞬間化為本體,直接沖到杯沿,小青伸出獠牙吸收著,小白將尾鉤放入酒杯。

  林蹤白看到這不愿意了!

  “師父,我也想喝這酒!”

  看著徒弟一臉渴望,可自己也無可奈何呀!

  “小白,這酒太過于珍貴,為師就三杯,你師弟突破需要一杯,就剩下一杯了!

  你忍心看著這么香的酒師父喝不到嗎?”

  林蹤白很想說忍心,特別忍心!

  可看著師父那帶有威脅的眼神,只能痛心不已說著違心話!

  “那就留給師父喝吧!”

  君臨仙欣慰的笑著,算你小子識趣!

  “小六子,功法學會了沒?”

  “都記在心里了,就等您動手呢!”

  一聽動手二字,君臨仙開心了,這可是你說的!

  “天雷!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