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七十五章 功課
  看著昏過去的師弟,林蹤白不斷撓頭,扭頭一看,師父斜眼盯著自己!

  “時間不早了,我先去做我功課呀!”

  說完,一個身影消失在原地!

  二人頓時無語!

  “師父,我覺得師弟這段時間會被師兄欺負的崩潰!”

  “我還覺得接下來你師弟會嘲笑你師兄好久呢,畢竟你師兄受不了痛苦還拍昏自己,小六子一個普通人都沒那樣做!”

  周雅妃翻了個白眼,“那是師弟不做嗎?那是師兄壓著師弟的雙手好不好!”

  “……”

  這話一出,君臨仙頓時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傻,這么明顯的事都沒看出來!

  難不成,真如陳黎那小色女說的一樣,眼睛用來出氣了?

  不對!

  肯定是小槍那王八蛋傳染的!

  蒼凌天表示不背這個鍋,都出師好久了,還帶隔空傳染的嗎?

  不管怎么說,也不能讓徒弟看出自己的問題不是!

  頓時開始叨叨,“你師兄都開始做功課了,你咋還不開始,毒方都背會了,都能配出來了,是不是!”

  見師父惱羞成怒,周雅妃委屈的扭頭坐下,開始回憶著腦海中的毒方!

  “哎呦~”

  一陣風吹過,梟痕一個激靈驚醒,上半身的痛苦讓其不斷哀嚎!

  “別嚎了,給老子做引體向上去!”

  聽到師父叫喚,愣了一下,扭頭看著師兄不在,師姐坐在地上閉目養神,不由的嘆氣苦笑;

  心想:“還真如師兄說的那般,男女對待差距真大,我老爹為毛不把我造成女的呀!”

  想歸想,該做的還是不能少!

  走到山洞前,抓住石杠學著師父的樣子做了幾個,感覺沒啥難度嘛!

  見狀,君臨仙怒了!

  “老子費盡心思給你改造體質,你就這樣練?”

  “鐵靴穿上,在下吸氣,向上吐氣,三秒做一個,自己數著!”

  梟痕委屈巴巴的開始穿鞋,剛才您老人家也沒說,怎么現在開始怪我了?

  不過看著師父一臉兇神惡煞的樣子,這話也不敢說出口!

  穿上五十斤的鐵靴,伸個懶腰活動了一下,一躍抓住石杠,按照君臨仙的說法開始做了起來!

  由于萬紋葉的改造,雙臂經脈比常人多了近百倍,力量也比同輩人強數十倍,不斷奮力的做著。

  “哈!”

  “嘿!”

  “喝~~~”

  不知做了三百還是五百,梟痕雙手脫力坐在地上!

  見狀,君臨仙向系統要了根鞭子,一鞭抽了過去!

  “給老子上去,沒勁也在那吊著!”

  看到師父兇狠的眼神,回想著師父說過的話,起身抓住石杠靜靜地吊著!

  幾分鐘過去!

  見梟痕還不繼續,頓時又一肚子氣,你休息的沒完了!

  又一鞭子抽上去!

  這鞭摻雜著恨鐵不成鋼的怒火,梟痕背部直接被抽的皮開肉綻,鮮血順著身體慢慢流下!

  “你休息的沒完了?還不繼續開始!”

  感受著背后傳來的疼痛,回想著師父說不會把自己當人的訓練,不顧發酸發漲的雙臂,咬牙繼續開始做著。

  剛做了幾個,感覺大腦一片空白,身心極度缺氧!

  可師父在身后看著,只能閉眼機械般的做著,一個、兩個、三個……

  過了好一會,君臨仙欣慰的點頭,還沒來得及咧開嘴角笑出來,就見梟痕脫力坐在地上昏迷!

  當即上前,一壇酒潑在其面門!

  梟痕朦朧的睜開雙眼,見師父冷眼盯著自己,剛想手撐地面起身,哪成想雙臂軟弱無力,直接狗吃屎般的砸到了地上!

  “你這廢物,都把你經脈改造了,你還是如此!”

  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一眼,轉手扔給梟痕一壇酒,“喝點休息一下!”

  梟痕緩緩松了口氣,雙臂感覺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想拿酒壇也拿不上!

  只能直接躺在壇口,臉皮用力,將酒壇掰倒,趁機大口灌幾口!

  悠悠的走到周雅妃面前,看著徒兒眉頭時而皺眉時而舒展,伸出食指在其臉蛋上輕輕捅了捅,輕聲細語的叫喚;

  “小妃~”

  剛模擬毒方關鍵時刻,感覺有人捅自己,關鍵時刻,咬牙繼續模擬著。

  又聽到了聲音,當場被打斷,雙眼不由瞪起,充滿怒火的盯著君臨仙!

  一見徒弟雙眼充滿怒火,不由得心虛,轉身獻殷勤的給其捶肩;

  “小妃,為師打擾到你,是為師的錯!可你師弟不爭氣,你幫幫你師弟唄!”

  這話聽著挺舒服,伸手捏了捏自己肩膀,君臨仙有眼力勁的開始為其捏肩。

  “要我怎么做?”

  “跟我來!”

  看到師父的不同等的對待,梟痕流著苦澀的淚,心里不禁暗罵,“老爹,你毀了我一輩子,為啥不把我生成女的!”

  剛擦了擦眼淚,一抬頭,看到師父師姐朝自己走來,不由得開始裝堅強。

  “休息的如何?”

  看著師父冰冷的眼神,只能委屈的回答,“緩過來一點!”

  “那你還不繼續上去!”

  見梟痕如兔子般的跳起,扭頭一臉殷勤的看著周雅妃,“你將小青小白叫醒唄!讓它倆在你師弟下面玩會!”

  一聽這話,梟痕差點嚇的尿褲子,這兩只的毒有多么恐怖,自己可見識過!

  周雅妃沒好氣的瞥了君臨仙一眼,順手將二獸叫醒,小青睜眼一見到君臨仙,直接裝死的化為手鐲死死不動!

  “師父,你能不能離我遠點,小青都不敢出來了!”

  君臨仙尷尬一笑,扭頭坐在不遠處的石頭上!

  周雅妃好說歹說的將小青哄了出來,發誓為其做主,小青才心不甘情愿的在梟痕下面游走。

  “師父,我累了咋辦?”

  見師姐放開二獸,話都不說的扭頭就走,梟痕頓時慌了!

  “累了就放手唄!為師又沒攔著你!”

  梟痕想哭了,真想哭了!

  別人家都是男人為主,子承家業,一心一意顧及男孩子的想法!

  師父咋這么不一樣,就跟別人反著來呀!

  就這走神一瞬間,君臨仙直接賞其一鞭子!

  梟痕急忙拼命向上努力著,師姐那里捶背揉肩的,在我這咋時不時的一鞭子!

  心中的委屈不斷生長發芽!

  不一會!

  實在堅持不住了,低頭看著小白抬頭張牙舞爪的揮著兩個大鉗子,小青不斷吐著芯子,差點昏過去!

  想休息只能靠自己了!

  雙手猛然發力,拄在石杠上,抬腿坐在上面,雙腿將石杠一鉤,直接開始倒掛金鉤的休息著!

  “呼呼~”

  終于能休息一下了,真不容易!

  不斷喘著粗氣,算著時間,按照師父性子,休息時間不能超過十分鐘!

  見梟痕這么倒吊著,小青不斷起立嘗試親吻著,可就是夠不著!

  看著小青的動作,梟痕不禁大聲大笑,“小青,省省吧!你這么短,怎么可能夠得著!”

  靈獸通靈,哪受得了這嘲諷,直接化為本體,近米長的身體在梟痕面前不斷搖擺!

  “媽媽呀!”

  梟痕腰間瞬間發力,如猴子抱樹般的摟著石杠!

  “師,師父,小青欺負我!”

  “活該,只要你好好完成功課,它倆不會對你做什么的!”

  聞言,也不顧休息幾分鐘,不顧雙臂的酸痛,又開始悲催的做起了引體向上!

  ——————

  傍晚!

  林蹤白拖著疲憊的步伐歸來,雙腿邊走邊顫抖。

  肩上還扛著一只二階爆裂鷹,“師父,我回來了!”

  君臨仙瞇眼掃了一眼,“回來了還不叫上你師弟快做飯,沒見你師妹正在努力的學習嗎?”

  “……”

  苦逼的梟痕落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羨慕的看了一眼師姐,仰頭看著天空!

  不光是身累,心也累呀!

  這才第一天,這日子指不定什么時候是個頭呢!

  起身拖著疲憊的身體,幫師兄一起處理著食物!

  酒足飯飽后!

  君臨仙打了個哈欠,一頭扎進瀑布開始休息!

  見師父離開,梟痕吐了口氣,躺在地上不斷打滾,“地上真舒服呀!”

  聽到這話,林蹤白不禁發笑,小師弟還是太年輕呀!

  突然!

  梟痕猛然起身,雙眼死死的盯著林蹤白,“師兄,師父布置的功課一向如此艱難嗎?”

  “你這還叫艱難嗎?等你適應了身體,功課會比現在艱難十倍以上!”

  話音剛落,梟痕摟著雙膝不斷嗑著,心里委屈也爆發,師姐咋不用這么累呀!

  “師父真的好狠!”

  聽到師弟這么說,林蹤白不由搖頭苦笑;

  “是呀!師父對我們真的好狠,從始至終都是如此,但你說師兄師姐是怎么堅持下來的呢?”

  梟痕不解的抬頭看著師兄。

  “我在師姐口中聽過師父說的這么一段話!”

  “師父的原話是:

  如果他們連這點苦都受不了,我會親手殺了他們,這是我作為師父該做的!

  與其讓他們在外面歷練時遇到絕境死亡,那不如死在我手中,最起碼我是他們師父,能給他們留個全尸,還能為他們立個碑,證明他們來過這個世上!

  身為我徒弟,那他們就別想渾渾噩噩的活下去,同輩之中有人滅殺他們,那是他們學藝不精,他們該死!

  要是老一輩插手,我不介意化身為魔,屠他個天翻地覆!

  但在我教導期間,我不會將他們當人看,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為此,我不介意他們心中怨我、罵我、恨我!

  甚至我不介意他們實力有朝一日超越我之后殺了我!

  但,徒弟就是徒弟,在沒本事之前,在我面前只能老老實實跪著!

  功課完不成,我就抱著殺死他們的心思往死的弄,只要不死,就給我往死里練!”

  一番話過后,周、梟二人安靜的出神,齊齊扭頭看向瀑布,仿佛能看到瀑布內的那道身影!

  林蹤白上前拍了拍二人,“好了,抓緊時間休息吧!明天得早起完成功課呢!”

  “師兄,我去溜溜小白和小青!”

  聽過溜狗、溜鳥的,還沒聽過溜蛇溜蝎子的,師妹這么會玩?

  “師兄,我想靜靜!”

  “這又是你另外一個心上人?”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