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六十章 雞飛蛋打
  摟著陳黎,感受著玲瓏有致的身材,正在暗暗自喜,瞬間感覺爽翻天了!

  突然聽到陳黎的表白,臉瞬間耷拉了下來,還沒來得及說話,胯下傳來一聲雞飛蛋打的聲音,伴隨著無法形容的致命痛苦傳來;

  “嗷!”

  “我尼瑪!臥槽!”

  費力推開這王八蛋,趁機還不老實的順手捏了捏,然后直接雙手捂著胯下,死死夾著雙腿滿地打滾!

  看到師父這樣子,瞬間忘了剛才其手怎么不老實了,伸出大拇指擦了擦鼻尖,渾身舒暢的仰頭吐了一口氣。

  見陳黎這動作,全場冒著冷汗死死的夾著雙腿,“這丫頭真特么狠,這可是親師父呀!“

  陳靈伸手擦了擦頭上的冷汗,不由得嘆氣,心想“那會自己怎么想的,竟然想撮合無畏和這丫頭,差點絕后了!“

  隨著胯下的痛苦逐漸減輕,扭捏著起身,打算去青樓試試自己命根子還能不能用,到底廢沒廢!

  一見師父這動作,哪還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直接一個身影堵在其面前,雙眼露著冷光;

  “師父,您不是說我該出師了嗎?我的出師禮呢?”

  聽到這話,瞬間心塞的咆哮,“你特么都把老子命根子廢了,還找老子要禮物,你他娘的要臉不!“

  “做都做了,廢也廢了,那還說啥,別以為我不知道您想去干嘛,不給出師禮,你別想出了這門!”

  聽到這話,瞬間崩潰,心想“當時腦子怎么抽筋了,怎么會想著收這王八蛋為徒!“

  說歸說,還是自己命根子重要,在儲蓄空間取出早已準備好的一個青色手鐲扔了過去,扭頭就竄了出去;

  人影消失,飄來一句,“王八蛋!你給老子等著,不把你下面縫住讓你當不成女人,老子跟你姓!“

  “有種你來呀!你個嘴炮!”

  剛出門,就碰到渾身傷痕累累的神獸,低聲哀嚎著跪在大門口,極其不自在的君臨仙一腳踹了上去;

  “滾一邊跪著去,擋人家大門像什么樣子!”

  說完,邊夾著雙腿走著邊聯系系統,“系統,快給我治療,我感覺我沒蛋了!“

  看到君臨仙的囧樣,系統放聲狂笑,“宿主,你也有今天呀!“

  “本系統看了,碎的很徹底,現在你安心修煉算了,別想這些有的沒地了!”

  聽系統這么說,就知道這畜生有辦法,就是想逼自己修煉,“系統,沒了命根子,那我自刎了,我活著的意義已經沒了!“

  話音剛落,系統瞬間急了,這人怎么開不起玩笑呀!

  “能治,能治,你別亂來,你加快腳步吧,陳黎那丫頭做了本系統早就想做的事!

  可得讓你多疼會,到了門口再幫你治療,讓本系統多開心會!”

  “……”

  心塞的不由加快了腳步,胯下的痛苦讓君臨仙邊走邊嚎著流淚。

  ——

  見師父出門,陳黎興奮的跳了起來,終于給自己出氣了!

  隨后以精神力看著儲物手鐲內的東西,一看到給布置的出師任務,臉上的笑容瞬間消散。

  “師妹,怎么了,突然這表情?”

  “師父太欺負人了,我就是一煉丹師,讓我兩年內給他帶來一枚超凡高手的人頭,為難師兄也就算了,還來為難我!”

  聽到這解釋,辛無畏直接翻著白眼,“你實力跟大師兄相差無幾,這叫為難?“

  “我是女孩子,不應該有特殊待遇嗎?”

  這時林蹤白跑來插嘴,“你都把師父命根子廢了,卻還好好的站著,這不是特殊待遇嗎?

  想當初師父陪我對戰時,我不小心傷了師父的臉,然后我三天沒下床!“

  “……”

  聽到這話,陳黎也不知道該說啥了,低頭繼續看著儲物手鐲內的東西,一看就剩下一張圖和一枚通靈紫玉,又開始發牢騷;

  “師父什么時候變的這么摳了,出師禮竟然是一張破圖!”

  看到圖上的灰塵,直接蹲下開始磕著圖上的灰塵!

  沒了灰塵,畫中內容顯示出來,高山流水,森林深處隱隱約約藏著一戶人家。

  辛老爺子看到此畫眼睛都直了,直接沒忍住驚呼,“千分之一萬藏(zang)圖?“

  見老爺子認識,陳黎皺著眉頭撅著嘴,委屈的看著辛志豪,“辛爺爺,您說我師父是不是小氣鬼,我都出師了,送我這么一個破圖!“

  “咳咳!”

  話音剛落,辛老爺子直接激動的咳嗽了起來,“你…咳咳!“

  見老爺子咳嗽不止,陳靈端了一杯茶上前,幫忙拍著后背,“公公,您慢點,喝口茶,別這么激動!“

  聽到這稱呼,辛志豪雙眼瞪大扭頭發呆的看著陳靈,“你…你叫我什么?“

  “公公,您兒子腦子缺根筋,別和他一般見識,您喝茶!”

  “好!好!哈哈!咳咳~”

  這稱呼讓辛志豪開心的掉淚,端起茶杯一飲而盡,隨后咂了咂嘴,回味著兒媳婦給敬的茶是什么味道!

  扭頭看著低頭不語的辛龍,心里也不那么難受了,繼續給陳黎解釋著;

  “小丫頭,你說這是破圖?

  你知不知道這圖要是出現在中州,全中州的頂尖勢力都會出世來殺人劫寶呀!”

  “這圖是什么寶物嗎?看著連黃階靈器都不如,還是千分之一的殘圖!”

  見這丫頭不識貨,差點沒忍住給哄騙的給換過來,不過一想,是孫兒的師妹,忍著邪惡的想法繼續解釋著;

  “萬藏圖,顧名思義,就是一張圖中藏(cang)了萬種寶藏!

  讓人以精神力進入其中探索,以此磨練精神力,等精神力化為元神之后,可以以元神進入其中探寶,增快元神的生長速度,并且毫無副作用!”

  聽到解釋,陳黎雙手死死握緊,嘴里卻還不屑的說著;

  “對我來說還是有那么一點用,不過千分之一,還是說明我師傅摳!”

  “哈呵咳咳!”

  見這小丫頭還不知珍貴,辛老爺子激動的都不會咳嗽了,搖頭苦笑;

  “小丫頭,你可知中州隱藏世家寶庫,只有幾張萬分之一的萬藏圖,還是萬年前當做傳家寶一輩一輩傳下來的,你可真是把寶物當成了廢物呀!”

  這解釋,讓陳黎心中平衡了,就是不知道大師兄的出師禮是啥?

  有這想法就干,拿出通靈紫玉,見閃著金光的“一”就按了下去。

  眾人看著動作,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不知道這是什么操作。

  “小黎?你個小流氓找我干……

  啊!絲~~”

  眾人聽到傳來的聲音,都屏住呼吸看著這寶物,不知這是什么寶物,竟然能隨時通話。

  “你他娘的輕點,差點給我yao掉了!”

  “……”

  諸位長輩以怪異的眼神看著眾人,陳黎還沒來得及張嘴發問,又有聲音傳來。

  “咳咳!師妹不要多想,我中毒了,是我在外結識的好友幫我吸毒呢!

  我…喔~你慢點呀!

  我…絲~~嗷!”

  只聽見蒼凌天不停的倒吸冷氣,不停的叫喚,陳黎終于忍不住了,這是把眾人當傻子了嗎!

  “師兄,小日子過的挺好呀!

  離開師父,看來你怠慢了,也學師父變壞了!”

  “師妹,你真誤會我了,我真的是在解毒,喔~絲~~”

  這蒼白的解釋誰能信,不過還是正事要緊,“師兄,我出師了,想問問師父給你的出師禮是什么呀?“

  “怎么無畏還沒出師你就出師了?

  我的出師禮是…

  啊!哦~哦!絲~

  哦哦哦哦哦!”

  隨著聲音變化,蒼凌天直接掛斷了通話!

  看著師兄話說一半消失,陳黎惡狠狠的咆哮,“王八蛋!敢掛斷通話,下次見面老娘讓你再也哦不成了!“

  眾位長輩面露古怪的看著他們幾位,陳黎眾人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能訕笑,干咳著。

  ——

  未知森林!

  一處陡峭的山坡上,一位少年一邊滋哇亂叫,一邊超速往下翻滾著。

  “嗷~”

  “啊!”

  “絲~歐菲!”

  “我艸……”

  砰!

  粗口還沒爆完,少年就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直接砸斷了粗口。

  此少年正是蒼凌天,剛逃出傭兵和魔獸的追殺,剛打算療傷,陳黎卻打來通訊,只能強忍著疼痛給師妹解答。

  怕師門擔心,不得已只能裝成正在青樓的樣子,將渾身疼痛的哀嚎裝成男歡女愛聲。

  沒成想,一個沒坐穩,直接滾下山坡,渾身劇烈的疼痛讓其裝一半裝不下去了,只能不得已的掛斷了通訊。

  緩緩坐起,看著身上無數刀傷,劍傷,槍傷,還有魔獸的爪印與撕咬傷口,強忍著渾身疼痛往嘴里塞了顆丹藥嘟囔著;

  “這死丫頭,通訊來的真是時候,差點摔死我!”

  想著背后還有追兵,也顧不得給師妹回通訊了,直接咬牙閉眼抓緊時間療傷!

  ——

  被師兄掛斷通訊,心里瞬間有著莫名的煩躁,伸手撥撓著秀發,直接將飄柔的秀發給整成了雞窩。

  又回想著自己要出師,心里更煩躁了,還沒得到師父呢!就要這樣走了?直接崩潰的直跺腳!

  “師姐!你怎么啦?”

  扭頭看著林蹤白,瞬間不知道該說啥了,這傻子不知道嗎?

  突然想到師父是因為要新收外面那邋遢鬼才讓自己出師的,直接挽著袖子往門外走。

  看著陳黎的動作,眾人心中無語了,咋這么暴力!

  辛無畏急忙跑著追出門,看著未來師弟還在傻乎乎的跪著,急忙大喊,“兄弟!快跑!“

  少年聽到這話還沒反應過來,陳黎已沖到其面前,面露不悅的盯著,“未來的小師弟,還不知道該怎么稱呼你呢?“

  少年聽到陳黎承認自己是她未來小師弟,說明君臨仙已有收自己為徒的想法,不由得裂著嘴,“師姐,小弟姓梟名痕,來自……“

  “噗……”

  話還沒說完,直接被陳黎一巴掌打斷,看著梟痕躺地不起,直接上腳開始往死了踹,邊踹邊罵;

  “我讓你拜師,讓你拜!”

  “老娘還沒辦了師父呢,你就過來搗亂,害得老娘得出師!”

  劉昊見其對自家少主動手,哪還忍得住,你以為你是君臨仙呀!

  “你想干嘛?君先生都打算收我家少主為徒了,這就是你未來的師弟,你怎么能這么對待你師弟呢?”

  此刻趕來的辛無畏聽到這話,也不攔著了,冷著雙眼盯著劉昊,“如果這么對待你家少主你就心疼的話,趁我師父還沒回來,你們趕快走吧!”

  “辛少爺,你說這話什么意思?”

  “在師父身邊修煉,哪天不是在生死邊緣徘徊,區區這么點痛苦都受不了,那還是哪來的回哪去吧!”

  “可那是修煉歷練,這樣按揍也算修煉嗎?”

  這話直接讓辛無畏啞口無言,嘆了口氣搖頭說道,“那小丫頭不想離開師父,你們來的太是時候了,所以火氣都撒在你家少主身上了!”

  “……”

  “師姐,別打了,他都快昏過去了!”周雅妃見梟痕躺地上翻著白眼,心急的拉住陳黎。

  “hetui!”

  “王八蛋,要不是師妹拉著我,老娘揍死你,什么時候拜師不行,非這個時候!”

  梟痕搖晃著坐起,揉著腮幫子,“絲姐,我不是…”

  聽著梟痕叫自己絲姐,直接氣的一腳踹到了其面門,什么絲姐,聽起來一點都不正經。

  看著少主昏了過去,劉昊不由得心疼,少主啥時候受過這罪,今天一天受兩次!

  “小黎,好啦!這是咱師弟!”看到梟痕昏了過去,辛無畏忍不住的勸說。

  “呼呼~發泄一下舒服多了!”陳黎扭著手腕看著辛無畏,“師兄,我走了,就不進去給伯父祝賀了,麻煩你幫我把祝福帶到!”

  “你現在就走?不等師父回來了?”

  聽二師兄說的這話,心里頓時感覺是不是跟大師兄待得太久了,腦子也轉不過彎來了!

  “師兄,我都把師父命根子廢了,你覺得我明天再走的話還能走的了嗎?”

  回想著師父小心眼的性子,感覺師妹說的對,“那師妹你快溜,師父那里我幫你攔著點!”

  “小白,小妃,我就先走了,你倆幫我看著點師父,別讓其他女人當我們師娘呀!

  要是小妃也覺得是師父是個好男人,直接下毒辦了他,師姐很樂意與你分享的!”

  聽到陳黎的虎狼之詞,周雅妃臉頓時通紅,蚊聲細語,“師姐想多了,師父就是你的!“

  林蹤白見陳黎確定要走,笑的直接合不攏嘴,真不容易,按揍這么久,這小魔女終于要離開了!

  “師姐!我祝你一路順…噗…”

  剛祝一半,被陳黎一巴掌打斷,“小白,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啥,要是師父身邊有了其他女人,老娘閹了你!”

  聽到這話,林蹤白欲哭無淚,想閹我直說,師父那么好色,那么不要臉,身邊怎么可能沒女人!

  ——

  此時!

  君臨仙夾著雙腿跑到了青樓門口,看著近在眼前的老鴇,還沒來得及笑出聲,被胯下傳來非人承受的痛苦折磨的倒地不起,心里對著系統嚎罵,“系統,你個鱉犢子,干啥呢!”

  聽到君臨仙的問候,系統也是無語了,“不是說好的到門口幫你治療嗎?怎么?不用治了?“

  一聽說是在幫自己治療,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系統大爺,我錯了,剛才疼的我第二人格出來了,您老繼續!“

  “……”

  老鴇看著剛離開不久的君臨仙又來光顧,剛想沖上去迎接,卻沒想到君臨仙直接趴地捂著下體直哀嚎,連忙扶起;

  “客官!您沒事吧!別這么心急,姑娘們跑不了!”

  一聽姑娘,君臨仙瞬間來精神了,胯下的疼痛直接忘了,伸手架在老鴇脖子上起身,不老實的開始運球;

  “姑,姑娘們呢?”

  “快~快快!老子要打十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