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五十九章 詛咒,等不到,就毀點
  話音剛落,所有人滿頭冒著冷汗,這也太毒了吧!

  一看君臨仙打得這注意,少年不顧刀刃的抱著君臨仙大腿哭嚎,“不行,你剛沒說要拿她當做賭資呀!我不賭了!“

  看著少年舔狗樣,直接一腳踹了出去,“就你這樣的廢物,會有哪個女人看上你,你有什么資格讓我出手改變你!“

  “求求你,我是廢物,我不改變了!”

  “你別傷害她,只要別傷害她,讓我干什么都可以!”

  “我現在去死,你別碰她,求你了!”

  看著這資深舔狗的樣子,心中的火氣瞬間壓制不住了,為了一個賤貨,成了這樣!

  劉昊看著自己少主的樣子,也感覺老臉掛不住了,當即上前勸說;

  “少主,這樣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這么珍惜的,你得往前看呀!”

  “君先生可以幫你改變現狀,你改變了會遇到更好的的!”

  看著自家人也來勸自己,直接甩了一把鼻涕過去;

  “你知道什么!”

  “她是我活著的目標,要是沒有她,我情愿去死!”

  聽到這些話,君臨仙回想起了自己曾經所做的一切,自己曾經不是比他還嚴重嗎!

  拋金舍命,只是為了牽手的那一秒!

  看著眼前少年的狀態,打算回饋一下自己的光輝歲月,不想讓這世界出現一個行尸走肉,當即狠下心來!

  聽著男歡女愛聲漸漸消失,臉上浮現出來一道邪惡的笑容,心想:那女孩是你活著的目標是嗎?

  那我就再幫你毀掉一點!

  扭頭看著自己徒弟;“小白,跟我修煉這么久,快憋壞了吧!

  去發泄一下,你應該下得去嘴的吧,看著模樣挺俊,你去試試!”

  聽到師父的話,林蹤白瞬間滿頭黑線,不帶這么玩的,你為了美女把我豁出去也就算了;

  現在為了這么一個邋遢鬼也坑自己徒弟,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埋怨歸埋怨,憋了這么久了,碰到這好事也不能后退不是!

  看著模樣長得挺俊,直接開始解著腰帶往空間裂縫中走去。

  眼看林蹤白要進入空間裂縫,少年直接崩潰的痛哭,“求求你了,讓他停下,讓我干什么都可以!“

  “求求你了,讓他住手!”

  “我給你跪下了,求求你!”

  看著心上人與別人做自己心心念念的事,這已經夠崩潰了,現在還要被人強迫做這事,直接下跪抱著君臨仙大腿痛哭了起來。

  一聽少年這話,看著少年的動作,隨手攔下正在脫衣的小白,一腳踹了出去;

  沖上前踩著其腦袋,彎腰低頭盯著痛哭的少年,“這是你說的,我要讓你學成之后,去把她睡了!“

  “好!我學成之后,一定盡心盡力把她追到手,每晚和她一起修煉!”

  “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你把她睡了,第二天一腳再把她踹開,把她調教成一個屬于你的玩物!”

  一聽君臨仙這么說,少年忍痛以臉摩擦著地面,直接逃出君臨仙的臭腳,起身朝其撞來。

  林蹤白看其想對師父出手,直接竄出,一腳將其踹飛;

  憋了這么久,剛被師父勾起了火氣,正打算忍著惡心嘗嘗屎是什么味道;

  沒想到還被你這小子護的死死的,不揍你一頓,對不起自己的決心!

  見君臨仙徒弟也對自家少主動手,劉昊咬著牙剛打算出手,就被一巴掌打回了現實!

  看著對自己出手的辛志豪,剛打算發問,就被來聲打斷。

  “日天呀!

  我觀看了他的記憶,這樣的廢物,你還這么護著干嘛?

  神拳梟一白,鼎鼎有名的大人物,身體狀況應該還可以,怎么不一刀宰了,再要個老二呀!”

  聽到君臨仙的稱呼,劉昊頓時滿頭黑線,不帶這么欺負人的!

  “君先生,我不叫日天!”

  “不要在乎那些細節,難不成神拳的身體不行?我可以幫他治療一下!”

  “……”

  “身為人父,哪有不希望自己子女成龍的,怎么會放棄自己的骨肉!”

  聽到這解釋,君臨仙酸了,直接麻痹的罵娘!

  我特么穿越者!

  主角!

  我怎么享受不到這待遇!

  同樣都是當爹的,咋這么大差距!

  一想到這里,火氣直接上頭,一腳又踹了出去。

  “師父!您也別動怒了!他只是以自己的方式表達愛!”

  見徒弟阻攔自己,心平氣和的深呼吸了一口氣,扭頭一腳踹出;

  “這叫表達愛?你們要是活成他這樣,老子會親手廢了你們,老子丟不起這人!”

  林蹤白揉了揉肚子,瞥著嘴離開,心想:人家只是以自己的方式表達愛意,以命證愛,有錯嗎?

  幸好君臨仙不知道徒弟的想法,要是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當場氣的廢了這傻徒弟!

  “日天,帶著廢物走吧!”

  “我瞬間沒心思幫忙改變了,為了一個女人,不管不顧父母擔憂與厚望,只為自己想法,不值得我出手幫忙!”

  劉昊嘆氣朝自家少主走去,拉起就往外走。

  沒成想,少年掙脫開就往空間裂縫中鉆!

  見這小子想來個二次,君臨仙哪還忍得住,一腳將其踹飛,隨手拉下空間裂縫;

  “就你這廢物,沒資格享用,乖乖回家坐吃等死吧!”

  見空間裂縫關閉,見不到心上人了,瞬間崩潰了,好不容易能和她離這么近,還能欣賞她的酮體;

  “你不是說會幫我改變嗎?為什么都不讓我多看她一眼!”

  “我后悔了,你剛才沒聽到嗎?”

  “求求你,再讓我看一眼,就一眼!

  我拜你為師,以后什么都聽你的!”

  見其想拜師,君臨仙又動心思了,畢竟遇到一個曾經的同類,在他身上看到了曾經自己的影子,還是想幫忙解脫的,不過也不能這么容易呀!

  “你想拜師我就收?

  你把我當什么了,我又不是收破爛的!”

  “你說過幫我改變的,現在怎么還反悔,你不能這樣,嗚嗚~”

  聽到哭聲就心煩,一腳將其踹了出去,“想拜我為師,是吧?“

  “門口假山十幾米高,只要你自己爬上去,再跳下來,讓我看到你的決心,我就收你為徒,幫你改變!”

  “君先生,我家少主可……”

  “滾!”

  見君臨仙動怒,劉昊老老實實的看著,自家少主自己了解,雖然廢物,但是認準的事不會變;

  看著少主的心思,當場想把自己遺書寫好了,普通人在那么高地方跳下來,穩穩的死呀!

  少主在自己守護時掛了,他爹能放過自己?

  應該不能!

  “君前輩,您確定不是想讓我去死,而且看我決心嗎?”

  “我君臨仙說到做到,我收徒不看天賦,只看是否能吃苦和變強的決心!

  你既然想準備開始做了,那就把你那該死的情緒壓一壓!

  想步入正軌,那就別再淪為一個廢物了!”

  聽到這話,陳黎眾人齊翻白眼,在場的哪個不是天賦絕倫!

  “要不您再讓我看一眼我再去?

  去了我不一定能活著回來了!”

  話音剛落,君臨仙一腳將其踹到門外,“等你真正成為我徒弟了,你才有資格和我談條件!“

  見少主被踹出門,劉昊急忙趕出門照顧著,心想:十幾米能摔死人,自己幫忙護著,應該能保證個半死不活,這樣的話,門主應該不會說什么吧!

  ——

  見主仆二人出門,君臨仙扭頭盯著辛龍,“辛老哥,戲看完了,你的事該怎么解決呢?“

  聽到這話,辛龍掃了一眼眾人,低頭看著酒杯,回想著母親的一切,漸漸的雙眼通紅。

  “不管怎么說,他還是對不起我母親,讓我與他相認,我做不到!”

  “來人,送客!”

  辛志豪聽到這答案,也在情理之中,不甘心也無用,畢竟是自己對不起他們娘倆,抹了抹眼角的淚水,就往門外走!

  看到爺爺掉淚,辛無畏拉著不讓走,扭頭看著君臨仙,“師父,您快勸勸我父親呀!“

  見徒弟找自己求助,扭頭看著雙眼通紅的辛龍,也不知道該從何勸起。

  走到飯桌旁,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坐在椅子上仰頭看著房頂,“無畏,給老爺子嗑個頭,叫聲爺爺吧!

  老爺子還有三年多的活頭,沒兒子,不能也沒孫子呀!”

  聽到君臨仙這么說,辛龍腦子一片空白,直接撲到君臨仙面前,雙手死死抓著其肩膀咆哮;

  “你說什么?

  他不是尊者嗎?怎么可能只剩下三年壽命!”

  見辛龍緊張成這樣,君臨仙輕笑扭頭不搭理他,現在緊張了,早干嘛去了?

  你爹就怕你不認,化身為師,化身為仆,就是想補償,了解了一切,鐵心也該捂熱了,你不想認,還這么關心人家干嘛!

  “老弟,你說話,這是怎么回事呀?”

  見不搭理自己,瞬間急了,扭頭看著阻攔著人的兒子,“無畏,你來問問你師父!“

  聽到這話,眾人齊翻白眼,你自己問你爹不行嗎?

  辛無畏可不像他爹那么沒腦子,起身扶著老爺子坐下,下蹲輕輕給老爺子捶著腿;

  “爺爺,您身體怎么了呀?”

  看到孫子的關心,老爺子的心都化了,伸手摸著孫兒腦袋,慈祥的看著;

  “爺爺沒事,放心吧!”

  “爺爺騙人,我師父從來不會說慌的!”

  見老爺子不說,直接起身不捶腿了,跑到君臨仙面前直接跪下,掉淚不語。

  看到徒弟掉淚,心疼的像揪起來一樣,搖頭悠悠的說道,“故事給你們講了,老爺子身重劇毒與詛咒,毒是解了,可詛咒還在呀!“

  辛無畏擦了擦眼淚,起身死死盯著辛龍,“爹,爺爺身體這樣了,您不打算做點什么嗎?“

  聽到兒子的話,辛龍嘴唇不由的顫抖了起來,扭頭掃了一眼老爺子,不敢與其對視;

  “老弟,我知道你的本事,你知道這么多,應該有辦法解決吧?”

  君臨仙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提起酒杯又一杯,歪著腦袋斜看著辛龍,“我是有辦法,可我憑什么幫他呢?

  你是我辛老哥,你家有事,我盡心盡力!

  可他終歸是個外人,我為啥去做那費力不討好的事,我跟他又不熟!”

  “師父,您就…”

  見徒弟張嘴求情,一酒壺就砸了過去,你爹沒張嘴,你著什么急呀!

  看著辛龍沉默不語,直接起身拍了拍其肩膀,“辛老哥,你好好考慮一下,不是老弟逼你,老爺子還有三年活頭呢,你慢慢想,不急!“

  這一句話,辛龍直接破防,坐在地上嗷嗷的痛哭了起來。

  ——

  見辛龍過不去這坎,打算給他點時間讓他想想,先把徒弟們的事給解決了!

  “小黎呀!

  俗話說得好,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

  為師精力有限,只能教導三人,門外那廢物是言出必行,只要不死就會是你師弟,你看你是不是該……

  歐菲!我尼瑪!”

  打算趕走這女流氓,沒想到剛說一半,直接賞自己一酒壇,這特么到底誰才是師父,能不能學點好的。

  “師父~您說什么?徒兒沒聽清呀!”

  聽到這聲音,更加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直接冷著臉,雙眼通紅死死的盯著陳黎,一字一句的說道,“你-說-啥?“

  聽到師父話音變了,陳黎緊張的起身盯著地面,“師父,我還沒十二極境呢!“

  見這死丫頭還想隱瞞,氣的直接歪嘴笑出聲了!

  “小黎,你是覺得師父這倆眼珠子是用來出氣的嗎?”

  “不是嗎?我這么漂亮你都不看一眼,卻去青樓看別人,不是出氣的是干嘛的?”

  “……”

  這話沒法接,氣的君臨仙直撓頭,不帶這么玩的,到底誰是師父!

  “你就說你出不出師吧!”

  “想讓我出師,可以,師父答應我一個要求我就出!”

  一聽要求,君臨仙渾身毛發立了起來,這小色女又要亂來了!

  “師父,您別緊張,徒兒不亂提,只是想抱一抱師父,感受一下師父的溫暖!”

  這要求,沒毛病!

  能占便宜,還不失身,又能保全自己名聲,好事呀!

  抱著有便宜不占是傻逼的心態,直接沖上前緊緊的抱著陳黎,一邊感受著凹凸有致的身材,一邊勸說著;

  “小黎,出去以后可別再耍小性子了,為師不在身邊,你可要照顧好自己!

  記住一句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滅他丫的!

  有師父在你背后給你撐腰呢!”

  再一次感受到師父的懷抱,感覺心里好安穩,好想把時間停留在這一刻,誰規定的拜師一定要出師的?

  是誰!

  想著這里,不由自主的掉著淚,感受著師父的呼吸,好舍不得離開!

  回想著師父愿意便宜青樓女子,也不愿意便宜自己,掛滿淚珠的雙眼直接冷了起來!

  心想:我得不到,別人也休想得到,既然得不到,那就毀掉吧!

  想到這里,伸手捋著君臨仙的頭發,轉頭輕吻了一下脖頸;

  “師父,小黎真的好喜歡你!

  真的好喜歡好喜歡!”

  說完,眼珠掛淚閉合,淚珠隨著睫毛掉落,雙手死死摟緊,猛然一提膝!

  “嗷!!!”

  “我尼瑪!臥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