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五十八章 異界舔狗
  聞言,眾人齊齊看向老仆。

  “師父,謝宇鑫不是年輕人嗎?肖老伯這么大年紀了,怎么可能是是謝宇鑫!”

  看著傻乎乎的徒弟,瞬間感覺這小子是被小槍傳染變傻了!

  “你不知道世界上有種武技,可以變化自己容貌嗎?”

  “那您怎么說他是尊者?尊者是什么呀?”

  聽到這話,君臨仙面露古怪的看著辛龍。

  辛龍訕笑撓頭,“不想讓他好高騖遠,沒告訴他那么多!“

  扭頭拍了拍辛無畏腦袋,輕聲解釋道;

  “你父親乃是超凡境高手,超凡之上是空冥,空冥之上是橋天,橋天之上便是尊者了!”

  “尊者!幾乎可以說是北島最強戰力了,竟然躲在一個小小的將軍府!”

  “這恰好說明,辛家有著不為人知的過往!”

  “我說的可對?謝宇鑫!”

  老仆冷靜的看了一眼眾人,低頭看著地面不語。

  “肖叔,您說話呀!”

  聽到辛龍催促,老仆抬頭緩緩說道;

  “這位少爺認錯人了,我就是一個普通人!”

  “哦?普通人?”

  聽著這話,君臨仙笑了,扭頭灌了一口酒,直接拿出一把匕首扔給林蹤白;

  “小白,去給我取他一滴血液!”

  林蹤白接過匕首,如鬼魅般移動,直接劃過老仆手臂歸來;

  “師父,一滴太難了,我多拿了些!”

  君臨仙翻了個白眼,直接將血液涂在手心,握拳運轉著靈力!

  老仆見君臨仙瞳孔瞬間化為紫色心形,脫口而出,“道門絕學,他心通!“

  見老仆認識自己的絕學,咧嘴大笑,“你想裝作普通人不反抗,反而讓我徒弟輕易拿走你的血液,這下我看你還怎么隱藏!“

  說完,直接加快靈力的運轉,老仆的一生,以光速在君臨仙腦中播放!

  極速看完老仆一生,尷尬的看著眾人直撓頭。

  “君老弟,到底怎么了,你說呀!”

  見辛龍催促自己,尷尬的扭頭看著老仆;

  “老爺子,是您自己說…還是我幫您說呀?”

  這稱呼,讓眾人吃驚,幾人沒見過君臨仙,但也聽過其脾氣,竟然轉變這么快!

  不符合常理呀!

  老仆邊嘆氣邊搖頭,“我沒臉說,還請君小友幫我說吧!“

  聽到這,君臨仙回頭灌了一口酒;

  “咳咳!”

  “我給你們講個故事,沒講完之前,所有人都不要打擾我呀!”

  “從前,有個人,名為辛志豪!

  年僅十六歲,一手快刀,打遍全中洲!

  可因為年輕氣盛,不知什么叫做至剛易折!

  其天賦讓超一流家族感到恐慌,怕其成長起來對自己有威脅!

  終于,在那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辛家慘遭滅門之災!

  其父結義兄弟肖家家主趕到時,已為時以晚,直接以殺止殺,可最終也只剩十余人!

  肖家主將剩余人帶回肖家照顧,由于兩家家主是至交,其父成為肖家護族長老,而辛志豪則跟隨年輕一輩歷練,準備韜光養晦,重駐辛家!

  后來!

  辛志豪一行人,由于追蹤魔門,來到北島,及其自信的他,一不留神中了魔門之毒與詛咒,成為隊伍中拖后腿的存在!

  眾人不肯放棄他,將他帶在身邊,可終歸影響隊伍的速度,最終還是被魔門追上!

  看著同生共死的伙伴,他直接咬牙給眾人下毒!

  扭身一人引開魔門,企圖為同伴爭奪逃脫時光!

  在他引開魔門走投無路之時,直接翻身躍崖,以此尋找一絲生機!

  沒成想,還真讓他找到了,被崖下一位姑娘所救!

  身體有所恢復后,一直陪伴著姑娘,畢竟日日接觸,日久生情!

  這使辛志豪動心,動情!

  此處省略親親我我,你依我濃十萬字!”

  看著辛龍雙眼通紅的渾身發抖,上前拍了拍其肩膀,“這部分細節不易太過詳細,有違天理!說出來也通過不了審核!就不講了,乖!”

  接著不顧辛龍表情繼續講道;

  “日復一日!

  眼看到了臨盆之際,辛家眾人找上門來!

  表示早已發現他在此處,可他體內的毒過于稀有,這段時間一直再幫其找解藥!

  現在終于找到,可藥材過于特殊,采摘后必須服用,否則無效!

  身體早已透支的辛志豪,一直在苦苦支撐!

  現在尋到了解藥,也到了臨盆之際,不知該如何選擇!

  聽著藥材所在之地,按照肖家人的速度,一天之內可以歸來,所以決定先去解毒治療,再回來好好照顧妻子!

  可不曾想,這是超一流家族設的陷阱,解毒成功,卻被困入大陣,這一困,就是十年!

  出陣后,第一件事就是尋找自己的愛人!

  可不曾想,愛人因思念已故,只留下一子!

  懊惱的辛志豪,覺得不配為人父,但畢竟是親子!

  索性化為游俠,收親子為徒,將祖傳功法傳授于他!

  得知親子夢想是當一名將軍,想護家為國,直接到當地皇宮,與帝家老祖交談!

  帝家老祖一看其實力,想讓其作為家族靠山,當即派自己親孫與其接觸!

  可就這毫不知情的二人,沒想到志同道合,直接結為異姓兄弟!

  見親子被帶回皇宮,辛志豪也托詞表示要云游四海!

  而在親子成為將軍的那一刻,將軍府中就多了一位時刻關注他的老仆!

  不求親子原諒,只求陪伴親子成長,就這樣一直照顧著親子!

  后來,有一天!

  發現自己親孫外出拜師,他時刻想念著,偶然機會聽到親孫要與人切磋!

  思孫念切的他,直接化為其中一位隊友,去看看親孫,順便看看收孫為徒的那人有沒有資格當自己親孫師尊!

  可憐的老人呀!

  在他安定北島的那一刻,就被家族請到北島宗門當護宗長老!

  三十年如一日的白天教導、做仆,晚上趕回宗門處理事物。

  不求相認,只求補償!”

  說完,走到辛龍身旁,看著不斷掉淚的辛龍,拍了拍其肩膀;

  “辛老哥,你覺得我故事中的老人,值得被原諒嗎?”

  辛龍滿眼血絲淚水的看著君臨仙,回想著母親的生前,直接翻桌咆哮著;

  “管我什么事!

  我只有娘,沒有爹!”

  辛無畏此刻滿眼淚水的抱著君臨仙,“師父,您說他是我……“

  還沒說完,就被君臨仙打斷,走到辛龍身旁,給其倒了一杯酒!

  “辛老哥,有一人名為謝宇鑫,謝在前,辛在后,可見此人心思,連一個化名都要加上自己的愛人,你覺得他這幾十年過的有滋味嗎?”

  辛龍崩潰痛哭的直撓頭,這一天怎么有這么多變化!

  君臨仙看著崩潰的辛龍,也不知該說什么!

  “辛老哥,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我只是把事情經過告訴你,你自己選…”

  “半步尊者,什么人!”

  剛說一半,以精神力發現門外有人偷窺,當即沒忍住脫口而出!

  辛老爺子聽到君臨仙這話,精神力感知一番,當即佩服君臨仙精神力強大!

  當即瞬移到眾人面前,死死的盯著門外;

  “一個呼吸,不出,便死!”

  “辛長老,是我,別動手!”

  話音剛落,一位看起來五十多歲的男人現身,身旁還有一位渾渾噩噩的少年!

  看著眼前熟人,不由得皺眉,“鐵拳門·劉昊!你來這有何事?“

  “辛長老,我家少門主的情況,您也知道,我帶著四處游歷,那會發現一位少女竟能煉制丹云丹藥,所以我來此處碰碰運氣!”

  聽到這話,君臨仙斜眼盯著陳黎。

  陳黎白了師父一眼,擦干眼淚繼續低頭干飯!

  劉昊看著眾人,低頭走到君臨仙身旁,“君先生,我聽了半天,深知您神通廣大,能不能幫忙解決一下我家少主的經脈問題?“

  這馬屁拍的,真舒服!

  君臨仙耷拉著眼皮看著渾渾噩噩的少年,“他是怎么了?“

  “我家少主曾經天賦異稟,可被人暗算,毀了根基,一直無法修煉,君先生能否幫忙看看!”

  細眼一看少年,感覺情況不對,當即掏出匕首扔給徒弟,“小白,辦事!“

  林蹤白接過匕首,瞬間劃過少年身軀,將血液交到師父手中!

  看著臉色毫無變化的少年,感覺不對勁,當即吸收血液,觀看著少年一生!

  看完后,邪笑盯著劉昊,“你確定我解決了經脈問題,他就能恢復?”

  “這……”

  “你帶他游歷時間不短了,他可曾跟你說過一句話!”

  聽到這里,劉昊沉默不語!

  觀看完少年一生,發現此少年乃是異世神獸一枚!

  為情所傷,追女孩三年,女孩換了好幾個男友,卻從來沒正眼看過他一眼。

  雖說如此,還在跪舔!

  真是舔狗處處有,舔到頭來一場空!

  看著少年與曾經的自己很相似,決定出手幫他一把!

  也算致自己當舔狗時期的光輝歲月了!

  扭頭看著劉昊,“你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能讓他開口說話!“

  聽到這,深知少主什么性格的劉昊當即表示不信!

  見其不信,直接搖頭輕笑,“我可以幫忙解決,如果我能讓他開口說話,一會我做什么,你都不許阻止!“

  聽著信誓旦旦的話,劉浩當即表示,只要少主能開口,自己不阻攔!

  君臨仙走到少年身旁,直接附耳說道,“知道她為什么被人踹了,被人傷成那樣,都不選擇你嗎?“

  聽到這話,少年眼中出現一絲光彩,“為…為什么!“

  “我以命對她好,可她為什么不愿意接受我!”

  聽到這話,劉昊興奮的跑來,君臨仙直接阻擋,揮手讓其離開!

  直接蹲下看著說話都不抬頭的少年;

  “因為,被狼守護過的女人,不會看上一條狗!”

  “哪怕這條狗家世顯赫,但是,狗終歸是狗!”

  “我不是狗!”

  聽著少年不抬頭的大聲嘶吼,君臨仙不禁搖頭!

  “你得認清現實!”

  “想證明自己不比任何人差嗎?我可以讓你羽化成龍!

  狼再強,終歸是野獸,野獸與神獸,不同的層次!

  被巨龍守護,應該是每一個女孩的奢望!想試試嗎?”

  一聽君臨仙可以改變自己,能讓心上人正眼看自己,直接抱著大腿求助!

  看著少年動作,心里突然生出恨鐵不成鋼的心理,直接一腳將少年踹出!

  見少主被踹,劉昊剛想出手阻止,卻發現君臨仙與辛志豪冷眼盯著他,當即忍住收手!

  “你不是說可以幫我嗎?為什么還踹我!”

  聽到這話,君臨仙不禁冷笑,“就你這心思,我為什么幫你,助你成龍,讓你回去繼續跪舔那千人騎的賤貨?“

  一聽這么評價自己心上人,直接怒吼的沖向君臨仙!

  看著少年動作,君臨仙直接一巴掌將其呼倒在地,直接抬腳踩住少年腦袋!

  “就你現在這廢物樣,有什么資格讓我幫你!”

  渾身無力的少年,聽到這話,掉淚低聲**,“我不甘心,我那么愛她,她為什么就看不到,那些畜生也是,這么好的女孩,他們為什么要傷害她!“

  聽到這話,君臨仙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回想曾經,瞬間掉淚!

  “因為她廉價,所以不值得被珍惜,活該被人玩弄!”

  “可我不嫌棄她,我都愿意把命交給她,可她為什么都不正眼看我一眼!”

  “為什么!為什么……”

  聽到這話,君臨仙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自己上一世是舔狗,這一世是嫖客,這他娘的咋回答!

  不過轉移話題是強項,當即一腳踹出,“哪尼瑪這么多屁話,廢物就老實待著,哪這么多事!“

  “你不是說愿意幫我嗎?

  怎么?反悔了?”

  聽到這話,君臨仙氣的直撓頭,“我幫你又能怎樣?就你這樣子,就算你成龍,你覺得她會真心與你一起嗎?

  見別人比你強,還不是一腳踹開你!“

  “不會的,她只是受騙了,我和她一起后,我以命對她好,她絕對會好好和我一起的!”

  看到這舔狗樣,君臨仙抹了一把眼淚尋找系統;

  “系統,能不能幫我把那女的送過來!”

  “你真把本系統當神了呀!

  當然不能了!”

  “那能不能讓我們看到她?”

  “可以讓宿主裝個逼,能撕開空間見到,但是靈氣不足,無法施展!”

  “需要多少?”

  “八顆極品晶石!”

  聽到這,君臨仙扭頭看著劉昊,“幫他走出困境,我需要十顆極品晶石,能拿出來拿,拿不出來帶他滾!“

  聽到這話,劉昊一臉肉疼的掏出晶石遞給君臨仙。

  君臨仙拿出兩顆扔給周雅妃,“好不容易有好東西了,喂養一下你的寶貝!“

  看著君臨仙動作,劉昊剛想張嘴,又憋回去了!

  “你確定她見你有了實力,會正眼看你一眼?”

  “我當然確定,要不是我經脈被毀,我們早在一起了!”

  聽到這話,不禁笑著這小子天真,隨即聯系系統,讓系統幫忙。

  雙手直接將晶石握在手中,晶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為碎屑,而君臨仙右手充滿淡銀色光芒!

  見狀,翻身一躍,直接將手插入虛空,奮力一撕,空間瞬間被撕裂!

  剛撕裂,就傳來一陣男歡女愛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君臨仙扭頭看著少年,“現在的你,有何感想?”

  聽到心上人的叫聲,少年眼中涌出道道淚花;

  “王八蛋!

  不知道輕點嗎?沒見人家都哭了,還喊疼嗎?”

  這話,君臨仙瞬間無語了!

  “現在你還確定她見你有了實力,會回心轉意?”

  “我確定!

  不過再等會,她還在忙呢,等下再去見她,可別讓她痛快一半!”

  這想法,真是絕了!

  “既然你對她這么有信心,敢不敢我和賭一局,賭注就是你我的命!”

  聽到這話,少年哈哈大笑,“我有什么不敢,對心愛的人連命都不敢付出,有什么資格說愛!“

  “得不到她,我寧愿去死,并且你愿意拿命陪我賭,我有何不敢呢?

  怎樣我都是賺的!”

  聽到這話,瞬間被氣笑了,扭頭看著徒弟,“無畏,刀!“

  隨手接過放逐,直接抽刀放在少年褲襠;

  “你是不是想錯了,我說的賭命,是指把命交給對方!”

  “你我以命為引,你與神明畫押,賭她對你回眸一笑,心動一剎!

  我與魔鬼對賭,賭你萬劫不復!”

  “如果你輸了,我會將你這二兩肉切掉,將你二人傳送至魔門!

  魔門的淫蕩,邪惡,身強力壯遠近聞名!

  魔門數千人會把你心上人伺候的很好,會讓她欲仙欲死的!”

  “你親眼看著這么多人幫你伺候你的心上人,這種感覺應該不錯!”

  “你,可敢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