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五十七章 師兄弟對決,驚現尊者
  帝都外!

  歷盡一月的坎坷,終于到了帝都!

  君臨仙虛弱的搭在林蹤白肩膀上,有氣無力的咧嘴笑著,終于可以去青樓了!

  這一個月,死心不改的陳黎,一直教唆著周雅妃幫忙下毒,這使君臨仙不得不裝成虛弱的要死的樣子!

  剛入城門,立馬興奮的活蹦亂跳,這讓陳黎看到后氣的直咬牙!

  “走走走!最后兩天了,快走!”

  “辛小將軍說十日戰百雄,真是名不虛傳呀!”

  “就是,已經八天了,竟然從未落敗!”

  “………”

  剛興奮一半的君臨仙,聽到這話,臉立馬冷了下來。

  看到師父充滿怒火的雙眼,陳黎立馬拉著師弟師妹安靜著。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能讓心大的師姐這樣,肯定不一般!

  君臨仙沉思了片刻,扭頭看著三位弟子,“小白,你去跟著人群一起去看看,看看和你二師兄戰斗的都是些什么貨色!”

  “師父,他們說的辛小將軍就是我二師兄?”

  “不錯!我還放心的放他回來,沒想到他給我整這些幺蛾子!”

  “說不準連功課都落下了,到時你也上去挑戰,要是他連你都擊敗不了,就告訴他,以后不要再叫我師父了”

  “師父,那可是我……”

  剛說一半,被陳黎拉住,扭頭看著師姐嚴肅的眼神,當即表示絕對全力以赴!

  “師父,那您呢?”

  “我特么都壓制半年了,再不去青樓逛逛,我就該死了!”

  聽到師父的話,三人瞬間無語!

  “姓君的,老娘哪點比她們差了?”

  君臨仙上下打量了一番,湊到陳黎耳旁吹著氣;

  “差哪你心里沒數嗎?”

  “噗!”

  剛說完,直接被陳黎拍了一掌!

  對著陳黎翻了個白眼,扭頭就走!

  “師姐,我真去和二師兄打嗎?”

  “你要是還希望在師父門下學習,那就去生死搏斗,而不是戰斗!”

  “師姐,那可是我們二師兄呀!”

  聽著師妹的話,扭頭伸手摸著她腦袋,“師妹,你要記住,師父可以為了我們去死,但絕不允許我們是廢物!

  師父對我們多用心,你們也能感受到!

  如果有一天,我們真讓師父失望了,師父真的會狠心拋下我們!

  因為,他只希望我們成為被人仰望的存在!“

  二人細細琢磨著師姐的話,才發現師父的用心良苦!

  “師姐,那我去了,你們呢?”

  “師父寧愿便宜青樓里的女人,也不愿便宜我!

  這里有煉丹師協會,我去教教他們怎樣煉丹,怎么做人,去給師父找點麻煩!”

  聽到師姐的話,二人瞬間無語!

  ——

  將軍府外!

  林蹤白在臺下靜靜的看著臺上,血發少年刀法凌厲,招招取人致命位置,處處散發著殺意!

  連上五人,竟然沒人能撐過十招!

  五人過后,再無人上場,辛無畏扛著放逐,滿臉露著兇狠的殺意,囂張的叫喚著;

  “還有誰!”

  “沒人敢上臺了嗎?”

  看到師兄實力這么強橫,心中的激動久久不能平靜,畢竟除了師父,自己還沒與其他人戰斗過!

  當即一躍上臺,重重的踏在擂臺上,石板瞬間碎裂,氣浪將臺上的吹塵直接吹凈!

  扭頭看著自己師兄,嘴角露著充滿戰意的笑容;

  “在下林蹤白,請指教!”

  看著林蹤白的身法,感受著他的氣息,瞬間興奮的裂開嘴唇;

  “十二極境高手?”

  “看看你能給我帶來多少興奮感!”

  說完,直接一刀劈出,刀氣直沖林蹤白;

  可沒成想,還未到其面前,林蹤白一串虛影移動,已到自己眼前,鋼鞭般的右腿朝自己掃來;

  “好快!”

  立馬翻刀,直接朝其大腿砍去。

  見師兄提刀砍向自己,露著淡笑扭身提腿,直接以鐵靴抵擋,翻身一腳踹在師兄腹部。

  巨大的力道使辛無畏不斷后退,挺住身體,直接數刀劈出;

  “十人斬!”

  看著朝自己奔來的十道刀影,直接開啟橙色身法迎面而上。

  瞬間在刀影中穿梭而過,一腳踏向辛無畏面門。

  見狀,辛無畏雙手握緊揮刀,直接形成一個刀氣屏障將其擋下;

  后退,翻身躍空,直接一記“千人斬”劈下!

  看著如雨點般,伴隨著殺氣的刀影,當即開啟赤色身法,一記千腿掃出。

  可畢竟踏入極境時間過短,還不是專修攻擊力,千腿虛影瞬間被刀影劈碎!

  “合!”

  看著剩余刀影合為一道朝自己劈來,直接施展“天舞百幻”,搖身化為數道虛影,躍過刀影超辛無畏沖去!

  看著數道虛影朝自己沖來,直接咬牙雙手橫握刀柄,旋轉著游走全場!

  一見此狀,林蹤白瞬間脫下鐵靴,以橙色身法閃爍在全場各個角落!

  “你只會躲嗎?”

  看著不斷躲避的林蹤白,辛無畏瞬間忍不住的發問,這不是自己想要的戰斗!

  聽到這話,林蹤白淡淡笑著,“那我全力以赴!

  說完,直接學習師父,拼勁全力開啟赤,橙兩種狀態,由于沒有鐵靴的壓制,速度提升了數倍!

  “天舞百幻!”

  “千腿!”

  直接用出幻身,化為幾道包圍住辛無畏,同時施展千腿。

  全場頓時充滿腿影,鋪天蓋地的朝辛無畏掃去!

  見狀,辛無畏急忙揮刀升起屏障阻擋,卻發現腿影攻擊力不如剛才!

  “你卸去鐵靴,速度雖然快了,但攻擊力卻下降了數倍,這種程度的攻擊,怎能傷我!”

  說完,直接將血色殺氣布滿刀身,反手一記“千人斬”劈出!

  腿影遇刀影,猶如紙屑遇到烈火一般,瞬間消散!

  見狀,林蹤白急忙踏上鐵靴,只能以橙色身法游走在刀影中;

  瞅準時機,翻身掠過刀影,一腳狠狠劈向辛無畏面門!

  看著其動作,辛無畏冷眼一刀劈出。

  強行同時開啟兩種身法,強大的反噬使身體酸痛難受,直接腳踏刀身,翻身脫離,打算認輸!

  可沒成想,辛無畏正在最興奮的狀態,見其又躲過,直接拼勁全力使出最強一招;

  “修羅刀法·血斬!”

  看師兄如此興奮,頓時欲哭無淚了。

  見巨大的血色刀鋒光速沖向自己,而自己已無力躲避,只能悲催的大喊;

  “師兄!我認輸!”

  聽到這稱呼,辛無畏頓時臉色大變,不管是真是假,直接忍著反噬收刀。

  可這強烈的刀法劈出,哪能這么容易收回,只能張嘴求助;

  “爹!”

  “救人!”

  辛龍直接跳上擂臺,擋在林蹤白面前,一拳砸出,刀影瞬間消散!

  劇烈的碰撞,使辛無畏如樹葉遇到海浪般的被拍打在地面。

  “噗!”

  起身吐了口鮮血,瞬間懷疑林蹤白是父親的私生子,這下死手呀!

  擂臺旁一位優雅高貴的貴婦,一見辛無畏受傷,瞬間忍不住爆粗口;

  “姓辛的,你敢打老娘兒子,還想不想上床了!”

  聽著這虎狼之詞,辛龍瞬間心塞,這啥場面,說話能不能注意點!

  辛無畏起身上臺,死死的盯著林蹤白;

  “你說你是我師弟,怎么能證明?師父呢?”

  “怎樣證明,我沒辦法!”

  “至于師父,跑去青樓找姑娘們玩游戲去了!”

  聽到這話,辛無畏哈哈大笑;

  “你這話說的沒跑,形容師父這么精確,絕逼是我師弟!”

  聽著師兄弟相談,辛龍在一旁感慨,“君老弟真是性情中人呀!“

  一聽這話,貴婦直接炸毛了!

  “姓辛的,聽這話意思,你也想去玩玩,是不是!”

  這話一出,辛龍瞬間委屈,我只是感慨一番,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得知師父已到帝都,辛無畏興奮的拉著師弟不松手;

  “那師兄和師妹呢?”

  “我沒見過師兄呀!聽師姐說大師兄已經出師了,至于師姐和師妹,他倆去煉丹師協會玩去了,說去教教他們什么才是煉丹!”

  剛聽到師兄出師,還沒來得急發問,就聽到師妹去了煉丹師協會,瞬間滿頭黑線,這小魔女又該鬧事了!

  聽到有師妹,貴婦直接沖上臺,拉著林蹤白急切的問侯;

  “小白呀!你說你們有師妹,漂不漂亮,賢惠不賢惠!”

  一聽母親這話,辛無畏瞬間崩潰,急忙阻止母親,表示想多活幾年,就離自己師妹遠點!

  阻止了母親,扭頭看著師弟,不甘心的發問;

  “師兄真的出師了嗎?”

  “我是沒見過大師兄,聽說大師兄以一己之力,滅掉一百多人,其中還有四位胎息五重高手,師兄,你能嗎?”

  聽到這話,辛無畏知道自己與師兄的差距越來越大了!

  搖頭表示不能,接著問師弟;

  “那你怎么想著來找我切磋,想試試師兄的深淺嗎?”

  “哪有,是師父聽到你要十日戰百雄,才讓我來的,說……”

  “師父說什么?”

  “說你不好好修煉,整這些幺蛾子,要是你連我都擊敗不了,那……”

  說到這,辛無畏拍了拍肩膀,打斷師弟的話;

  “我了解,不用說了,我怎么可能讓師父失望!”

  轟!

  巨大的聲響,讓所有人回頭看向城門口,一見這動靜,辛無畏大呼不好,急忙拉著父親求救;

  “爹,絕對是我那小魔女師妹搞出來的,你快去救人!”

  話音剛落,辛龍消失在原地!

  ——

  盞茶功夫,辛龍帶著兩位妙齡少女歸來;

  “無畏,我去晚了,只救下她二人,煉丹師協會的人,好像去青樓找你師父!”

  “……”

  一見師兄,陳黎臉直接耷拉了下來,伸手在師妹手里拿了個東西,扭頭滿臉笑容的朝辛無畏跑去;

  “師兄,我好想你!”

  一看小魔女這樣,辛無畏也硬著抱著師妹。

  哪成想,剛抱住師妹,瞬間雙腿發軟的倒在地上!

  見師兄這樣子,陳黎高興的哈哈大笑;

  “師兄,舒服不?”

  “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咱師妹,專業用毒,你可別欺負她呀!”

  聽到這話,辛無畏萬分委屈,我也沒打算欺負呀!

  貴婦看到這場景,下定決心表示,可不敢找這丫頭當兒媳婦了!

  ——

  剛痛快完的君臨仙,正想加鐘再來一次呢!

  一幫人直接破門而入,差點把興致高昂的君臨仙嚇萎了!

  眾人表示來切磋交流一番,細問得知,陳黎那丫頭去煉丹師協會砸場子去了。

  瞬間就想掐死這王八蛋,不知道我正忙著嗎?

  砸場子也就算了,還讓人家來找我,我這姑娘咋辦!

  機智的君臨仙,看著虎視眈眈的眾人,直接氣沉丹田;

  “看!飛碟!”

  眾人齊齊回頭,君臨仙趁機撒丫子就跑!

  下樓后,直接對自己布置了一個隱形陣,直接以藍色身法朝將軍府沖刺!

  眾人還沒來的及追,身后執事將他們攔住;

  “他們跑不了,后天辛龍大壽,現在咱別去觸這個眉頭,后天再去會一會”

  ——

  君臨仙一進將軍府,見眾人正在大吃大喝,瞬間感到不公平,直接上桌扯下個雞腿就啃!

  貴婦不解的看著君臨仙,這乞丐怎么進來的?

  “師父!”

  聽到兒子稱呼,才舒展開眉頭!

  餓壞的君臨仙哪顧得上誰叫他,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著。

  見君臨仙吃完,辛龍起身拍著君臨仙肩膀,剛打算給其介紹一下眾人!

  哪成想,君臨仙死死的盯著角落的一個老仆,直接拍桌站起。

  看著君臨仙動作,辛龍不知道家中老仆怎么得罪他了,這么大反應!

  “君老弟,你……”

  “辛老哥,你家是有什么隱密嗎?”

  聽到這話,辛龍腦子都快抽筋了,什么跟什么呀!

  看著不解的辛龍,君臨仙扭頭看著他想介紹的二人;

  “辛老哥,這位應該是你的結拜兄弟陳坤吧,這位應該是無畏的母親陳靈,可對?”

  “對呀!怎么了?”

  “堂堂清靈帝國的君王,都比不上你家的底蓄呀!”

  這話,讓辛龍傻眼了!

  “我家的東西,都是我這大舅哥和無畏他娘帶來的,哪來什么底蓄呀?”

  君臨仙死死的盯著角落老仆,緩緩開口說道;

  “我指的是高手底蓄,堂堂尊者,竟然屈身來一個三流帝國的將軍府當老仆,看來你辛家有著不為人知的過往呀!”

  “我說的對嗎?”

  “謝宇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