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五十三章 驚現詭異村莊
  看著陳黎手中拿的東西,暗道“不好!”

  奮力起身,直接以“移形換影”躲過,朝瀑布跑去。

  “百丹聚!”

  看著師父動作,直接玉手一揮,上百顆丹藥飛出,將師父困住;

  “師父,以您現在的體力,逃不出去的,還是乖乖從了我吧!”

  “丑八怪,你竟然用我教你的東西對付我!”

  “這我也得感謝您呀!要不是您,我還沒有能力得到您呢!”

  聽到這話,君臨仙欲哭無淚,早知道剛才不玩那么過了,現在靈氣不足,該如何逃跑!

  “咳咳!”

  看著越來越近的陳黎,滿頭大汗的君臨仙被這一聲咳嗽聲驚回神;

  “小白!快救我!”

  懵逼的林蹤白,還沒在按揍中緩過來,抬頭看到眼前一幕,瞬間笑了;

  “師姐,我幫……”

  話還沒說完,直接被陳黎一巴掌打昏了過去。

  “師父,好啦!”

  “沒人打擾我們了!”

  陳黎心思都在君臨仙身上,也沒細聽林蹤白說的啥!

  可走神這一瞬間,讓君臨仙抓住機會,以精神力滲透丹藥,直接將控制權占為己有!

  還沒發現變故的陳黎,還在傻呵呵的幻想著,卻沒發現君臨仙嘴角處的邪笑。

  “小黎,你要記住,我是你師父!”

  “師父咋了?老娘就睡定你了,你能奈我何?”

  “你要知道,師父,永遠是師父,比你強!”

  說完,控制著丹藥,直接沖進了瀑布。

  看著師父的操作,瞬間發呆,這什么時候把控制權奪走的,回想著剛才林蹤白打擾自己,肯定是那一瞬間;

  想到這,扭頭對著林蹤白開始拳打腳踢。

  打完后回想著,剛才小白說的啥來著?

  好像是想幫自己,是不是錯怪他了!

  看著豬頭樣的師弟,撓頭訕笑著塞了一顆丹藥,靜靜的等著師弟醒來。

  ——

  靈氣恢復的君臨仙,直接沖出瀑布,卻被眼前一幕震驚了!

  只見林蹤白流著眼淚哭嚎著,陳黎不斷撓頭道歉,這世界怎么了?變化這么快!

  還沒聽清說的是什么,卻被二人發現。

  陳黎對著林蹤白使著眼色,林蹤白委屈的撅著嘴,不看陳黎一眼。

  “都給我老實點,現在為師有正事說!”

  一聽正事,陳黎也老實了起來。

  “小白,你身法是理解透了,但是理解的不夠全面,難不成你只想會身法,不考慮其他的嗎?”

  聽到師父的話,林蹤白懵逼了,身法就是身法,還有什么?

  看著徒弟不懂,緊接著說道,“見你身法中,沒融合你的屬性,你說風屬性是什么!”

  “風屬性,輕盈,速度快,鋒利!”

  聽到這話,君臨仙頓時心累,你小子天賦不是挺高嗎?

  “風,是自由的,無影無形,沒人能抓得住,你懂嗎?”

  “你想以身法闖天下,要是被人困住,那你該怎么逃脫?”

  聽著師父的解釋,漸漸有了一絲感悟,可就是抓不住,就差一點了!

  “好了,先別想了!”

  感悟被師父打斷,差點心急的哭出來。

  看著郁悶的徒弟,君臨仙拍了拍肩膀;

  “等會帶你體驗一下,現在說第二點,你有一招“踏雪無痕”,對這招你有什么感想?”

  “師父,這是說明身體輕盈,速度極快,才能造成這種現象!”

  話音剛落,直接被酒葫蘆砸的坐在地上,揉著腦門,看著一臉不悅的師父,瞬間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看好了!”

  說完,直接看著漫天飛雪,直接踏雪而上,在空中,直接踏雪借力,不斷變化著身型。

  看著師父的動作,林蹤白漸漸頓悟,起身不規則的游走,模仿著君臨仙的動作。

  陳黎見師父落地,露著滿意的笑容看著師弟,瞬間無語,“師父,這就是您說的正事?“

  這一聲驚呼,直接打斷了林蹤白的頓悟,驚醒后,直接崩潰的坐在地上痛哭,我容易么!

  看著師弟痛哭,陳黎不好意思的紅著臉,自己好像太過分了!

  “小白,好了,別哭了,這需要你不斷的實踐,現在咱們要啟程了,一路上有的是機會!”

  聽到師父的安慰,心里更加委屈了,為啥師姐惹事,都這么輕描淡寫的就過去了,不帶這么重女輕男的。

  “啟程?去哪?”

  還沒享受二人世界,聽說要啟程,陳黎瞬間不開心了。

  “你二師兄的邀請,還有兩個月就到了,咱們陪著你師弟修煉,一路步行,時間應該剛好跟上!”

  聽到師父這話,陳黎暗暗咬牙,等見面了,一定要揍頓師兄出出氣。

  “萬丹幻神陣·收!”

  直接將所有丹藥收回,裝在一個儲物手鐲,扭頭扔給陳黎。

  看著漂亮的手鐲,陳黎不斷摩擦著傻笑。

  “師父,我也想要!”

  “小白白,你說啥?”

  一看陳黎冷眼盯著自己,瞬間搖頭聲稱不要了!

  “放心!這是出師禮,你們都會有的!”

  聽到這話,林蹤白直點頭,而陳黎扔掉手鐲,蹬腿痛哭;

  “師父,不是筑基十二極境才能出師嗎?我還沒到呢!”

  看到陳黎動作,君臨仙冷眼盯著她直冷笑,“小黎,你覺得師父眼瞎,還是傻呀?“

  聽到這話,陳黎不哭也不鬧了,知道自己的小把戲沒能瞞過師父。

  “師父,師姐確實是十一極境呀!”

  聽到傻師弟幫自己說話,陳黎有著說不出的后悔,自己那么對師弟,是不是太過分了?

  白了林蹤白一眼,扭頭直接不搭理他,這傻玩意徒弟,該說啥。

  “別說了,快走!”

  看著師父的樣子,拍了一下師弟,拉著就跟在師父身后。

  ——

  出了瀑布山谷,風雪更大了,除了白茫茫的潔白世界,幾乎看不到其他東西。

  “小白,風雪這么大,你去體驗一番,看看能不能有所感悟!”

  看著徒弟在風雪中不斷跌倒,瞬間心累的無語了,隨即聯系系統;

  “系統,都忘了問你了,我這再度刻畫,實力能發揮幾何?”

  “這次刻畫,宿主能發揮的實力,只比這世界巔峰的高手只差一絲!”

  “臥槽!我現在這么牛逼的嗎?”

  “只是,這是二合一,由于宿主境界太垃圾,一年只能使用一次誅仙劍陣!”

  “不過單次使用,讓宿主在北島攪動風云,還是可以的!”

  “一次!我特么這么多徒弟,我夠用嗎?”

  “他們在外惹事,我怎么幫忙解決,怎么裝逼!”

  “你不修煉,關我屁事!有這實力還不知足?”

  “…………”

  看著突然潛水消失的系統,君臨仙瞬間心累,你們這些小王八蛋,在外面少惹些事,為師擔不起呀!

  ——

  在系統那受了委屈,瞬間開始煩躁了起來,看著毫無長進的徒弟,火氣更大了,就想刁難一下徒弟,以此出氣;

  聽說吃甜食,可以緩解心中的焦慮,隨后對林蹤白叫喚著;

  “小白,別練了,為師想吃噬火蜂蜂蜜,你去給我弄點!”

  只見林蹤白笑瞇瞇的走來,順手捏碎收物符,邊遞邊說到;

  “師父,我早聽師姐說您喜歡吃稀奇古怪的東西,我早就給您準備好了;

  您看,噬火蜂蜜,槍魚膏,蜂鳥嘴,白蟻卵,紫蛇鞭…………”

  看著小白取出的一堆東西,火氣更大了,今天怎么諸事不順呀!

  “滾~!”

  聽著師父的話,林蹤白不知道做錯了什么,抬頭委屈的看著師父;

  陳黎聽到聲音,慌忙趕來,看著師父邪惡發狠的眼神,發覺事情不對勁,拉著師弟就跑!

  看著二人離開,心情瞬間空曠了許多,拿上蜂蜜往嘴里一灌,伸舌一舔,抬手就將蜂蜜摔在了地上;

  “真尼瑪齁!”

  ——

  陳黎拉著林蹤白跑在樹后躲著,靜靜的看著師父,見師父一摔蜜壇,雙腿發軟的坐在地上。

  看著小魔女的動作,林蹤白甚是不解,你可是經常給師父下藥,還會被師父嚇成這樣?

  “師姐,你這是怎么了?”

  “小白,師父生氣了,我們要小心,一定要遠離師父,記住,千萬別過去!”

  聽著師姐說話時,竟然帶著哭腔,瞬間感覺渾身長毛一般難受,這是怎么了,能讓每天欺負師父的師姐嚇成這樣!

  “小白,你記住,平時我們怎樣跟師父開玩笑都可以,揍他,下藥也可以!

  但是,師父一旦出現這種狀態,一定要遠離,聽到沒?”

  “師姐,你到底怎么了?”

  “師父的邪惡心態出來了,上一次,是因為…………”

  “算了,十二極境就能出師了,我現在就突破離開,再見!”

  聽師姐話說一半不提,竟然想突破出師,不帶這么吊人胃口的;

  還有,極境有這么容易突破嗎?

  ——

  摔了半天,心中郁氣發泄不少,扭頭不見兩位徒弟,瞬間無語,我有那么嚇人嗎?

  “人呢?”

  聽著中氣十足的聲音,陳黎當場收手,不打算突破了,這么快就好了?

  難不成…

  自己找五姑娘玩了會?

  “走,師父好了,咱去欺負他撒氣去,讓他嚇唬我們!”

  聽著師姐的話,林蹤白瞬間無語,剛才是誰嚇得要死要活,要出師來著?

  “師父~~”

  聽著陳黎的聲音,二人渾身起著雞皮疙瘩,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停,打住!”

  “給我好好說話!”

  “師父~咱是不是要出發了啦~雪太深了呀~人家不想在雪里走了嘛~太難受~你背我、好不好嘛~”

  聽著這聲音,君臨仙瞬間覺得系統對他挺好,這樣的徒弟,在外面最好被人打死,省得回來折磨自己!

  “你給我好好說話,老子背你走!”

  話音剛落,陳黎直接粘在君臨仙背后不撒手,生怕師父反悔!

  突如其來的鎖喉,讓君臨仙直翻白眼,不得不說,小黎這丫頭這段時間長大了,后背還挺舒服的。

  不過小半年沒碰女人,這突然的刺激,火氣瞬間更大了,只能把火撒在小白身上,誰讓他是男人的,必須有擔當!

  “小白,我在地下走,你去上樹,在樹上練習身法,順便練習踏雪借力!”

  同樣是弟子,這對待,林蹤白瞬間想變成女人了,不帶這么重女輕男的!

  不過師父的話也不能拒絕,只能露著苦澀的表情上樹,不再想看這不靠譜的師父。

  ——

  君臨仙蜻蜓點水般的在雪中漫步,猶如風中精靈般飄逸,所過之處,踏雪無痕!

  突然一個急剎車,背后陳黎直接栽到了面前近米深的雪中。

  感受著凹凸身體劃過頭頂的快感,有著說不出的享受,瞬間覺得自己是不是太死板了?

  雙手拉著陳黎雙腿,如拔蔥一般的拔出。

  陳黎吧啦著臉上的雪,呼吸一口新鮮空氣,一巴掌就呼到了君臨仙臉上;

  “你怎么背我的,急停的時候,有沒有想到過我!”

  還在回味感覺的君臨仙,瞬間被打的發蒙,我特么你師父,平時隨意下藥也就算了,還隨手抽我,老子不要面子的嗎?

  撲通!

  剛想說什么,被這一聲巨響打斷,看著渾身濺滿雪花,瞬間無語!

  “師父,您怎么突然停下了?太緊急,我都停不下來!”

  此刻,君臨仙瞬間感覺這倆徒弟的眼睛是用來出氣的,面前這么大村莊看不見嗎?

  隨著君臨仙一指,二人齊扭頭,瞬間無語;

  “師父,一個村莊,值得您這么大驚小怪嗎?”

  “你們說……”

  “村里會不會有青樓!”

  聽到這話,二人齊齊摔倒,這色鬼師父,想啥呢?

  “好了,不逗你們了!”

  “你倆看不出他們多詭異嗎?寒風刺骨的冬天,卻赤裸著上身,臉上仁慈與殘忍同在,表情微笑仁慈,眼球雪白,雙瞳卻血紅,透露著殺意與恐懼,四肢僵硬如鐵,與僵尸沒什么兩樣!”

  “師父,啥是僵尸?”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