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五十章 改變經脈
  “小白白,快,按住師父!我要上了!”

  乖乖聽話的林蹤白,老實的按著君臨仙,哪成想,君臨仙一抬腿,直取林蹤白褲襠;

  砰!

  悶悶的一聲傳來,好歹是自己徒弟,也不能干絕后的事,所以控制著力道!

  抬手一記掌刀,劈在后頸處,看著昏過去的林蹤白,緩緩送了口氣。

  再看看蠢蠢欲動的陳黎,君臨仙恐慌的看著陳黎身后,“魔門,你們來的速度可真快!”

  聞言,陳黎慌忙回頭,一看,空無一人,再想著轉身,已經晚了。

  君臨仙上前,一掌刀劈出,看著昏睡的陳黎,心里在不斷的變化,火氣蹭蹭往上長。

  感受著體內不斷增長的火焰,只能咬牙堅持找系統求助,魔門還在外尋找自己,也不能拋下徒弟去城里;

  “系統,快特么來幫我!”

  “宿主,十全大補丸準備好了,由于咱哥倆的關系,本系統還給你貼心準備了tt”

  “…………”

  看著系統的貼心,君臨仙瞬間無語,什么跟什么呀!

  “系統,把我們三人傳送到一個有瀑布的地方!”

  “宿主這是要玩出水芙蓉嗎?真刺激!”

  “老子是為了冷靜和修煉!”

  “……”

  一陣白光閃過,三人消失在原地,沒成想,剛走,魔門三人組殺到。

  被傳送中的君臨仙,聞著陳黎身上的香甜的味道,不斷著刺激著神經,剛落地,扔下二人,直接撲入水潭。

  “臥槽!宿主,里面有魔獸!”

  火急火燎的君臨仙哪能聽見聲音,剛入水潭,就被無數槍魚刺成馬蜂窩。

  看著昏過去的君臨仙,系統貼心的把他傳送上來,為了使這倒霉孩子安穩有個家,特意為他續命,卻沒治療傷勢,特意給陳黎留了個機會。

  ——

  第二天!

  林蹤白被水聲驚醒,用力揉著昨晚被擊打的脖子,扭頭一看,看到遍體鱗傷的君臨仙,慌忙起身查探,手在鼻尖下一試探,還有呼吸,頓時松了口氣;

  摸遍全身,沒找到丹藥,轉身走到陳黎身旁,以腳尖踢著其小腿“醒醒,小魔女,醒醒!“

  陳黎揉著雙眼醒來,感覺后頸疼痛,揉著部位,盯著林蹤白,“小白白,你剛叫我啥?“

  “別在意這些細節了,師父身受重傷,我沒丹藥,你快去看看!”

  聽到師父受傷,瞬間慌忙起身,看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的師父,眼中閃著絲絲淚花,提起裙子就上;

  “老天爺,終于給機會了!”

  看著陳黎動作,林蹤白瞬間無語,直接把她推倒在地;

  “你有病呀!師父成啥樣了,你還想著這事!”

  看著林蹤白又阻擋自己,瞬間怒了,兩次壞自己好事,當即起身怒罵;

  “你知道啥?師父就是打不死的小強,我現在不動手,一會醒了就沒機會了,給我滾一邊去,別壞我的好事!”

  “警告你,師父可小心眼了,昨天你幫我給師父下藥,師父不會放過你的,還是安穩讓我得到師父,這樣我才能幫你說話!”

  聽著陳黎誘惑,林蹤白也不敢心動,師父都成這樣了,萬一被她坐死了,自己上哪學習身法去,當即阻攔;

  “不行,我知道我不是你對手,但我現在背起師父就跑,你也攔不住,要么你救人,要么我帶師父跑,你選!“

  看著死心眼的林蹤白,雙眼中的怒火更旺了,這么好的機會,難得一遇呀;

  突然,眼珠子一轉,拿出一個水杯,去水潭那盛了一杯水,拿出兩包合歡散直接倒入杯中;

  “看好了,師父身受重傷,服不下丹藥,本姑娘這是幫師父以水送服!”

  聽著陳黎的奇葩理由,再看看水杯中合歡散的分量,看著就感覺腎疼。

  服下丹藥,看著君臨仙臉上出現血色,陳黎直接開始上下齊下手。

  剛感受到身體恢復的舒適,就感覺有人在摸自己,觸碰的感覺,刺激著體內的神經,感覺就要爆裂一般;

  剛一睜眼,看著色瞇瞇的陳黎,直接一個激靈,“你他娘的干啥呢?“

  看到師父醒來,陳黎訕訕一笑,“我幫師父檢查身體呢,看看哪傷的重!“說著說著,眼看手就要滑到關鍵部位;

  體內邪念不斷增長,讓君臨仙奮力推開陳黎,一看師父動作,陳黎一拳就砸到了君臨仙腦袋上;

  “你還來勁了你,給我老實點!”

  由于合歡散藥效太猛,這猛烈的打擊,君臨仙竟然沒昏過去,搖晃著昏痛的腦袋,看著還想再來一拳的陳黎,直接一腳踹出;

  看著陳黎被踹飛,自己體內的火苗也到了壓不住的地步,瞬間崩潰,扭頭看著被嚇著打哆嗦的林蹤白,直接上前賞了一腳,讓你不阻止這女流氓!

  由于藥效太過強大,君臨仙看著任何東西,都感覺充滿了春色。

  咬緊舌尖,痛感讓其瞬間驚醒,看著瀑布,直接沖了上去;

  “七色身法·赤!”

  心急火燎的君臨仙,直接運用了增強攻擊力的身法,直接撞穿瀑布,鉆去了瀑布后方。

  看著師父鉆入急流的瀑布,陳黎崩潰的直跺腳,都怪這傻逼,這么好的機會浪費了,雙眼冒著火看向林蹤白;

  “小白白,來,咱姐弟倆好好聊聊!”

  不給林蹤白搭話的機會,拽著就走,不一會就傳來一陣鬼哭狼嚎的慘叫。

  ——

  看著被水打擊出的光滑石面,君臨仙急忙脫了衣服趴在上面,奢求降低體內的火焰。

  “系統,你大爺的,你是不是沒安好心,見老子重傷了,也不給治療!”

  “宿主啥都不看,直接往水潭里跳,這能怪本系統嗎?”

  “別說那些了,我要桶,給我來些冰塊!”

  “…………”

  看著地面出現的冰塊,君臨仙瞬間無語,就特么不能把冰塊裝在桶里給我嗎?

  緊急時刻也顧不上問那么多了,直接把冰塊塞進木桶,轉身接上水,一頭就扎了里面。

  冰與火的碰撞,讓君臨仙痛苦的不斷翻滾,隨著體力不斷消耗,倒霉玩意漸漸的昏了過去,早順從陳黎多好,哪還用受這么多罪!

  ——

  “阿嚏!”

  君臨仙直接被凍醒,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直接翻身出了木桶;

  “麻痹的,都給老子整感冒了,我跟他倆沒完!”

  “系統,有沒有煅體的鍛造術,越痛苦越好,當然,效果也得最好!”

  “宿主,你這是要干嘛?”

  “小白那家伙竟然不幫我,他不是想學習身法么,沒有好體質,怎么能經得住與空氣的摩擦!”

  “有有有,又有好戲看了,現在傳給宿主呀!”

  感受著腦海里傳送的大量信息,君臨仙露出邪惡的笑容,小白,為師可要好好疼疼你!

  “對了,系統,有沒有改變人經脈的寶物呀?”

  “你要這玩意干嘛?”

  “這不是打算教小白腿上功夫嘛,和其他人肯定不一樣,就想著幫他改變一下經脈!”

  “此乃“萬紋葉”,可以增加體內經脈;

  宿主快去吧!要是本系統看的過癮,要啥武技都有!”

  一聽自己折磨徒弟,系統這么興奮,瞬間無語了,我以前那正直的系統呢?

  不過回想起這兩天的遭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找系統要了把錘子,直接沖出瀑布!

  ——

  上到岸上,一抹臉上的水珠,看著眼前一幕,瞬間愣住了;

  林蹤白被打成豬頭,雙臂與雙腿肉眼可見的骨折,以不規則的姿勢擺放著;

  陳黎拿著烤好的魚,貼心的喂著林蹤白,見其不吃,一巴掌就呼了上去;

  “師姐對你這么好,你咋還不領情?

  張嘴!給老娘吃,要是餓瘦了,師父回來該揍我了!”

  聽著這話,君臨仙瞬間無語,這特么叫好嗎?

  “咳咳!”

  聽到師父聲音,陳黎瞬間扭頭,欺負林蹤白入神,都沒聽到君臨仙落地的聲音;

  “師父!您回來了呀!”

  “小白說昨天打擾到我和師父了,要道歉,給你下藥補償我,我已經教訓過他了,您別生氣了!”

  “嗚嗚……嗚嗚!”

  聽著陳黎的話,再看著干著急發不出聲的林蹤白,瞬間無語,這玩意還惡人先告狀呢!

  不過,本來就要給林蹤白煅體,受傷了更好,一腳踢開陳黎,朝林蹤白走去。

  看著渾身骨折的林蹤白,君臨仙心疼的給塞了顆丹藥;

  “小白,你想學習身法,沒有一個堅硬的體質是不行的,正好你現在受傷了,為師幫你煅體,順便幫你把你體內劍骨打碎,與你其他骨骼融合!”

  說完,也不顧林蹤白同不同意,拿上在系統那要來的大榔頭就砸!

  硌嘣,硌嘣!

  “啊……疼,疼!”

  聽著渾身傳來的骨裂聲,剛有所恢復的林蹤白直接怒吼了出來。

  聽著林蹤白大吼心煩,君臨仙直接脫下襪子塞到了他嘴里,繼續砸。

  硌嘣!

  硌嘣!

  看著渾身血紅,全身骨折的林蹤白,君臨仙心疼的抹著淚;

  “小白,再忍一下,為師幫你把劍骨融合,要是疼的忍不住,記得給為師說呀!”

  說完,又把另外一只襪子塞到了他嘴里,雙手放在林蹤白肩膀上,幫他融合著體內的骨骼。

  “唔…嗚嗚…哇哇!”

  “小白,你要是疼,直接給為師說呀!

  你這話都說不清,為師怎么知道什么意思呀!”

  聽著君臨仙的話,林蹤白流下了悔恨的淚,早知道那會阻止著小魔女,現在竟讓我受罪了;

  不過小魔女說的也挺對,師父真小心眼,我沒幫忙阻攔,就這么折磨我,我以后的日子該怎么過!

  看著劍骨融合完畢,君臨仙滿意的點點頭,隨及聯系系統;

  “系統,先借我點實力唄,能一掌將他經脈集體拍碎就好!”

  “…………”

  見系統沒說話,卻感受到了體內靈氣的增長,直接抬手,一掌拍下。

  看著師父一掌拍向自己雙腿,急忙忍著疼痛翻滾,可還是沒躲過,感受著雙腿已沒了知覺,眼神漸漸的灰暗了下來。

  看著心如死灰的林蹤白,君臨仙哪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直接摳出嘴里的襪子;

  “小白,想啥呢,為師這是為了給你增加經脈,你只想靠腿上功夫闖蕩修煉界,以你現在的體質是不夠的!”

  聽到解釋,林蹤白眼里出現了光彩,原來自己誤會了師父,可自己怎么沒聽過這些。

  只見君臨仙拿出“萬紋葉”,手在林蹤白腿上不斷捏著,感受著雙腿內破碎的經脈。

  看著師父在忙,林蹤白扎心的問君臨仙;

  “師父,是不是今天我沒幫您阻擋那小魔女,你才這么折磨我?”

  “你這孩子,怎么能這么想師父呢,這都是為了你的夢想,才幫你改變體質的,別亂想,為師不是那樣的人。”

  說完,看著林蹤白腿上的傷口,直接將手指塞進去,猛的轉了一圈。

  “絲~”

  雖然雙腿經脈具斷,可君臨仙用力過大,直接碰到了骨頭,這痛苦讓林蹤白直接眼淚汪汪的倒吸著冷氣。

  “咳咳,為師這是幫你檢查呢,不要亂想呀!”

  看著滿嘴胡說的師父,林蹤白委屈的掉著淚,小魔女說的果然沒錯,真小心眼,早知道那會幫小魔女辦了你,這會人家還會幫我說話呢!

  “接下來有點疼,忍著點呀!”

  說完,直接將“萬紋葉”一分為二,朝其雙腿融去。

  感受著有東西進入自己雙腿,直接與自己經脈相連,感受著雙腿的痛苦,還沒來得及叫出聲,就感受著那東西分為萬絲,朝自己血肉中鉆去,猶如千萬只螞蟻在自己骨頭上爬一般;

  “師父,疼疼疼,我錯了!”

  “你沒錯,不要多想,為師幫你改變經脈呢!”

  “師父,我真錯了,我那會應該阻止小魔女,不該讓您受那么多罪!”

  “嗚嗚…啊…毆非!”

  “師父,饒了我,真的好疼呀!”

  看著痛苦的林蹤白,君臨仙也沒辦法,只能口頭鼓勵著;

  “小白,吃的苦中苦,才能成為人上人,你堅持住,很快就好了!”

  說完,回想著剛才說的話,這小子好幾次承認他那會沒幫忙,應該給他點教訓,讓他長長記性;

  說干就干,直接拿出酒葫蘆,滿滿的灌了一嘴,低頭看著滿是傷痕的雙腿;

  “噗~”

  “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