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四十九章 魔門驚現,再收徒
  看著君臨仙運動了一晚,林蹤白此時已被滿腔烈火燒成癡呆樣,這看著不能碰,還被塞了藥,這滋味可不是常人能忍受的了的。

  看著頹廢癡呆的林蹤白,虛弱的君臨仙拍了拍他腦袋,“小子,滋味如何?“

  林蹤白一個激靈回神,雙眼掉淚憋屈的看著君臨仙,沒這么玩的,不就欠你一個賭注嗎?這么折磨人。

  “前輩,不帶這么玩的,我感覺我廢了,當不成男人了。”

  “這是你輸掉的,男人就該敢作敢當,怪的了誰呢?”

  說完,一道劍氣劈開繩子,扭頭就往外走。

  看著君臨仙出門,林蹤白直接朝床上撲去;

  見狀,君臨仙一個身法瞬移到其面前,一腳踹出,“說好的愿賭服輸呢?你想干嘛?“

  “我想呀!”

  “給老子忍住,乖乖走!”

  說完,扭著林蹤白脖子就往外走,輸了還想賴賬,做夢呢?

  二人齊齊下樓,一個虛弱至極的暢快,一個性質高昂的崩潰。

  一出門,就看到一臉憂郁的陳黎,身邊還站著風度翩翩的劉鵬程。

  “君先生,好久不見呀!”

  剛想答話,突然感知到什么,低聲說到,“快帶陳黎離開!“

  看著君臨仙臉色不對,劉鵬程拉著陳黎向后退去;

  “小白臉,別碰老娘,信不信老娘讓你斷子絕孫!”

  “閉嘴!安心跟他走!”

  聽到師父的呵斥,陳黎也老實了下來。

  “呦!警覺性不錯呀!”

  聽到聲音,君臨仙回頭看著來人,一身黑衣,臉色蒼白露著邪笑,手持寶劍,坐在馬路牙子上死死的盯著君臨仙。

  “魔門的人嗎?遠道而來,就是為了抓這小子嗎?”

  這話一出,來人直接懵逼,“這小子誰呀?君先生,我可是為你而來的,勞煩你乖乖跟我走一趟吧!“

  聽到威脅,君臨仙直接邪氣盡出,“區區化神境也敢對我這么說話,知道我身份,應該知道我的實力呀!”

  看著想抵抗的君臨仙,來人直接打了一個響指,身后瞬間出現兩人,臉帶面具,身體上透露著超凡圓滿的絲絲威壓!

  “君先生,我知道您體內刻有誅仙劍陣,可我也知道,您最多只能與一位超凡圓滿對抗,現在您該如何呢?”

  看著出現的二人,君臨仙頓時無語,這垃圾地方怎么還有超凡高手愿意來呀!

  “魔門小子,老子招惹你魔門嗎?你來找老子麻煩!”

  “我姑姑慕容婉兒失蹤,我門以密法查探,發現最后與我姑姑接觸的人,就是君先生你了,你身上還帶有我姑姑的氣息,勞煩您跟我走一趟,若非如此,我也不愿得罪君先生!”

  這話一出,君臨仙瞬間想到了被自己滅殺的暗黑系美女,可這時候哪能承認。

  “老子很忙,沒空陪你玩!”

  “君先生,看你這虛弱的樣子,估計誅仙劍陣也發揮不出來,我覺得還是老老實實跟我走比較好,你覺得呢?”

  看著朝自己一步步逼近,君臨仙拉著林蹤白就跑,陳黎在望京商會還是很安全的。

  “七色身法·藍!”

  看著轉身逃走的君臨仙,慕容白帶二人緊隨其后追隨,眨眼間也消失在了原地。

  虛弱至極的君臨仙,看著背后緊跟追不放的三人,只能苦逼的聯系著系統;

  “系統,快來幫忙!”

  “呼呼~”

  聽著系統的呼嚕聲,君臨仙瞬間崩潰,這完犢子的玩意,怎么這時候睡覺。

  “誅仙劍陣·劍噬天下!”

  直接使用三合一劍陣,無數劍影朝三人刺去。

  由于飛速行駛中,三人來不及停止,劍影直接沒入慕容白體內,二人面具直接破碎,露出精美的面孔。

  看著精美面孔,君臨仙直呼“臥槽!”,當場就要與魔門不共戴天,這樣的極品修煉了魔功,只能看,不能用,純屬浪費,下定決心要滅掉魔門,拯救這些少女,為自己所用。

  聽到君臨仙這想法,林蹤白瞬間滿頭黑線,這想法,真偉大!

  慕容白忍著疼痛,咬牙切齒的盯著君臨仙,“別管我,情報有誤,他發揮不了超凡實力,先去殺了他!“

  聽到這話,君臨仙感覺自己高興的有點太早了;

  “哈~宿主,你找我了?”

  “呦!又被圍了呀!宿主,你惹事的本事,真是越來越大了呀!”

  聽到系統突然出聲,君臨仙開心的手舞足蹈,“你睡的真是時候呀!快幫我清除掉身上多余的氣息,直接把我傳送出去!“

  聽到君臨仙要求,系統打著哈欠直接傳送,順手把君臨仙身上不屬于他的氣息清除。

  看到君臨仙消失,慕容白拿出一個羅盤仔細運轉觀察著,看著不動的羅盤,直接砸到地上;

  “什么垃圾玩意!”

  “你們二人仔細尋找,他絕對跑不遠!”

  ——

  被系統傳送至森林,確定身上氣息已被清除,直接躺到地上懶得動彈,畢竟操勞過度,還是比較虛弱的。

  看著躺地的君臨仙,林蹤白瞬間無語,還沒逃脫,怎么開始躺下休息了。

  毫不知情的林蹤白,背起君臨仙就跑,看著林蹤白動作,君臨仙想看看這小子耐力如何,就靜靜的看著。

  半小時!

  一小時!

  兩小時!

  “呼呼~”

  “前輩,我們應該逃出來了吧?”

  看著大聲踹氣的林蹤白,君臨仙想試試他的極限,“應該沒有,超凡境高手靈氣何其龐大,咱跑這么遠,對于人家來說,或許就是一分鐘距離!“

  聽到這話,林蹤白露著苦笑繼續盲目奔波。

  又一個小時過去,林蹤白放下君臨仙躺地上喘著粗氣;

  “前,前輩,我不行了,你繼續跑吧!”

  狂奔三小時,一秒不停歇,耐力還可以。

  剛遇到圍殺時,要是沒有陣法,自己根本逃脫不了,突然覺得,有一身身法,或許是個好事,不過也不能只會身法呀!

  “沒事了,我們已經逃脫了!”

  “是,是嗎?”

  “呵,呵呵…………”

  看著傻笑的林蹤白,君臨仙覺得這傻小子還可以,當即開口問道;

  “小白,你確定你想拜我為師嗎?我的要求可是很苛刻的。”

  聽到君臨仙提拜師,直接一個鯉魚打挺站起,由于長時間奔跑,雙腿發軟,沒站穩一屁股坐地上,興奮的盯著君臨仙;

  “前輩,您打算收我為徒了嗎?可我真不想當劍修呀!”

  看著興奮激動的林蹤白,君臨仙嘴角上揚的笑著,“有這想法,不過不打算只傳授你身法,而是傳授你腿上的功夫,空有身法,對于我來說,是只知逃竄的老鼠,這樣的徒弟,我拿不出手呀!“

  “你好好想想,想好給我答復!”

  聽到君臨仙的話,林蹤白覺得他說的有道理,畢竟只有身法,被人欺負了,也只能逃竄,當即肯定了想法,立即下跪拜師。

  “前輩,我愿拜您為師!”

  “還叫前輩?”

  “師父!”

  看著林蹤白拜師,君臨仙發現自己心中竟沒有喜悅的感覺,可不是嘛;

  堂堂天生劍骨,風屬性修煉者,被調教成一個以身法闖天下的游俠,哪來的喜悅感。

  看著傻笑的林蹤白,直接一拍其腦袋,“那女流氓不在,咱快走吧!要不一會又追上來了!“

  聽到這話,林蹤白瞬間無語,是親師父嗎?還想拋棄自己徒弟。

  “師父,您剛才說什么?”

  聽著黃鸝般清脆的聲音傳來,君臨仙直接一個激靈,扭頭一看,劉鵬程帶著陳黎歸來。

  頓時心里怒罵劉鵬程,好不容易甩掉的,又特么送回來了。

  看著君臨仙臉色不好,劉鵬程帶著侍從扭頭就走,小魔女的想法人人皆知,看來自己辦錯事了!

  以防君臨仙生氣取消合作,還是先走為妙。

  看著氣鼓鼓,嘟著嘴的陳黎,君臨仙訕訕一笑,“小黎,你回來了,為師還擔心你找不到我們呢,看把為師急的。“

  聽到師父蒼白的解釋,陳黎直翻白眼,我都聽到了,還這么說,真當我傻嗎?

  為了打破此時的寧靜,君臨仙拉著林蹤白說著,“小黎,我已經收小白為徒了,這是你師弟,以后可要照顧好你師弟呀!“

  聽到這話,陳黎眼中瞬間冒火,有沒有搞錯,兩位師兄剛走,這又來一個師弟,說好的二人獨處呢!

  直接皮笑肉不笑的走到林蹤白身邊,“師弟,來,咱倆好好聊聊!“

  看著陳黎的表情,林蹤白心里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扭頭看著君臨仙;

  好不容易引開陳黎的注意力,現在哪還會引火上身,直接當做沒看見。

  “發什么愣呢?跟老娘走!”

  直接領著林蹤白脖子就拉了出去,剛出來君臨仙視線,直接開始動手;

  “我讓你拜師,讓你打擾我,看我不揍死你!”

  看著陳黎動手,剛想逃,可鋪天蓋地的丹藥將自己圍困,剛一碰,瞬間爆炸;

  看出陳黎只想揍自己出氣,為了自己生命安全,也就老老實實的躺著按揍,還時不時換個舒服的躺姿。

  “呼呼~”

  打累的陳黎,終于停手,看著成豬頭的林蹤白,直接提起他腦袋;

  “師弟,師姐對你好嗎?”

  感受著陳黎粗魯的動作,看著陳黎惡魔般的笑容,憋屈的林蹤白只能點頭叫好,“師姐對我很好,碰到您這樣的師姐,我真是三生有幸!“

  看著林蹤白很識時務,大拇指一抹鼻尖,“那是,你是我師弟,不對你好,對誰好!“

  聽到這話,林蹤白心理暗暗祈禱,“我不想你對我這么好,我受不起!“

  “小白白,既然你承認我對你好,那你是不是應該幫師姐做點事?”

  此時,林蹤白心里瞬間又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什,什么?”

  “身為劍修之后,身上好酒肯定不少吧,畢竟劍修好酒,師父很愛喝酒,你去給師父敬個酒!”

  “就這事?包在我身上!”

  “順便把這包藥下酒里!”

  看著陳黎遞來的藥包,看著怎么這么眼熟呀!

  這他喵的不是合歡散嗎?昨晚自己剛吃過!

  “小魔女,不,師姐?”

  “你饒了我吧!我剛拜師成功,一會師父把我逐出師門咋辦!”

  “放心吧,頂多按頓揍,不會把你逐出師門的!

  你剛進師門,師父對你抵抗力弱,你敬酒他才會喝,乖乖聽話!

  我丹藥的威力你也看到了,不聽話,師姐賞你吃一顆!”

  受到威脅的林蹤白,感覺自己好像進了狼窩,為了以防以后少按揍,還是含淚答應了。

  ——

  看著成豬頭的林蹤白,君臨仙忍不住的狂笑,這徒弟來的真及時,剛好頂缸,要不然真失身了。

  看著君臨仙狂笑,林蹤白心里瞬間感到不平衡,同樣的男人,小魔女對待的差別怎么這么大!

  當即掏出一壇酒,瞬間酒香四溢,空中彌漫的氣息讓君臨仙陶醉;

  “師父,聽師姐說您好酒,我把身上最好的酒拿來孝敬您!”

  一聽,頓時心里樂開了花,這徒弟很上道呀!

  直接接過酒壇灌了一口,感覺著酒質的口感與酒勁的強烈,頓時稱贊好酒!

  看著君臨仙喜歡,林蹤白心里暗暗說道,“讓你笑話我豬頭,這是你自己喝下去的,不能怪我呀!“

  生出這想法,他卻不知道君臨仙有多么的小心眼,等待他的將是什么!

  越喝感覺渾身越熱,就算是烈酒,也不該有如此的酒勁呀!

  看著陳黎那精美的面孔,心里頓時生出了邪念,看著林蹤白躲避著自己的眼神,千言萬語瞬間化為一句話;

  “林蹤白,我操你大爺!”

  “老子好心收你為徒,你就是這么報答老子的?”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