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四十八章 出師,遇劍皇遺孤
  看著辛無畏沒有任何變化,君臨仙慌忙找系統,沒錯!這就是放逐的認主方式。

  “系統,這怎么回事,你不是說這樣才能認主嗎?”

  系統看著眼前一幕,悠悠的說道“宿主,難道你不知道,這世界上有一種人,叫做右心人嗎?“

  聽到這話,君臨仙扭頭看著兩位心急的徒弟“滾一邊去,老子這是讓放逐認主呢!“

  “無畏,還有你,你個倒霉孩子,你是右心人,怎么不早說呢!”

  聽著師父的話,自知誤會了師父,二人齊安靜。

  “師父,您,您也沒問呀!”

  “疼不?”

  “疼呀!”

  “那你忍忍,還得再疼一次呢!”

  “…………”

  話音剛落,君臨仙猛然抽刀,直接朝其心臟捅去。

  進入心臟一刻,辛無畏渾身冒著血光,感受著放逐傳入腦海中的畫面,眉頭時而緊皺,時而舒展,頭頂烏絲逐漸化為血發,看起來邪惡無比。

  由于認主,渾身血光治療著身上的傷勢,感受著體內的變化,胸膛猛然發力,朝前一頂,放逐直接射出,傷口瞬間愈合;

  睜眼露著邪笑,伸手召喚,放逐瞬間飛入手中,當即下跪;

  “多謝師傅!”

  “領悟的如何?”

  “領悟到了一套刀法,還有跟師兄一樣的特殊狀態,不過好難哦!”

  聽著徒弟還沒修煉就說難,君臨仙一酒葫蘆砸到腦袋上;

  “你特么還沒修煉,就說難,這么沒信心,出去別說是我徒弟!”

  辛無畏撓頭訕笑,“師父,我就是隨口一說!“

  “哦!我也就是隨手一砸!”

  “……”

  “那你就先回家吧!回去跟你父母好好聚聚!”

  “師父,到時您可一定要到場呀!”

  “看情況吧!”

  “…………”

  ——

  看著徒弟一步步走遠,君臨仙心里也不是滋味,現在還不是感嘆的時候,還要再送走一位呢!

  “小槍!你的實力夠了,你也到出師的時候了!”

  聽到這話,蒼凌天大腦瞬間空白,自己從來沒想過離開師父身邊呀!

  直接下跪,“師父,我哪做的不對,您要趕我走!“

  看著這傻小子的動作,君臨仙瞬間無語;

  “癡兒,你也不能一直陪在我這廢物身邊呀!”

  “不出去歷練,怎么能成長為雄鷹,你甘心在我身邊一直做為雛鷹嗎?”

  聽到這話,蒼凌天回想著師父的身體狀況,出去或許可以見識更多,說不準能碰到可以解決師父身體的辦法;

  “師父,那我走了,你確定你能抵抗的了師妹嗎?”

  “…………”

  聽到這話,陳黎拿起石頭就砸,你都要出師了,管這么多干啥?

  不抓緊讓我和師父二人相處,你還提這出,師父反悔了咋辦!

  “師父,您放心,我不會亂來的!”

  君臨仙斜眼盯著陳黎“你說這話,你自己信不?“

  “……”

  看著訕笑不語的陳黎,直接扭頭看著自己傻徒弟,“別賴著了,早點出去歷練,歷練完成,好早點回來,報你的血仇!“

  “師父,我還不知道仇人是誰呢?”

  “只要你能完成我給你指定的目標,為師就告訴你!”

  說完,拿出在系統那騙來的儲物護腕,扔給蒼凌天;

  “這是儲物護腕,里面有你的修煉資源,你帶上,現在你聽好了:

  第一:附近村莊那里鬧山賊,你一人去剿滅,一共一百多人,四位胎息五重高手;

  第二:兩年內,我要你帶一顆超凡境高手人頭給我!

  能不能做到?”

  聽著師父提的天方夜譚的條件,蒼凌天為了不讓師父失望,斬釘截鐵的點頭肯定。

  “系統,出來一下,老子來打劫了!”

  “呦呦!現在本系統巴不得宿主來打劫呢,一天天閑的,本系統都快格式化了!”

  “我要手機!”

  “…………”

  “宿主,你是不是傻了,這世界哪能出現手機。”

  “那你給我來個能聯系的東西,能與我直接能交流,徒弟之間也能交流,還能傳送東西!”

  “真會給本系統出難題,等著!”

  不一會,看著儲物空間內出現的東西,拿出來扔給蒼凌天;

  “這玉符你收好,從現在開始,你一年只有三次找我求助和請教的機會,這玉符可以聯系到我,到時你也可以聯系你師弟師妹們。”

  “通靈紫玉!”

  看到給師兄的東西,陳黎瞬間驚呼。

  “丑八怪,滾一邊去,沒見我跟你師兄談話。”

  “小槍,你記住,師門規定,不許找道侶,忍不住了,可以去青樓!”

  “師父,我現在也沒有那心思!”

  “走吧!”

  說完,君臨仙轉身摸著濕露的眼眶。

  看著師父動作,蒼凌天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師父,您保重!”

  “師妹,爭取把師父拿下,師兄支持你!”

  聽到這話,君臨仙直接沒忍住,扭頭一葫蘆砸出,可已不見徒弟身影,抹著眼淚搖頭;

  小槍!不要輕易掛了呀!

  看著師父掉淚,陳黎直接上手幫忙擦著眼淚,擦著擦著,手就不老實了。

  “丑八怪,你又占我便宜!”

  看著師父反抗,陳黎瞬間怒了;

  “嘿!你還來勁了,兩位師兄都走了,你還想反抗?“

  “老實點,沒人能幫得了你,過來吧你!”

  看著眼前女流氓,君臨仙瞬間后悔了,早知道不該讓小槍這么早走了,陳黎實力變這么強,這不是羊落虎口嗎?

  沙沙!

  沙沙!

  一個人影驚現,看著眼前勁爆的場面,直呼“我去……”

  “妖女,放開那乞丐,沖我來!”

  又被人打擾,陳黎瞬間炸毛,雙眼冒著火氣扭頭,看到眼前男子,瞬間一愣;

  “小白白,你怎么會出現在這?”

  “小魔女?”

  “抱歉!打擾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你走一個試試,許久不見,膽子變大了呀!竟然敢對我這么說話!”

  “我也沒想到大名鼎鼎的小魔女,會饑渴到這種程度,竟然會對乞丐下手,要是讓你那些追求者知道,不知道會怎么想!”

  “你特么…那是老娘師父,你眼瞎呀!”

  “筑基十層是筑基十一層的師父?是你傻,還是當我傻?”

  看著來人認死理,陳黎拉著就來到君臨仙面前;

  “師父,你說,你是不是我師父,好好說,不老實我直接動手了!”

  來人一聽陳黎的話,瞬間無語,有這么威脅人的嗎?

  君臨仙看著二人老相識,靜靜的看戲,沒想到又扯到了自己身上;

  看著來人氣宇軒昂,以精神力一探,竟然天生劍骨,還是少有的風屬性修煉者,瞬間來了精神,“還不扶為師起來!“

  “不給為師介紹一下嗎?”

  “師父,這是小白白,林蹤白!“

  聽著陳黎的稱呼,二人齊齊翻白眼,有這么介紹的嗎?

  “小白呀!有興趣拜我為師嗎?我絕對能把你調教成無敵的劍客!”

  看著陳黎態度,眼前這位說不準,還真是陳黎師父,直接換個稱呼說道;

  “前輩,我對成為劍修沒興趣,我有我的目標!”

  “天生劍骨,少有的風屬性體制,萬中無一的劍修材料,你怎么想的?”

  聽完君臨仙的話,林蹤白竟然掉下了眼淚,“劍修?劍修有什么好的,你們都想讓我成為劍修,在我眼里,劍修全都是一根筋的傻逼,只想勇往直前,死不后退,劍心就比命還重要嗎?“

  看著林蹤白的樣子,陳黎介紹到,”師父,他全家都是劍修,他父親還是一位劍皇,對抗魔門時犧牲,留下他一人,很多人看到他天賦,想收他為徒,他都拒絕了,不是怕死,只是想給林家留個后!“

  了解后,君臨仙低頭沉思著,這天賦,這體質,小小年紀已自己修煉至筑基十一層了,不收為徒,會被天打雷劈吧?

  “小子,可有興趣拜我為師?你想學習什么?”

  看到師父有收徒心思,陳黎阻止著,好不容易有了二人獨處機會!

  “師父,你看他不想學劍,浪費了一身天賦,您還收他干嘛?”

  “小白白,哪來的回哪去,別來搗亂!”

  看著陳黎樣子,就知道此人不簡單,畢竟陳黎可是出名的眼高,這么護著他,還對他有想法,還趕自己,情況不對!

  “前輩,我想學習身法,只想獨步天下!”

  聽著只想學習身法,以身法逃脫一切,君臨仙瞬間沒了興趣。

  “算了吧!可能你我無緣!”

  “聽到沒,我師父說你跟他無緣,還不快走!”

  看著陳黎急忙趕自己,不太符合這小魔女的性格呀!

  直接激著君臨仙,“前輩,您不會是不懂身法吧?“

  聽著激將法,君臨仙邪邪一笑,“小子,敢賭嗎?輸了就要接受對方的懲罰!“

  看君臨仙上鉤,林蹤白坦然一笑,“好呀!希望前輩不會賴賬!“

  看林蹤白不走,陳黎氣的直接一腳踹了上去,“你沒事能不能快點滾!打擾老娘好事!“

  這話從陳黎口中蹦出,林蹤白滿頭黑線,這小魔女以前不是這樣呀!

  “前輩答應跟我比試了,我比完再走!”

  “小黎,閉嘴!”

  聽著師父的話,陳黎懊惱的直撓頭,狠狠的盯著林蹤白。

  只見二人并齊站立,目視前方,君臨仙拿起一塊石頭彈出,剛落地,二人瞬間沖了出去;

  “七色身法·藍!”

  “踏雪無痕!”

  話音剛落,林蹤白才出去十米,君臨仙已不見身影,陳黎見狀,直接嘲笑;

  “小白白,你腦子有泡嗎?竟然敢與我師父比試!”

  “…………”

  林蹤白瞬間無語,他哪知道君臨仙這么快,眼珠子一轉,心想,他想收我為徒,我能不能趁機學習到他這身法!

  看著君臨仙歸來,當場下跪,“師父!“

  “哎哎哎,別亂叫,我可不是你師父!”

  “前輩,您不是也想收我為徒嗎?怎么反悔了!”

  “我可不想收一個只知道逃竄的廢物,我不要面子嗎?”

  看著筑基十層的君臨仙,瞬間無語,你要面子,你境界這么低?

  不過這話不敢說出口,畢竟眼饞君臨仙的身法,“前輩,您考慮一下唄!“

  “你真適合當劍修,那你也考慮一下唄!”

  聽到這話,林蹤白沉默,片刻后抬頭,雙眼已經血紅,“前輩,您知道外人怎么評價我林家嗎?說我林家為劍絕后,誓死為劍,以命為劍道鋪路,我只想活著,給我林家就一條血脈,有錯嗎?“

  聽到林蹤白想法,君臨仙也不知該說什么,想修煉什么,最起碼心得在那,強迫修煉,反而會適得其反!

  “那你走吧!”

  “前輩,我想拜您為師,還一下賭注!”

  看君臨仙趕自己,林蹤白哪舍得,那身法看著就眼饞,當即下跪。

  “想跪你就跪著吧!”

  說完,扭頭回石墩上躺下睡覺。

  ——

  “師父,吃飯了!”

  君臨仙揉著雙眼醒來,看著陳黎遞過來的肉,直接上嘴就吃;

  這丫頭把合歡散弄的無色無味,也聞不出來,眼前還有人跪著呢,應該不會亂來。

  看著二人大吃特吃,極餓的林蹤白吞了口口水,可就想打動君臨仙,只能暗暗咬牙繼續跪著。

  看著吃完又去睡的君臨仙,身心疲憊的林蹤白,只能咬牙閉眼以意志力支撐著。

  ——

  一夜無話。

  “哈~”

  “呦!還跪著呢!”

  “前輩,我真心想拜您為師!”

  看著這么軸的林蹤白,君臨仙也無語了,“我不會收一個只會身法的廢物,你還是打消這個想法吧!“

  “對了,你還欠我一個賭注,是吧?”

  聽到君臨仙提賭注,林蹤白點頭回應,這是有轉機了?

  “小黎,扶他起來,進城!”

  一聽說師父要進城,一腳踹在林蹤白身上,多好的機會,就這么浪費了,去趟城里,回來沒火氣了。

  委屈的林蹤白不知道小魔女為啥踹自己,只能暗暗跟在后面。

  ——

  剛進城,就聽到無數人討論;

  “你聽說了嗎?附近那波山賊被人滅了!”

  “聽說了,是個少年,一人一槍滅殺所有,這少年不簡單呀!”

  “還有更離奇的呢,那少年才筑基境,那伙山賊好幾個胎息境呢!”

  “…………”

  “…………”

  聽著討論,君臨仙露著欣慰的笑容,陳黎扭頭看著林蹤白,“看到了沒?這就是我大師兄做的!“

  林蹤白表示深感不信!

  君臨仙扭頭看著陳黎,“你去望京商會把你那些破爛賣了,小白跟我走!“

  陳黎啐了一聲,扭頭就走,“臭男人!“

  林蹤白跟著君臨仙到了青樓門口,瞬間愣住了,前輩這是要做啥?

  剛一進門,老鴇迎來,“客官,您又來照顧我們生意了呀!“

  “給我把兩個花魁帶來,再給我拿條繩子!”

  “呦呦,客官真會玩,龍鳳大戰呀!”

  “快去準備吧!”

  到了房間后,林蹤白不知所措的不知道該干嘛,這種事自己不是應該回避嗎?

  花魁到來,君臨仙一指點在林蹤白身上,封印住其實力,直接拿繩子把他捆起來,順手喂了一包合歡散。

  “前,前輩,您這是做什么?”

  “你不是欠我賭注嗎?到你實現的時候了!”

  服下高純度合歡散,林蹤白瞬間感到身體里在灼燒,看著君臨仙與花魁親親我我,感覺要爆體而亡了。

  “前輩,您別玩我呀!”

  撕拉!

  君臨仙直接將花魁衣服撕碎,扔在林蹤白頭上,聞著淡淡的香味,瞬間上頭;

  聽著各種聲音傳來,林蹤白瞬間崩潰;

  “前輩,我也想要!”

  “那你想想吧!愿賭服輸!”

  “老子忙著呢,給老子憋回去,別打擾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