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四十七章 滅胎息,備出師
  看著三人傻站著不動手,瞬間無語了;

  “都不想搶占先機嗎?都不動手!”

  話音剛落,二人直接朝胎息境高手沖去,一個滿眼戰意,一個露著邪笑,透露著殺意;

  看著二人沖來,一掌劈出,只見蒼凌天直接開啟“極光戰神”,踏在辛無畏肩膀上,發力躍過掌風;

  辛無畏一腳踢在巨石上,以巨石抵擋掌風,看著巨石破碎為灰燼,掌風未消散,扭身上樹,一刀劈出。

  看著眼前塵霧,看不清眼前,直接注意上空,剛看到蒼凌天直接躍空,先搞定蒼凌天;

  眼看蒼凌天到自己眼前,剛想一掌劈出,手剛伸出,一道刀光閃過,吃痛扭頭;

  這一秒的走神,讓蒼凌天一腳狠狠的下劈在了腦袋上;

  不顧發昏的腦袋,直接借勢奮力翻了個跟頭,一腳踹在蒼凌天的胸膛之上,扭頭看著又一道刀光襲來,反手一掌;

  看著相反方向的二人,直接雙手交叉握拳,猛得攤掌朝二人劈去;

  “烈風掌!”

  凌厲的掌風,混雜著狂裂的暴風朝二人沖去,好歹是胎息境發出的武技,其威壓之重,直接將二人拍進樹中;

  扭頭看了一眼君臨仙,正在安靜的喝酒看戲,確定不插手,直接朝辛無畏沖去;

  剛才交手之際,發現蒼凌天實力過于強悍,還是先挑軟柿子捏;

  辛無畏看著他朝自己沖來,奮力在樹中掙脫而出,提刀就是一記千人斬!

  千道刀影混合成數道,由小到大的朝其劈去。

  看著數道刀影朝自己劈來,一掌劈出,刀影消散,扭身一腳踹出,看著“放逐”因痛脫手而飛,直接接刀,一刀揮下。

  剛從樹中出來的蒼凌天,見其朝師弟跑去,急忙往過趕,看著一刀揮向師弟,舉槍直接投出;

  “無畏!接槍!”

  辛無畏順勢接槍,雙手橫握一檔,巨大的力道,使雙臂瞬間骨裂,忍著疼痛,俯身一腳踹出。

  “哎!等等!等等!”

  聽到君臨仙的話,胎息境高手瞬間無語,這生死搏斗還有叫暫停的嗎?

  我剛按一腳,還沒還手呢,不帶這么玩的!

  雖然忌憚君臨仙實力,敢怒不敢言,但也低沉的問道;

  “君先生,您這是玩不起嗎?生死搏斗,還有叫暫停的?”

  聽著發問,君臨仙不知道該說什么,可不是玩不起么,自己辛辛苦苦教成的徒弟,這么掛了,肯定不樂意;

  倒不是輸不起,而且那一根筋不懂得變通,全部實力都沒發揮,要是就這么掛了,太憋屈了。

  只能撓頭傻笑著;

  “不好意思,習慣了,只是想說一句話,不是想打斷你,你繼續!”

  聽到君臨仙的話,扭頭直接繼續朝辛無畏殺去,這一肚子火氣總有地方發泄了!

  看其動手,君臨仙沒攔著,只是扭頭看著蒼凌天;

  “小槍,規矩死的,人是活的,你的底牌不是不讓你用,而且讓你在生死關頭保命用,你師弟啥情況了,你還想著我的約束,是不是傻?”

  聽到這話,蒼凌天咧嘴一笑,原來是這個意思!

  終于不用被壓制著按揍了!

  看著專心注意師弟的胎息境高手,一道槍氣朝起劈去;

  “蒼穹決·禁龍皇”

  只見胎息境高手沖刺過程中一個停頓,直接被沖刺力量帶爬下,整個面門直接拍在石頭上,放逐脫手而出;

  一個激靈,起身蠕動著嘴唇,吐出被嗑掉的門牙;

  “軍咸剩,膩彎補七呀!”

  聽著漏風的聲音,君臨仙直接捂臉笑著,隨后冷眼盯著他“我沒出手,怎么成了玩不起了!“

  “米……窩操!”

  還在質問君臨仙,卻沒成想辛無畏在背后直接一刀。

  后背傳來的痛感,也不顧他們為什么不講武德了,轉身一掌劈出;

  二人相繼而上,辛無畏還好說,蒼凌天帶有“禁”字決的槍氣,讓其苦叫連連,時不時的身體某個部位無法控制;

  感受著“禁”字決與“禁龍皇”的時效,面露兇狠殺意,“槍氣帶來的停頓0.2秒,那個全身停頓一秒,抓住機會,先滅這個古怪小子!“

  “這小子靈活性雖強,但境界的差距在這,速度跟不上,只要我占領高空,最起碼能落于不敗之地,消耗完他們靈氣再滅殺,君臨仙也不能說什么!”

  倒霉玩意生出這想法,又忘了蒼凌天是怎樣以靈活性,在他手中逃脫數次的。

  直接翻身上樹,數掌劈出,直接占領高空,巨大的威壓與掌風融合,使二人一時間慌忙逃竄。

  一直逃竄也不是個辦法,蒼凌天眼珠子一轉,逃竄過程中,直接講幾塊石頭挑向空中;

  “無畏!”

  看到師兄的動作,直接配合著數刀劈出,石塊瞬間破碎;

  見狀,蒼凌天一記“破天”擊出,碎石直接化為塵霧,“破天”與刀氣和掌風激烈碰撞,產生的狂風使眼前一片渾濁,直接又一記“破天”擊出。

  看著眼前塵霧彌漫,心里瞬間感覺沒有安全感,一掌拍出,企圖消散塵霧;

  沒成想,下方一股巨大力量撞擊在塵霧上,所有灰塵集體向上沖刺,瞬間模糊了雙眼。

  蒼凌天見狀,直接兩記“禁龍皇”,一前一后朝其沖去。

  感受這身體不能行動的胎息境高手,心里暗道“不好!”

  奮力睜眼,眼中的灰塵讓其看不清,頓時心慌失措的靠著本能直接跳竄,劈開雙腿一掌拍下。

  可沒成想,第二記“禁龍皇”殺到,直接把他固定成這樣的動作;

  看著喘氣的師兄,辛無畏直接踩在師兄肩膀借力,跳躍半空,一刀劈出。

  可境界的差距在這放著,跳躍力不足以與胎息境高手相提并論,看著不能擊中其致命位置,刀刃一轉,劈在其劈開的雙腿下,用力一挽,男人標志二兩肉,瞬間脫離本體。

  “啊……”

  “臥槽!為你悲哀呀!”

  不同的聲音在胎息境高手和君臨仙口中蹦出。

  失去命根,讓胎息境高手瞬間發瘋失控,直接亂劈一通,塵霧逐漸散去,眼睛也恢復明亮,伸手摸了摸胯下,自己的傳家寶確實丟了;

  頓時生無可戀,看著下方的二人,直接點燃丹田朝二人沖去;

  心想:現在失去了命根,就算能逃脫,往后日子活著也沒滋味了,那不如一起走吧!

  看著想玉石俱焚的胎息境高手,君臨仙暗道“不好!”

  直接拿出上百粒丹藥,控制著如子彈一般射出;

  “丹道秘技·百丹聚!”

  百顆丹藥直接形成一個球體,將其困住,胎息境高手自曝帶來的沖擊力,直接將其破開,像一聲悶屁一般。

  看著危機解除,二人松了口氣,不過是由師傅出手,齊齊扭頭看著師父;

  君臨仙打了個哈欠,“這是個意外,不怪你們,走走走,睡覺,困死老子了!“

  ——

  半年后,大清早!

  師兄弟二人渾身傷痕的對抗著,誰都不肯都退一步;

  看著鋪面而來的刀影,身體以怪異姿勢避過,一槍劈下。

  看著倒地不起的師弟,直接搖晃著走到師弟身邊,朝他嘴里塞了顆丹藥。

  “師弟,別氣餒了,你才筑基十一層,與師兄打成這樣,已經很強了!”

  “可師兄沒用“禁”字決呀!要是用了,我早死了!”

  “放心,等你突破就會好很多的,走,看看師父對我們的表現如何!”

  這二人正是蒼凌天與辛無畏,由于半年的沉淀,辛無畏早已突破至十一極境,看著十二極境的師兄,想大戰一場,請師父指出不足借此突破。

  二人扭頭一看,只見臉上帶著巴掌印的陳黎氣鼓鼓的嘟著嘴,一人坐在那,拿樹枝挑著地上的石頭。

  “師妹,師父呢?”

  “不是說看我們戰斗,指點無畏突破嗎?”

  陳黎白了二人一眼,繼續挑著地上的石頭,體內得火氣讓她一用力,樹枝瞬間折斷;

  “師父又去青樓了!”

  聽到師妹的回答,蒼凌天直撓頭,“師妹,這么久了,你還沒看出師父的心思嗎?你也該放棄了!“

  話音剛落,陳黎起身死死盯著蒼凌天;

  “要你管,平時沒事少出現在師父面前,打擾到我的好事,就算你是師兄,那我也要揍哭你!“

  聽著師妹的話,蒼凌天滿臉憋屈,直接拉著師弟去準備午飯,不敢大聲說話。

  這半年內,這丫頭給君臨仙下過無數次合歡散,由于煉丹技術提升,竟然研制出了無色無味的合歡散,讓君臨仙防不勝防;

  碰到這種情況,肯定指望兩個弟子了,沒成想,這丫頭不光煉丹術提升,還學到了各種古怪丹藥;

  拉肚子的,渾身瘙癢的,讓人渾身無力的,讓人無法行動的等等…………

  等突破至十一極境,直接向蒼凌天發起挑戰,早已突破至十二極境的蒼凌天,本想著陪著師妹玩玩,過過癮;

  沒成想,陳黎學會了丹道秘技,無數丹藥迎面而來,各種秘技脫穎而出,蒼凌天當場被揍個半死,自此以后,再也不敢輕易招惹師妹了。

  自己武技都是以命相搏,這是自己師妹,哪能下得去死手;

  更何況,自己希望師父安穩,有個師娘也挺好,所以就隨著師妹性子亂來。

  發泄完的君臨仙,一搖三擺的朝根據地走著,回想著徒弟們的變化,應該可以出師了,直接聯系消失了半年的系統;

  這半年,君臨仙沒聯系系統,系統也不搭理他,只是每個月劈道雷,提醒一下君臨仙,還有自己的存在。

  “系統,起床啦!別睡啦!”

  “哈~嘛事呀?”

  “我想問問我那幾位徒弟的兵器怎么認住,我算著他們可以出師了!”

  “擎天魔槍與金晶戰骨曾經屬于一人,早已自動認主,青木王鼎由于特殊性,在宿主傳給陳黎時,也自動認主,就剩下辛無畏了!”

  “原來擎天與金晶戰骨屬于同一人,我說我那傻徒弟使用著怎么那么順手!辛無畏呢?”

  “宿主需要******”

  聽完認主要求,君臨仙瞬間目瞪口呆,“系統,你確定不是你的惡趣味?“

  “本系統懶得開玩笑,話說,宿主打算讓他幾人出師了?”

  “經過半年的沉淀,小槍已經到了這地步了,無畏,小黎還得再繼續沉淀沉淀。”

  “經過我這么長時間的教導,小槍終于可以破繭化蝶,我很期待他在修煉界攪動風云!”

  “宿主,在你上一世,有位大佬說過一句話,你還記不記得?”

  “啥?哪位呀?”

  “不是所有的蟲子,都能化為蝴蝶的,因為,有的蟲子,是他娘的蛆!”

  這話,讓君臨仙想起上一世的一個小黑胖子,以一人之力,撐起一個帝國,真是小身軀,大能量呀!

  不過詆毀自己徒弟,君臨仙哪還忍得住;

  “滾!”

  “我對我徒弟很有信心,絕不會出現這情況!”

  罵完再也不鳥它了,不過也想著它說的話,腦回路漸漸的也發生了改變。

  “師父!您回來了!”

  被聲音直接驚回神,已經到了根據地。

  看著三人席地而坐,又恢復了自信,坐下拿起就吃。

  “師父,我有事想跟您說!”

  聽到辛無畏的話,餓壞的君臨仙哪管他那么多,“先吃飯,吃完再說!”

  酒足飯飽后,君臨仙跟流氓一樣的一歪腦袋,斜眼看著辛無畏;

  “啥事?”

  “我爹還有半年就要過壽了,因為身處高位,規矩眾多,我想提前回去幫忙準備。”

  聽到這話,君臨仙臉色一冷,心想:回去了,還能老實修煉嗎?

  不過這算是大事,自己也不能攔著。

  “那你就先回去吧!不過有件事,得現在先搞定!”

  “把放逐給我!”

  聽到師父話,辛無畏把放逐交到師父手中,不知道師父怎么想的,難不成…是怕我不認他,舍不得了?

  不過想起師傅的性格,直接搖頭,扔掉這想法。

  只見君臨仙面露冷笑,直接一刀捅進辛無畏心臟。

  “師父,你干嘛?”

  “師父,你為什么要這樣對二師兄呀!”

  “師,師父,我,我哪做錯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