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四十三章 對戰極境3
  “嗡!”

  聽聞抽刀聲,卻看不清謝宇鑫抽刀動作,揮刀速度之快,讓人看不清;

  只見無數刀影相繼劈出,一個外有鋒利刀氣,中有暴雨游走,內有絲絲雷光閃爍的龍卷風出現,并伴隨著陣陣嗚嗚聲。

  看著揮刀形成的暴雨狂歌,辛無畏逐漸陷入頓悟,還沒來得及回神,直接被刮到了半空;

  雨滴狀刀氣滴落在身上,瞬間散開,遍布全身,絲絲雷光劈在身上,肉眼可見的皮膚瞬間炸裂,由雨之刀氣引導,麻痹,痛楚直接傳遍全身,鋒利的龍卷刀鋒,以光速旋轉,切割著辛無畏身體,衣物瞬間化為烏有,發絲血痕一時間布滿全身。

  全身痛苦,讓辛無畏頓時清醒,混身靈氣一撐,抵擋住狂風,嘴里喃喃嘟囔到;

  “由簡化繁,由繁化簡,萬刀合一,一化萬千,即合即分,合則怒斬蒼天,分則瞬殺千人,這才是真正的千人斬!”

  看著圍繞自己切割的龍卷風,辛無畏幻想成千人圍繞著自己的屠殺,直接眼神一凝,一刀劈下;

  “千人斬!”

  一刀即出,瞬間化為千道刀影,隨著辛無畏控制,千道刀影游走在龍卷風之內,雨滴直接被劈成霧水,霸道的刀鋒直接將雷光斬斷,千道刀影不斷由內而外的破壞著。

  隔著刀影,看著在外露著微笑的謝宇鑫,強忍著混身苦痛,咬緊舌尖,使自己不敢松懈,怕昏迷過去;

  “謝宇鑫!”

  一陣怒吼傳來,暴雨狂歌直接被破解,只見辛無畏光著全身,小兄弟隨風飄蕩,雙手舉刀劈下,一道巨大的刀影劈出,瞬間化為無數細小刀影朝謝宇鑫沖去;

  謝宇鑫看著無數刀影,在沖刺中融合,化為數十柄大小不一的刀影,由小到大的依次相繼來臨,裂開嘴唇露著牙齒輕笑;

  “千刀融合,水滴石穿,好想法!”

  “轟!”

  “轟轟!”

  數十道刀影劈下,戰臺直接損壞,巨大的氣浪沖擊在辛無畏身上,使其直接昏迷,全身一絲不掛,小兄弟在狂風中搖曳的啪啪作響。

  而謝宇鑫已不見蹤影,地上也無血跡。

  看著毀壞的站臺,全場鴉雀無聲,這是筑基期就能擁有的實力?

  早已蘇醒的蒼凌天見狀,直接拉著師父;

  “師,師父,無畏殺人了,這可怎么辦呀!”

  看著蒼凌天這么擔心自己兒子,辛龍伸手拍了拍肩膀;

  “放心吧!那人沒死,在刀影擊中的一瞬間,他就躲過了,現在不知去了何處,這人應該是隱藏了實力,速度之快,連我都看不清!”

  聽到師弟沒殺人,只是人離開了,蒼凌天也不管他是不是隱藏了實力,直接扭頭朝劉鵬程走去;

  “劉少爺,這怎么回事?我師父高價托你請人來,這還沒打完呢,人怎么就消失了!”

  看著謝宇鑫強橫的實力,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斗志,現在自己還沒能戰一場,人就沒了,這哪還忍得住。

  聽著蒼凌天的發問,劉鵬程露著尷尬的笑容,求助的看向君臨仙。

  “小槍,這人是意外,不怪劉老弟!”

  聽到師父這話,就知道自己沒希望了,扭頭直接上臺,給師弟塞了一顆小還丹,把自己衣服脫下來,包裹在師弟身上,抗起就走。

  心有不甘的蒼凌天,看著劉鵬程幾人,突然產生了出奇的想法;

  “師父,我要同時挑戰他們兩位!”

  “噗!”

  聽著徒弟不知天高地厚的話,一口酒沒忍住噴了出來。

  “小槍,人,要有自知之明,你都不能與白羽打成平手,還想挑戰兩位,你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師父,我已經有所感悟,雖然我不是白羽對手,但我已經對他實力有所了解了,我想借此壓力,瞬勢沖擊極境。”

  這話,沒毛病。

  “既然你想按揍,那我也不攔著了,白羽,項泰,往死的揍!”

  “……”

  “……”

  臺上。

  蒼凌天看著摩拳擦掌的二人,頓時戰意十足,直接提槍沖了過去;

  “白羽!上!”

  聽著項泰的聲音,白羽扭頭一看,項泰將槍雙手橫握,瞬間懂了他的意思,當即跳起;

  “起!”

  看著白羽凌空,項泰直接將槍伸入其腳底,奮力起挑,順勢后倒,一腳踢在蒼凌天的槍頸之上;

  “劍羽!”

  看著垂流直下的劍羽,蒼凌天直接開啟極光戰神,順勢收槍,一槍指天;

  “戰天!”

  槍出寂滅,劍羽直接被毀。

  此時,項泰一槍點出,見狀,蒼凌天直接翻身起跳,站在其槍尖,借力起跳,朝半空中的白羽殺去;

  看著朝自己沖來的蒼凌天,白羽奮力控制著自己身體,一劍挑開槍尖,雙腳重重的踩在其肩膀上,彎腿一發力;

  “下去吧你!”

  項泰見狀,直接提槍起跳,一槍刺向蒼凌天;

  轉頭看著臨近的槍芒,蒼凌天直接轉身,一槍挑開槍芒,一腳朝項泰面部踏去;

  順勢將槍一橫,直接抵住蒼凌天大腳板,白羽緊隨其后的殺到,一劍劈到其背上;

  蒼凌天吃痛,隨著力道朝前撲去,項泰扭身一躍,一槍砸在了其背上;

  看著下落的蒼凌天,落地的白羽,順勢下蹲,持劍一橫,項泰腳踩借力,直接雙手豎握長槍,朝蒼凌天背部扎去;

  剛落地的蒼凌天順勢一滾,槍芒緊隨其后到來,一擊不中,項泰直接腳踩槍頸,用力一挑,戰臺表面石磚直接被挑起;

  隨著挑起的力道,蒼凌天不斷朝后翻滾,白羽上前,一腳踢在蒼凌天背部,看著朝前滑去的蒼凌天,直接一招“羽劍“;

  看著上百支帶著凌厲劍氣的白羽到來,蒼凌天忍住摩擦,用力一撐,收腿,雙腿用力朝后躍去;

  可卻忘了背后的項泰,看著空中跳出“羽劍”范圍的蒼凌天,直接一槍拍了上去;

  “進去吧你!”

  來不及反應的蒼凌天,直接被拍進“羽劍”范圍,接受著“羽劍”的洗禮。

  看著二人天衣無縫的攻擊,全場屏住呼吸,緊張的觀望著,看到落入“羽劍”中的蒼凌天,全場拍手叫好!

  “噗!”

  深受重傷的蒼凌天,忍不住的噴出一口鮮血,強忍著渾身疼痛站起;

  對于自己來說,白羽的戰力都已經強大如天,再加上一個筑基十一層的項泰,這壓力不是一般的小;

  不過這巨大的壓力,給自己帶來一絲感悟,再來一次,應該會有所收獲。

  “再來!”

  聞言,二人對視一笑,直接先后沖了出去;

  看著持槍殺到的項泰,直接豎槍一檔,借力躍起,以左腳纏在其槍身;

  右腳金雞獨立,一邊抵擋白羽,一邊后退;

  項泰猛的站住腳步,雙手一發力,將蒼凌天朝空中挑去;

  見狀,蒼凌天松開其槍,以槍杵地,岔開雙腿朝二人踹去;

  二人以不可思議的動作躲過,白羽直接鉆到其身下,雙手撐地,雙腳猛然踹出,項泰借機起跳,一槍劈在蒼凌天背上。

  “噗!”

  聽著骨頭碎裂的聲音,一口鮮血噴出,強忍著疼痛,一膝直取白羽面門;

  白羽雙手一用力,離開地面,蒼凌天順勢下蹲,扭身,一招回馬槍刺向項泰;

  項泰直接槍杵地面支撐,一腳踢在其槍頸,白羽在背后,一腳踢在蒼凌天腦門上;

  這發霉孩子,又被二人合力打了出去,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還好二人沒下殺手,要不然,蒼凌天不知道死幾次了。

  蒼凌天奮力拄起身體,用手拍著眩暈的腦袋,極大壓力又帶來一絲感悟;

  隨著腦袋逐漸平靜,眼神亮了起來,緩緩挪動身體坐下。

  “我……我認輸!”

  說完,塞了一顆小悟道丹,借機感悟。

  回想著二人聯手的種種,氣息如虹,壓力如天;

  不過身為戰者,對這種壓力,有著說不出的喜悅,對手越強,越興奮,好想再戰下去;

  感受著蒼凌天的斗志,金晶戰骨散發著絲絲戰意,戰意與靈氣緩緩融合;

  全身關節吱吱作響,一股暖流在體內游走。

  “轟!”

  瞬間突破至筑基十一層,感受著身體的變化,不由得露出笑容。

  身體的靈敏度與柔軟度增加數倍,瞬間斗志昂揚,要是再戰一場,不會出現這樣無力抵抗的情況;

  感受著蒼凌天的變化,金晶戰骨再次散發著戰意與其靈氣融合,由于突破至極境,身體發生改變,這使“蒼穹決”運轉更加流暢;

  因此,對于“蒼穹決”有了更近一步的感悟。

  再次回想著二人聯手時的壓力,對于自己來說,那真是強如蒼天;

  不過那又如何?一槍破之便是!

  猛然一睜眼,一槍指天,一道槍氣直沖云霄,云朵瞬間消散,傳來轟隆聲。

  扭頭看著二人,露著斗志昂揚的眼神,嘴角上揚一笑:

  “二位,可敢接我這一招?”

  看著蒼凌天氣息與槍氣的改變,二人有著心驚膽戰的感覺,當場回應;

  “不敢!”

  這秒回,讓蒼凌天瞬間無語,一身斗志沒地消散,直接一槍劈在戰臺上;

  “蒼穹決·破天!”

  戰臺瞬間化為虛有,二人直接起身躍出塵霧。

  沒錯,這就是蒼凌天新領悟的“破”字決,以破壞力著稱為主。

  看著蒼凌天的戰意與性格,讓辛龍大有好感,“賢侄,看你斗志昂揚,并且如此好戰,跟隨我回軍隊如何?這樣有便與你的歷練。“

  見其拋著收攬之心,蒼凌天直接搖頭拒絕;

  “辛伯伯,謝謝您的好意,但是我不能去!”

  “為什么呀,你這一身戰意,在軍隊才能發揮到極致,有利于你的成長呀!”

  “放心!伯伯不約束你,你想要什么職務,自己選,哪怕想當將軍,我也給你,讓你有絕對的自由!”

  聽著辛龍放寬條件,蒼凌天再次搖頭;

  “辛伯伯,對不起,我不想離開我師父,對于到您手下任職歷練,我更想成為我師父身邊的馬前卒!”

  聽到蒼凌天的話,辛龍一陣發愣,孫晴陰陽怪氣的說道;

  “大將軍,您權利真大呀!什么職位都能隨手給。”

  “不過,這傻小子不領情,只想當個小卒,去當炮灰,您還這么看重他,您腦子怎么想的?”

  聽著孫晴的話,辛龍瞬間怒了;

  “你個傻逼知道啥?“

  “賢侄,你這想法很偉大,你…確定想好了嗎?”

  聽著孫晴調侃辛伯父,差點直接順勢答應,不過想著師父身體狀況,只能委屈辛伯父受人冷眼了;

  不過,現在還是要為辛伯父出口惡氣;

  “辛伯父,我想好了,感謝您的好意!您也別太在意傻逼的話!”

  “傻逼!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