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三十八 自古槍兵幸運低
  看到師父發現自己動的手腳,陳黎急忙將兩道丹氣射向兩位師兄!

  二人肚子瞬間開始絞痛,捂著肚子開始打滾;

  “你又來這出?”

  “師兄!不行了!我要出來了!”

  看著連滾帶爬跑向樹林中的師兄,陳黎露著滿意的笑容盯著師父;

  “師父,你看!”

  “多么美好的夜晚呀!不做點什么,對不起這皎潔的月光呀!”

  看著陳黎天使般的面孔,君臨仙有著說不出口悲催;

  他娘的,怎么又忘檢查了!

  “小黎!我們是師徒!”

  “這樣做有違常理!”

  聽著師父的話,陳黎眨著電眼,扭著舞姿走向君臨仙;

  “師父,您與我爺爺不是說過嘛,規矩都是強者規定的,您還管這么多?”

  看著陳黎婀娜多姿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孔,鼻血止不住的往下流;

  為了自己名聲,只能咬牙堅持著;

  “為師對你沒興趣!”

  陳黎看著虛弱無力的師父,直接蹲下,大腿挑在君臨仙腿上,手放在其胸膛,抿嘴對著耳朵吹著氣;

  “師父!您話這么說,身體可是很誠實呀!”

  感受著陳黎小手不停的撥動胸膛,耳角傳來陣陣酥麻,無時無刻撥動著神經;

  看著師父的反應,陳黎伸出性感的舌頭舔著嘴唇,一咬師父耳垂;

  “師父,你那么喜歡去青樓,不如便宜了我呀!”

  “呼~”

  “我也不該多問,就師父您現在這樣的狀態,還不是任由我隨意擺布嗎!”

  感受著陳黎的挑逗,欲火纏身的君臨仙感到神經繃到了極致;

  “系統!救我!”

  正打算看現場直播的系統聽到呼救,瞬間無語!

  都這樣了!你不抓緊提槍上陣,找我干啥!

  “宿主!你有病呀!”

  “不抓緊辦事,干啥呢?”

  “快!快來!快幫我!”

  “好嘞!十全大補丸與靜心丹已發放!”

  聽到系統的話,君臨仙瞬間崩潰,我是讓你這么幫我的?

  “老子是讓你給我恢復點身體,好讓我逃跑!”

  此時,系統覺得君臨仙是不是那會戰斗時,傷到了命根,沒了男人的自尊!

  “宿主,肉到嘴邊了,你還不吃?你是不是……”

  話還沒說完就被君臨仙打斷;

  “我是宿主還是你是宿主!按照老子的話做!”

  看到君臨仙動怒,系統也不逗他了,直接幫他傳送了點靈氣助他恢復。

  感受到體內一股熱氣流動,瞬間感覺身體不那么虛弱;

  一把推開陳黎,一個身法溜出;

  “七色身法:藍!”

  看著逃離的師父,陳黎直接憤怒的咆哮:

  “君臨仙!你大爺的,你經常去青樓,便宜了我,又能怎樣?”

  “老娘又不是非要你負責!”

  聽著陳黎的話,君臨仙停下身影,冷眼盯著她;

  “我經歷了什么,你也了解了,我這樣的人,配擁有愛情嗎?我還可以相信誰!”

  “過著拔吊無情的生活不好嗎?”

  “我為什么還要為自己增加負擔!”

  說完直接朝森林中沖去。

  看著離去君臨仙,陳黎大喊:

  “老娘就要讓你感到老娘的溫暖,讓你這傷透的人感到世間還是值得的。”

  “我就不信下次你還能跑的了,老娘睡定你了!”

  聽著陳黎的虎狼之詞,君臨仙一個激靈摔倒在地,嘴里嘀咕著:

  “這丫頭,瘋了嗎?”

  嘀咕完,感受著體內不斷提升的欲火,直接加快了腳步。

  沖到湖邊,直接撲進湖里,冰冷的湖水刺激著君臨仙的身體,才使其身心好受。

  ——

  “哎喲喂……”

  “我這肚子呀!”

  “師兄,我們這時候回來是不是不太好呀?”

  “沒事!正好看看師父的雄風,咱倆學習一下唄!”

  “這……”

  “別這那的了,快走吧!”

  剛說完,看到陳黎面上掛霜,冰冷的盯著她二人;

  辛無畏看著師父不在,肯定是逃走了,師妹心情肯定不好,不能觸這霉頭;

  “哎呦!肚子又不行了!師兄快走!”

  說完拉著蒼凌天就跑。

  看著又逃離的二人,陳黎直咬牙!

  什么人吶都是!

  計劃又沒成功,身心疲憊的陳黎靠在樹上,抬頭看著月亮,想著近今天發生的一切,想著想著……

  不知不覺中睡著了,還時不時的傻笑,流著哈喇子。

  ——

  第二天。

  在湖中泡了一夜的君臨仙,一個激靈驚醒;

  “阿嚏!”

  “這死丫頭弄的,都把我整感冒了!”

  此時,系統出來補刀:昨晚能出汗痛快的,你自己找罪受,怪誰?

  “滾滾滾!”

  翻了個白眼,罵了一句,朝根據地走去。

  看著虛弱的兩個徒弟互相依靠著,陳黎正在烤著昨晚的剩飯,心里不由得發毛。

  “回來了!”

  看著師父回來,陳黎打個招呼,繼續低頭做飯。

  君臨仙坐下看著虛弱的兩個徒弟,直接隨手塞給二人兩顆丹藥。

  “小黎!咱倆好好談談?”

  陳黎看著二次逃脫的師父翻著白眼;

  “吃飯!吃完再說!”

  看著徒弟遞來的烤肉,君臨仙有點不敢下口。

  “放心吧!沒下藥!”

  聽著這話,君臨仙怎么也不敢相信,放在鼻下仔細聞了聞,確定沒問題,開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酒足飯飽后,一抹嘴,盯著陳黎;

  “小黎,你現在拜我為師了,那些有的沒的,你能不能別亂想,先把自己提升上去呀!”

  二次失敗的陳黎,也打算先暫時放棄,心想:

  “肯定是合歡散純度不夠,等學會更好的煉制方法了,再繼續辦他!”

  “師父!我聽您的,您說!”

  看著陳黎放棄,君臨仙不由得松了口氣;

  “現在安排一下修煉內容:

  凌天!從現在開始,你不許使用你的“禁”字決,這是你的底牌!專心修煉“戰”字決,并且努力延長你“極光戰神”的狀態!

  無畏!你繼續開始劈柴領悟,并且每天食物都是你解決,盡量感受每次殺生給你帶來的感覺,盡早突破至千人斬!“

  聽著師父的安排,二人直接點頭回應。

  “師父!那我呢?”

  看著發問的陳黎,君臨仙直接拿出“丹道百解”與“青木王鼎”遞了過去;

  “你現在每天的目標就是學習“丹道百解”,把其中的一階手法每天練習一萬遍!“

  “一萬遍?沒搞錯吧師父?”

  “這都堅持不住?堅持不住那你就離開吧!”

  看著兇自己的師父,陳黎只能委屈的點頭答應;心想:讓你兇我,等我把你拉上床的時候,我看你怎么兇!

  伸了個懶腰,直接靠在樹上看著三個徒弟;

  “你們也知道,昨天我與天河商會的領事談著交易,你二人這兩天努力突破,我會以重金,讓天河商會請來筑基極境的高手來與你們戰斗,從而讓你們感到壓力,接機突破!”

  二人還沒說話,陳黎就興奮的喊到:

  “賭戰呀!這個好!我也要去!”

  看著興奮的陳黎,君臨仙頭疼的直搖頭;

  “不是賭戰,是切磋!”

  忽然想到什么,盯著蒼凌天說道:

  “說到賭了,那就多說兩句,小槍!以后不管如何,你不能輕易與別人對賭,除非賭命,聽到了沒!”

  聽著師父的話,蒼凌天直撓頭“為什么呀?師父,修煉之人,一般不就是以酒,色,賭放松嗎?”

  看著徒弟的迷茫,君臨仙直接發問,“你們沒聽過“自古槍兵幸運低”這句話嗎?”

  三人齊搖頭。

  “小黎,先把青木王鼎給我!”

  拿著王鼎的君臨仙開始講解:你們沒聽過,不代表不存在,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

  “系統!來三個骰子!”

  看著君臨仙想以青木王鼎當骰盅用,一個沒忍住,一道天雷劈下;

  “你個敗家玩意,把青木王鼎送人也就算了,現在還想用來當骰盅,怎么想的!”

  “哎呀!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劈都劈了,快拿來吧!”

  三人看著被劈的君臨仙直發呆。

  看著三人,君臨仙解釋:為師透露了天機,下降了雷罰,沒事,不打緊。

  分給三人一人五十枚金幣,拿出骰子,扔進青木王鼎內一通亂搖;

  “來來來!下注了!”

  蒼凌天看著骰盅,直接壓大!辛無畏直說不信這個,壓豹子!

  陳黎在旁邊靜靜的看著不插手。

  “買定離手!”

  “開!三個四!”

  “無畏贏!”

  看著開出的豹子,三人直說巧合,君臨仙直接把王鼎扔給陳黎;

  “你來搖吧,這兩個小子估計想著我作弊呢!”

  二人不語,顯然認定了君臨仙的說法。

  陳黎拿起就搖,君臨仙靠在樹林靜靜的看著。

  一連十七局,不管蒼凌天壓什么,都沒中過,輸的只剩下兩個金幣了,懊惱的直搖頭,

  “最后一局了,我壓豹子,早點玩完早修煉!”

  開盅一看,陳黎驚奇的歡呼著:“師兄,你中了!三個六!”

  看著雀躍的陳黎,辛無畏開口“師妹,十八局了,贏一局,你這么激動干嘛?”

  看著突然出來的三個六,蒼凌天氣的直想罵娘,老子運氣就這么差嗎?

  “他娘的!師父說的是真的!”

  “走走走!不玩了!修煉!”

  “他娘的,以后再也不賭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