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三十七章 再次中毒
  君臨仙的威脅聲傳遍整個清靈郡!

  “呦!”

  “宿主,這逼裝的可以呀!”

  聽著系統的夸贊,君臨仙高冷的不鳥他。

  聽著君臨仙的威脅,二人看著鋪天蓋地的劍影直流冷汗;

  “逆子!”

  “你這是想要拋棄君家,讓君家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嗎?”

  聽到君天浩的話,君臨仙冷眼斜著他;

  “君郡主,你我因果已斷!”

  “再亂叫,小心我現在先滅了你君家!”

  “我君臨仙天生地養,與你無關!”

  看著絕情的君臨仙,君天浩懊惱將要崩潰;

  “你……”

  看著君天浩還想說什么,君臨仙直接打斷;

  “我什么我,你們還有一分鐘考慮時間!”

  聲音傳遍整個清靈郡,所有人也知道此時的狀況,各種聲音傳來;

  “郡主,你快聽他的動手呀!”

  “君天浩,你快動手,要是老子死了,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顧天宇,你他媽的不是牛逼嗎?快動手殺了他呀!”

  “……”

  “……”

  無數的粗言亂語進入二人耳中,直接讓二人進退兩難。

  了解了君臨仙的過往,沒有一人讓君臨仙住手,求放過的。

  二人雙眼通紅,咬牙切齒的盯著君臨仙。

  “別這么看著我,要么動手,要么你們一起死!”

  聽到威脅,君天浩憤怒的咬著牙;

  咕嘟!

  一顆牙直接咬碎進入了肚中;

  “我殺!”

  聞言,孫管家盯著君天浩咆哮;

  “君天浩,你敢碰我?”

  “你君家想被滅門嗎!”

  聽著孫管家的威脅,君天浩大手一揮;

  “您聽!”

  “民心所向,都希望以您一命換取全城安危。”

  “您的命很值錢,您就安心的去吧!”

  “君天浩,你……”

  話還沒說完,君天浩直接沖上前,一劍刺入其心臟,咬牙一扭;

  只見孫管家眼神漸漸無光,無神;

  “夠了嗎?”

  “可以了嗎?”

  看著君天浩的所作所為,君臨仙有著說不出的痛快,對于惡心之人就該如此;

  “可以,可以!”

  “君郡主為了守護子民,手刃惡魔,值得我們學習!”

  說完,大手一揮,漫天劍影消失云散。

  看著誅仙陣內搖搖欲墜的君臨仙,讓二人生不起再次出手的欲望,生怕再讓其升起屠城都念想。

  殊不知,此時的君臨仙早已是強弓末駑了。

  君臨仙強咬著牙,控制著即將崩散的身體;

  “系統,以傳送陣將我們傳送回森林。”

  “宿主,您老人家來時沒定位,只能傳送個大概位置”

  “行!”

  “等等!”

  君臨仙余光一掃,看見街旁一人,直接打斷系統傳送;

  “天河領事,好久不見呀!”

  見人正是合作過幾次的天河商會領事;

  看著君臨仙的戰績,領事哪敢還以普通心對待;

  “君先生,好久不見!您這是……?”

  “還記得我上次說的交易嗎?依然有效,不過,你不夠資格。”

  “你懂得!”

  看著君臨仙還在想著交易,領事直點頭;

  “君先生放心!我這就去聯系!”

  “勞駕您三天后再來!”

  得到肯定的答復,君臨仙會心一笑,這一笑直接抽動傷口,疼的直呲牙咧嘴;

  “系統!走!”

  一陣白光閃過,師徒四人瞬間消失。

  全城人看著消失的四人,紛紛議論,從此清靈郡留下一段:

  ”天生地養君臨仙,螻蟻之身可破天“的傳說。

  ——

  噗通!

  “系統!你大爺!”

  “嘔!”

  沒錯,精明的系統,一不小心把這四個倒霉孩子直接傳送到了糞坑內;

  “嘔……師父!”

  “你怎么傳送到這地方了!”

  陳黎在糞坑中站起,臭氣熏天的味道讓她辣的睜不開眼,直接干嘔著發著牢騷。

  “你……”

  正想說話的君臨仙,一個沒站穩,直接滑倒在糞坑中;

  感到斷指處傳來巨痛,直接沒忍住躺在糞坑中打滾;

  “我尼瑪”

  “歐非!”

  “疼疼疼!”

  “嘔!嗚嗚……嗚嗚!嘔!”

  十指連心,果然不是隨口說說的。

  “嘔……”

  看著在糞坑中翻滾的師父,蒼凌天,辛無畏二人干嘔一聲;

  強忍著惡心把師父一抬,朝岸上慢慢移動著;

  “嘔……師父,您別亂動了,弄了我一臉。”

  劇烈的疼痛讓君臨仙猛烈的扭動著,渾身的排泄物拍打在蒼凌天臉上,讓其直接忍不住的勸說;

  剛一說完,嘴還沒閉住,君臨仙大腿猛的一抽,蒼凌天當場中獎;

  “嘔……咳咳!”

  “喝tui!”

  “師父,您別亂動了,嘔……”

  渾身疼痛抽筋,君臨仙哪能聽到徒弟的牢騷,不停的扭動著身體,希望能緩解痛苦。

  “嘔……”

  “喝tui!”

  “喝tui!”

  “嘔……”

  上岸過程中,傳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還伴隨著各種嘔吐聲。

  “呼呼!”

  “嘔……”

  歷盡磨難,二人把君臨仙放在地上喘著粗氣。

  看著在地上不斷翻滾,鬼哭狼嚎的師父;

  辛無畏直接奮力扶起君臨仙上身,直接一個掌刀劈在其背頸部;

  看著師弟的所作所為,蒼凌天直豎大拇指;

  “終于安靜了!”

  幸好此時君臨仙已經昏過去了,要不然聽到蒼凌天這話,肯定一頓踹,竟然嫌老子煩了。

  看著安靜的君臨仙,陳黎扭頭看著兩位師兄;

  “師兄,你二人先去洗漱一番吧!”

  “我來給照顧師父,幫師父洗漱!”

  聽著師妹的話,心直口快的蒼凌天驚呼;

  “師妹,師父都成這樣了,你想干嘛?”

  “你還下的去嘴嗎?”

  蒼凌天的話,讓陳黎瞬間有了畫面感,直接扶樹狂吐起來;

  “嘔……嘔!”

  “師兄,想啥呢!”

  “你二人受累了,我是幫忙照顧師父呢!”

  “就算我想干點啥,師父這樣子,他能起得來嗎?”

  “萬一你又下合歡散呢,這種事你不是沒做過!”

  聽著師兄的話,陳黎瞬間直揉額頭,“師兄腦子怎么做的,一天想啥呢!“

  “那你們去給師父清洗吧!我自己去另一邊清洗!”

  想看師父酮體沒看成,氣憤的陳黎扔下一句話扭頭就走。

  ——

  “哎喲!你輕點,你這樣師父馬上就醒了!”

  “師妹!你慢點,你動作那么大,師父能感覺到的!”

  “師兄,你別說話了,我會很溫柔的,我這也是第一次呀!”

  “臥槽!怎么出血了?師妹,你怎么搞的!”

  “師妹,你先起開,等下你再上!”

  “我不!“

  “現在這樣就挺好,我起開了,等下師父醒了拒絕咋辦!”

  “那你也不能這么心急呀!你得為師父的身體著想呀!”

  “你動作這么大!師父怎么受得了!”

  “就是!就是!”

  “…………”

  師兄妹三人圍繞著君臨仙,給他包扎的包扎,抹藥的抹藥,生怕聲音動靜太大,吵醒師父。

  “我尼瑪!”

  “歐非非非!”

  “疼疼疼!”

  由于陳黎笨手笨腳的包扎,一直碰傷口;

  君臨仙直接痛醒,張嘴就罵娘。

  “你們他娘的干啥呢?”

  “包……包扎呢!”

  聽著師父憤怒的發問,蒼凌天眨著大眼單純的回答。

  看著三人人畜無害的表情,君臨仙瞬間無語。

  “滾滾滾,打獵去!”

  “老子餓了!”

  看著自己成了粽子樣的身體,君臨仙直接開始趕人。

  望著緩緩離去的三人,君臨仙開始呼喚系統;

  “系統!快幫我療傷,渾身沒勁,難受死我了!”

  “讓你裝逼,這次本系統也幫不了你,恢復不了!”

  “系統,你那么神通廣大,這點傷勢你都恢復不了嗎?”

  “由于宿主裝逼過頭,身體紊亂過許嚴重,還遺留了三合一的虛弱,本系統最多只能幫你恢復一半,暗傷沒法解決,畢竟你這傷勢太嚴重了!”

  一聽君臨仙拍馬屁說自己神通廣大,系統直接改口成了能治療。

  “那快開始吧,讓我脫離苦海!”

  隨著系統的助力,君臨仙清晰的感覺到體內一股暖流流過,舒適感傳來。

  許久后!

  感覺疼痛感大減,君臨仙手撐地面打算起身;

  “撲通!”

  直接狗吃屎一般的趴在地上;

  “臥槽!”

  “系統,怎么回事呀!”

  看著君臨仙狗吃屎一般的摔在地上,系統哈哈直笑;

  “都說三合一過后會虛弱好久,你這么快就忘了?”

  “你不是說你可以幫忙改善的嗎?”

  “連續抽取壽命為你開掛,本系統操勞過度,現在也無法為你改善!”

  “……”

  悲催的君臨仙只能干躺著,靜靜的等待三人歸來!

  ——

  打獵成功的三人歸來。

  一看到三人,君臨仙激動的吼著;

  “你們終于回來了,再不回來,老子就要拉褲子了!”

  聞言,蒼凌天,辛無畏二人,慌忙扔下獵物,架起君臨仙就往森林中走去;

  只見剛進森林,就傳來一聲;

  “師父太虛弱了,師妹先把鞭和腰子噶下來,先烤著!”

  一聽到這話,陳黎回想著傷勢大好的師父,又動起了心思。

  直接開膛破肚開始烤制起來。

  “哎…呦……”

  虛弱,虛脫的君臨仙被架了回來。

  看著烤好的腰子,拿起就啃,操勞過度也沒想太多;

  只感覺越吃,渾身越有勁,邊吃邊灌酒,好不痛快!

  “舒服…呀…”

  酒足飯飽后,君臨仙靠在石頭上剔著牙!

  看著徒弟三人溫馨的圍繞在火堆旁交談著,感到莫名的溫馨。

  看著陳黎這丫頭咋感覺這么性感動人,以前怎么沒有這感覺;

  有這精致的臉蛋,竹竿身材又如何?

  看著陳黎大眼一眨,捂嘴輕笑,清脆動聽般的笑聲,讓君臨仙直接渾身燥熱,血沖上頭;

  感到身體異常的變化,虛弱之極的君臨仙,直接蚊聲怒吼;

  “陳黎!你大爺的,又給老子下藥!”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