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十九長 籠中 上
  聽到這話,君臨仙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想不通嗎?那就別想了,關你毛事呀!”

  老者當場就被噎住,少女看著老者被噎,捂著嘴清脆的笑著。

  看著眼前正在療傷的傻徒弟,瞬間感到心累;

  算了,不管他們了,好久沒洗澡了,去洗個澡去!

  感到丹王老者沒有惡意,所以放心的扭頭就走。

  ——

  洗完澡,君臨仙看著眼前的四人正在交談著;

  “前輩,您剛才與我師父說的筑基十二極境是什么東西呀?”

  一根筋的蒼凌天看著老者直接發問,辛無畏聽到師兄的問話,也放慢動作,支楞著耳朵仔細聽著;

  老者看著不解的二人,緩緩珉了口酒:

  “筑基十二極境呀!那是萬中無一的天才,才有幾率踏入的稀有極境,只有踏入極境的天才,才會被人稱為妖孽;

  雖然筑基十層圓滿就能踏入蛻凡,但是,只有進入極境,才算是完美蛻凡,蛻去凡體,羽化成龍!

  但凡突破極境的妖孽,都能輕松越級對敵,突破極境踏入蛻凡一層的,輕易與蛻凡圓滿打成平手不是問題!”

  聽到老者這話,二人才知道師父心中怎么想的,為了追求完美,師父不惜作出心狠手辣的狀態,只為讓他們進入絕境,從而踏入傳說中的境界!

  他倆都沒聽說過,可不就是傳說嘛!

  老者看著低頭沉思的二人:

  “想要踏入極境,需要極高的悟性,雖然在絕境中也有可能突破,但幾率總歸是有些渺茫。”

  聽到這話,君臨仙瞬間怒火沖上頭,把我計劃和目標都給說出來了,現在還來打擊我徒弟,這還能忍?

  可惜打不過!

  走上前悠悠的說道:

  “哎呦,聊著呢?”

  盯著兩位徒弟,擦了擦鼻尖,“徒弟不爭氣呀!我這是被小瞧了嗎?”

  聽到師父這話,蒼凌天立馬站了起來;

  “師父,您永遠不會被小瞧,不就是個垃圾極境嗎?看我現在就突破,給您看看!”

  說完,運轉全身靈力朝丹田匯去。

  見狀,老者還沒說話,君臨仙就一腳踹了過去;

  “你真以為極境是大白菜,隨便就能進入的嗎?別在這給我丟人了!”

  蒼凌天被師父打斷,訕訕一笑,坐在地方沉思著;

  另外兩個小輩看著君臨仙,頓時驚呼;

  “師父!您是君臨仙?”

  “好帥呀!爺爺,我想嫁給他!”

  聽到徒弟的話,還沒回答,就被少女的腦回路打斷;

  還有這好事?

  看著少女古靈精怪的面孔,體內瞬間燥熱起來;

  眼光往下一拉,上半身飛機場,下半身如竹竿一般,瞬間澆了盆涼水,就這?

  比青樓的姑娘差遠了!

  扭頭看著辛無畏冷淡說道:

  “怎么?很驚奇嗎?反悔了,現在就可以走呀!”

  話音剛落,辛無畏心急的站了起來;

  “師父,您誤會了,我只是好奇,因為傳言您……”

  還沒等說完,就被打斷,“關你屁事!”

  見君臨仙不搭理自己,少女拉著老者撒嬌;

  “爺爺,我一眼被他迷住了,想嫁給他!”

  這話讓老者啞口無言,你剛才都說了,人家沒鳥你,怎么還提?

  這讓爺爺怎么說,爺爺不要面子的嗎?

  “小黎呀!中州那么多青年才俊追求你呢,你何必在乎他呢,除了長得帥,一無是處呀!”

  聽到這話,少女還沒說什么,蒼凌天瞬間怒了;

  “前輩,就我師父這樣的,你說他一無是處?你知不知道我師父每次回城后……唔……唔……”

  還沒說完,就被君臨仙捂住了嘴,這白癡徒弟啥都往外說,一點面子都不留呀!

  看著君臨仙的動作,辛無畏回想起師兄上次說的話,捂嘴偷笑著,而爺孫二人看著目瞪口呆;

  “哪不平凡,你倒是讓你徒弟說完呀!”

  君臨仙看著爺孫二人:

  “老爺子,你這戲也看完了,還不打算走?”

  還沒等老者接話,少女就插嘴:

  “爺爺,我就覺得別人比不上他,不走!”

  看著犯花癡的孫女,老者瞬間無語。

  人家沒興趣,我能咋整?難不成給你們來點合歡散?

  “君小友,老朽陳夢哲,這是我孫女陳黎,來自中洲煉丹師協會!”

  聽老者突然介紹,君臨仙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知道了,你們快走吧!我們還要修煉呢!”

  這話讓陳夢哲差點吐血,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

  “君小友,你看我孫女,這長相可以說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配你應該不是問題呀!”

  君臨仙看著陳黎的竹竿身材,搖了搖頭;

  “是我配不上他,快走吧!”

  聽到君臨仙的話,陳黎剛想說點什么,卻被爺爺攔住;

  只見老爺子畫風一轉;

  “既然你不想談一生,要不咱倆談談生意?龍紋金絲果挺不錯,要不出售幾個給老朽呀!“

  沒完了呀!君臨仙不耐煩的看著兩個傻徒弟;

  “這老不要臉的打斷了你們的機遇,他孫女還想當你們師娘,現在又打算騙改變你們體質的靈果,這你們還能忍?還不去揍他!”

  聽到師父的話,二人瞬間淚奔,這可是八品丹王啊,師父您都不是對手,我們兩個小螞蟻又能怎樣。

  心直口快的蒼凌天直接脫口而出,“師父,人家喜歡你,你就從了唄,長這么漂亮,而且我覺得我們也缺個師娘!”

  看著瞬間臉紅的陳黎,君臨仙對著蒼凌天一腳就踹了過去;

  “想啥呢!老子想吃幽靈血兔,你倆去準備吧!”

  聽到師父的話,二人轉身就跑,也不顧師父提的是幾階魔獸了,抓緊時間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君臨仙往石頭上一坐,拿著丹藥當下酒菜,喝著靈酒。

  剛才發現,這少女竟是青木靈體,天生的煉丹師,想得到我是不可能了!

  看看能不能騙成徒弟,身邊幾個大男人,樂趣太少了!

  “丹云丹藥?你這是暴殄天物呀!”

  見老者發現丹藥問題,緩緩松了口氣,終于發現了,再發現不了,我就撐死死了!

  “怎么?丹藥不就是用來吃的嗎?”

  “你……你……”

  陳黎看著君臨仙敗家的樣子心想;

  “長的帥,還能煉制傳說中的丹云丹藥,我一定要得到他!

  要不我也拜他為師,熟悉了借勢上位?中洲好多人都這樣,我也學一下!”

  殊不知,自己的想法,剛好落入君臨仙的圈套。

  “爺爺,他能煉制傳說中的丹云丹藥,你都煉制不出來,我想拜他為師!”

  聽到這話,陳夢哲差點吐血,有這么貶低你爺爺的嗎?

  眼珠子一轉,心想:這少年挺不一般呀,體內刻有上古誅仙劍陣,還有稀有的丹云丹藥,應該有不小的背景,要不…讓孫女接觸一下試試?

  剛想張嘴,就被一陣呼救聲打斷;

  “師父,救命呀!無畏受傷了!”

  聽到這話,君臨仙瞬間懵逼,你們不是剛出去嗎?這么快就受傷了?

  只見渾然是傷的蒼凌天背著辛無畏跑來,手上還提著個血紅色的兔子,

  還沒等君臨仙出手治療,就傳來一聲:

  “君哥哥,這么可愛的兔子,你們為什么要打傷它呀?還要吃掉,太殘忍了!”

  君臨仙瞬間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這可是三階魔獸,爪中有劇毒,能使人瞬間麻痹!怎么不能擊殺了?”

  “它這么可愛,怎么可能會傷害人,你快讓你徒弟放了它!這么小,也沒多少肉,你吃它干嘛!”

  蒼凌天聽到這話,瞬間不知道該做什么了。

  君臨仙扭頭盯著陳夢哲,只見后者尷尬一笑,“保護的太好了!不太懂叢林危險!”

  君臨仙邪笑的看著陳夢哲,“用不用我幫你給她上一課?”

  “樂意至極呀!從小嬌生慣養,心腸太軟,不懂人情世故,太危險了!”

  聽到這,君臨仙心中的黑暗泛了出來,看著陳黎直邪笑!

  陳黎聽著邪惡的笑聲渾身發毛,心想:想干嘛呀?想洞房,我配合你,別發出這種聲呀!

  怪滲人的!

  “系統,給我來個鐵籠,今天我要給他們一課!”

  看著心慌的陳黎,呼喚著系統,打算給他們上一節人心黑暗的課程。

  看著儲蓄空間的鐵籠,君臨仙直接沖到陳黎面前;

  陳黎紅著臉,伸開雙臂想抱著君臨仙。

  哪成想,君臨仙一腳踹到她的腹部,直接把她踹到了剛回來的二人身邊。

  看著在一起的三人,直接拿出鐵籠扣了上去;

  “我和陳老爺子有點事要談,你們先在里面待會!”

  蒼凌天見狀,“師父,待著沒問題,可無畏的傷還沒治,還中毒了!”

  “放心吧,毒素不致命,只是麻痹了全身,靈氣無法運轉而已!”

  說完,扭頭走到陳夢哲身邊坐下;

  “小友,這就是你說的上一課?沒什么難度呀!”

  聽著老爺子的話,君臨仙邪惡的笑著:

  “等等!”

  說完,在系統那要了三顆消食丹,已迅雷速度,射到三人口中;

  “君哥哥,這是什么丹藥呀?我怎么沒吃過?”

  聽到問話,君臨仙沒搭理她,拿上血兔開始處理。

  “兔子這么可愛,你不能傷害它,你不能這樣!”

  聽到陳黎黃鸝般清脆的聲音,君臨仙笑的更邪惡了,直接拿到她面前處理。

  看到這,陳夢哲不解的問道:

  “只是讓他看著殘忍,這雖然對她心里有改變,但是沒什么用吧!”

  君臨仙白了他一眼沒說話,拿起處理好的血兔就烤了起來;

  “老爺子,把酒拿出來,咱邊喝邊看著吧!”

  不知君臨仙是何種心思,只能默默的聽著他的安排。

  隨著血兔慢慢烤熟,三人體內的藥效也發揮到了極致。

  看著喝酒聊天的君臨仙二人,忍不住的拍打著鐵籠。

  看著三人反應,君臨仙邪惡的笑著:

  “別白費力氣了,這鐵籠是特制的,沒有神游境實力,是出不來的!”

  拿著一只兔腿走到籠前,陳黎瞬間撲了上來;

  “哥哥,給我,我好餓!”

  “你不是說它可愛,不能傷害嗎?怎么現在又想吃人家了?”

  “嗚……哇……”

  聽到這里,陳黎瞬間痛哭了起來,感覺眼前這人簡直就是惡魔!

  “咳咳……”

  由于辛無畏中毒,藥效發作,饑餓感是別人的十倍,重傷狀態的他忍不住開始咳血。

  “師父,無畏都成這樣了,您把吃的給我吧!”

  聽到徒弟話,君臨仙邪惡的笑了笑;

  “肉就這么點,我們還吃呢,你自己想辦法吧!”

  看著師父的絕情,蒼凌天跑到師弟身邊緊緊的摟著他,希望能減輕他的負擔,同時心想;

  “這應該不是考驗,跟修煉沒關系,師父想干嘛?”

  時間流逝,三人越來越堅持不住,看著即將崩潰的三人;

  陳夢哲忍不住的問君臨仙:

  “你這是什么教法?就是為了讓他們按餓?”

  看了看籠中的三人,君臨仙一抹嘴邊油,“時機差不多到了!”

  走到籠邊,陳黎瞬間沖了過來;

  “哥哥,我知道錯了,那兔子該死,求求你給我一點吧,我真堅持不住了!”說完就開始痛哭。

  而蒼凌天冷眼看著師父,雖然不知道師父想做什么,但是師父肯定不會看我們慘就心軟的。

  看著眼前的陳黎,君臨仙笑的更加邪惡了,拿出一把匕首丟進了籠中;

  “餓的受不了了?想吃肉?你眼前不就有兩個活生生的獵物嗎?”

  聽到君臨仙的話,全場空氣瞬間寧靜,所有人額頭上都冒著冷汗,他是把人當成獵物了嗎?

  終于看到君臨仙的心思,陳夢哲瞬間忍不住:

  “小友,你怎么想的,籠中斗嗎?他們是人,還是你徒弟!”

  聽到這話,君臨仙忍不住的哈哈大笑:

  “哈哈!徒弟?只是記名而已,還不能算我徒弟,籠中斗很殘忍嗎?

  修煉界不就是人吃人的社會嗎?這種情況,你…沒見過嗎?”

  這話讓陳夢哲瞬間安靜,是呀!修煉界遠比這更加殘酷!

  “小槍!無畏的傷勢比較重,還中了毒,別忍著了,你不如給他一個痛快的!”

  聽到這話,全場所有人汗毛都立了起來,要不要這么殘忍!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陳黎終于忍不住拿起了刀!

  看到陳黎的動作,蒼凌天拿槍拄著站起,擋在師弟面前。

  “師兄,我不行了,讓她動手吧,這樣你二人都能活下去,師父的性格你是知道的。”

  看著三人的動作,君臨仙興奮的笑著:

  “來了!最精彩的部分終于來了!”

  陳夢哲看著君臨仙的樣子,心不由的顫抖起來。

  “哎……真沒用!”

  看著陳黎割地上的草往嘴里送,不由得發聲。

  “咳咳!”

  重傷,毒素與饑餓感的碰撞,讓辛無畏忍不住的咳了起來。

  見師弟這樣,蒼凌天提槍朝陳黎沖了過去。

  看到蒼凌天的動作,君臨仙邪惡的狂笑!

  陳夢哲站起來怒吼:

  “小子!你想干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