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十八章 驚現八品丹王
  只聽聲音消失,面前出現一個龐然大物,青鱗血眼,四肢粗壯,前蹄不停的刨著地面。

  細眼一看,乃是四階青鱗狂犀!

  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蒼凌天差點嚇哭了!

  有沒有搞錯,最弱的三階都對付不了,引來一個四階的。

  抬頭看了看師傅,只見師傅躺在樹上,靜靜的喝著酒看著一切;

  師傅那冰冷無情的眼神,自己從來沒見過,只能忍著渾身的疼痛看著眼前;

  一咬牙,準備突破蛻凡!

  看著徒弟的樣子,君臨仙冷冷說道:

  “突破了,以后就別說是我徒弟了!”

  聽到師傅的聲音,蒼凌天吃驚的扭頭看著師傅;

  “師傅,您是想我們二人死嗎?我不突破,一點機會都沒有!”

  聽著徒弟的話,君臨仙邪惡的笑著:

  “這是屬于我的游戲,樂趣!

  要么現在戰斗,要么突破,當然,突破后就別說是我徒弟了。”

  聽到師傅說這是一場他做主的游戲,瞬間淚奔,心想;

  “師傅,我們一起這么久了,我二人在你眼中只是你圖樂的工具嗎?”

  看著重傷狀態的師弟,不管師傅認不認我,但是我不會不認師傅的!

  無畏,你是我師弟,我拼了命也會保護好你的!

  君臨仙看著徒弟眼中的決絕,瞬間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精神力一探,沒發現有朝此處奔來的魔獸,但卻發現那位強者皺著眉頭看著這里,身旁有一位十五六歲的少女拉著強者說著什么。

  “系統!別睡了,我感覺事情可能有變故,等下我需要什么,你給我什么呀!”

  “怎么了?那位強者不可能對你出手呀!本系統沒檢測到惡意!”

  “我知道沒有惡意,但是可能會改變我的計劃,你隨時準備著!”

  青鱗狂犀看著眼前重傷的二人,那種若隱若現的吸引力誘惑著自己,最終忍不住的朝二人沖去;

  而暗中的少女拉著強者不知道說著什么,強者也暗暗點著頭。

  蒼凌天看著即將沖來的青鱗狂犀,轉頭看了看重傷的辛無畏,又心灰意冷的看了看師傅;

  看著師傅冷眼的看著一切!

  大吼一聲朝青鱗狂犀沖了過去!

  “師兄!別去!”

  聽著師弟的叫聲,蒼凌天哈哈一笑;

  “無畏,你是我師弟,我把你當親弟弟,放心!有師兄在,你不會有任何事,不要怪師傅,記住,師兄來自帝都蒼家,等你有朝一日有了實力,希望你能代師兄報一下滅門之仇!”

  說完,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怒吼一聲;

  “來吧!”

  話音剛落,丹田部位明亮了起來!

  原來蒼凌天準備燃燒丹田,玉石俱焚!

  君臨仙看著徒弟的動作,暗暗罵了一聲廢物!

  而暗中的少女也拉著那位強者急促的說著什么。

  感受到丹田正在燃燒,蒼凌天哈哈大笑著沖了出去。

  ——

  另一邊。

  回到帝都的孫天明,到家就罵罵咧咧的找父親,讓帶著大軍滅了君臨仙師徒二人。

  其父孫晴看著孫天明;

  “你確定他沒什么勢力?你體內的封印,連我都打不開呀!”

  孫天明聽著父親說的話,回想了一下:

  “爹!

  我確定他沒什么勢力,或許只是獲得了一個小小的傳承吧!”

  聽著兒子的話,孫晴也感覺有可能,扭頭就對管家說道:

  “準備禮品,去請鎮國大將軍,記住!要客氣點,就說有關于他兒子的消息!”

  目送管家出門,孫天明朝父親發著牢騷,說著種種的不愉快的經歷。

  不一會。

  一位氣宇軒昂,霸氣無邊的男人走了進來:

  “怎么回事?我兒子怎么了?”

  看到來人,孫天明父子二人齊齊起身行禮。

  來人正是辛無畏的父親:辛龍!

  坐在椅子上,聽著孫天明說的種種,眉頭一皺:

  “你是說我兒子拜了一個筑基十層的螻蟻為師?還不想去天都學院了?”

  “對!伯父,那人我看著就是騙子,我正和父親商量讓人去滅了他們呢!”孫天明惡狠狠的說道。

  辛龍摸著自己的絡腮胡;

  “我該如何相信你說的話呢?”

  聽到這話,孫天明拿出包裹著書信的特殊收物符遞給辛龍,畢竟身份在這放著,孫天明也不敢耍心眼。

  “伯父,那騙子說這是特殊的收物符,只有至親血脈之血才能打開。”

  聽到這話,辛龍心想:能拿出這特殊之物的是騙子?

  不過還是眼見為實,看看兒子怎么說,右手拇指在食指上輕輕一劃,滴了一滴血在收物符上,順手一捏,看著出現的信物緩緩松了一口氣,兒子還安全著。

  有這想法的辛龍,卻不知兒子此時已經瀕臨死亡了。

  看完信中的消息,露著古怪神情盯著面前的父子二人;

  “要解開封印是吧?來,先給你解開吧!”

  看著到自己面前的孫天明,伸手放在其頭頂,龐大的靈力瞬間鉆入其體內。

  孫天明感覺體內的枷鎖瞬間被打開,連忙道謝,坐在椅子上苦苦的訴說著一切,希望這位大將軍也出兵去撲捉二人。

  辛龍露著玩味的笑容靜靜的看著眼前孫天明。

  不知激動還是氣憤,孫天明一掌拍到了桌子上,桌子瞬間散架。

  “拳罡?”(拳罡相當于兵器的氣)

  孫晴看著自己兒子手上流動的氣流激動的說道。

  “你什么時候領悟的?”

  聽到這話,孫天明瞬間懵逼,什么拳罡?

  低頭一看,原來是剛解開封印,控制不住體內的靈氣,收不住力道拳罡也跑了出來;

  “父親,這就是拳罡?”

  “快說,你怎么領悟的,有沒有什么捷徑?”

  深知兒子是怎樣的天賦,孫晴急問道。

  看著激動的父親,孫天明急忙解釋到:

  “阿巴,阿巴,阿巴。”

  聽完一切,孫晴盯著孫天明;

  “你是說就封印了你實力,給了你一些不知名的藥膏,讓你打了一段時間石頭就成了這樣?”

  孫晴低頭沉思片刻,抬頭看著兒子:

  “這種人物,你覺得會是騙子嗎?”

  聽到這話,孫天明啞口無言,瞬間想到什么,掏出來一個玉瓶:

  “爹,這是上次他賞賜我們的東西,那傻大個喝了差點突破。”

  孫晴拿著玉瓶打開,瞬間酒香四溢,仿佛能看到瓶口處的絲絲靈氣。

  “好酒!”

  聞著這味道,辛龍稱贊道。

  孫晴一把把酒倒入口中,靜靜的消化著一切,突然雙眸猛的一睜;

  “好強大的靈氣,堪比四品聚靈丹了,這種人物你說他是騙子?抓緊時間給我回去繼續修煉去!”

  聽到孫晴這話,孫天明還沒來得及張嘴,辛龍就打斷說道:

  “不用想了,我兒信中留言,說那位奇人說了,離開了就別想回去了,機會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聽到辛龍這話,孫天明心中暗暗的恨著:色鬼,本少爺拜你為師是給你面子,你還得寸進尺了!

  孫晴聽到這話,則低落得嘆著氣,這逆子呀!多好的機會。

  看著眼前兩人失落的神情,又想著自己兒子拜了一位奇人為師,孫天明這樣的都領悟到了拳罡,那自己兒子肯定不會差,興奮的辛龍起身告退,著急回家分享這個好消息。

  看著離去的辛龍,孫天明暗暗咬著牙看著父親:

  “爹!

  這么好的東西與修煉寶物,一個筑基期的螻蟻不配擁有,要不咱們派人去把東西帶回來吧?”

  聽到兒子這話,孫晴瞬間一愣,不過也暗暗狠下心,無毒不丈夫,你一個小小的螻蟻,不配拿著這么好的東西,盯著面前發狠的兒子:

  “顧家不是一直想找我們做靠山嗎?你讓管家去清靈郡帶話,這事情做好了,本相就是他們的靠山了,不過不能暴露本相!”

  聽到這話,孫天明邪笑著;

  “色鬼,沒想到吧!這就是趕我走的下場,等把東西拿到手,我定用十大酷刑好好伺候你!”

  ——

  感受到丹田正在燃燒,蒼凌天哈哈大笑的沖了出去;

  還沒等到達青鱗狂犀面前,天空中掉下一尊巨鼎,直接把狂犀砸成肉泥;

  只見一位黑衣老者出現在蒼凌天上空,隨手一揮,一股丹氣鉆入蒼凌天體內,穩住了他正在燃燒的丹田。

  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君臨仙狠狠的咬著牙,差一點,就差一點!

  “系統,我要圓滿殺意!配合我!”

  盯著眼前老者,君臨仙恨不得撲上去咬死他;

  “你特么誰呀?誰讓你打斷我的游戲的!”

  伴隨著圓滿殺意的聲音傳來,四人感覺空氣瞬間停滯一般,仿佛地獄修羅就站在自己面前;

  在這樣的環境中,都不敢深呼吸,仿佛一呼吸,下一秒自己的生命就會消失,

  辛無畏渾身發抖的看著師父;

  不知名的少女被嚇的坐下地上嗷嗷大哭!

  蒼凌天瞬間跪地:

  “師父,您別生氣,這位前輩不知情,我現在就再去找一頭四階魔獸。”

  看著自己徒弟心態的轉變,君臨仙直接崩潰了,好不容易逼到絕境,卻被眼前這人打斷;

  當即氣的渾身發抖,君臨仙直接召喚出誅仙劍陣,伴隨著殺意朝著面前老者沖去;

  “誅仙劍陣!”

  老者一聲驚呼,連忙運用著全身靈氣抵擋;

  看著道道伴隨著各種劍意的虛影,碰到老者靈氣仿佛雨滴碰到雨傘一般,蒼凌天瞬間松了一口氣;

  “原來這位前輩這么強,能秒殺神游境高手的劍意,在這位前輩面前仿佛雨滴一般。”

  開玩笑,八品丹王,這可是傳說中的高手了,就算煉丹師不擅長戰斗,對于能斬殺神游境的誅仙劍陣而言,那也是天花板好不好。

  老者看著面前憤怒的君臨仙:

  “這么好的兩個苗子,你當做游戲的棋子,老夫于心不忍呀!你就想這么毀掉這兩位妖孽嗎?”

  不說還好,一說君臨仙更氣了:

  “你特么知道什么,老子為了這一天準備了多久你知道嗎?全被你個老雜毛毀了!”

  聽到君臨仙的話,老者感到好像和自己想的不一樣,至于被君臨仙罵老雜毛,也沒放在心上,靜靜的低頭沉思著;

  突然想到了什么,“你這是想用絕境的壓力,讓他們兩人突破至筑基十二極境?”

  聽到這話,蒼凌天,辛無畏二人瞬間一愣,筑基十二極境?

  那是什么?沒聽說過呀!

  不知名少女,聽到老者的話,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君臨仙看老者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瞬間渾然大怒,把這秘密說了出來,自己兩個徒弟有了意識,知道我所做的一切是為了讓他們突破,擾亂了心神,那以后的絕境中怎么繼續突破了;

  “老雜毛,你大爺的,老子跟你拼了,毀了老子的計劃,還把目的說了出來。”

  君臨仙一聲怒吼,加快著誅仙劍陣的運轉,直接朝老者斬去;

  老者看著君臨仙的憤怒,瞬間老臉通紅,自己好像好心辦錯事了!

  看著劈來的誅仙劍陣,連忙運轉著靈氣抵擋著,畢竟自己做錯了事,也不敢還手,只能承受著眼前的怒火。

  發瘋的君臨仙,運轉著誅仙劍陣,伴隨著各種劍意的虛影,好像不要錢一般的朝老者劈著。

  老者余光一掃,看見君臨仙腰中的酒葫蘆,瞬間發力靈氣一撐,君臨仙就往后倒去;

  抓緊時間在儲蓄戒指中取出來兩壇極品美酒;

  “少年,是老夫的錯,見你愛喝靈酒,這是老夫用上千種靈藥釀造的極品靈酒,給你賠罪了!”

  正想繼續往上沖的君臨仙聞到了酒香一愣,來給自己賠罪?

  瞬間就沖了上去把兩壇酒抱入懷中,留著哈喇子直傻笑。

  看到君臨仙的操作,系統瞬間懵逼了,不是喊打喊殺嗎?酒一出來這么好使?

  “宿主,你的堅定心呢?能不能要點臉,徒弟們的機遇被破壞了,兩壇酒就把你打發了?”

  聽到系統的問話,君臨仙一抹嘴邊口水:

  “都已經破壞了,再融入進去也不可能了,再說了,這可是八品丹王釀造的極品靈酒呀,感覺比臥龍醉還好!”

  聽到這,系統瞬間無語了,你拿下品臥龍醉和八品極品靈酒比?是我傻還是你傻?

  看著這樣子的君臨仙,老者緩緩松了一口氣,不容易呀!

  “少年,對不起呀!是老夫眼拙,沒能搞懂你的心思,打破你高徒的機遇了。”

  聽到這話,君臨仙嘿嘿一笑:

  “沒事,能得到傳說中八品丹王的道歉,我也是榮幸至極呀!并且還有極品靈酒作為歉禮,歡迎下次繼續打擾呀!”

  聽到這話,全場瞬間滿頭黑線,老者看著重傷的二人,大手一揮,兩道丹氣朝二人沖去;

  看著老者的動作,君臨仙瞬間沖了出去,拿出兩枚龍紋金絲果塞到徒弟手中:

  “忍住先別吸收丹氣,把這吃下去,混合吸收。”

  看著君臨仙拿出的靈果,老者瞬間忍不住爆了粗口:

  “臥槽!傳說中的龍紋金絲果?一下還是兩枚?”

  話音剛落,就沖到辛無畏面前:

  “少年,你看,雖然我破壞了你們的機遇,但是我也是好心的不是嗎?這靈果這么吃浪費了,你看我給你們輸入的可是八品丹藥的丹氣,我多給你幾道,和你換換果子唄!”

  辛無畏聽到這話直搖頭,開玩笑,師父給的東西讓你這傳說的八品丹王動心,能不是好東西?

  雖然剛才心里記恨師父,但是現在知道是師父是為了讓我們突破什么玩意極境,肯定是為了我們好;

  怎么可能這個時候還傷師父的心呀!

  看著辛無畏說不動,又轉頭看著蒼凌天;

  “少年,你看……”

  話還沒說完,就被君臨仙打斷:

  “你一個八品丹王要不要臉了?不去中洲待著,來騙一個小輩的靈果,羞不羞!”

  老者聽到這話,瞬間臉紅,不過理直氣壯的說道:

  “跟龍紋金絲果相比,臉面算得了什么玩意!”

  聽到這話,君臨仙差點氣的吐血,扭頭看著兩個傻徒弟:

  “還不快吃,再不吃被人搶走了!”

  聽到這話,老者老臉一紅,少女看著老者囧樣,響起了清脆的笑聲。

  老者轉頭一想,死死的盯著面前的君臨仙:

  “不對呀!你一個筑基十層的實力,怎么能看透我八品煉丹師的身份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