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十七章 師兄弟對決
  由于戰斗了兩場,體力耗盡的君臨仙,躺在石頭上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疲憊的雙眼。

  熟睡中的君臨仙感覺渾身有著說不出來的輕松,緩緩睜眼;

  “臥槽!怎么大中午了?”

  回顧四周,拍了拍睡昏腦袋;

  昨晚和魔女戰斗完,好像讓小槍,小刀去撲捉紋云豬了,人呢?

  “系統?我的傻徒弟們呢?你能感知到嗎?”

  “啊……好困,宿主,打擾人休息是不好的!”

  “你一個系統睡什么睡,快感知一下,我感覺出事了!”

  隨著系統的的安靜;

  “宿主,找到了,在你西南方五公里處,二人情況都不太好,你去晚了……”

  “七色身法:藍!”

  還沒等系統說完話;君臨仙就一個身影消失不見。

  ——

  看著眼前一片狼藉,君臨仙瞬間雙眼通紅,渾身發抖。

  蒼凌天,渾身是血的躺在狼藉之地的中央,右手緊緊握著“擎天”,左手死死的抓著三十公分的紋云豬,左胸膛已陷了下去,腹部已被紋云豬的鋼蹄踏穿,雙腿則被紋云豬的鐵鼻拱的血肉模糊,雙腿的肉都翻了出來。

  辛無畏,躺在狼藉之地的邊緣,左手死死的握著“放逐”右手不規則的折斷壓在背下,左腿已翻露出白骨,腹部被紋云豬鐵鼻拱出個碩大的窟窿,鮮血直流不止。

  看著兩人若隱若現起伏的胸膛,君臨仙瞬間控制不住雙眼,淚水直流。

  直接沖上去,給為自己出生入死的徒弟塞了丹藥。

  “系統!我是不是錯了,給他們的壓力太大了?”

  系統擁有共同視角,觀看了一切。

  “宿主,壓力即是動力!這種程度遠遠不夠,要是放在中洲,這種程度,普通的天才就可以做到的!”

  “可是他倆現在如此,我看著于心不忍呀!”

  “如果宿主想培養人中之龍的妖孽,本系統建議保持,甚至增強!”

  聽到這話,君臨仙也暗暗狠下心;

  “徒兒呀!這可不怪我呀!都是系統逼我這么做的!”

  ——

  回到根據地,看著為自己盡心盡力的徒弟,瞬間鼻子一酸;

  “系統,有沒有加快治療他們傷勢的丹藥!丹云小還丹藥效太慢了!”

  話音剛落,面前多了兩個大型木桶!

  “宿主,你可以把小還丹捏碎融入水中,加快吸收,并且把龍紋金絲果也加入水中吧!重傷狀態吸收龍紋金絲果的藥效更好,經脈韌性會翻倍增強!”

  聽到這,君臨仙瞬間靈機一動;

  “這樣效果好?看來我得讓他們多受傷了!”

  看到君臨仙這種想法,系統差點短路了;

  “有這么當師父的嗎?”

  把兩位徒弟放在木桶用安置好,開始處理著紋云豬;

  “系統,昨天被人跟蹤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呀?”

  “我哪知道宿主這么白癡呀!痛快完了,什么都不注意了!”

  “咳咳……以前看小說都有傳送陣啥的,陣法挺不錯,系統給我準備一下唄,還有,我要能看穿人實力的眼界,和能發現人的精神力!”

  聽到這么多要求,系統哪還忍得住,瞬間五雷轟頂圍繞著君臨仙開始發泄!

  “我的鞭!”

  看著剛割下的豬鞭在天雷中化為塵埃,激動的吼了一聲,隨后運轉著天雷煅體默默的吸收著雷霆之力!

  許久過后!

  看著消散的天雷,君臨仙整理了一下掃把頭般的長發;

  “系統,痛快了沒?能給了不?”

  “還行!舒展了一下筋骨痛快多了,宿主接收,本系統去睡個回籠覺!”

  看著潛水回去的系統,君臨仙有種說不出的羨慕,打著自己嘴巴;

  “讓你嘴賤,吃什么紋云豬!要不然現在還有人伺候呢!”

  處理好紋云豬,刷了一層蜂蜜,慢慢的翻轉著,翻看著系統傳入的陣法,靜靜地等著徒弟們醒來。

  “臥槽!這么多陣法?還好有“如徹貫通”,要不然學到什么時候了!”

  “系統!系統!先別特么睡了,我的精神力和眼界呢?”

  “轟!”

  隨著天雷的落下,君臨仙跳著霹靂舞,瞬間感覺自己體內的奇異變化;

  運用精神力能看到方圓千米,雙眼能看破徒弟的實力正在一點一點的恢復。

  “臥槽!這個吊!”

  興奮的君臨仙又開始烤制起了徒兒的戰利品。

  看著散發著陣陣香味的烤豬,沒忍住的擦了一把口水!

  “唔……”

  正在藥浴的蒼凌天發出一聲模糊聲,感受著體內緩緩熱流的流動,猛的睜開雙眼;

  “臥槽!我還活著?”

  聽到自己傻徒弟這話,君臨仙瞬間無語,有老子在呢,你有那么容易死?

  不過醒的真是時候,烤豬剛熟你就醒了,有點懷疑是不是早醒了,不想做飯在那偷偷看著呢!

  辛無畏被師兄的聲音驚醒;

  “師兄?你也死了?咱倆這是在陰曹地府相遇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油鍋嗎?”

  聽到辛無畏的連續問話,師徒二人瞬間滿頭黑線,這傻老二想啥呢?

  “醒來抓緊出來吃飯,讓你們干點啥真累!”

  ——

  品嘗著紋云豬,蒼凌天與辛無畏有種說不出來的自豪感,憑著自己努力擊殺三階蠻獸,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君臨仙看著二人,哪還不知道這二人想著啥;

  “一個最弱的三階魔獸,你二人頻臨死亡,有什么好自豪的,在遙遠的中洲,一個普通的妖孽就能獨身擊殺紋云豬,你倆還有什么可自豪的?”

  聽到這話,二人沉默不語,心想;我們真有這么差嗎?

  看著神情低落的二人,君臨仙皺褶眉頭問道:

  “你二人甘心平凡嗎?”

  聞言,二人不解的抬頭看著師父。

  看著有些疑問的二人,君臨仙開始畫著大餅;

  “修煉界之人,都是與天爭,與天斗,逆天而行!

  身為修煉者,你們甘心平凡著修煉著,甘心默默無聞的渡過一生嗎?

  你們二人,一人擁有逆天體質,一人擁有妖孽般的天資,難道不想為這個世界留下濃厚的一筆嗎?

  不想未來世界有人提起你們,就豎起大拇指講到你們有多么的妖孽,多么的逆天嗎?”

  聽聞這話,二人眼中燃起了熊熊大火!

  蒼凌天轉眼問道,“那師父您呢?怎么不想修煉,這么咸魚呀?”

  聽到自己傻徒弟的問話,君臨仙瞬間感覺扎心了!

  尼瑪!會不會聊天,不會聊天閉嘴!這讓我怎么回答,難不成說受不了那罪?

  眼珠子一轉,開始扯皮,“每個人的理想不同,為師只想安穩的過完這一生,只想教好你們,留下一個強者之師的名聲而已!”

  “呦呦呦!宿主,這逼裝的可以呦!”

  系統突然出聲,這讓君臨仙感到更加心累,裝個逼有錯嗎?

  聽到師父的話,二人心中默默念叨;

  “師父真會畫大餅,不過這大餅真香!”

  ——

  君臨仙看著吃完正在收拾的二人;

  “你們二人不是一直想切磋嗎?抓緊收拾,今天讓我看看你們現在的戰力!”

  聽到這話,二人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看著興致高昂的二人,君臨仙覺得這倆徒弟怎么想的,修煉,戰斗這么有意思嗎?青樓不香嗎?

  “師父,我們準備好了!”

  看著亢奮的二人;

  “你們實力相同,對于氣的領悟相同,看看你們能打成什么樣!小槍不許用你的“禁”字決,開始吧!”

  話音剛落,二人提起兵器就沖到了一起。

  蒼凌天提槍直取辛無畏面門,二層巔峰的槍氣融合在“擎天”上仿佛一道光芒;

  辛無畏看著瞬間到達自己眼前的槍芒,抽刀一劈,順勢將刀按在腰間,旋轉著朝蒼凌天移去;

  見狀,蒼凌天瞬間起跳,奮力將“擎天”插入地面,借力一腳朝辛無畏的面門踢去。

  看著大戰的二人,君臨仙感覺這種程度的戰斗根本不夠,能有什么提升,想到這,心中暗暗的狠下心來!

  “呵呵!這里就是你們二人心心念念的戰斗嗎?”

  二人不解的停下看著師父。

  “你們這是小孩子過家家嗎?我突然覺得徒弟多了也不好,感覺一個徒弟就夠了,你們二人,勝者留,敗者滾!”

  聽到這話,二人瞬間驚慌,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深知師父話語的真實性;

  一個血仇未報,一個拋棄一切的拜師,都不想離開,瞬間雙眼充滿血色的看著對方。

  蒼凌天看著自己面前的師弟,咬咬牙心中暗暗道歉:對不起了師弟,我必須留在師父身邊。

  提槍,伴隨著悲痛的情緒沖向辛無畏。

  看著沖向自己的師兄,辛無畏狠狠的握住長刀,師兄,這是一位好師父,我希望留在他身邊。

  蒼凌天一槍捅入辛無畏的胸膛,看著師弟受傷,紅著雙眼忍著,直接挑起朝地上摔去;

  在半空中辛無畏看著雙眼血紅的師兄,知道師兄心里也不好受,但是,我也不想放棄!

  伸手抓住槍頸,咬著牙抽出“擎天”,反握“放逐”,順著槍身旋轉著朝蒼凌天滾去;

  蒼凌天見狀,抽槍雙手橫握,擋住辛無畏的刀鋒;

  辛無畏順勢借力,腳踩槍身,一個翻身來到蒼凌天身后,下蹲,握刀反轉,一刀橫劈在蒼凌天背部;

  蒼凌天聽著傳來的骨裂聲,伴隨著疼痛出現,強忍著疼痛,向前一跨,扭身一個回馬槍;

  還沒來得及起身的辛無畏,看著即將到自己面前的槍芒,右手握刀一擋,雙腿發力跳向空中,雙手握刀,憤怒的吼著朝蒼凌天劈去;

  看著空中的辛無畏,蒼凌天一抽“擎天”,腳踢槍身,一槍指天的朝辛無畏刺去;

  辛無畏看著對準自己的槍芒,狠狠的咬著牙,瞄準槍芒,避開致命位置繼續朝蒼凌天劈去,看著槍芒入腹,血順著槍身流下,苦痛傳來,咬緊牙關,強忍著不讓鮮血噴出,渾身發力,讓槍捅穿自己身體,奮力朝蒼凌天劈去。

  此時的君臨仙沒看為了留下而重傷的兩位徒弟,因為用精神力感知到附近有位頂尖強者,正在關注著戰斗的兩位徒弟;

  凝聚精神力看著未知名的強者暗暗點頭,這兩個小子不錯,殺伐果斷,對自己也夠狠!

  沒有感受到惡意,轉身看著自己徒弟;

  “臥槽!玩命呀!”

  眼前蒼凌天來不及收槍,被辛無畏一刀劈在了左肩上,二層巔峰的刀氣,伴隨巨大的力道讓蒼凌天瞬間朝地上跪去;

  放槍松手,咬緊牙關,順勢倒地,忍著疼痛雙手一撐,腰間發力雙腳直接踹在辛無畏的腹中;

  看著飛出去的辛無畏,蒼凌天咬牙挺著搖搖欲墜的身子,繼續朝辛無畏沖去。

  “夠了!你們都可以留下!”

  聽到師父的聲音,蒼凌天瞬間倒地,看著被自己重傷的師弟放聲痛哭,慢慢的朝師弟爬去;

  辛無畏聽到師父的聲音,繃緊的精神瞬間放松,身體上傳來的痛苦讓他渾身抽搐,腹中感覺有風穿透身體吹過,雙眼開始打架,隨時感覺能昏過去;

  爬到師弟身邊,看著即將昏睡過去的師弟;

  “無畏!不能睡呀!你堅持住!”

  辛無畏努力睜開雙眼,看著師兄;

  “師兄,我很困,先睡會!”

  蒼凌天拿出小還丹就朝辛無畏口中塞去。

  看著眼前的師兄弟情誼,君臨仙感到鼻子發酸,轉眼咬著牙心想;

  這二人已經身處重傷狀態,再給他們創造一個絕境,應該能激發潛力突破至傳說中的筑基十二極境吧!

  走到徒弟面前,一腳踢開正在給辛無畏喂丹藥的蒼凌天;

  轉身握住“擎天”,直接抽出,巨大的疼痛讓辛無畏直接清醒,瞪大雙眼看著師父。

  看著師父的所作所為,蒼凌天忍不住的發問:

  “師父,無畏已經受了這么重的傷了,您為什么還要阻止我!”

  聽到這話,君臨仙強忍著心中的疼痛,邪惡的笑著:

  “收徒,就是為了玩的,你重傷,第一件事卻想著為你師弟療傷,看著你們師兄弟情誼這么好,為師覺得這場游戲不能這么快結束呀!”

  說完,拿出收集已久的獸核,加入出靈藥搗碎混合在一起,就朝二人身上撒去,重傷的二人只能默默的忍受著。

  不一會,遠處傳來一陣快速奔跑的聲音!

  聽到聲音傳來,君臨仙一個身法翻身跳到了樹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