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十五章 修羅刀·放逐
  看著孫天明離開,蒼凌天有著說不盡的心酸,他是真把他們二人當師弟看待。

  “師父,我挖心掏肺的對待他,他為什么要這樣?”

  還沒等到君臨仙開口,辛無畏就搶著說道:

  “凌天,修煉界不是真心對待就能換來真心的!有些人就是唯利是圖,再怎么真心都沒用的!”

  聽到這話,君臨仙感覺這孩子理解的很透徹,不過一想,不對呀!這咋感覺是在說我。

  “辛無畏,我怎么感覺你在指槐罵桑呀!”

  “咳咳!前輩誤會了,多想了!”

  看著多想的君臨仙,辛無畏也是有點無語,我說的修煉界的事,前輩怎么往自己身上想,雖然很像,但是我現在沒說你呀!

  二人去一,君臨仙看著自己面前的兩個人:

  “好了,要走的人留不住,辛無畏,你這段時間的努力我看在心里,你對我布置的功課兢兢業業的完成著,我對你也很動心,但是孫天明的離開,讓我不得不妨呀!”

  雖然早知道辛無畏的心思,但也不能這么輕易就收為徒弟不是。

  看看他怎么解決!

  “前輩,我是真心想拜您為師,可我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我的真心。”

  蒼凌天看著師父也有了收徒的心思,也幫辛無畏勸著師父:

  “師父,無畏很努力的,對您的話言聽計從,對您布置的功課很努力的完成,他是真心想拜您為師的,您就收下他吧!”

  看到自己徒弟也勸自己,瞬間有點懵逼,我是師父還是他是師父,你怎么老朝著他說話!

  “無畏,你要知道,我不是為難你,孫天明的離開,讓我不得不多想,我和小槍出生入死歷盡磨難,我對他很放心!

  而你,我不得不警惕,要是我剛把東西傳授給你,你跟孫天明一樣轉身就走呢。”

  聽到這,蒼凌天忍不住了;

  “師父,您怎么可以把無畏和那混蛋比呢?他倆怎么可以相提并論!”

  還沒等君臨仙說話,辛無畏就急忙拉著蒼凌天;

  “凌天,前輩的擔心沒錯,畢竟有了先例!”

  回想了一下,轉頭看著君臨仙;

  “前輩,我是真心的,但我沒有辦法表明真心,您有沒有控制人的丹藥,我愿意服下證明我的真心!”

  看到辛無畏想這樣證明真心,君臨仙也有點懵逼了,還能這么玩?

  眼珠子一轉,也想嚇嚇這小家伙。

  “這可是你說的!不后悔?”

  “不后悔!我只想證明我愿意跟隨在前輩身邊學習!”

  聽著二人對話,蒼凌天無語了;

  “師父,這是拜師呢,哪有用丹藥控制徒弟的呀!”

  還沒等君臨仙說話,辛無畏急忙說道:

  “凌天,我是想證明自己的決心,孫天明的離開,這就是前車之鑒。”

  看到辛無畏小詞整的挺利索,君臨仙下定決心想整一整他!

  “小槍,你去捉只兔子回來!”

  說完就躺下不理會二人,

  “系統,有沒有解開辛無畏身上封印的丹藥呀?”

  “宿主,你不是準備給他下毒藥嗎?怎么成了要解開封印的丹藥了?”

  “我是準備嚇唬他呢,等下看看他會不會吃!”

  “宿主真會玩,我還以為你真想給辛無畏下藥呢,把鄙視你的詞準備好了,竟然沒用上!”

  “我勒個去,系統,你把本大爺想成啥人了,不過再給我來個毒藥,我準備嚇嚇那孩子!”

  聽到這,系統感覺是不是綁錯宿主了,不樂意修煉,還這么幼稚!

  不過都已經綁定了,那就湊合過吧!

  “宿主想要什么樣的呢?”

  “有沒有讓人和動物心臟破裂的那種呢?”

  “我勒個去!宿主,你確定玩這么大嗎?你不怕把孩子嚇跑嗎?”

  “我覺得我看人不會錯,我相信我的眼光!”

  “那孫天明呢?那不是證明了宿主的眼光嗎?”

  “我是說我看人不會錯,我又沒把他當人!”

  “宿主,你真特么會強詞奪理呀!承認你眼光不行會死呀!”

  看著蒼凌天領著一只兔子回來,“系統,抓緊準備吧!”

  看著兔子,扭頭盯著辛無畏,“無畏,你可想好呀!你認定了嗎?就不怕我真是個廢物?”

  從小就鉆牛角尖的辛無畏,瞬間覺得這前輩怎么這么墨跡;

  “前輩,我認定的事不會變!”

  聽著信誓旦旦的話,君臨仙不由得自豪起來,看來我還是很適合當人生導師的嘛,這不,趕著上門當學生呢!

  “這是子午碎心丹,一到子時與午時就會體驗到碎心之痛,你確定你能承受的住?”

  “前輩,我決心已定,來吧!”

  聽到這話,君臨仙翻著白眼心想:來什么來,老子準備嚇你呢,直接給你了,我嚇唬誰去?

  “小槍,來,把這顆丹藥喂給兔子,讓辛無畏見識一下!”

  聽到這話,辛無畏瞬間扎心了,不帶這么玩的,我都下定決心吃了,你還讓我看,這現在已經午時了,吃下去就發作,再看我不敢吃了咋辦!

  只見蒼凌天把丹藥送入兔子口中,藥效發作。

  瞬間左蹦右跳的竄著,直接一頭撞到樹上,渾身抽搐的不動!

  “師父,這丹藥也太毒了吧!咱們不能這樣對待無畏!”

  看到這毒性,蒼凌天瞬間急了!

  君臨仙沒理他,走到兔子旁,一劍把兔子劈開,挑出心臟,一看,仿佛蓮花一樣碎成了八瓣,遞到辛無畏面前;

  “看到了嗎?想好了再吃,還敢吃嗎?”

  這真是殺人誅心呀!知道我要吃呢,還給我看看,這什么丹藥呀!這么毒!瞬間渾身冷汗。

  不過從小就鉆牛角尖,認定的事就不會變,咬牙心想:不就是碎心嗎?疼疼就過去了,不可能真碎吧!前輩看著呢,我不能讓他看不起!

  “前輩,我吃,今天我一定要改口叫您一聲師父!”

  說完,顫抖的拿起丹藥,慢慢地往嘴邊送著。

  ——

  “臥槽!宿主,還能這么玩?你看你把人家孩子嚇得!”

  聽到系統的驚呼,瞬間把君臨仙嚇了一哆嗦!

  尼瑪!關鍵時刻能不能別出來嚇人。

  不過看到有裝逼的機會,君臨仙當然不放過;

  “怎樣?生死之間的選擇,最能看出來一人的想法,系統,你好好學著吧!”

  ——

  只見辛無畏把丹藥放在嘴前停下,滿頭大汗順著脖子往下流,瞬間缺水,嘴唇直接干裂爆皮。

  看到這,君臨仙就知道機會來了,必須好好的嚇嚇辛無畏,挖苦的說道:

  “不想吃就別吃了,現在放棄不丟人!”

  聽到這話,脾氣剛硬的辛無畏哪還忍得住,直接把丹藥送到口中,渾身繃著力氣等著藥性的發作,心想:碎心之痛,應該生不如死吧!

  感受著藥效發作,渾身沉睡的靈氣慢慢的浮現,靈氣恢復了,碎心之痛該來了吧!

  運轉著靈氣涌向心臟部位,打算忍受不住的時候以靈氣支撐著。

  “tua!”

  突然出現的一聲,讓辛無畏嚇得打了個哆嗦,直接坐在地上!

  睜眼看到君臨仙在自己面前哈哈大笑著!

  “無畏,刺激不?驚喜不?”

  看著君臨仙此時的樣子,體內沒有任何疼痛,辛無畏哪還會猜不住這是怎么回事,這前輩真會玩。

  看著辛無畏沒事,蒼凌天連忙扶起辛無畏看著師父:

  “師父,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真要給無畏下藥呢!”

  “師父是那種人嗎?只是看到無畏這么堅定,幫他放松一下心情而已!”

  辛無畏舔著干裂的嘴唇心想:

  “堅定不好嗎?就是認準您了呀!放松,有這么放松的嗎?“

  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哆嗦著問君臨仙:

  “前,前,前輩,我,我算,算通過您的考驗了嗎?”

  看著緊張成這樣的辛無畏,君臨仙笑著:

  “傻小子,還叫前輩?”

  聽到這話,辛無畏當即下跪,“辛無畏拜見師尊!”

  看著這一幕,蒼凌天也開心的叫著:

  “我有師弟了,還是辛無畏!哈哈!”

  哎媽呀!拜個師可真不容易!

  看著興奮的二人,還是得打擾一下;

  “好了,無畏,看看你的刀氣進步了多少!”

  聽到這話,辛無畏拿出刀耍了兩招,驚奇的感受到,自己的刀氣已到了二成巔峰了。

  “師父,這?”

  “傻小子,怎么,還真以為我讓你們玩石頭呀!”

  “哪有,我一直覺得師父的教導不一般,我能清晰的感到出刀時的變化。“

  聽到這馬屁,君臨仙十分享受的點頭!

  “無畏,你覺得刀是什么呢?”

  聽到師父的問話,辛無畏仔細的想了一番:

  “刀乃百兵是狂,進可攻,退可守,雖然不如劍那么凌厲,但多了一絲霸氣!”

  “還有呢?”

  “師父,還有啥?”

  “你是用刀的,就只了解了這些嗎?”

  “我理解的不對嗎?”

  “對是對,不過,你還沒理解它的本質!”

  “刀,主殺,就是用來殺人的!”

  聽到這話,辛無畏瞬間打了一個冷顫,師父怎么和父親教的不太一樣呀?刀不是戰兵嗎?

  看著不知道思索什么辛無畏,君臨仙皺褶眉頭,這孩子想什么呢?這么簡單的話理解不透嗎?

  “無畏,再去耍兩招我看看!”

  聽到師父的話,提刀就沖了出去,各種招式在手中變化著,起跳一劈,一棵大樹瞬間成了兩半。

  “師父,怎么樣?”

  耍完扭頭看著師父,等待著表揚。

  只見君臨仙皺著眉頭走到辛無畏面前:

  “你耍的什么玩意,都給你說了,刀主殺,你的殺氣呢?”

  沒等來表揚,卻等來了批評,辛無畏瞬間自問,我有那么差嗎?

  “師父,我父親就是這么教我,我就這么學習的,有什么不對嗎?”

  君臨仙想著他父親,大將軍,應該是理解不同,看來不能亂教,不過還是看看這小子的想法。

  “無畏,先不提你父親怎么教你的,你告訴我,你出刀的時候有什么感覺嗎?”

  聽到這話,辛無畏想著,感覺?這還分感覺嗎?

  不過回想著每次出刀,總感覺不夠痛快,不能隨心所欲的發揮,師父問的應該是這個吧!

  “師父,我感覺出刀的時候不夠痛快,不能夠隨心所欲的發揮,您問的是這個嗎?”

  “對,因為你接受的教育不同,所以為師還是看看你的想法,你父親是將軍,所以在他手中,刀,乃是戰兵,并不是刀客。為師想問問你,你想成為將軍,還是刀客?”

  辛無畏細細的琢磨著:刀客,聽著就很拉風,至于將軍,老爹已經是了,一門出一個將軍就夠了!

  “師父,我想做刀客!”

  辛無畏也沒想到,因為拉風的選擇,從而讓修煉界出現了一位人心惶惶的修羅狂刀!

  “好!既然選擇刀客,那就忘掉你父親教你的那些,因為你父親是按照將軍的目標培養你的,這樣下去,你成為不了刀客!”

  聽到這,辛無畏想著:對于將軍我還是忠于刀客,所以,老爹對不起您了,您曾經教我的那些,就去你的吧!

  “師父,那我該怎么練習呢?”

  “首先,記住了,刀是用來殺人的,來,把你刀給我!”

  君臨仙握刀閉目沉思;

  “系統,江湖救急,快快快!刀法武技來一個,“如徹貫通”學習一下!

  上次光問你要修煉刀法的方法了,把武技給忘了!”

  “宿主,你特么能不能要點臉,裝逼的時候想起本系統,看戲看一半,我還以為你多牛逼呢,沒想到來找我求援了!”

  “別逼逼了,快點,這逼裝不下去了!”

  “那管我啥事,來,叫聲好聽的讓本系統聽聽!”

  “系統大佬,系統大爺呀,別玩我行不行,徒弟看著呢,讓我順利把這個逼裝完行不行!”

  “那宿主要什么樣的刀法呢?”

  “我教他刀主殺,當然是殺氣重的了!“

  “那宿主接收吧!天階武技(千人斬)”

  收到系統傳來的武技,默默的消化著。

  辛無畏看著閉眼不動的師父心想:

  “怎么回事?不是演示嗎?怎么停下不動了?”

  只見君臨仙雙眸猛的一睜,瞬間朝面前沖去;

  “千人斬”

  目光所致,只見君臨仙所過之處一片狼藉,沒一塊成型的木頭。

  “哇!好強呀!”

  “臥槽!好吊!”

  驚呼聲在兩個徒弟口中傳出。

  意氣風發的君臨仙正準備繼續裝逼,感覺手中的勁頭不對;

  “臥槽!無畏,你這什么刀呀!怎么這就斷了!”

  聽到這話,辛無畏瞬間懵逼,這可是我父親重金請鍛造大師為我打造的,怎么剛交到師父手里,就給我玩壞了!

  “額……師父,這是我父親給我的,我也不知道什么刀,那我現在怎么辦呀?”

  聽到徒弟的問話,君臨仙也一陣頭大!

  眼珠子一轉,有事找系統,這準沒錯;

  “系統大爺,小的又來找您了!”

  “呦!這不是宿主大人嘛,怎么,又來打劫了?”

  “叫什么大人呀!叫我小君就行!”

  “行了,別惡心我了,說吧!要什么刀!魔刀!戰刀!邪刀!”

  聽到系統高高在上的聲音,為了徒弟我忍!

  扭頭看著辛無畏,“無畏,你心性怎么樣?”

  “師父,我心性很堅決的,您不是看到了嗎?”

  見到師父不解決刀的問題,反而問自己心性,瞬間有點小懵逼,不過還是老實回答著。

  “系統,那就把邪刀給我吧!這小子說他心性還行,不過先封印呀!”

  “行!宿主請接收!修羅刀·放逐!有自帶武技,還有特殊形態!”

  看著儲蓄空間的寶刀;

  “行了,本大爺收到了,你回去潛水吧!”

  看著君臨仙的轉變,系統差點沒忍住賞他一道天雷,不過畢竟是宿主,為了配合他裝逼,還是忍一下吧!

  只見君臨仙拿出一把血紅的長型苗刀,看著邪性無比;(參考加錢居士苗刀)

  “無畏,來!送你了,這可是超越天階的寶刀,怕你掌握不了,為師先幫你封印起來了!”

  辛無畏看著血色寶刀,有著說不出的滿意,就是有點沉,拔出一看;

  刀身布滿血絲,仿佛活了一般,感受著刀的氣息,感覺自己化為修羅一般,主宰著別人的生命,這種感覺,很贊!

  “師父,我很喜歡,謝謝您賞賜的寶刀,這刀有名字嗎?”

  “修羅刀·放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