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二十四章 離去
  美好的一天,當然是從不修煉開始!

  君臨仙愜意的躺在石頭上喝著靈酒,看著接觸新型修煉方法的二人,好不自在!

  “咚!咚!”

  “前輩,沒有靈氣護體行不通呀!手上全是傷!”

  孫天明面前一堆破碎的石頭,雙手滿是鮮血,從小沒受過這罪,開始發起了牢騷!

  君臨仙看著孫天明這模樣心想:這小子嬌生慣養,這點苦都吃不了,還處處看著辛無畏的心情而變化,這一生難成氣候呀!

  生出這想法,卻沒想到自己為了不受罪而開始收徒求庇護,是多么的無恥!

  “控制好自己的力氣,這點小傷就挺不住了?挺不住也得給我忍著,既然選擇了就別想著放棄,給我繼續,再停下來,小心老子揍你!”

  聽到這話,孫天明心里狠狠的罵著:

  “算你狠,要不是為了攀上辛無畏這顆大樹,我受你這罪?等天都學院開學之時,我和辛無畏離開,我定讓我父親派人把你師徒二人捉進大牢,活活折磨致死!”

  威脅完孫天明,扭頭看著辛無畏,頓時驚訝無比。

  只見辛無畏對著石頭一刀一刀的劈下,竟然留下道道一公分的痕跡,雖然離劈開差的很遠,但是這天賦真是驚艷絕倫,這可是木刀!

  君臨仙盯著辛無畏回想著帝都辛姓人物,畢竟曾經身為郡主之子,帝都有頭有臉的人物也是耳熟能詳的。

  回顧一圈,就鎖定了一人,清靈帝國皇帝八拜之交的兄弟,清靈帝國鎮國大將軍辛龍!

  傳聞與皇帝乃是八拜之交,對于權力絲毫不在意,乃是清靈帝國第一高手。

  不過就算這樣,也不對呀!

  辛無畏的悟性,與天賦驚艷絕倫,幾乎能與北島頂尖妖孽相提并論,絕不可能存在于這樣的一個三流帝國的,難不成辛家還有不為人知的過往?

  想到這,君臨仙瞬間頭疼!

  算了,不想了,昨天喝酒使靈力大增,現在精力充沛,還是去城中找姑娘談心吧!

  看著二人專注的練習著,趁他們不注意就偷偷溜走,朝城中進發!

  ——

  中午。

  悟槍回來的蒼凌天,看著跟石頭過不去的二人,瞬間懵逼,還有這么玩的?

  “師父!”

  聽到沒回應,蒼凌天扭頭看向師父的專屬石頭,光溜溜的空無一人。

  “無畏,天明,我師父呢?”

  聽到蒼凌天的問話,二人扭頭一看,齊齊搖頭。

  看到二人的回應,蒼凌天回想起早上自己對師父的質問,難不成師父對自己失望,傷心的獨自離去了?

  想到這,瞬間沒忍住,雙眼通紅的掉淚。

  看到蒼凌天的反應,辛無畏哪還不知道他此刻心中的想法:

  “凌天,別多想,前輩已經原諒你了,不可能獨自離去的,你想,昨天你喝靈酒都突破了,前輩有沒有可能去找地方突破去了?”

  聽到辛無畏的安慰,蒼凌天冷靜下來心想著:師父一言九鼎,說原諒了應該不會再生氣!

  難不成…又去青樓了?師父那么色,應該八成錯不了!

  想到這,扭頭看著二人:

  “師父應該是去青樓了,我想多了,中午咱們自己吃飯吧!不用管師父了!”

  二人看到蒼凌天的變化,瞬間目瞪口呆,剛還傷心的要死要活,現在怎么成了不管君臨仙先吃飯了?

  心這么大?

  ——

  傍晚,回到森林的君臨仙,邊走邊回味著水系姑娘的微聲細語,冰冷的心瞬間被融化!

  如果上一世有幸得到這種姑娘的傾心……

  唉……不想了!

  過好這一生吧!這些姑娘們不容易,還是多去照顧她們的生意吧!

  回到基地,看著三人圍火而坐,誰都沒動筷,等著自己回來,心里涌出莫名的歸屬感!

  “師父!您終于回來了,可急死我了,以后出去能不能告訴我一聲呀?”

  見到君臨仙出現,蒼凌天瞬間跳起迎接著師父。

  “下次再說,來來來,辛苦一天了,餓了吧!先吃飯!”

  ——

  二十天后。

  蒼凌天拉著一條二階疾風狼歸來。

  看著正在休息的孫天明,又看著還在劈石頭的辛無畏。

  辛無畏經過堅持不懈的努力,不知換了多少把刀,現在終于可以一刀劈入三分之一了。

  “咦?天明,師父呢?”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蒼凌天早已把這二人徹底當成了師弟。

  孫天明斜眼看了蒼凌天一眼:

  “不知道,突然消失,估計去青樓了吧!”

  殊不知,君臨仙正在暗處觀察著他們,聽到這話,差點沒忍住過去賞他一招“百蓮綻放”,老子是這種人嗎?

  沒錯,這二十天君臨仙一直在暗中觀察,看著這二人心性如何。

  為了自己的人生導師夢想,這色鬼竟然能忍住沒去找姑娘們談心,還真是一個奇跡。

  經過這段時間觀察,辛無畏對于自己布置的功課兢兢業業完成著,而孫天明前十天還好,后面這十天只是渾水摸魚,失去了增強實力的機會,看來后者心思不在這呀!

  麻痹的,最關鍵的還是浪費了自己受雷劈搶來的藥膏。

  看到孫天明對蒼凌天態度的變化,君臨仙打算繼續餓著肚子,再看看孫天明打算玩什么花樣!

  “無畏!別練習了,吃飯了!”

  師父不在,身為大師兄,蒼凌天細心的照顧著師弟們。

  “凌天,你先吃,我抓住了一絲感覺!”

  有所感悟的辛無畏拒絕了蒼凌天,閉眼回想著自己每一次出刀的力量變化。

  瞬間雙眸一睜,一刀劈向石頭,嘴角微微上揚,仿佛對自己這一刀很有信心!

  只見一刀入石,仿佛切進豆腐一般,瞬間過了三分之一,過半時,才緩緩停了下來。

  對于這一刀,辛無畏萬分滿意!

  收功,吃飯!

  轉頭只見孫天明吃完躺在石頭上曬著太陽,自己吃完的骨頭也不收拾,近段時間變化很大呀!

  收起不滿感,皺褶眉頭走過去。

  蒼凌天看到辛無畏收功走來,“無畏,快點,肉還給你熱著,你再不回來火都要熄了!”

  看到蒼凌天這么對待自己,心中不由得一熱!

  看著孫天明,近期前輩布置的功課不積極完成,吃完飯也不收拾,相差變化太大,心中莫名的涌出說不盡的惡心感!

  感到自己領悟有所進步,辛無畏看著烤肉也食欲大振,狼吞虎咽的啃著。

  突然,孫天明站起來盯著辛無畏,“無畏,咱們該離開了!”

  聽到這話,收拾東西的蒼凌天瞬間愣住了,扭頭盯著孫天明。

  辛無畏抹了抹嘴,“離開?去哪?我打算拜師呢!還沒成功,往哪走!”

  “這二十天了,你還沒玩夠嗎?再有十天,天都學院就開學了,你在想什么?

  你想與強者戰斗突破刀氣的桎梏,可現在呢?這二十天你有打過一場嗎?天都學院多少天驕等著你呢!”

  話音剛落,蒼凌天瞬間忍不住站出來,“孫天明,你……”

  話還沒說完就被孫天明打斷,對著他怒吼,“我怎么了?要不是辛無畏想來,你以為我愿意來?

  一個只知道戰斗的白癡,一個嗜酒如命的色鬼,能成什么氣候!”

  聽到這話,蒼凌天瞬間忍不住拿出擎天,就準備教訓孫天明。

  孫天明冷笑威脅著,“怎么?傻大個,想對我動手?你動我一下試試!

  我爹乃是清靈帝國的宰相,我侍從也知道我跟你們在一起,你碰我一下,信不信我讓我父親帶人滅了你們師徒二人!”

  聽到這話,蒼凌天氣的渾身發抖,曾身為帝都人,深知孫家的勢力與恐怖!

  辛無畏看著孫天明直搖頭,多大的人了,一遇到事就搬出父親。

  “夠了,天明,要走你走吧!”

  聽到這話,孫天明忍不住勸說;

  “無畏,天都學院就要開學了,你怎么想的,這讓我回去了怎么跟伯父交代!

  這兩個人有什么好,兩個人整天帶個面具,那色鬼的名字咱倆現在都不知道,為了一個未知的未來,值得嗎?”

  辛無畏瞬間覺得孫天明不知道報恩,那位前輩傳授的東西這么深奧,不珍惜,反而諷刺,這個人應該廢了!

  “你想回就回去吧!你知道我性格的!天都學院對我來說沒那么重要!”

  聽到這話,孫天明暗暗咬牙恨著辛無畏,心想,“我跟隨你這么長時間白跟隨嗎?你為了這兩個野人這樣對我!不就是鎮國將軍嗎?你爹只是運氣好與皇帝結拜了,我爹也不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討好你是給你面子!

  ——

  君臨仙看到這里反而沒有傷心,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宿主,怎樣,是不是遇到白眼狼了?沒用“他心通”后悔不?”

  “系統,這樣的結局,我很欣慰!”

  系統瞬間有點懵逼了,人家都這樣開罵了,按照宿主小心眼程度,不應該是這種反應呀!”

  “系統,你要知道,本大爺要的是精英,收他們兩個只是為了去粗取精,現在我需要“隔空傳音”技能,你準備一下!“

  搞不清宿主想法,系統只能默默把技能傳送過去,靜靜等著看好戲!

  ——

  “無畏,我承認那家伙天賦不錯,筑基圓滿就領悟了劍意與槍意,可這又如何呢?他怕自己徒弟超越他,都不讓這傻大個突破!

  這樣的人,你又何必苦苦追求呢,天都學院那么多優秀導師等著你呢!

  怎么?難不成你也想一輩子留在筑基境嗎?”

  話音剛落,蒼凌天忍不住了,“你知道什么,我師父那是為了我好!”

  聽完這話,孫天明盯著辛無畏狂笑,“看到了吧!這傻大個現在還覺得他那色鬼師父是為了他好呢!”

  “你說的沒錯,我就是怕他實力超越我掌控不住他,才不讓他突破的,那有如何呢?受不了可以離開!”

  對于突然出現的聲音,三人齊回頭。

  “你,你不是去青樓了嗎?”

  看著突然出現的君臨仙,孫天明驚恐的問著,畢竟君臨仙的實力不一般。

  聽到孫天明的問話,君臨仙露著邪笑,“我要是不提前回來,怎么會看到這一場好戲!”

  孫天明知道自己剛才的所作所為都被他目睹,當場就撕破臉,“辛無畏,你聽到了吧?這樣的人有什么值得你留念的!”

  “要走你走吧,我在前輩傳授的功課里已有所領悟,我堅信心中認知。”

  話音剛落,孫天明瞬間氣笑了,“還領悟?他教什么了?咱倆來了就讓玩石頭,還前輩,他算什么,一個螻蟻而已!”

  聽到這話,讓辛無畏感到眼前的孫天明是如此的陌生!

  “你要走就走,我不攔著你,有再一再二沒再三,再詆毀前輩,別怪我對你出手了!”

  聽到辛無畏要為了兩個陌生人對自己出手,瞬間感到心涼,直接怒吼著:

  “辛無畏,你傻了嗎?你讓我回去怎么給伯父交待!”

  聽到這,君臨仙直接插嘴,“對對對,他也沒法跟你父親交代,要不然你還是跟他走吧,畢竟我就是個廢物!”

  辛無畏看了一眼君臨仙,更認為心中的想法是對的,前輩絕對是在考驗自己。

  “前輩,不用這樣,我給我父親帶封書信就好!”

  聽到這話,孫天明瞬間對辛無畏不抱任何希望了!

  “色鬼,給我實力解封!”

  見孫天明已放棄,君臨仙聽到這稱呼,也沒有絲毫的難過;

  “哎呀呀!這不好意思了,早讓你們走,你們不走,現在我也解不開了,你不是有侍從嗎?讓他帶你回去找你爹吧,畢竟是一國宰相,找個超凡境高手應該不是問題,這封印要么等到一個月自動解封,要么找超凡境高手出手化解!”

  聽到這話,孫天明瞬間大怒,“色鬼,你他媽耍我!”

  “對我師父客氣點,你現在可是普通人,信不信我殺了你,再帶我師父逃亡。”

  見孫天明對師父種種不尊重,蒼凌天瞬間忍不住爆發了。

  此時君臨仙倍感欣慰,這徒弟不錯,就是銳氣差了點。

  聽到蒼凌天的威脅,孫天明不敢多說,只怕這傻子真動手殺了自己。

  “辛無畏,你到底走不走,不走我自己走!”

  對孫天明倍感失望的辛無畏搖搖頭:

  “你想走就走吧,你給我父親帶封書信,畢竟你想解開封印也需要我父親出手,要是讓我知道你敢隱瞞,你知道我的性格的!”

  聽到這話,孫天明狠狠的咬著牙心想:辛無畏你行!你給我等著,等我回去了,直接讓我父親帶著大軍滅了這二人。

  “我帶!”

  辛無畏扭頭準備書信,怕父親不信,還把自己的信物拿了出來。

  君臨仙看著下定決心不離開的辛無畏,手捂著嘴唇暗暗蠕動,運用著剛從系統那學來的“隔空傳音”對辛無畏傳話:

  “辛無畏,別吃驚,別說話,給你父親留言,等孫天明解封實力之時,告訴孫天明,離開了就別想著回來了,別以為一國宰相很有地位,我不吃這一套,不受威脅!”

  正在給父親寫信,突然聽到出現在腦海中的聲音剛想說話,聽到后面的話暗暗忍住,心想:前輩果然是深藏不漏,是為了考驗我們,看來孫天明也學到了東西,只是實力被封看不出來。

  默默把君臨仙說的話補上,拿出信物打算交給孫天明。

  “等等!”

  聽到前輩讓自己等等,辛無畏停下看著君臨仙。

  只見君臨仙拿出一道特殊的收物符:

  “把你書信和信物放在這收物符中,在滴一滴你的血,特殊收物符,只有你血脈至親的血液才能打開!”

  聽到君臨仙這話,孫天明瞬間忍不住了,“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偷窺別人私信的事情我還做不出來!”

  “反正沒把你當好人!”

  孫天明忍著怒火咬牙心想:

  “色鬼,你給我等著,不把你活活折磨致死,我跟你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