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十七章 驚現·龍
  看著心心念念的對手消失,蒼凌天有一肚子說不完的委屈,回想著師父的性格,應該不是這樣呀!

  “師父,那幾位你是不是認識呀?”

  君臨仙苦澀的笑了笑:

  “清靈郡三大家族的繼承人,君家君臨空,柳家柳逸,顧家顧問天。曾經認識而已,不想多接觸!”

  聽完,終于知道師父為什么剛才不讓動手了,時間越長,暴露越多!

  領事:兩位放心,區區清靈郡三大家族,他們還沒膽子來與我們天河商會做對,咱們邊移步喝邊談可好?

  “哦?天河商會實力很大嗎?我記得帝都也有呀?”蒼凌天好奇的問。

  聽到徒弟問題,掃了一眼領事幫忙解釋著;

  “天河商會遍布整個大陸,這里只是小小的冰山一角而已,別說清靈郡了,就算北島的頂尖實力也不敢輕易得罪。”(天元大陸分為東西南北中五島,此為北島!)

  說完這些,君臨仙對著小廝招招手:

  “去給我們弄兩身衣服,再找個休息洗澡的地方!”

  …………

  三人到屋剛坐下,領事就急問:“客官這次有什么打算出售呢?”

  上次兩本黃階武技嘗到了甜頭,就感覺眼前這位不是普通人,要不然也不會為了他得罪三大家族。

  君臨仙拿出個玉瓶扔了過去,“這次我只要晶石,你只有一次出價的機會,說錯了我轉身就走。”

  領事打開玉瓶看了一眼,手瞬間激動的顫抖了起來,又慢慢的拿到面前仔細的聞了聞:

  “丹云品質的筑基丹,一顆一百晶石,一共兩顆,您應該也知道,丹藥是好丹藥,但是畢竟是一階的。”

  “哈~行行行,速度結賬,困了,要養精蓄銳了,一會還要受累呢!”

  君臨仙打了個哈欠急的催著。

  “客官,樓上就有給二位準備好的房間,可以去上面泡個澡,好好的休息會!”

  君臨仙模糊的應了一聲轉身就走,走了兩步又回頭:

  “我曾聽到過小道消息,天河商會的五少爺在清靈帝國,這是不是真的?”

  “客官,這主家的消息,不是我們這些下人能知道的呀!”

  “是嗎?看來有個大買賣與天河商會無緣咯!”

  “客官,什么買賣?這商會我可以做主的!”領事嘗到了甜頭,慌忙攔住君臨仙。

  “不可說,不可說,你的資格還不夠,困了,睡覺,下次再說吧!”

  說完,一步一搖的朝樓上走去。

  …………

  嘭!嘭!嘭!

  “師父,起床啦!時間到了,再不走,姑娘被別人搶走了!”

  趁著師父休息,蒼凌天找領事請教了一番“紅丸”為何物。

  了解后,蒼凌天瞬間臉紅的頭大,還說幫師父戒掉這個癮呢,這怎么戒,難不成……切了?

  無奈接受現實,只能順著師父的心意走了。

  話音還沒落完,穿著打扮好的君臨仙已經沖出了門,一身白衣風度翩翩,帶著半臉的面具,給人一種特殊的神秘感,手拿一把折扇搖晃著,看起來與頂級文道宗師沒什么區別!

  “臥槽!快快快,晚了來不及了!”

  一句話,剛幻想好的完美形象,瞬間在蒼凌天心中崩塌。

  ——

  怡紅樓門前,此時是人山人海,今天不光有新人到來,還是重新選擇花魁的日子,師徒二人來晚了,花魁的爭奪戰也到了最后的競選了。

  下面人山人海的爭搶著出價;

  “一千金幣!”

  “回家玩你媽去吧,一千金幣還好意思張嘴!我出三千!”

  “小垃圾,我出五千!”

  聽著這些人的報價,君臨仙瞬間心累了,這得到什么時候呀,都特么急的壓不住了!

  隨后運轉著全身靈力喊道:

  “二十晶石,一顆紅丸,加花魁!”

  全場瞬間安靜,然后罵聲四起;

  “有沒有搞錯,有這么加價的嗎?”

  “有病呀!顯的你很有錢嗎?有錢你怎么不去找修煉者的呀!”

  “…………”

  “…………”

  “師父厲害呦!平時那么懶,在這方面好勤快,這是打算一龍戲二鳳嗎?一個青澀,一個有味道,師父真會玩!”

  剛了解完的蒼凌天現學現用,嘿嘿的開著師父的玩笑。

  “想什么呢,花魁是給你準備的,怕你不會用,紅丸給你浪費了,這次先讓你體驗一下極品!”

  君臨仙怪笑著猥瑣的盯著蒼凌天,看的蒼凌天渾身起冷汗。

  “師父,我對這個沒想法,………”

  話還沒說完,就被跑來的老鴇打斷:

  “公子真大方,今晚的三顆紅丸,您先選,花魁也給您安排過去。”

  “給我安排個房間,最好的紅丸帶來,再來個房間,把花魁跟這小子關進去。”

  看著傻徒弟還想說什么,君臨仙直接沒給他說話的機會,說完扭頭就走。

  ——

  房間內的君臨仙急的直打轉,姑娘怎么還不來!

  咚咚!

  “客官,姑娘給您帶來了!”

  扭頭一看,雙雙抬頭,渾身瞬間僵硬,壓制不住體內的躁動。

  鵝蛋般的臉蛋,小巧的櫻桃小嘴,恰到好處的披肩發,一雙呆萌的大眼,白色連身裙,赤裸著玉足,配著羞澀的笑容,臉紅著朝君臨仙走。

  老鴇看著被驚艷發呆的君臨仙,再看看君臨仙的尺寸,又轉身看著嬌小玲瓏的姑娘,心疼的搖搖頭退了出去。

  “姑,姑娘,你好!”

  “客官,您好!”

  清脆如黃鸝般的聲音,配著羞澀完美的臉蛋,讓君臨仙心中涌起陣陣保護感。

  “來來來,姑娘先坐,姑娘怎么會想來這種地方呢?以姑娘的姿色,應該可以很輕松的找個好人家的呀?”

  “客官,我們媽媽說了,煙花之地,不談緣由,這樣不太好!”

  看著不太想聊這些,君臨仙眼珠一轉又問道:

  “看著姑娘還小,知道來這是做什么嗎?”

  “媽媽們說就和在家一樣,來這睡一覺就好了!”

  聽到這,君臨仙就知道賺了,完完全全的小白,怕啥都不懂抗拒,順勢義憤填膺的畫著大餅:

  “看來小妹妹啥不太懂,來,讓哥哥告訴你,當你走進這扇門,你就不是一個普通的人類了,而是上天派來消滅男人罪惡想法的精靈,世間正需要你們這群精靈,來凈化男人心中的罪惡!這樣才能使世間平和!”

  “那該如何凈化哥哥心中的罪惡呢?”

  這姑娘眨著呆萌的雙眼,糯糯的說著,猶如精靈般可愛,君臨仙瞬間壓制不住體內的獸欲!

  “來來來,哥哥教你怎樣凈化!!”

  到了床上,君臨仙看著姑娘呆萌而羞澀的面孔,潔白的皮膚,芊芊玉手,精致的玉足,伴隨著特殊的香味,處處刺激著君臨仙的神經,差點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獸欲了。

  “哎!哥哥快來,妹妹想要世間平和,必須幫哥哥凈化掉心中的罪惡!”

  “不急,來,哥哥教你!”

  “哥哥,你手別亂碰呀!不行,要列衣開了!哥哥,你先停下!”

  “嗚嗚~”

  看著姑娘掉淚,露著痛苦表情的精美臉蛋,君臨仙只能不忍心的溫柔回應;

  “乖!為了世間的平和!妹妹還是先哭一會吧!”

  隨著床簾的拉下,一陣撕心裂肺的豬嚎傳來。

  ——

  另一邊!

  一臉暢快而又心塞的蒼凌天躺在床上發呆。

  花魁清脆的笑著:“小弟弟,姐姐先走了,你還得努力呀!”

  聽到這話,蒼凌天瞬間生無可戀的想吞槍自殺!

  ——

  第二天天!

  君臨仙頂著黑眼圈,還在努力中。

  砰!砰!

  “師父!師父!”

  “臥槽!你特么又來這出嗎?來了來了,出來了!”

  隨著傳來一聲怒吼,瞬間安靜了。

  看著半夜就昏過去的姑娘,君臨仙打了自己一巴掌,心想:姑娘,我對不起你呀,我真是個禽獸,以后我會好好補償你的,下次來了,我還找你!

  穿好衣服的君臨仙,打開門一腳就踹了上去:

  “你特么又這樣,要,要干嘛?”

  怒火沖天的君臨仙邊踹邊罵,第二次被這傻徒弟打擾了,再多來幾次,以后不用當男人了。

  委屈巴巴的蒼凌天看著生氣的師父默不作聲。

  “怎么?說你兩句,你就不樂意了?耷拉個臉給誰看呢?”

  不說這還好,一說著蒼凌天瞬間忍不住的哭了:

  “師父!對不起呀,我給咱們師門丟人了,嗚嗚……”

  “咋滴啦?大早上的哭哭啼啼的!”

  “昨晚……昨晚花魁到我房間,待了沒三分鐘就走了,嗚嗚……給男人丟臉了,給咱們師門丟人了!”

  “好啦好啦!你還小,以后就會變好的,別多想了!”

  聽到這里,君臨仙也不生氣了,急切的安慰著。

  “我17了,不小了!比師父還大!看看我,再看看師父,了解的知道昨晚師父正在摘紅丸呢,不知道的,還以為昨晚師父殺豬呢!嗚嗚……”

  “別哭了,還修煉不修煉了,回森林!”

  一提修煉,蒼凌天瞬間來了精神,起身就走。

  ——

  “你去繼續悟槍吧!暢快了一下,心里應該放松了不少,你試試!”

  回到森林,君臨仙就催促著蒼凌天。

  神情低落的蒼凌天應了一聲就往根據地走。

  “小槍!你怎么回事,不至于這么受打擊吧!”

  看著不在狀態的徒弟,心疼的問著。

  “師父,我在想那個辛無畏,不和他打一場,現在我都沒心思悟槍,滿腦子都是他!”

  “一場明知是輸的切磋,至于這么念念不忘嗎?”

  “師父,我感覺我倆旗鼓相當呀!”

  “你筑基八層,人家筑基圓滿,你修煉的頂級功法,人家天賦強你十倍,你槍氣二層,人家刀氣一層巔峰,雖然你功法和對氣的領悟比他強,可人家的境界和修煉天賦比你強呀!除非你能悟出“蒼穹決”中的另外一絕,或者完善你現在掌握的“禁”字決,這樣才能旗鼓相當,現在你去挑戰,只是你痛快了,人家突破不了,他想和你戰斗是因為想突破到二層刀氣!找個對手淋淋盡致的大戰一場,你還是靜下心來努力領悟一下吧!“

  “師父,我努力領悟,絕不會給您丟臉的!”

  蒼凌天聽了師父的話,緩緩靜下心來堅定的說到。

  …………

  “系統,在不在?”

  好久沒聯系系統,君臨仙召喚著系統。

  “呦!稀客呀!宿主這是來準備打劫點什么寶貝呀?”

  “看你這話說的,咱倆一體,什么打劫呀!這是有點小事來求助系統大佬了呀!”

  “說吧,又想要啥了?”

  “這里的酒喝著太淡了,想喝點好酒!”

  “你大爺的,本系統只給修煉資源,不管你的生活,真把本系統當成保姆了嗎?我劈!”

  被雷劈的君臨仙吐口白煙,扭動著身體心想:幸好有神雷煅體!

  “系統,我是想要靈酒,靈酒可以助人修煉,別以為我不知道!”

  “本系統這里的靈酒都是極品,你也配喝?境界太低呀!”

  “我不管,我就要,那你給我換成下品的!”

  “宿主,你想讓本系統給你做垃圾?呵呵!本系統做不到!”

  “當初誰說的愿賭服輸來著?”君臨仙悠悠的說著。

  “………本系統認了,給你,此酒名為(臥龍醉)有著〈冰山地火百年釀,群龍臥榻萬世醉〉的說法!”

  “系統!酒遇到火,不是會燃燒的嗎?你還說地火釀的,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

  “都說了地火,地火!特殊火焰,特殊釀制,你這個白癡宿主懂啥!”

  看著氣急敗壞的系統,君臨仙悠悠的拿出酒一看:

  “臥槽!酒是真香,但是這么點,你養魚呢?”

  “雖說是下品的垃圾,但是宿主一個月最多只能喝三杯,再多就該爆體了,誰讓宿主修為這么垃圾呢!”

  “嘖嘖!真小氣呀!系統,你不是說這酒有著〈冰山地火百年釀,群龍臥榻萬世醉〉的說法嗎?龍呢?龍呢?”

  光顧說話的君臨仙,卻沒發現自己身后空間有著不一樣的波動。

  “臥槽!真來了呀!我還以為只是說法傳聞呢!宿主,快看你身后!”

  聽到系統這話,君臨仙一扭頭,頓時目瞪口呆,只見眼前的空間不停的扭動旋轉著。

  突然猛的出現一只龍爪!

  看到出來的龍爪,君臨仙瞬間懵逼得爆著粗口:

  “臥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