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以螻蟻之身闖異界 > 第十五章 擊殺兇鱷
  第二天傍晚,無聊的君臨仙靠在石頭上畫著圈圈,

  “咳咳!”

  渾身是血的蒼凌天搖搖晃晃的從遠處走來,身后仿佛還拖著個龐然大物。

  “哎呦,烈焰馬,不錯呀!實力見長了!”看清是什么東西,君臨仙不斷贊賞。

  “嘿嘿,還好啦,不過真的好痛快,我現在已經摸到了筑基六層的屏壁,并且槍氣也到了二成了,感覺明天差不多就能順利突破了!”

  “抓緊做飯吧!為師快餓死了,先把馬鞭整下來給為師烤了!”

  “好嘞!”

  說完,蒼凌天就開始處理著烈焰馬。

  香味伴隨著樹枝燃燒的噼里啪啦聲傳來,君臨仙一個鯉魚打滾的坐起來,

  “馬鞭好了沒,先拿來為師嘗嘗!”

  “好了,好了,師父你怎么喜歡吃這種東西呀?”

  “小槍呀!你還小,不知道這東西的好處。”

  “我不小了,槍也不小!”蒼凌天嘟囔著轉身看著馬腿。

  君臨仙看著這雄偉的馬鞭,一口下去,哎呦,真筋道,彈性十足。

  蒼凌天拿著烤好的馬腿來到師父身邊坐下邊吃邊問:

  “師父,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我戰斗的時候感覺渾身舒暢,有種莫名的興奮感呀!”

  “還記得給你融合的體質不?(金晶戰骨)那是特殊體質,只有戰斗才能發揮體質的天賦!好戰,這是特性!”

  “哦,我說么,我還以為我心里出現問題了呢!”

  “你練眼怎樣?四天能完成不?”

  “快了,今天有小悟道丹的幫忙,捉到了一絲感覺!”

  “那快吃吧!吃完再去練會,感覺有把握了,就出槍試試!”

  “唔……唔……”。

  滿嘴都是肉的蒼凌天,嗚嗚的發聲應答著。

  ——

  十天后!

  “小槍,這特么都十一天了,這就是你說的五天?老子都快壓不住了!”

  每天各種鞭,各種補的君臨仙暴躁的咆哮著。

  “師父,快了,你看,我現在都筑基八層了,昨天出槍只差一絲絲就刺穿那蒼蠅了。”

  “你給我速度,再這么墨跡,你自己一個人修煉去,老子一人回城去。”

  “放心吧師父!就這一兩天的了!”

  “滾滾滾!快去!”

  經過十天的修煉,蒼凌天的眼力突飛猛進,而君臨仙的欲望也是突飛猛進,每天各種鞭,能不補嘛!

  “師父!我走了,不過這幾天的糞坑我感覺有點說不出來的感覺,好像有什么變化。”

  “怎么?啥感覺?看糞坑習慣了感覺親切了?”

  聽著師父這話,蒼凌天瞬間無語了,跟師父道了個別轉身就走。

  ……

  跟往常一樣的蒼凌天,握槍靜站著,目不轉睛的盯著面前鋪天蓋地的蒼蠅;

  突然眼神一凝,提槍猛刺,沒扎著;

  “哎!又差一點!”

  嘆了口氣的蒼凌天一扭頭,總覺得糞坑里好像有活物在動。

  在這十幾天,從來沒感覺糞坑中有東西,被好奇心驅使的蒼凌天走到糞坑旁。

  發現坑中真有東西,活物扭動著身體蠕動著,瞬間感覺岸邊有人,一扭頭,猩紅的雙眼死死的盯著蒼凌天,直接沖了過來。

  看著沖來的活物,蒼凌天還沒來的驚訝,連忙提槍就刺;

  附帶著二成槍氣的“擎天魔槍”刺到眼前這怪物身上,竟然只留下了不深不淺的傷口。

  還沒來得及驚訝,由于刺停沖來的怪物,急停的原因,怪物身上的各種糞便,濺了蒼凌天一身。

  “嘔!”

  還沒嘔完,怪物尾巴一個橫掃,蒼凌天連忙用槍格擋,雖然擋住了,但是尾巴上的殘留的糞便拍了蒼凌天一臉。

  “嘔!師父,救命呀!”

  …………

  正在愜意曬太陽的君臨仙,聽到自己傻徒弟的呼救,一個身法消失在了原地;

  “七色身法:藍”

  走到坑前一看,“臥槽!小槍,你拿糞坑洗澡了?”

  聽到這話,蒼凌天瞬間沒忍住吐了起來,干嘔了一下,連忙指著怪物說:

  “師父,這不知道哪來的怪物,在糞坑里出來的,一出來就攻擊我!”

  君臨仙扭頭看著渾身沾滿糞便,緩緩蠕動的怪物,

  “嘔!”

  “不光味道難聞,看著也惡心呀!小槍,這段時間委屈你了!”

  “師父,這是啥玩意呀!生存在糞坑里,實力還好強呀!”

  君臨仙捂著鼻子盯著怪物,眼睛瞬間也被辣的流出了眼淚。

  “咳咳!嘔!”

  干嘔了一聲,君臨仙撓頭說道,“看著外形像是腐尸兇鱷,二階魔獸,一般以腐肉為食,小槍,你習慣這里的味道了,實力也提升了不少,這怪物就交給你了!加油!”

  說完就準備走。

  “師父,等等,我和他戰斗我沒意見,這段時間我也在二階蠻獸口中逃脫過,但這味道我真受不了,我都站不穩老想吐!”見師父要走,蒼凌天急忙喊住

  “系統?在不在,給我來個能暫時失去嗅覺的丹藥!”

  系統沒鳥他,君臨仙剛打算讓蒼凌天忍著,卻發現儲物空間里多出來一顆丹藥。

  “張嘴!”

  君臨仙沒多想,拿出來就朝蒼凌天彈去。

  蒼凌天服下丹藥,感覺突然聞不到臭味了,看著面前的兇鱷,提槍就往上沖,罵道:

  “麻痹的,弄老子一身屎,今天你活不成了!”

  充滿怒氣的蒼凌天一槍刺在兇鱷的側背,順勢一挑,可惜兇鱷體積過于龐大,絲毫未動。

  兇鱷吃痛,血色的雙眸更加血紅,四爪用力,長著血盆大口瞬間到了蒼凌天面前。

  慌忙中的蒼凌天一個閃躲,下意識的使出了“禁”字決。

  “蒼穹決:禁!”

  兇鱷雖然固定住了動作,但是緩沖力道沒停下,直接沖到了君臨仙的面前。

  “嘔!小槍,你大爺的,能不能顧著點老子!我……”

  剛罵一半,君臨仙扭頭沖了出去,禁止時間已到,兇鱷已經恢復了正常。

  “失誤,失誤!不過師父,這兇鱷……”話說一半,蒼凌天停止了發問。

  “怎么了?想問什么?”

  “沒什么,您在一旁看好了!”

  蒼凌天心想著,什么都問師父,自己什么時候才能徹底成長起來!

  想到家族血仇,瞬間雙眸血紅,伴隨著“金晶戰骨”散發的股股戰意,提槍又沖了上去。

  “刺,挑,砸,點,劈,戳”

  槍法的各種招式被蒼凌天耍的行云流水。

  兇鱷渾身是傷,可惜都不致命,疼痛只能激發它的獸性,一個神龍擺尾,一尾把蒼凌天抽向糞坑。

  蒼凌天看著方向,頓時心慌,運用全身的力氣把“擎天”往地上使勁一杵,固定住了身影。

  “好險呀!差點吃到不該吃的東西。”

  蒼凌天劫后余生的拍了拍胸脯。

  “小槍,你們都打了快半小時了,累不累,能不能速度點!”

  君臨仙在這臭氣熏天的地方實在待不下去了,忍不住的催促著。

  “哎!好嘞師父,我已經抓住他的弱點在哪了!”

  答了一聲,蒼凌天一個箭步沖上去,運轉著全身的靈力,猛的刺向兇鱷的頭部,吃痛的兇鱷張著腥臭的巨口朝著蒼凌天撲來,蒼凌天抓準時機,一槍捅在兇鱷的喉部,奮力一挑,看著離地的兇鱷,一招“穿云”直接刺入了兇鱷的腹部,沒有渾身的鱷鱗保護,槍頭都莫入了肚中。

  看著倒地不動的兇鱷,蒼凌天坐在地上喘著粗氣,大聲的哭喊著:

  “師父,我沒讓您失望,您看,我做到了!二階魔獸我斬殺了!嗚嗚……”

  君臨仙看著激動的蒼凌天,走到身邊,打算揉揉他腦袋安慰一下,一看它渾身的東西,停下了動作:

  “不錯!還算可以,就是用的時間太長了,你那武技什么名堂?”

  “師父,就還可以嗎?這二階蠻獸相當于蛻凡境高手了,我那武技是家傳的。”

  “怎么?這就滿足了?你要知道,魔獸沒什么腦子,要是蛻凡境高手,你覺得還是這個結果嗎?還是抓緊繼續悟槍吧!你上次要是悟出來的是戰技,今天就不會是這種結果了!”

  聽到這里,蒼凌天默不作聲,只是覺得師父對自己是不是過于苛刻了。

  “小槍,是不是覺得為師對你太苛刻了?”感覺到徒弟的表情變化,君臨仙張嘴問道。

  “師父,有一點,我現在筑基八層的實力,擊殺二階魔獸,我感覺已經很自豪了,您還是不滿意,我不知道您的標準是哪?”蒼凌天抬頭看著君臨仙低沉的說著。

  看著徒弟低沉的心態,君臨仙坐下來嘆了口氣;“小槍,你要記住,身在其位,必承其重,我不可能只有你一個徒弟,你身為大師兄,肩上的責任就代表著你以后必須站在最前方,保護著你的師弟師妹們,如果你倒下,又有誰來保護你的弟弟妹妹們呢?你必須挑起做大師兄的責任,別怪師父心狠。”

  “師父,那我不做大師兄好不好,您再去給我找個師兄唄!”

  聽到這話,沉默片刻的蒼凌天堅定內心的想法,抬頭跟師父開玩笑的說道。

  “我特么踹死你,你個倒霉玩意,老子費勁心思教你,你就是這么回報我的?”

  話音剛落,君臨仙瞬間炸毛,一腳踹了上去,邊踹邊罵。

  “師父,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別生氣!”蒼凌天急忙解釋著。

  “知道你開玩笑,要不然,我會下手這么輕?再有下一次,小心你的腿,打斷了喂狗!”君臨仙狠狠的威脅著。

  蒼凌天站起來信誓旦旦的說著:

  “師父,放心吧!這是最后一次,身為大師兄,我會拼盡全力,保護好未來的師弟師妹的,這份責任我拼了命,也會把它承擔起來!”

  畫風一變又說道:

  “不過師父,就您這懶散的樣子,您確定還能騙到徒弟嗎?我就是您騙來的!”

  聽到這,君臨仙的肺差點氣炸了,直接罵著威脅:

  “你特么哪來這么多問題,能不能快點去洗個澡,老子欲火已經壓不住了,急著回城呢,再多逼逼,信不信老子讓你當不成男人!”

  聽到這話,蒼凌天轉身就往叢林中跑去,就留下一聲:

  “馬上,很快的,師父等著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