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能無限增幅 > 第180章 善即是原罪
  一座破敗的大殿之中,洛羽跪在地上。

  而他的身旁則是葉浩!

  葉浩肩膀之上的小金淡淡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洛羽,隨即打了一個哈切,一臉的睡眼朦朧。

  “是不是感覺到一陣陣空虛?”葉浩微微一笑,低聲問道。

  而洛羽聽到之后眼神之中有一絲絲迷茫。

  是啊,自己從小就遭受無數的磨難,但只要有妹妹在,一切都是值得的。

  縱使每一次出去找吃的回來都遍體鱗傷

  但只要見到妹妹看到吃的一臉的開心,他心里就滿足了。

  現在妹妹死了,支持他的動力也沒有了。

  日后他要如何,他要做什么都不知道。

  之前他只想和葉浩學武,等實力強大了就將青陽宗滅門。

  在他想來,這或許就是自己一輩子奮斗的目標了。

  然而誰知道葉浩的實力太過恐怖。

  僅僅只是點了一下自己的腦門,自己就擁有了毀滅整個青陽宗的實力。

  眼眸一閃之后,他眼眸之中原本的光彩慢慢的消失。

  “師傅,從今以后我就一輩子服侍您!”

  洛羽低沉而堅定的話,卻是讓葉浩眉頭一皺。

  說到底還是小孩,沒有任何的人生規劃。

  在所有的動力消失之后,小小年紀就心如死灰也是正常的。

  “服侍我?哈哈哈,不需要!

  我收你為徒,可不是想要你日后能報答我什么。

  只不過看你順眼,怎么?你不想報仇了?”

  葉浩輕笑一聲,隨即慢慢的朝著破敗的大殿之外飛去。

  洛羽看到之后,連忙朝著葉浩追了過去。

  將洛羽的實力提升到了行星境,也就是這個宇宙的元嬰級。

  洛羽不僅擁有了滅殺整個青陽宗的實力,還能御空飛行。

  “師傅,我不是已經報仇了嗎?”緩緩的朝著天空飛去的洛羽疑惑的問道。

  “報仇?你確定你報仇了嗎?”

  葉浩飛到高空之后,緩緩的停了下來。

  洛羽頓時疑惑。

  自己的父母乃是因為天災死去的。

  而自己妹妹的仇,自己已經報了。

  他真的想不到自己還有什么仇怨。

  “你可知道天地間所有人的命運,是誰捏造的嗎?”葉浩俯瞰著大地,問道。

  洛羽一愣,隨即看了看天空。

  “徒兒不知!”

  不過想了一下,洛羽還是疑惑的搖搖頭。

  “是不知,還是不確定?”

  葉浩輕笑一聲。

  “說起來,命運這種東西,本是自己決定的。

  但自己的每一個決定又逃不過天道的安排。

  可以說,你一生的命運已經注定,你的每一個決定只不過是從天道,也就是你們說的昊天。

  安排的這一條命運走到他安排的另外一條命運之上!”

  葉浩的一頓解釋讓洛羽聽的一陣迷惑。

  當然,葉浩也不求一個十歲沒有見過多少世面的少年能理解。

  “修仙,乃是逆天而行。

  然而,你所謂的逆天,其實不過是昊天已經安排好的。

  既然是安排好的,又何談逆天。”

  說到這個的時候,葉浩周圍的命運法則瘋狂的暴動著。

  領悟了命運法則的人有能力跳脫出命運的安排。

  但也不意味著天道就會容許別人隨意泄露很多人都想不通的事情。

  看著越來越迷惑的洛羽,葉浩微微搖頭。

  其實別說是洛羽,就是他肩膀上的小金都是一臉疑惑。

  沒辦法,小金是嗑藥成長起來的。

  雖然實力無比恐怖,但修煉一途之上其實和洛羽差不多。

  “其實說白了,昊天本無意識,所以對任何人都是公平的,但有一類人除外。”

  說到這里葉浩眼睛盯著洛羽。

  洛羽頓時一愣。

  難道!

  “你的體質乃是世間無數紀元都不會出現一個的萬劫殺戮之體。

  此等體質的人只要成長到巔峰,就是昊天都能斬滅。

  所以,任何宇宙的昊天都不會容許你這樣的人健康的成長下去。”

  葉浩說到這里之后,洛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頓時臉色大變。

  “師傅,難道我從小遭受的所有災難,都是因為我的體質?”洛羽不敢相信的問道。

  “沒錯,天道是公平的,也是自私的。

  他的公平其實也是為了天道正常運轉。

  而對你的不公平,也是為了天道的正常運轉。

  其中沒有絲毫的個人情緒,但對你造成的傷害,確是實實在在的。”

  不是葉浩在搞事,而是既然已經收了洛羽為徒了,那他就不會放任自己的徒弟被人欺負。

  即使是天也不行。

  “也就是說父親,母親,悅悅的死都是昊天做的?”

  洛羽眼眸之中頓時散露出一絲絲殺氣。

  “你只是你的家人,只要是任何關心你的,任何對你有所照顧的人,都會死在天道的算計之下。”

  葉浩說著,眉頭微微一皺。

  因為他感覺到周圍的天地元氣慢慢的變化著,法則之力也是飛速的暴動著。

  但葉浩僅僅只是意念一動,周圍的法則之力就平息了下來。

  “原來村子的人都是因為我才死的。

  原來照顧過悅悅和我的乞丐爺爺,也是因為我才死的!

  原來都是我害了他們!”

  知道真相的洛羽失魂落魄地呢喃著。

  怪不得有算命的說自己是天煞孤星。

  原來全部都是因為自己的體質!

  突然,他臉色一白。

  “師傅,那您怎么辦,我不拜您為師了,您會被我連累的!”

  洛羽頓時遠離了葉浩一截。

  生怕自己把葉浩克死。

  葉浩看到這一幕,頓時無語。

  “你小子,就這么小看你師傅我?

  僅僅只是天道,還奈何不了你師父我!”

  葉浩無奈的笑了笑,不過這小子能想到這個,也還算有良心。

  “天道,不過只能對實力低下的修士,甚至普通人做手腳。

  至于強大的修仙者,天道沒有意識,所以也不會對付他們。

  而你也只有在實力低下的時候,會被天道針對。

  只要你實力強大了,他也不會再針對你!”

  葉浩對著洛羽解釋到。

  “師傅,那我現在已經成為傳說中的元嬰大仙人了,是不是天道就沒有辦法對付我了?”洛羽激動的說道。

  他實在是再也不想關心自己的人再受到傷害了。

  雖然現在只有師傅一個關心自己,但以后保不齊還有別人。

  “哈哈哈,元嬰,還差得遠呢,等你成為大乘期修士再說吧!好了,言歸正傳!”

  笑了笑洛羽的天真之后,突然葉浩眼眸一凝!

  “從現在開始,你的最終目標就是屠滅天道!”

  北斗大陸!

  一座整個昊天宇宙之中,可以排到中等的大陸。

  在這個大陸之上,人們只信奉一條準則,那就是實力!

  實力強大的人是人上人。

  縱使你腰纏萬貫,沒有實力,也是下人。

  “我和你說過,世間有好人壞人,對于壞人,你只需要拿起刀斬殺就行。

  但這并不意味著你遇到好人,就只能手下留情。

  只要是妨礙你的人,不管是誰,你只需要一刀斬之!”

  葉浩冰冷的話讓洛羽一陣迷惑。

  “怎么?是不是覺得我說地和你父母教導的有點不同?”

  葉浩輕笑一聲。

  “是的師傅,我父母從小就教導我要做一個好人,不能做任何的壞事。”洛羽恭敬的說道。

  葉浩聽了之后微微點頭。

  “沒錯,任何父母,在教導自己孩子的時候均是會這么教導。

  走吧,我帶你去看點東西,你就知道了!”

  葉浩說著,指尖朝著前方點去。

  下一刻,前方的空間就破碎出來一個空間通道!

  在洛羽疑惑的目光之中,葉浩帶著他來到了一座大陸邊陲城池之中!

  “你看,那里就是這座城之中第一善人的家!”

  說著,葉浩指著一座落魄的府邸!

  只見府邸門口,一個穿著寒酸的中年男子猶豫著似乎不想進去!

  吱呀!

  突然,大門打開了,一個面黃肌瘦的小姑娘走了出來。

  “咦,父親,您回來了?”

  七八歲的小姑娘驚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哎!回來了!”

  中年男子扯出一抹笑容。

  “對了父親,母親的藥您買回來了嗎?”小姑娘連忙問道。

  然而中年男子卻是臉色一僵。

  “這!我……”

  中年男子支支吾吾的沒有說出一句話。

  “是不是,李善人家!”

  突然,一隊官兵從遠方走了過來。

  “我就是李良!各位官老爺有何要事?”

  看到官兵來,小姑娘嚇得連忙躲在了自己父親的背后。

  畢竟這些人都是兇神惡煞的。

  “今日在藥鋪門口,你是否將錢財送給了一個受傷男子,你和他什么關系?”

  為首的官兵對著李良拱了拱手,行為還算恭敬。

  “啊?父親,你將給母親買藥的錢送人了?”

  頓時,小姑娘不敢相信的叫了起來。

  李良頓時尷尬了!

  “小孩子懂什么,此事等一下再說!”

  連忙將氣鼓鼓的女兒拉到了背后。

  “官老爺,我見那人受傷,似乎沒錢治病,就先借給他一用,不知有何問題嗎?”李良疑惑的問道!

  “問題?問題可大了,那人原本已經要死,我們也要抓住他了。

  可是因為你幾兩銀子,現在被他跑了。

  你可知道,在這十日里,他已經殺了不止百名幼兒了?”

  為首的官兵冷哼一聲。

  要不是李良的善人之名,他早就一刀砍了過去了。

  “什么?他就是最近官府追殺的殺人狂魔?”

  李良驚駭的叫了一聲。

  “哼!沒錯,就是他,念在是你,官府不追究你的責任。

  但若是你再見到對方,記得盡快報案!”

  瞪了一眼李良之后,這一隊官兵已經離去。

  看到這里,天空之中的洛羽眉頭一皺!

  “師傅,這人簡直是爛好人,什么人都救!”

  不過李良也不知道對方的身份,所以洛羽也沒有多少氣憤。

  “好戲,還在后面。”葉浩眼眸一閃,淡淡的說道。

  只見下方的李良帶著自己的女兒回到了家中。

  家中除了他們父女兩,還有一個臥病在床的婦女。

  而此時婦女似乎生了重病,連喘氣的力氣都沒有了!

  “咳咳咳……是……是官人回來了嗎?”婦女劇烈的咳嗽了幾聲,疑惑的問道!

  “母親!父親又把錢送人了!”

  然而,小女孩的話讓婦女瞬間一僵。

  “夫人,我……這!”

  李良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然而他話還沒有說出來,婦女就流淚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咳咳咳……

  多少次了,那錢可是我們最后一點錢了。

  你就是給小魚買點吃的填一下肚子都好啊!你……噗!”

  婦女激動的對著李良說著。

  神情越是激動,就越是咳嗽,

  心死了,什么藥液沒有用了。

  最終一口血噴出,沒有了氣息!

  看到這里,天空之中的洛羽頓時拳頭握得緊緊的!

  “廢物,簡直是廢物,連家人都保護不好,還有臉去接濟別人!”

  洛羽似乎是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還有自己的家人。

  “你說,此人還是好人嗎?”葉浩平靜的問道!

  “哼!連自己家人都保護不好,還算什么好人!”

  洛羽冰冷的哼了一聲。

  “然而,即使這樣,也改變不了他是這個都城大善人的事實。

  事情還沒有結束,你這幾天且在這里好好看著,記住,不要插手!”

  葉浩說完,就消失在了原地。

  而洛羽則是按照葉浩的話,懸浮在天空之中看著下面的事情發展!

  很快,李良就潦草的將自己的夫人下葬了。

  他也很悔恨自己為什么不留一點抓點藥。

  至于為何潦草下葬,實在是他已經沒有錢了。

  他父親生前乃是富甲一方的李員外。

  對于李良的善良一直引以為豪。

  在一年之前就將家業交給了李良打整。

  然而就在十個月前,不遠處的都城妖獸作亂,無數人流離失所。

  李良居然變賣家產,接濟難民。

  等知道這件事之后,李良已經將自己家能賣的都賣了。

  最終老爺子氣得撒手人寰。

  沒有了資本,縱使是經商天才,也不可能賺得到錢。

  所以李家一下子就成為了一個落魄家族。

  而他得到的僅僅只是一個李大善人的稱號。

  而且這個稱號僅僅只是外界的人給他的。

  對于這個城池的人,恨他入骨。

  因為他的動作讓所有的難民涌入了這個都城之中。

  人一多,犯罪就大幅度提升。

  而他李良沒錢了,難民也不去找他,就去找別的人。

  所以這個李大善人,若是可能,早就被都城的人分尸了。

  然而,就在婦女死后第二個夜晚。

  一個黑影突然沖到了李家的祠堂之中。

  將李良嚇了一跳。

  黑影瞬間跪在了李良面前。

  “李大善人,是我啊,就是幾天前你救了我!”

  李良一看,居然是那個殺了近百個孩子的殺人犯。

  “快,他朝這邊跑了,包圍李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