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靠抽卡征服修真界 > 第60章 孰勝孰負,戰左南星
  那道纖細的身影持棍而立,如同單薄蒼白的紙片,緊攥在棍子上的指節泛白,甚至用力到有些輕顫,挺直的身軀隱約有些不穩,脊背微顫,好似失去長棍的支撐,下一秒就要倒地一般。

  少女微低垂著頭,墨發掠過白皙纖細的側頸,可以看出細微的青筋,蒼白面頰上此刻更是暈染出一層不自然的嫣紅,輕抿的紅唇則是毫無血色。

  就在這時,少女身軀微弓,其握在棍上的指尖微微一動,帶著微不可查的麻意,腳步也突然踉蹌了下,竟猛地嘔出一口鮮血。

  蘇長情抬袖毫不在意地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白皙的指縫間沾染上刺目殷紅,此刻她的眼瞳卻如墜星辰,泛起了笑意。

  四周悄無聲息,比斗臺上僅剩下一人。

  蘇長情的視線往臺下看了過去,恰好與方才被最后一擊驚雷心給打落下臺的謝珺瑤對上了。

  兩人視線相撞。

  謝珺瑤胸口暈染出一大片血跡,卻也依舊站得筆直,心中雖微有波瀾,而臉上神色卻平靜淡漠如故,她沖著蘇長情點了點頭,隨即轉身離去。

  此番比斗,是她輸了。

  她也并不是什么輸不起的人,再者經過此次交戰,她對劍法的入微之境好似隱約有了新的體悟,在心境上亦是有所感悟。

  遠去的人影背脊如竹,銳氣充盈,就像是神兵寶劍般的凜然鋒銳,也帶著恍若拒人如千里之外的清風明月,只是隱約透出來的氣息卻有些不穩,可以得見定然是受了不輕的傷。

  蘇長情收回視線,隨后又抬眼看向懸于天幕上的排名榜,此刻原先排名第二的“謝珺瑤”三字黯淡落下,取而代之的“蘇長情”,而排在首位的任是那位“左南星”。

  少女的目光凝在首位上一瞬,便收回了視線,隨即直接就地盤膝而坐,將長棍放在一側,掏了幾顆丹藥丟進嘴里,開始恢復傷勢起來。

  氤氳清氣由體內逸出,星力也環繞在少女的身周旋轉,藥力順著她的經脈蔓延開去,將她五臟六腑的傷急速修補起來,胸口處的血痕也快速地結疤消失,只留下衣服上的血跡。

  道臺上的長老們本就時刻關注著蘇長情所在的那方石臺,此刻見此情狀,面色不一而足,或有驚訝,或有欣賞,隨后便紛紛議論了開來。

  “想不到珺瑤竟是落敗了,看來聞玄的這位徒弟不僅是召喚師天賦出眾,棍法天賦更是驚人。”

  開口的是通明峰的長老,謝珺瑤是他們峰主的首徒,劍道天賦雖是比不上曾經的聞玄那般卓絕,卻也是天賦出眾的少年英才。

  且在年紀輕輕就已是結丹之境,更是以劍胎入金丹,悟出了奇中求正的劍意,倒是未曾想到如今竟折在了蘇師侄的手里。

  “謝師侄的劍法似亂實整、劍意更是純粹;即便是落敗了,姿態亦是不卑不亢,世境倒是收了個好徒兒。”邵陽峰某位長老也開口道,而他口中的世境正是通明峰的掌峰,當視線落在石臺上打坐的身上時,話鋒又是一轉:

  “不過,這蘇師侄對于危險的感知卻是頗為敏銳啊,若不是修習棍法的話,倒也是個修劍的好苗子!”

  其他長老也附和笑道:

  “的確,蘇師侄這性子倒是剛烈,竟是以筑基后期硬撼上了謝師侄,且在處于下風時,亦不曾選擇召喚,難怪聞玄當初會選擇收她為徒,如今看來確有他幾分神韻。”

  聞言,通明峰的長老又再次開口,“不錯,須知珺瑤已是金丹境,又是劍出無回的性子,劍勢更是狠辣悍然、鋒銳無匹,如此蘇師侄還能無半分滯澀地出手反擊,心志果真堅毅無比。”

  “……”

  在臺上盤膝恢復傷勢的蘇長情,對于道臺上長老們的想法一概不知,只專心地修復著方才與劍修交手而受損的五臟六腑。

  隨著藥力一遍又一遍洗刷她的身體,時間也一點一點的過去。

  恰在這時,石臺上的防護驟然散去,一道修長的身影躍上了此方比斗臺。

  蘇長情悠悠然拿起地上的長棍,隨即起身,抬眼看了過去。

  視野之內,唯有一道全身都籠罩在黑色衣物中的修長身形,甚至連臉也被帽兜遮蓋住,只能看到白皙鋒利的下頜線。

  蘇長情眨了下眼,心中漫上些許疑惑。

  這人……

  難不成是什么頂流嗎???

  穿得如此嚴實,反倒是讓人越加把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想要試圖看清他的面貌了。

  在蘇長情打量對方的時候,道臺上的長老們也關注到了賽場上的情況。

  畢竟宗門大比都已經快到尾聲了,還在交戰的比斗臺也就剩下這一座了。

  真的很難不注意啊。

  況且,其中還有個穿得烏漆嘛黑的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