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靠抽卡征服修真界 > 第48章 四周皆打,滿地找牙
  ……

  蘇長情眉心微蹙,流露出脆弱易碎的美感,不斷地強力抽取靈竅中的星力,導致此時她的臉色也蒼白得過分。

  而眼下與少女交手的刀修弟子見狀,心里十分擔憂,他好怕自己一刀下去,蘇師妹會被自己強勁的刀勢給震得與世長辭啊。

  ——嗯,即便他劈出來的一刀比一刀狂暴,一刀比一刀冷厲,但這并不妨礙他在心里默默地關心著脆弱的蘇師妹啊。

  可以確定,這位逐月峰的刀修弟子在嘗試一種很新的師兄妹情誼。

  不是他想攻擊師妹,都是他的手和刀有自己的想法,刀修弟子為自己生生忍下一把心酸的淚水,他眼神很是復雜看向蘇長情。

  唉,希望蘇師妹能看懂他的真心。

  而蘇長情不僅看不懂他的真心,反而覺得面前這個逐月峰的師兄先前是不是與她有仇?

  向她劈斬而至的刀越發的狠厲,每一刀的威力都十分驚人與狂暴,瞬間一種沉重的壓迫感撲面而來,仿若要將她給碾壓倒地。

  蘇長情面色雖是蒼白至極,然而實際上她體內的星力還是十分充沛的,至少不像刀修弟子想得那般一刀就去見泰山府君。

  少女紅唇凝成一線,她忽然彎了彎眼,朝著刀修弟子抿唇笑了笑,好似破開凍土的春意。

  她握在燒火棍上的指骨泛起一抹寒白,下一瞬,長棍一旋,力透棍梢,星力驟然布滿棍身,似斗轉參橫的萬卷星羅,一道星火印凝聚到極致,瞬間爆發開來。

  少女柔弱溫柔的微笑下是冰冷的劍鋒和染著毒的荊棘尖刺。

  “轟——”

  “砰——”

  “鏘——”

  刀與棍直接碰撞,棍身彎曲,刀身輕顫,森寒銳利的刀勢倏地破碎,好像被狠狠撞擊來的棍勢與星火印給從中劈散開。

  刀修弟子臉色一變,被刀棍兩種長武碰撞的力量給反震得后退了一步,他雙瞳微微瞪大,好似剛剛發生的情況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的錯愕。

  他視線上下打量了下蘇長情手中的燒火棍,心中驚疑不定,明明是再普通不過的長棍罷了,使出的力量竟如此驚人!

  還不等他想明白,漆黑到極致的燒火棍蘇長情手中旋轉不停,一招舞花棍使出,揮動之間所帶起的勁風呼嘯,猶如一陣暴風襲卷開去。頃刻間,無花棍順勢轉為掃棍,朝前猛然劃過一道完美弧線,一股強大磅礴的氣勢橫掃而出,彌漫整座廣場。

  棍是無刃長武,看似比要刀劍更仁慈,實則其攻勢向來是大開大合,更適合破敵——

  你進我退,你退我進;

  四周皆打,滿地找牙。

  少女有著柔軟纖細的身段,背脊卻挺拔,此刻似蹙非蹙的黛眉暗藏著冷意與鋒銳,棍端橫掃間閃過極致的寒凜鋒芒,令人心神都不由為之所攝。

  刀修眉弟子眉宇一凝,此時周身環繞著霸道強橫的氣息,刀意縱橫,霎時這一刀刺殺而出,刀身金光閃爍,不過瞬息就仿若化為一條金色蛟龍沖出深淵,宛如擊破山碎石劈斬而下。

  棍風與刀勢相交轟然爆發,劈里啪啦地炸裂開來,就連兩人身處的這方石臺在這種破壞力下竟隱約出現震動碎裂之象。

  爆涌的棍風和刀勢交匯的力量席卷天空,引得周圍風云變幻,場面之聲勢浩大。

  余波在石臺四周震蕩開去,輕而易舉撕裂蘇長情和劍修弟子的屏障,竟令兩人都不由被余震生生地逼退了幾步。

  蘇長情皺眉看了看自己的裙角,已經被方才的力量給劃破了一大塊,而劍修弟子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兩只衣袖的衣衫都盡數破碎,露出的雙臂青筋根根崢嶸暴起,小麥色的肌肉線條流暢緊實,充斥著難以馴服的野性與兇戾,看上去甚至要比肖賀來得更像體修一些。

  猩濃的血氣往上涌,面色蒼白的少女強力把它給壓了下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