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靠抽卡征服修真界 > 第33章 單兵作戰,不如共犯
  蘇長情有些詫異的揚了揚眉,并沒有如周圍的弟子一般立即表現出防備的情態,心念微轉,視線在自己所在的這方石臺掃視了一遍。

  石臺很寬闊,即便容納數百人也綽綽有余,并不會顯得擁擠。

  少女蹙了蹙眉,自己所在的這方石臺,數百名弟子中,僅有數十個煉氣期的弟子,其他大多數都是筑基期,甚至還有四五個金丹期。

  運氣著實稱不上好。

  又或許應該說棘手也不為過。

  第一輪混戰的規則是,在這數百人當中,僅有十個勝出名額,也就是說只有在這方石臺上站到最后的十個人,才能進入下一輪擂臺賽。

  在這樣的規則下……

  蘇長情眼眸微轉,果不其然,石臺中有些相熟的弟子們三三兩兩的站在了一起,輕易便可判斷出這些弟子已經組成臨時的結盟了。

  眼下石臺上獨自一人站著的,除了自己,也就只剩下那幾個金丹期的弟子了。

  欸,不對,還有一個人……

  蘇長情視線流轉間恰好與那雙眼的主人對上,她倏地一驚,隨即收斂起心緒,對那人緩緩露出一個輕柔婉轉的笑容。

  只是心里仍然不掩驚奇,垂下的眼眸翻涌著讓人看不懂的復雜情緒。

  這個沉默冷淡地獨自站在一旁的人,倒是難得讓她產生一絲……

  欺負小朋友的既視感?

  可這人周身所散發出的氣息卻是十分凝實,星辰之力沉穩地浮動著。

  蘇長情很快給出判斷,是個強敵。

  弱敵不可輕,強敵不可畏。

  蘇長情不會輕視任何一個對手,即便那個人看起來十分可欺。

  好歹她也是個經歷各類網文洗禮過的人,見識過得那種扮豬吃虎的主角沒有一車也得有一打。

  唯有穩健謹慎,方能保平安。

  蘇長情雖說不再看那位“小朋友”,實則大多數的注意力還是不由地落到了他身上。

  畢竟除了那幾個金丹期修士外,如今落單沒有組隊的筑基選手只有自己和他。

  很難不讓人留意。

  而被看作“小朋友”的人漫不經心地瞥了蘇長情一眼,不過瞬間就移開視線,心中卻同時在想,居然還有病秧子過來參賽?

  看那站都站不太穩的樣子,怕是無需半刻就會被人直接推下臺吧?

  雖然能感受到蘇長情的筑基后期氣息,但她看起來一副弱柳扶風的模樣,很難讓人提起戒心,只覺得自己一拳下去可能這少女半條命都沒掉了。

  蘇長情并不知道自己在別人眼中是個挨不過別人一拳的病秧子,若是知道,她自然是覺得……

  那當真是好極了!

  還有什么比對手的輕視與不在意來得更令人覺得美妙的事情嗎?

  像是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若有似無的氣機,那人如子夜寒星一般的眸子再度看了過來。

  蘇長情目光一抬,恰好與之對視上。

  那人皺了皺眉,盯著少女如水洗珠似剔透明亮的眼眸,這個病秧子作甚一直看著他?難不成是想讓他下手輕一點?

  不可能,別想了。

  蘇長情看著和自己對視的人露出苦大仇深的模樣,不由有些失笑。

  這個人皺眉的樣子真的好像奶黃包啊。

  那人體態蒼松勁瘦,看容貌不過是十二三歲的年紀,帶著幼齒的俊俏,還未脫去稚嫩之感,臉色十分白皙,還有著未褪去的嬰兒肥,皺起眉是就像是包子上的被捏出的一道道褶痕。

  卻不自知的擺出一臉冷酷的模樣,圓溜溜的貓瞳兇巴巴地瞪著你,倒是有些令人忍俊不禁。

  不過他的目光驕傲堅定,野心勃勃。

  蘇長情被他瞪著,反而朝他友好的笑了笑,看到那人貓瞳瞪得更加圓時,臉上的笑意愈發明顯,隨即眉心一蹙,視線徒然收回,長而密的眼睫微微垂落,掩唇輕咳了幾聲。

  那貓瞳少年舌根抵了抵尖牙。

  嘖,還真是病秧子啊。

  一個筑基后期的病秧子,有點意思。

  貓瞳少年指尖蜷了蜷,目光直白地又看了蘇長情幾眼,映入眼簾的是少女蒼白纖弱的膚色,掩唇輕咳間似有萬千愁緒悉數進眼尾的霞紅中。

  當即心念一轉。

  看來這個病秧子就是赤煉峰上被那位收作真傳的體弱多病徒弟?

  得出這個結論,貓瞳少年挑起眉梢,除了真的很弱之外,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蘇長情并不知道那個“奶黃包”心里一口一個病秧子的稱呼自己,她只覺得這人的目光突然純潔得像只不諳世事的野豬。

  破曉朝陽的光輝傾灑,天霞光都像籠罩在演武廣場上,周遭也開始變得喧鬧了起來。

  未等二人對視多久,石臺上已經有別的弟子分別對兩人率先發起攻擊了。

  誰讓這兩人都長著一副“我真的真的很弱”的樣子,讓人感覺不把他們先搞下臺都是對這兩人“弱雞”相貌的不尊重了!

  在兩道利刃襲來之際,蘇長情腳尖輕點,柔軟的身軀往后一仰,輕巧地避開了攻擊。

  與此同時,燒火棍也瞬息出現在她手中,纏繞著布條那端被她握在手里。

  棍身漆黑,看起來平平無奇,若是細看的話卻還是能看出長棍紋刻在神秘古奧的符紋。

  蘇長情膚色蒼白,星辰之力不過剎那便縈繞著她的身體,凜冽如驕陽,皎潔如明月,她慢慢轉過頭,看向襲擊自己的弟子。

  那個弟子是與她一般是筑基后期的修為,不過從氣息不穩,應當是方才進階不久。

  蘇長情心緒微定,霎時施展身法,緊接著一棍橫掃過去,棍勢凜冽縱橫,其中隱有萬物皆斬之勢。

  那弟子一驚,猛地往后退了退,卻沒想一時不擦

  沒有哪一種友誼的基礎比有著一個共同的敵人更穩固,所以單兵作戰,不如共犯!

  少年和蘇長情對視一眼,兩人一瞬就明白了對方與自己想的一致。

  接下來,兩人一邊抵擋攻擊自己的弟子,一邊緩緩向著對方的位置靠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