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靠抽卡征服修真界 > 第25章 成己身,不為天地囚
  燒火棍倏然從蘇長情手中飛出,她旋即身形微動,腳尖輕點,便穩穩當當地落在了燒火棍上,數息間,靈竅運轉,星辰之力凝聚腳下。

  燒火棍驟然加速,咻的一下就往天道院的方向迅疾地飛行,一連遁出數千里。

  蘇長情在心里暗自點頭!

  御棍飛行,走位分明,不愧是她!

  如此敏捷的御棍姿勢,風騷的飛行走位,誰看了不得贊嘆一句——

  哇,在逃裝逼犯啊!

  在被燒火棍載著回天道院的路上,蘇長情也同時在心里思索,等回到宗門后,就先去功善閣交任務,順便再去逐月峰找師兄師姐們了解一下往年宗門大比的情況;

  如此,她也才好知道自己需要防備的對手有哪些,而這些人又大概有什么絕技和招數。

  再者,胖頭鵝的毛估計這段時間應該都差不多長出來了,是時候為它理理了。

  如今的天兒多熱,她這純屬是為了它的身心健康著想啊,嘻嘻嘻。

  蘇長情為自己的舍己為鵝行為點了個贊。

  嗯,不過總覺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蘇長情緊蹙著眉,自己似乎忘記一件挺重要的事,但又實在想不起來是什么……

  燒火棍的速度極快,畢竟在修真界中高空飛行不限速也不限行,再加上妖獸山脈的位置距離天道院稱不上多遠,因而在蘇長情還沒想起自己遺忘了什么之時,就已經到天道院門前了。

  天道院山門前的風景極盛。

  舉目望去,入眼的是綿延橫亙的山脈,巍然聳立的山門,四周白霧祥云繚繞,靈氣氤氳,隱隱似有霞光流轉,而此刻瑤光熹微,妙風環繞,其間玉階隱隱,蔓延而上,亭臺樓閣盡皆延入云中,輕輕浮沉,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濤,雄偉壯麗,更增了幾分仙家氣象。

  山門的兩邊分別矗立著根巨大的石柱,右邊的石柱上纏繞著一條金麟曜日赤須龍,其中還鑄著一行筆鋒遒勁絕倫的行草——

  橫盡虛空,數象天地;

  無一可恃而恃者唯我。

  而左邊的則是盤旋著一只赤羽凌空丹頂鳳,氣勢絕倫又縹緲,亦有一行字跡——

  恒滅來劫,河圖洛書;

  無一可據而據者皆空。

  這兩句話的意思是,我成己身,三界之中來去自如,五行數術能奈我何?

  蘇長情每一回見到,都不得不感嘆一句,夠狂夠野,畢竟連門派都叫做天道院,疑是沖虛去,不為天地囚,狂野又不羈的風格可見一斑。

  此刻的晚霞透過云霧,淺金色的光暈一束一束灑下,投下幽幽淡淡的影子,宛如奧妙的幻影,令人心胸為之一寬。

  蘇長情欣賞了一會,便抬步踏入了玉階上。

  他們天道院貼切來說,其實就是一所綜合性修仙大學,其中的專業課程設置頗多,諸如各刀劍棍法,五行八卦,奇門遁甲,各類心法心經等等。

  這些課程在天道院中均有開設公開課,弟子們若是感興趣皆可去旁聽。

  其內部主要是分成七座大峰,分別為逐月峰、邵陽峰、四相峰、通明峰、青梧峰、沖虛峰,最后還有他們赤煉峰。

  這七座峰也可以理解為綜合大學中的院系,其中沖虛峰為主峰,亦是院長居所和門派核心所在,而其余的六峰各有一名掌峰坐鎮,地位卓然,掌峰少說也得是真尊修者,也就是分神期修為。

  而元嬰真君當獨居一峰這個定例,亦是在這七座大峰所在的區域內,另選峰頭;

  不過他們赤煉峰屬于例外,她師尊陸斐然不過是真君修為便成為赤煉峰的峰主了。

  其中緣由有二:

  其一是因為陸斐然的師尊是太上長老的弟子,在門派內是師叔輩分,地位崇高;其二或許是超等生的特殊待遇,畢竟他的劍道天賦和根骨在天道院無人能出其左右,凌駕眾多優等生之上,突破到真尊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況且目前他也只是被稱為峰主,而不能被叫做掌峰,唯有真尊修為方能被稱作掌峰。

  只是如今,估計誰也不曾想到,如斯劍道天才竟半路折損了……

  再說回其他六峰,逐月峰和赤煉峰算得上是比鄰而居精通刀法和刀訣,修的刀之道,求得是百兵刀為王,自顯吾輕狂的意氣;

  邵陽峰和通明峰,修得是御劍之道,求得是一劍通天破萬法;不過這兩峰均是劍修,因此經常針鋒相對,上演武臺最多的就是他們,追著對方互砍是司空見慣的事了;

  而四相峰則是精通五行八卦之術,奇門遁甲和各種法訣等道家絕學,修的是逍遙之道,求得是筮無定法,萬法歸源的道果;

  青梧峰擅長體術之流,修得是淬煉肉身構筑秘體之道,求得以身證道縱橫天地的武道巔峰;

  最后的是院長所在的沖虛峰,因為院長的理念跟通天教主相似,都主張有教無類,而院長又酷愛在外頭撿人,因此這一脈修什么都有,因而人才薈萃,自然也是有召喚師的;準確來說,是天道院的召喚師基本上都是出自這一脈。

  蘇長情微蹙著眉,腳步微頓了頓,努力思索了一陣,也沒想起沖虛峰的召喚師究竟是哪些,應當不會是之前遇到的老六、老七和老八吧?!

  想到那三名弟子,蘇長情又想起了他們天道院雖是規矩森嚴,更是設置了懲戒堂,但院內其實并無族類偏見,更沒有家世門第之別,開設的專業也很多,幾乎囊括了大部分職業。

  屬實不失為一所修道者向往的好學校了。

  但修仙非兒戲,填志愿,看的是興趣,談的是合適;其他宗門并不像天道院是綜合性修仙大學,而是更有針對性的職業技術學院。

  例如天星宗就是劍修職業技術學院;御獸宗其從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是走御獸流的學院;真武門則是體修職業技術學院;玄策門自然是道修職業技術學院;還有北仙門是主修丹陣器符的技術流學院,純純樸實無華的輔助門派。

  當然,這都是中洲這邊的門派勢力,基本上可以概括為一院一山兩宗三門;不過她倒是有聽說過通洲那邊的無量山是佛修圣地。

  蘇長情一邊想著這些門派的信息,一邊往著功善閣的方向而去。

  此時的燒火棍已經被她收起來了,畢竟在門內可不興御劍飛行,只能靠身法,若不然就是違反院規,要進去懲戒堂抄書和寫檢討的。

  蘇長情眼下并沒有運轉身法,步伐倒是不緊不慢的,反正她也不是很趕時間,畢竟自從拜入天道院后,就一直在赤煉峰潛心修煉,自然也并無太多時間好好看過天道院的景色。

  抬眼便可看見七座青峰筆直而立,峰頂直指長空,云霞蒸蔚,瑞煙繚繞,其中的赤煉峰在其中分外顯眼,四周的靈氣滿溢,在行走間的清澤之氣亦隱約可感,令人仿若被日月懸照,心鏡也變得澄澈通明起來。

  欸,等等。

  蘇長情濃密蜷曲的眼睫忽閃幾度,看著赤煉峰的峰頂,她突然想起自己究竟忘記什么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