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我靠抽卡征服修真界 > 第16章 人面獸,鬼面花
  ——這就走了?

  ——果然還是因為他們不夠熱情和大方!

  ——下次一定要繼續努力才行!

  御獸宗弟子們在心里對自己進行了深刻地反思和批評。

  然后為首的那位筑基后期弟子站出來也沖蘇長情作輯道:

  “既蘇蘇道友有宗門任務在身,那我們就不多打擾了,還請道友多加小心。”

  蘇長情彎著眉眼回道:“諸位道友亦要注意安全呀。”

  “對了,蘇蘇道友幫我們收服了赤磷獸,這些靈石和丹藥還請道友收著。”

  那筑基后期弟子手里拿著一袋靈石和幾瓶丹藥遞給蘇長情。

  蘇長情垂眼看了下遞到自己面前的錢財子,順勢拿了那袋靈石,丹藥卻是沒收,她笑吟吟地道:

  “靈石我就收下了。丹藥就不必了,方才諸位道友已經給過不少了。”

  為首的筑基后期弟子還想再勸,蘇長情卻朝他擺了擺手,示意真的不需要再給,只得作罷。

  御獸宗弟子見狀不由在心里感嘆:

  嗚嗚嗚,蘇蘇道友的品性真是太好了,只收該收的,一分都不多拿。

  這樣的人以后肯定能撈他們一把!

  而蘇長情也同時在心中感慨這群御獸宗弟子真是人傻錢多的典型代表,思維也變得大膽和活躍了起來——

  這樣的人以后肯定能再多撈幾筆!

  各自感動地給對方下了個“冤大頭”的標簽,然后再次滿足而友好的道別。

  蘇長情正想轉身離開,倏然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她一轉頭,那叫茯苓的少女離得極近,氣息拂過她的頸窩。

  湊近到她耳邊說:

  “蘇蘇,你是召喚師吧?”

  蘇長情一怔,隨即點了點頭,這并不是什么值得隱瞞的事。

  茯苓眨了眨眼睛,眼眸里都是笑意,“好巧,我也是哦。”

  “蘇蘇,期待我們下一次見面哦。”

  話落,松開了塔在蘇長情肩膀上的手,朝她彎了彎眼眸。

  蘇長情:“……”

  蘇長情心悸般顫抖了一下,差點就流出兩行熱淚,莫非終于有人給她下戰書了嗎?

  她終于要享受一把她師尊曾經的待遇了嗎?

  然后她微眨了眨眼,視線也定定地落在了看著對自己笑得甜美的少女身上,少女眸中純澈,看不出任何想要決斗的情緒。

  好吧,是她想太多。

  蘇長情隨后沒有再多想,也朝著茯苓笑了笑,運轉身法,掠身便向著靈植玄菇的方向而去。

  而站在原地的茯苓看著她遠去的纖細背影,長睫微垂,在眼部落下晦澀不明地陰影。

  唯有超神獸可以化作人形。

  若是之前沒有聽錯……

  那個男人就是蘇蘇給召喚出來的吧?

  她的召喚天賦竟如此的強?

  僅憑筑基的修為便可以召喚超神獸。

  這天賦實在是令人有些嫉妒呢。

  而往自己的任務目標方向前進的蘇長情此刻也微皺了眉頭,她并沒有走遠。

  隨后停下腳步,將自己的氣息給隱匿起來,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蘇長情依舊耐心地隱藏著。

  待察覺到那些御獸宗弟子終于離開之后,又悄悄回到了原來的位置處。

  她走到先前覺得奇怪的位置處。

  蘇長情盈盈的眼眸向來瀲滟如春水,此刻卻帶著幾分沉思和古怪。

  入目的是一朵色澤如墨的靈花。

  黑到有些詭異。

  細看的話,還能從每一朵花瓣上面看見一張若隱若現地詭異人臉。

  但此刻這朵花已經斷成兩截,花朵也似乎也被碾踩了好幾腳。

  這是鬼面花。

  妖獸山脈陰氣和天地元氣混雜,自然會滋長出一些具有惑亂心神功效的靈植。

  鬼面花便是其一,甚至在侵蝕亂人心神上的效果比之其他靈植還要更上一籌。

  所謂小心人面獸,莫賞鬼面花。

  便是因此緣由。

  想必先前那兩只赤磷獸會主動攻擊人,便是受到鬼面花的影響。

  妖獸若是長年累月待在鬼面花旁修煉,在吸收天地元氣是會連同陰氣也一并吸納入體,性情就會變得更加暴戾,但同時實力也會變得更強。

  蘇長情凝眉看著地面被‘分尸’的鬼面花。

  想來這是那些御獸宗弟子在臨走前的杰作。

  如此一來,也表明了他們定是知道赤磷獸會攻擊他們也是由于鬼面花的原因。

  所以他們也是因為這才契約赤磷獸的?

  蘇長情心中不由生出幾分疑竇,在原地沉思了片刻,卻依舊沒有想通,經過鬼面花刺激的赤磷獸到底有什么作用。

  或許這是御獸宗的某些御獸隱秘吧。

  世界無難事,只要肯放棄。

  暫且想不通那就擺爛吧。

  蘇長情垂眸又看了一眼鬼面花,便不再多作停留,抬步離開了此處。

  她并沒有施展身法,反倒是不緊不慢地走著,靈植玄菇生長之地離這兒并不算遠。

  方才在與赤磷獸打斗時,她能感覺到自己差一點就戳破筑基后期的屏障。

  卻還是依舊還是差了點什么。

  此刻余暉已經漸漸沉下,月亮還未升起,四周的光線黑沉下來,腳下某些地面坎坷不平,蘇長情的步履卻依舊從容。

  她心里嘆了口氣,左思右想之下感覺自己應該還是得多實戰幾場才能找到突破的契機。

  隨后她又想到了孔宣。

  他的實力真的很強,即便只能發揮五分之一的實力,依舊強得只需一招就讓赤磷獸滑跪。

  要不是自己太過拉垮,他甚至只需要站在那里不動,都能碾壓任何人。

  宗門大比的第一輪的混戰還好,第二輪的擂臺賽是最耗費心神和消耗體力的。

  其中定然會有不少金丹期的弟子守擂。

  即便她突破到筑基后期,那召喚孔宣的時間也不過了延長了一點。

  在擂臺賽這一輪中并沒有什么優勢。

  蘇長情感覺自己還是缺少一個強力輸出,如果有兩張輸出牌可以輪流召喚,獲得宗門第一的勝算會更大一些。

  她手里目前還有一次抽卡機會。

  她還記得召喚系統之前的提示,十連抽必出一張普通SR。

  本來繼續囤著抽卡機會的,思前想后之下她還是決定用掉這一次的抽卡。

  蘇長情心里戳了戳神級召喚系統,同時說了句——

  進行抽卡!

  下一刻,淺淡金色的霧氣旋轉著出現、凝聚,最后變成一道漩渦,瞬息間便飛出來了十張隱隱泛著金色光芒的卡牌。

  蘇長情下意識地屏住呼吸,她閉了閉眼,隨即手觸碰到了其中一張卡牌。

  希望是一張強力輸出卡!

  卡牌落在穩穩落到蘇長情掌中,蘇長情睜開眼眸,有些緊張地看向卡牌,頓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